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圈套

第一百零八章 圈套

三眼收起手枪,环视四周,最后目光落在那台笔记本电脑上。

他走上前去,点了点电脑中的文件夹,除了系统文件,别的什么都没有,D盘、E盘全都是空的。

“妈的!”三眼将鼠标狠狠摔在桌子上,沉声说道:“对方已经跑了,我们这回是扑了个空!”

“三眼哥,要不要去分头追查?”从后窗跳进来的牛二林来到三眼近前,问道。

“去哪追查?你知道对方是往哪个方向跑的吗?”

牛二林哑口无言,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三眼掏出手机,给林君阳打去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三眼便大声质问道:“君阳,你怎么查的?我们找到你提供的地址,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台空笔记本电脑!”

“没有人?”电话那边的林君阳吃了一惊。

他解释道:“我查的地址绝对没问题……”

“我不管有没有问题,我要看到人,可是这里,他妈的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三眼气恼地大声喝道。

林君阳抓了抓头,眼眸突的一闪,急声说道:“查到对方的IP后,我有入侵对方的电脑,难道,是在我入侵的时候被对方察觉了?”

三眼气呼呼地质问道:“你是在问我吗?”

我对电脑一窍不通,你他妈还问我?

林君阳正色说道:“肯定是这样!三眼哥,对方是电脑高手,不然,不会察觉到我的入侵……”

不等他把话说完,三眼已气呼呼地把手机挂断。

他深吸口气,对着已经挂断的手机说道:“要你有什么用?把你带回大陆有个屁用?!”

发泄完心中的怒气,三眼向周围众人一挥手,沉声道:“撤!”

今天晚上,算是白忙活了一场,更要命的是,己方还打草惊蛇,以后再想查到对方的下落,怕是更加困难。

三眼一行人走出厂房的大门,一名小弟愤愤不平地说道:“三眼哥,我看展讯的水平也就那样,和暗组的兄弟比,差远了!”

“不行的话,还是让暗组的兄弟出手吧!”

现在刘波不在,三眼不太愿意动用暗组的人,那毕竟是过界了。

不是说三眼和刘波的交情不行,正因为兄弟间的感情太深,反而不好把手伸得太长。

另名小弟跟着说道:“三眼哥,我也觉得还是暗组的兄弟靠得住,展讯毕竟是洪门旗下的,跟我们,终究隔着心,如果是东哥发话,他们还会出全力……”

后面的话,小弟没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很直白,你三眼哥的话,人家洪门那边,可未必会听,就算答应你了,人家也未必会出全力。

三眼眉头紧锁,缓缓点下头,说道:“行吧,等会我给老刘打个电话。老刘现在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只这么点个屁事,本不想麻烦老刘,结果现在弄的……”

他话没说完,走在他前面的一名文东会小弟,后脑突然喷射出一团血雾,血雾飞溅了三眼一脸,与此同时,厂房的正前方传来嘭的一声枪响。

三眼只略微一愣,立刻反应过来,大声吼道:“有埋伏!”说话之间,他身子就地扑倒,并向后翻滚。

嘭、嘭、嘭——

枪响持续响起。两名躲闪不及的文东会小弟,前胸、背后腾出一团团的血雾。

三眼和其余人等,猫着腰,连滚带爬的钻回到厂房内。

进入厂房后,一名小弟探出手去,想关闭厂房的门,但随着嘭的一声枪响,小弟伸出去的手掌被打出个血窟窿,他惨叫一声,急忙把胳膊缩回去。

嘭!嘭!嘭!

外面的枪声持续不断,子弹顺着厂房门,不断打进厂房里,子弹撞击墙壁、地面,噼啪作响,石屑横飞。

妈的!

三眼掏出手枪,一边上膛,一边在心中暗骂。对方不仅提前跑了,还他妈提前设下了埋伏,展讯的帮忙调查,简直是想要自己和兄弟们的命啊!

他侧头喝道:“二林子!”

牛二林躲在厂房门的另一边,他探起头,回道:“三眼哥!”

“给兄弟们打电话,叫人来支援!都给我带上家伙!”

“明白!”牛二林答应一声,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牛二林那边正打着电话,三眼的手机响了。他看眼来电,正是林君阳打来的。

他气得牙根痒痒,狠狠把电话接通。

“三眼哥,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对方不简单,你可别掉以轻心……三眼哥,你那边怎么那么乱?”

“你还好意思问我?!”三眼都差点被气笑了,他说道:“你给我提供的地址,不仅一个人没有,而且,这里就是个圈套,现在周围都是枪手,我们被困住了!”

