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大结局

D市,天道公司总部。

今天天道公司营销部开季度总结大会,夏文杰也有来参加。

他到的很早,第一个进入到会场,而且还很谦让地坐在最末尾的位置上。对于营销部,他不太了解,也会议上没什么好发言的,这次过来只是做旁听。

随着时间的推移,营销部的干部们相继到场,原本空空荡荡的会场里也渐渐坐满了人。营销部的人大多时候都是在外面跑业务,并不经常回公司总部,而夏文杰也不是经常在公司总部里出现的人,在营销部的干部中,除了几个重要的核心干部外,其他人还真就不认识夏文杰。

前来开会的人员都有看到夏文杰,只不过他不显山不露水的坐在最末尾,人们也没有太多的去关注他,以为他只是新近公司的小干部。

等人们到得差不多了,营销部的副总池紫扬从外面走了进来。

别人不认识夏文杰,但池紫扬不会不认识他,等她进入会场,落座之后,环视在场众人,突然发现夏文杰也在场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又站了起来,面露惊讶之色。

坐在最末尾的夏文杰向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声张。池紫扬愣了片刻,随即走到夏文杰这边,弯下腰身,低声问道:“今天夏先生怎么来了?是有事吧?”

“没什么,我就是过来旁听的,不用管我,就当我不存在,你们继续开你们的会。”夏文杰侧头含笑看着池紫扬,同样低声说道。

池紫扬点下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等人们都到齐了,营销部的总经理石浩天终于走进会场,随着他进来,与会的众人也都纷纷起身说道:“石总!”

石浩天向众人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坐下。他走到正中间的主位,刚要落座,恰好也看到了最末尾的夏文杰,石浩天一愣,正要说话,旁边的池紫扬向他近前凑了凑,低声说道:“石总,夏先生是来旁听的,刚才有知会过我,不用特别介绍他。”

“哦!”石浩天点下头,慢慢坐了下来,他深深看了夏文杰一眼,见后者正在翻阅资料,他清了清喉咙,目光扫视在场众人,正色说道:“这个季度,我们营销部的业绩增长是百分之十五,大家说说怎么样?”

“还……还不错,比上个季度提高了一些,上个季度的增长是十二个点。”一名中阶干部小心翼翼地说道。

“横向来看是不错,比上个季度的增长高了一点点,可是纵向来看呢,跟公司的其他部门相比呢?”说着之间,石浩天从文件夹里拿出一沓文件,用力地抖了抖,沉声说道:“全公司六个部,在这个季度我们营销部的增长竟然是最低的,就连一向排在我们后面的实业部这个季度的增长都冲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我们还好意思说自己做得不错吗?”

在场的众人闻言面面相觑,最后纷纷垂下头,谁都没敢吭声。池紫扬低声提醒道:“实业部的快速增长是有特殊原因的,实业部先是向南方扩张了一百多家店面,后来又在北方增加五十多家的店面,这一前一后在全国增加了两百多家店面,刚开始,盈利的新店面并不多,实业部的增长自然缓慢,甚至还出现过负增长,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经营,新增设的店面都开始盈利了,实业部的增长当然是爆发性的提升,如果公司方面肯在我们营销部也做这么大的投入,我相信,我们营销部的增长会比实业部高得多!”

她这话即是向石浩天做出解释,也是在旁敲侧击地向夏文杰抱怨自己的不满。

其实,实业部的店面大幅增加并不是天道公司加大了对实业部的投入,而是夏文杰通过各种手段从南天门和东盟会那里强取豪夺来的,只不过公司里的人并不了解这些,只觉得公司一下子给实业部投入巨资,在全国增设二百多家新店,手笔大得惊人,对其他部门而言也很不公平,好像在全公司里只有实业部是亲妈生的,其他部门都是后娘养的。

池紫扬的话让石浩天尴尬地咳嗽两声,他下意识地看眼夏文杰,见后者正全神贯注地看着资料,他稍松口气,皱着眉头说道:“不要给自己找借口,这个季度我们的增长在全公司排名垫底是事实,我们要做的不是怨天尤人,而应该是检讨自己,总结经验教训,讨论如何提高下个季度的增长,不至于让我们营业部的增长排名继续在公司里垫底!”

“石总说得对!其实实业部在全国各城市的扩张对我们来说也是个契机,实业部能进入的城市,我们营销部也可以进去嘛,只要我们把营销网络铺到全国各地,每年的营收绝对会数倍于实业部。”

“没那么简单,实业部能在全国新增二百多家分店是因为公司对实业部做了大手笔的投入,但公司对我们营销部的投入能像对实业部的投入一样多吗?”

