第四百一十八章 大结局

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结局

一看杜小凤只身一人冲进了颖华大酒店,张涛、李翼、阴宁、寒隼、秋婉、寒晨烟、刘剑兵、沈三情、于翔等人,也纷纷纵身冲进了颖华大酒店,双方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便进入了白热化的决战……

老实的说,张涛和李翼等人,这些残月亭的杀手们,还是第一次被数百名全副武装的武警和特种部队的保护之下,冲进酒店里面杀人。简直让他们有了一种,自己拿到了“杀人许可证书”的感觉。

这也是秋婉做杀手以来,第一次“持证上岗”,而且还这么风光,被好几百人保护着,这心里的滋味,真是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小小龙留守在颖华大酒店里不过二十几个人而已,再加上新华会的几十个人,人数加在一起,也不超过一百人,而残月亭和幽魂门两帮的人数加在一起,就已经超过了三百人之多,再加上无忧社的数百人,一时间,新华会和小小龙的众人都被淹没在人潮之中。

既然是除恶务尽,那也就不用分好人和坏人了,杜小凤把大手一挥,对众人道:“只要是两条腿的,还有一口气的,就给我杀!绝不能放走颜军!”

杜小凤的一声令下,无忧社的众人立即冲入了各个楼层的客房之中,无论男女,冲上去就是一刀,在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内,就把小小龙的十几个高手都上了顶楼,而且,此时此刻,颜军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冲上来的残月亭和幽魂门的人堵了个正着。

这次,颜军没有易容,因为他易不易容都没有用处了,对方显然是要赶尽杀绝,就是他易了容,也只有死路一条,如果不易容的话,就算死了,也不算丢人。

而小小龙和新华会留守的人员,基本上已经被杀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不到十个人,还在苦苦支掌着,但是人人身上都有数十处刀伤,就是坚持,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至于陆浩那边,情形也不比颜军好多少,刚刚冲进星夜酒店,陆浩就知道自己中了杜小凤的计,但是他想逃出来已经不可能了,因为孟卫星与当地的驻军取得了联系,就在陆浩冲进星夜酒店的时候,就已经被一个团的正规军团团包围了。

陆浩连同他带来的人,无一例外,被生擒活捉,而颖华大酒店这边,战斗还在继续,虽然残月亭和幽魂门都有死伤,但是对比起小小龙来,就要少得多了,除了有十几个人被砍伤之外,其他人基本上毫发无损,并且已经将颜军等人进了死胡同里,再往里面退,就是刘长军的办公室了,眼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颜军此时此刻也感到了无比的绝望。

“活捉颜军!其他人投降免死!”杜小凤大喊一声,冲上前来,冷眼看了看那几个誓死保护着颜军的老人,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任何人都无力回天了,投降免死也算是给了他们几个一条生路,而且也是他们唯一的生路。

几个老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好半天,最终还是纷纷放下了手里的短剑,举起双手,任由无忧社的人发落了,并非是他们不想忠于颜军,面对眼前的形势,就算他们再忠心,也救不了颜军的,因为这次不同于以往,即使冲到楼下去,面对那么多枪口,他们照样没有活路。

“颜军,你身边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选择投降,兴许还会逃得一条命在,如果顽抗的话,结果可想而知。”杜小凤说完,用手里的唐刀一指颜军。

颜军看了看杜小凤,突然大笑道:“哈哈哈……杜小凤,当初我真后悔没把你的无忧社给灭了,没想到,你身为无忧社的老大,竟然和警方还有勾结,我不是败在你手上了,我是输给了警察,哈哈哈,让我向你低头,门都没有!”

杜小凤淡然一笑道:“你输给谁都好,反正你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你向我低头也行,向警方低头也可以,但是,你现在必须投降,我就不相信,像你这号人,会自杀?呵呵,不用看了,这是二十八楼,距离地面一百二十多米高,你跳下去,必死无疑!”

杜小凤说完,对颜军露出了一个无害的笑容,依然显得那么飘逸,那么超凡,但是,此时,在颜军的眼里,杜小凤简直就是一个死神,他的生命,就握在杜小凤的手里,而且,以今天的局面来看,想逃出去,已经不可能了。

二十八层楼啊,就算颜军会飞檐走壁,也无力回天了,眼看着自己被这么多警察包围,被幽魂门和残月亭的人死死围住,哪里还有他的生路?颜军突然放声大笑,如同闪电般的递出一刀,这一刀,直奔杜小凤的小肚刺来。

他的动做很快,快到让一般人无法看清他的身影,但是在杜小凤的眼里,颜军的每一个动做,都好像是慢镜头回放一样,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杜小凤脸上的笑容未变,只是微微一侧身,便躲过了颜军致命的一击。

虽然杜小凤可以轻枪的躲开颜军的进攻,但是杜小凤也拿颜军没办法,杜小凤相信,以自己的这两下子,根本奈何不了颜军的,最多只能保证自己不被颜军所伤。

很快,沈三情和寒隼等人也加入了战团,看情形,想说服颜军已经不太可能了,唯有将他制服才行,颜军不愧是小小龙的副帮主,手下的功夫相当了得,就是寒隼等人联手,一时半会也奈何不了颜军。