“啊?”林君阳闻言傻了,他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

“三眼哥,我……”

“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废话,等我解决了外面的那些杂碎,我再找你算账!”说完话,三眼挂断手机,而后将手机调出拍摄模式,将摄像头探出门框。

录了几秒钟,三眼立刻把手机收回,观看回放。

厂房的外面,正对着一栋六层高的烂尾楼,看枪火的闪烁,对方似乎是在楼顶上。由于拍摄的时间太短,镜头也太晃,看不太清楚。

三眼故技重施,再次把手机摄像头探出门框。

结果这一次他还什么都没拍到呢,一颗子弹飞射过来,正中手机。三眼就觉得手掌一麻,手机脱手而飞,弹出去好远。

他急忙收回手,血丝顺着他的虎口流淌下来。

“草他妈的!”三眼甩了甩被震得刺痛的手掌,同时怒骂了一声。

他虽然没看到对方的具体位置,但对方与厂房的距离,他还能判断出个大概,差不多有五百米远,这已不在手枪的射程范围之内。

这时候,牛二林大声吼道:“三眼哥,我们从后窗撤吧!”

既然对方已经提前设下埋伏,他们不可能漏掉后窗这个地方。

三眼正要说不能从后窗跑,牛二林已猫着腰,向后窗那边冲去。

他还没到后窗近前,猛然间,后窗外,站起数名黑衣人,皆是手持微冲,他们对准躲藏在厂房里的众人,扣动扳机,展开连续扫射。

正往后窗那边跑的牛二林,首当其冲,几乎一瞬间就被迎面而来的密集子弹打成了筛子。

三眼看得真切,忍不住怒吼一声,举枪就打。

嘭、嘭、嘭——

厂内厂外的枪响连成一片,数名文东会成员被对方的扫射打翻在地,三眼等人的反击,也让两名黑衣人中弹而倒。

窗外的黑衣人纷纷蹲下身形,更换子弹,与此同时,一名黑衣人拿出一颗催泪弹,拔掉引信,投进窗户里。

随着这可催泪弹投掷进来,厂房里立刻冒出浓烟,随着烟雾的蔓延,三眼等人连躲都没地方躲。

人们被呛得鼻涕眼泪一并流出,同时呼吸困难,喘不上来气。

有一名小弟手捂着口鼻,顺着厂房门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

可他刚出去,便被外面的枪手们乱枪打翻。

三眼趴在地上,用衣襟遮挡住口鼻,大吼道:“别出去!都别出去送死!”

他话音刚落,一排子弹从窗外扫射进来。

这排子弹是从三眼的面前横扫而过,距离之间,三眼感觉无数的石屑,像小刀子似的,在自己的脸侧飞过,划得皮肤火辣辣的疼痛。

就在三眼等人被对方打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际,窗外那群黑衣人的背后,突然又出现一批黑衣人,这些黑衣人没有多余的废话,举枪就射。

窗外黑衣人没想到自己的背后会突然出现敌人,毫无防备,后来的这拨黑衣人,只一轮齐射,便把对方打到了一排人。

剩下几名黑衣人急忙转身,想反击对方,但太晚了,在对方持续不断的射击下,剩下的几名黑衣人当场被打成了马蜂窝,一个个依靠着墙壁,缓缓滑座在地。

墙壁上,也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解决掉这些黑衣人,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走到后窗旁,向里面大声喊道:“三眼哥在里面吗?”

听闻后窗外的动静,三眼精神一震,他屏住呼吸,抬起头,大吼道:“我是三眼!”

“我们是血杀!三眼哥快从这边出来!”

三眼闻言,心头大喜,他从地上爬起,猫着腰,向后窗跑去,叫道:“兄弟们,从后窗出去!”

文东会小弟们也都纷纷起身,跟随着三眼,往后窗而去。

站于窗外的黑衣人们,将三眼等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拉出来。

“水、水、水,快给我水!”

一名黑衣人回头大叫道:“水!”

不远处停着车子,有黑衣人从车上跳下,将一瓶矿泉水扔了过来。

接住矿泉水,拧掉盖子,立刻递给了三眼。

三眼先是洗了洗自己的眼睛,而后又咕咚咚的灌下去一瓶水,这才感觉舒服一些。

他边揉着通红的眼睛,边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是东哥让我们来的!”

“东哥?”

“东哥说……呃,说……”

“东哥说啥了?”三眼抬起头,眯缝着已然睁不开的眼睛,问道。

“说,三眼哥太平的日子过久了,以为在社团的地头上就可以天下无敌,可是这次我们遇到的对手不是寻常的对手,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就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那名黑衣大汉说完,还小心翼翼地看眼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