“所以我们才需要向公司去争取嘛……”

营销部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夏文杰听得是昏昏欲睡,提不起一点兴趣。

他这次来旁听的主要目的是想增进自己对公司、对营销部的了解,只不过和以前一样,对于公司部门具体的经营、发展、改善这些问题他完全提不起兴致。

现在夏文杰人是坐在会议室里,但心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了。最后他干脆打开笔记本电脑,打起稽核报告来。他想,这也应该是自己最后一份的稽核报告了。

当众人的讨论告一段落时,会议室里突然变得异常安静,只剩下夏文杰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向他飘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夏文杰自己似乎也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劲,他抬头向在场的众人看了一眼,见大家都在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自己,他立刻停下打字的动作,并不好意思地向周围众人咧嘴笑了笑。

让人心烦意乱的打字声终于停止,与会众人又开始重新讨论起来。

只不过他们才说了没几句,夏文杰的手机又开始嗡嗡地震动起来。很快,会议室里的讨论声又消失了,人们再一次大眼瞪小眼地看向夏文杰。

夏文杰满脸的歉意,快速地拿出手机,低头看眼来电,而后他站起身形,向石浩天示意一下,拿着手机快步走出会议室。

等他离开之后,与会的干部们立刻纷纷不满地问道:“他是谁啊?是我们营销部的吗?”“对啊,以前怎么从没见过他?”“石总,你认识他吗?”

石浩天故意板起脸,沉声说道:“继续开会!”

且说夏文杰,走出会议室,就近早到一间没人的办公室,他推门走了进去,然后把电话接通。打来电话的是李震山。夏文杰说道:“李主任,你好。”

“文杰,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吧?”

夏文杰故意装糊涂,茫然道:“不知道。”

“你的辞职报告我已经看过了,为什么突然要辞职?”李震山阴沉的语气中透出不满。

夏文杰琢磨了片刻,说道:“李主任,具体的原因,我在辞职报告中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就在昨天,夏文杰已正式向稽核总部提交了辞职报告,他辞职的原因当然也有很多。

首先有他对现行制度的不满,当初他加入稽核的时候雄心壮志的以为自己能改变些什么,可这么多年过去,他发现自己能够改变的事情很少。治贪腐不光是要靠人,而是要靠制度。靠人治,永远都治不了贪腐,若是靠改变制度,这个题目就太大了,夏文杰没有那个能力,稽核也没有那个能力。

其二,夏文杰的辞职因为还有时间上不允许。以前天道公司规模较小,在稽核的职位也较低,他两头忙还能忙得过来,现在天道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他在稽核的职务也越做越高,需要他做去处理的事务太多,可谓是分身乏术,很多时候,他已经连私人的时间都没有了。

第三,他觉得自己在稽核部门越来越不称职,这也是他决定离开最主要的原因。

李震山沉声说道:“你看看你写的辞职原因都是些什么,个人的作风有问题,个人的私生活混乱,还有公私不分,这些就是你决定辞职的原因?”

夏文杰苦笑,说道:“李主任,单单这些原因就足够让我辞去稽核职务的了吧?”

“你有结婚吗?”

“呃,现在还没有。”

“既然还没有结婚,你扯什么作风问题,私生活混乱,还有,你有拿过别人的钱吗?”

“没有。”

“你有公器私用、以权谋私吗?”

“这……这恐怕连我自己也快分不清楚了。”夏文杰从没让稽核专门为自己去做某件事,但他也确实让稽核做过许多即属于稽核分内之事但同时又对他自己很有利的事。

比如他指挥稽核去H市捣毁东盟会的毒品基地,这可以算成是大兴安岭毒品案的延续,稽核也有职责去这么做,结果是稽核部门又立了一大功,但同时夏文杰势力也从中赚得巨大的实惠。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夏文杰也在担心,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变得公私不分,会变得理所当然的公器私用,利用稽核职权为自己谋取私利,稽核是治贪腐的部门,夏文杰可不希望自己变成贪腐中的一员,那样就太讽刺了。

绝对的权利会衍生出绝对的欲望,绝对的欲望会渐渐吞噬人的本性,夏文杰也在害怕这一点,及早退出稽核,他觉得对自己、对稽核、对公司都是一件好事。

电话那头的李震山沉默了好一会,方幽幽说道:“我想,你说的这些应该都不是你选择辞职的主因吧。”稍顿,他语气幽深地说道:“以前你是因为羽翼未丰,你在稽核也做得很有干劲,现在你羽翼丰满,觉得自己的翅膀已经足够硬了,不再需要稽核了,便决定要离开。”

“李老,我不是这个意思。”夏文杰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对李震山的称呼也变为比较亲近的‘李老’。

“既然不是这个意思,那就不要辞职。”

“可是,我觉得我在稽核里真的已经不称职了……”

“你称不称职,这不需要你来判断,我和蔡部长自然会评断,当我觉得你真的不称职的时候,就算你想留在稽核,我还不会同意呢!文杰,你打算辞职以后去全心全意的经营家族企业吗,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以你的性格,真的适合去经营公司吗?”