杜小凤只是倚仗着自己的身法,在颜军面前乎隐乎现,干扰着颜军的视线,而寒隼等人也打得很吃力,秋婉的几次偷袭都被颜军轻易的化解了,杜小凤此时越看心里越急。

现在的颜军眼睛里都是血细,而且招招都直奔要害,保不准谁一个不留神,就有可能死于颜军之手,可是这间办公室的空间有限,四五个人在一起缠斗已经有些施展不开了,再多人的话,可能会起反做用,反而让颜军有了可趁之机。

正在杜小凤沉思之际,一个不留神,只见三道寒光直奔杜小凤而来,杜小凤暗叫不妙,急忙闪身躲避,甚至两道寒光擦着杜小凤的肩头飞过,但是另外一道寒光直奔杜小凤的肋下刺来,这回,杜小凤即使用尽了浑身的解术,也无能为力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支飞镖刺向自己。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团火红的云出现在杜小凤的眼前,紧接着,杜小凤只感觉到胸前被两团软软的东西压住,而后,脸上突然一热,杜小凤顺手一摸,竟然是鲜红的血……

“寒晨烟!你,你这是为什么?”杜小凤这才看清,帮他挡住这支飞镖的人,竟然是寒晨烟,可是,杜小凤似乎找不出任何一个能令寒晨烟为了自己舍生忘死的理由。

寒晨烟勉强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看着杜小凤道:“你个白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寒晨烟说完,瞪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杜小凤,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

杜小凤被寒晨烟如此短暂的一句话惊呆了,呆呆的看着寒晨烟,好半天,杜小凤似乎有了一点点感悟,但是,就在这一眨间,寒晨烟的身体突然变得很重很重,连杜小凤都有些拖不住,那以美丽的大眼睛,随着一滴眼泪的划落,慢慢的紧闭了……

“不要!不要睡啊!”杜小凤用力的摇晃着寒晨烟,但是,后者已经没有一丝的反应了,此时,杜小凤的心里,突然有了一阵被刺痛的感觉,这种痛,刻骨铭心……

轻轻的把寒晨烟的身体平放在地上,杜小凤来不及看她身上的伤口,两眼寒芒四射的盯着颜军,嘴解微微扬起一抹淡然的笑意,头发无风自飘,远远的看去,是那样飘逸,但是在这种飘逸之外,又让人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心寒……

“闪开……”杜小凤声音略有嘶哑的低吼道。

正在交手的数人也被杜小凤的这一变化吓了一跳,都愣在那足有两秒钟……

“闪开……”杜小凤重复道。

寒隼等人不由自主的纷纷退到一旁,杜小凤冷眼看着颜军,冷冷的一笑道:“哼,颜军?你没有权利,夺去任何人的生命,为此,你会付出代价!”

颜军也被杜小凤的这一变化吓了一跳,现在的杜小凤看上去是那么可怕,而且,一道道白色的气流如有实质一般的自下而上,涌上陆小凤的头顶,在一般人看来,这似乎没有什么,但是在内家高手眼里,能做到这一步的人,都是绝顶无上的高手,甚至可以说,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只有真气凝集到一定程度,以及真气的纯度和极深厚的内家修为配合在一起,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是杜小凤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孩子,他哪来的那么深厚的内功?颜军心里一连患的问题根本得不到任何答案。他所能得到的,只有杜小凤冷森森的宣判。

“呵呵,怎么,杜小凤,你看那个丫头了?那可是寒隼的女儿,你就是看上了也没用,寒隼也不会收你这样的女婿,正好我帮你了一桩心病,省得你自己得不到,看着还眼馋,多难受啊?呵呵,怎么,你还要杀我吗?就凭你也配?”颜军说着,一脸坏笑的看着杜小凤。

到了这个时候,颜军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反正横竖都是一个死,能多杀一个,就多杀一个,总比白白送死要好,而且杀的人,还有可能是杜小凤,这个害得颜军走投无路的人,颜军巴不得激怒他,创造一个让杜小凤和自己单挑的机会。

“你放屁!”杜小凤说着,身形如电,身后留下了一道道残影,如同鬼魅一般,“飘”向颜军。

颜军没想到杜小凤的身法竟然如此之快,开始时也是一惊,但是很快又镇定下来,身子向旁边一闪,想要躲开杜小凤的进攻,但是当颜军闪身的时候,才发现,杜小凤的手里,没有任何武器,甚至连一根针都没有……

颜军不由得一愣,当他抬头去看杜小凤的脸时,只感觉杜小凤的目光有那么一点点的怪异,随后,颜军顿感脑海中一片空白,整个人傻呆呆的站在那里,而杜小凤就站在他的面前,可是颜军的心里清楚这一切,但身体已经不再受他的大脑支配了。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颜军呆呆的看着杜小凤,眼睛里充满了对这个少年的恐惧。