夏文杰默然,回想自己刚才参加营销部季度总结大会的场景,他不由得暗暗摇头。自己只偶尔对公司大的发展方向、大的方针策略的制定提些建议,至于各部门的具体经营,他完全不了解,也没兴趣去了解,如果全职经营公司的话,自己肯定不会是个称职的领导者。

“李老,我……”

“好了,文杰,最近刘常委要去S市视察,S市的保安工作不能马虎,你得亲自过去一趟,务必要保护好刘常委在S市视察期间的安全。”李震山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没有其它的事要说,就先这样,我还得去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至于你的辞职报告,以后我不想再看到它被转发到我的手里。”

“李老……喂?”夏文杰还要说话,但李震山那边已经把电话挂断。

他放下手机,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他觉得自己在稽核的职位已经很不称职,他想辞职,也提交了辞职报告,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个人所能决定的。

S市,国家安全局。

常委要来视察,S市的国安局不敢马虎,开会商议接下来这几天的工作部署。在会议进行中时,随着两下敲门声,会议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以夏文杰为首的一行稽核人员从外面走了进来。

国安局的局长王鸿兵认识夏文杰,见到他从外面走进来,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他便明白了夏文杰过来的目的。他还没说话,一名国安局的处长皱着眉头质问道:“你们是谁?谁让你们进来的?”

夏文杰一笑,说道:“我是稽核。”

“稽核?”那名处长打量夏文杰等人片刻,沉声说道:“我们正在开会,稽核过来做什么?稽核连我们国安局开会都要监督吗?”

听闻他的话,与夏文杰一同进来的稽核人员皆面露尴尬之色。夏文杰则是耸耸肩,含笑反问道:“难道,阁下对此还有异议吗?”

他一句话,把那名处长呛得面红耳赤,后者看向王鸿兵,不满地说道:“王局你看他……”

王鸿兵向他摆摆手,说道:“稽核的同志过来协助我们的工作也是一件好事嘛,大家都放松心态!”

说话之间,他站起身形,走到夏文杰面前,笑道:“夏专员,来我们国安局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呢,让我们也好准备一下嘛!”

“我们这次过来得比较匆忙,没能提前通知,还请王局长多谅解。”夏文杰和王鸿兵的关系还不错,二人握了握手,而后他说道:“王局长请继续,我们只是在旁旁听就好。”

“好好好,夏专员,各位稽核同志都请坐。”

看到会议室里还有不少空闲的座椅,夏文杰向稽核众人甩下头,然后人们纷纷落座,一边听着国安局的会议内容,一边做着记录。

随着稽核的到来,会议的气氛也变得拘谨起来。等到会后,夏文杰和王鸿兵一并走出会议室,两人边走边谈,夏文杰向他询问了一些国安局这边工作的具体安排。

当他看到有条倩影在自己身边一闪而过时,夏文杰向王鸿兵一笑,说道:“王局长,我去趟洗手间。”

王鸿兵笑道:“夏专员远道而来,中午我们出去吃顿便饭。”

“没问题。”夏文杰点下头,而后快步走开了。

他跟着前面的那道倩影,穿过走廊,一直跟进安全通道里。他刚进来,迎面便打来一只粉拳,夏文杰不慌不忙地抬起手来,将拳头挡住,五指回扣,将其包在掌心。

拳头的主人正是夏枫。她先是向安全门外的走廊看了看,没有见到其他人,她方对夏文杰又气又恼地问道:“你来S市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夏文杰拉着夏枫的手,含笑说道:“刚才在会议室我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我这次来得太匆忙,而且,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

夏枫嘟了嘟嘴,说道:“惊喜?刚才在会议室里,你好像不认识我似的,连看都没看我一眼,还说什么惊喜?”她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夏文杰柔声说道:“刚才是在工作,公私要分清嘛。”

夏枫也不是真的在埋怨他,只是随口一说罢了,思念许久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她的心情充满着雀跃和激动。她眼珠转了转,低声说道:“你这次来的正好,可以帮我一个忙。”

夏文杰不解地问道:“什么忙?”

夏枫笑呵呵地看着他,低声说道:“我妈最近一直逼着我去相亲,我都快烦死了,你正好可以帮我挡一挡!”

“怎么挡?”夏文杰呆呆地问道。

“当然是充当我临时的男朋友了!”夏枫直言不讳又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这不太合适吧?”夏文杰为难地说道。

“不合适?这么说,你是希望我去相亲了?”夏枫的一对美目直勾勾地瞪着他,“你希望我和别人交往、结婚?”

夏文杰揉着下巴认真想了想,幽幽说道:“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属,我会祝福你的。”

夏枫闻言危险地眯缝起眼睛,另只小拳头也抬了起来。夏文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又继续说道:“就是,就是心里会有种酸酸的感觉……”

他话还没说完,夏枫已主动跨前一步,堵住了他的嘴巴,用她的香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