“我什么也没有做,但是,我将要做的事情,你是有权知道的。”杜小凤露出一丝微笑,那微笑在颜军看来,是那么可怕,那么神秘。

“你……你要做什么?”颜军失神的问道。

“剥夺你的记忆!”杜小凤的声音是那么冰冷,冷得让颜军好像掉进了冰山……

“不……”颜军声嘶力竭的发出最后一声嚎叫,但是紧接着,他的眼睛便失去了神彩,如同一潭死水一般,杜小凤缓缓的闭上眼睛,强大的精神力如同海湖一般涌入颜军的全身,颜军的每一片记忆,都被这强大的精神波动,化为了碎片……

杜小凤只轻轻的一推,颜军便仰面栽倒,直到他倒下,两眼还是不可至信的盯着正前方,瞳孔微微放大,似乎遇到了一件令他终身难忘的,极恐怖的事……

杜小凤缓缓的转过身去,来到昏迷中的寒晨烟的身边,伏下身去,将她抱在怀里,神情默然的向楼梯间走去,人群自然的向两边分开,众人都目送着杜小凤离开,寒隼也急忙追了上去,看了看女儿的伤势,寒隼这才放下心来。

“掌门,大小姐重伤在身,你不去看看……”阴宁说着,就要追上去。

“不用了,那只飞镖正好打在了她的昏睡穴上,昏迷一段时间就会没事了,呵呵,真不知道这是烟儿的祸还是她的福啊。”寒隼说完,笑眯眯的看着杜小凤的背影,脑子里想的可是另一件事了。

阴宁看了看杜小凤的背影,又看了看寒隼,又看了看被杜小凤抱在怀里的寒晨烟,恍然大悟道:“哦……哈哈哈,掌门是在算计一笔大买卖啊,这笔买卖相当划算,相当划算……”

“什么买卖?你们说什么呢?”杜坤说着,不解的盯着阴宁和寒隼,好像在看两个老怪物……

“他们在说,杜小凤和你们幽魂门的大好事,呵呵,这回孔老爷子也算后继有人了,不过,今天晚上还真是险啊,幸好小凤出手……唉?你们知道小凤刚才用的什么手段,把颜军制服的吗?”秋婉对这个也很好奇,他只看到颜军突然傻呼呼的站那不动了,接着,就被杜小凤很轻易的推倒了,甚至连杜小凤何时出的手都没有看清楚。

“迷魂术!哈哈,这个还是我老人家传给他的呢,不过这孩子真是天姿绝佳,这么快就学会了,比我这个师傅用得还出神入化啊……”阴宁对杜小凤的悟性赞不绝口,自阴宁出江湖以来,就没见过像杜小凤这么聪明的,没收杜小凤做徒弟真是自己的一大损失。

在杜小凤离开颖华大酒店之后,幽魂门和残月亭的人也纷纷撤离了现场,至于无忧社的人,一大半都回D市去了,只留下了一少部分人,打扫战场,以及接手其他社团的场子……

颜军被捕之后,无论军方还是警方对他如何考问,他都好像是一个傻子一样,只会傻笑,根本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最终,政府方面也只好放弃调查小小龙……

但是,关于小小龙的内幕,杜小凤却一清二楚,颜军的确是小小龙的副帮主,但是真正的帮主,早在二十多年前,就被颜军毒死了,因此,小小龙的人基本上都没有见过所谓的帮主,一直都是由颜军一个人发号施令……

这个消息也很快在江湖中传开,先前那些归顺于小小龙的江湖高手,都纷纷转投到了无忧社的名下,令无忧社在江湖中的声望骤然攀升,如日中天,一越成为了自小小龙之后,江湖之上最强大的帮派……

不久,江湖上又传出了寒隼的女儿寒晨烟与杜小凤将要在幽魂门完婚的事,并且最引人注目的是,这场婚礼将会有三个主角,两个女主角,一个是寒隼的女儿,寒晨烟,另一个就是风宁了……

残月亭也传出消息,孔子敬也将退隐江湖,不再过问世事,而他的接班人,也是杜小凤,这个消息再一次震惊了整个江湖,“无忧社”这三个大字,再也不是默默无闻,而是扬名天下了,要问当今天下,江湖之中最强盛的帮派,路人皆知――无忧社。

若问江湖数百门派掌门之中,谁最有福气,人人皆知――杜小凤!

一下子娶了俩老婆,个个都美似仙女下凡,而且,还顺手接任了幽魂门的掌门,连带着把残月亭的一个堂口也收入囊中,这么有福气的人,恐怕除了真悟宝典的传人杜小凤之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了……

虽然在S市事,保护文物事件之后,国家给了许多荣誉和一些要职,邀请杜小凤前去任职,但是都被杜小凤婉言谢绝了,杜小凤的理由很简单,无忧社在,杜小凤在,只要杜小凤还有一息尚存,无忧社,永远都只有一个宗皆――分人之忧,解人之愁。

杜小凤也在整个江湖上宣布,杜小凤永远不会做官,永远都只是一名医者,永远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