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堂主

第七十二章 堂主

见姜森干脆利落的一刀,把绑匪的头目割了喉,宋明勋、冯维等人都被吓了一跳。宋明勋急声说道:“森哥,我们还……还没有审呢!”

“并不需要!”将手中滴血的匕首甩了甩,姜森随手递还给冯维。

冯维急忙欠身接过来。

宋明勋眉头紧锁地说道:“森哥,通过他们,我们肯定能审出幕后的黑手!”

姜森看了宋明勋一眼,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并不需要。”

“可是……”宋明勋正要说话,冯维眼中寒芒一闪,走到两名绑匪近前,握紧匕首,突如其来的一刀,直接插入一名绑匪的心口窝。

另名绑匪吓得侧倒在地,还想爬开,冯维追上前去,狠狠一脚,把那名绑匪踢翻在地,而后他一脚踩住绑匪,作势要把刀刺向对方的胸口,不过冯维的动作一顿,改变了落刀的方向,狠狠刺入那名绑匪的脖颈。

两名绑匪,只眨眼工夫,都死在冯维的刀下。

冯维最后改变方向的那一刀,让姜森眼睛一亮,露出赞赏之色。

一旁的宋明勋见状,又急又气,大声喝问道:“冯维,你怎么把他们都杀了?”

冯维向宋明勋躬了躬身,说道:“明哥,这是森哥的意思,属下只是执行命令而已。”

宋明勋还要说话,姜森不满地啧了一声,说道:“政府内部的事,我们就不要跟着瞎参合了。老宋,小冯现在可比你懂事多了。”

他这番话,把宋明勋说了个大红脸,让小心翼翼地问道:“森哥的意思是,我们要灭口?”

姜森扬了扬眉毛,转头看向冯维,说道:“小冯,你说呢?”

冯维正色说道:“我们不是灭口,而是在抢救人质的时候,为了人质的安全,迫不得已,只能把这些穷凶极恶、负隅顽抗的亡命徒都杀掉!这是正当防卫,紧急避险!”说着话,他还用匕首指了指地上的几具尸体,说道:“他们身上的伤口都不一样,不是被我们处决,而是在动手的时候,被他们一不小心,失手杀掉的!”

姜森闻言,嘴角微微上扬,十分欣赏地看眼冯维,点点头,说道:“老宋,现在你听明白了吗?”

宋明勋低垂下头,小声说道:“森哥,我明白了。”

己方现在做的,就是灭口嘛,目的是让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牵扯出更多的人。

姜森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些事情,能置身事外就置身事外,实在避不开,参与进去,也要适可而止,陷得太深,那是自找麻烦,太蠢了!”

稍顿,他又补充一句:“这也是东哥的意思!”

宋明勋躬身说道:“我知道了,森哥。”

过了十来分钟,谢文东也到了义和冷库。

姜森等人纷纷迎上前来,齐齐躬身施礼,说道:“东哥!”

谢文东下了车,向众人点下头,而后目光落在姜森的身上,问道:“老森,事情都处理好了?”

姜森说道:“东哥,五个绑匪,都死了,袁伟和张莉业已被成功救出来,两人都没事。”

说着话,他向冯维看过去,又道:“东哥,人是小冯带人救的,这次小冯做得很不错。”

听姜森特意提到自己,冯维当然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他立刻走上前来,向谢文东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东哥!”

谢文东看向冯维,淡然一笑,抬手点了点他,说道:“冯维!我记得你!”

冯维神情激动,再次躬身说道:“谢谢东哥!”

谢文东笑道:“兄弟的胆子不小啊,血杀还没到,你们就自己动手了。你认为,你能比血杀做得更好?”

冯维暗暗吸气,急忙解释道:“对不起东哥,属下……属下是担心迟则生变,就……就没等森哥,自己先行动了……”

谢文东说道:“不用紧张,我并没有在责怪你。”他从来不讨厌有野心的人,这也是社团能不断前进的动力。

既然有能力,那就把你的能力展现出来,让社团看见,好为社团更进一步的效力,这是件好事。

否则,把自己的能力一味的藏着、掖着,那才令人厌恶,而且会造成极大的隐患。

听闻谢文东的话,冯维稍微松了口气,说道:“谢谢东哥!”

谢文东问道:“B市分堂,一直没有正式的堂主,冯维,你认为谁能胜任?”

他的话太跳跃,冯维有些跟不上思路。过了片刻,他才回过神来,有些结巴地说道:“现在明哥是堂主……”

“老宋只是代理堂主,他的主要精力,还得放在公司的业务上。”

“这……”冯维吞了口唾沫,正色说道:“东哥,属下……属下自认为有能力接任B市堂主的职务!”

谢文东转头看向冯维,乐呵呵地说道:“毛遂自荐,你倒是不客气!”

“属下愿意追随东哥,上刀山,下火海,在所……”

谢文东摆摆手,打断他后面的话,说道:“表忠心的话,我不想听,如果给你三个月的时间,我要B市分堂彻底切割掉毒品生意,你能做到吗?”

冯维暗吃已经一惊,彻底断绝毒品生意?他心思转了转,正色说道:“东哥,属下有信心,可以做到!”

谢文东乐了,拍拍冯维的肩膀,问道:“袁伟和张莉现在在哪?”

“东哥,他俩都在车里!这边请!”

冯维在前引路,把谢文东领到保姆车近前,拉开车门,谢文东猫着腰,坐进车内。

车里的袁伟和张莉,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看到有一名身穿中山装、相貌清秀的青年突然坐进来,两人先是一惊,而后好奇又紧张地看着他。

袁伟小声问道:“请问,您是?”

“我叫谢文东!”谢文东直截了当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袁伟惊讶地张大嘴巴,结结巴巴地说道:“是谢……谢先生吗?”

有袁华那样的父亲,对谢文东的名字,袁伟自然也不陌生,也直到此时他才知道,今晚是什么人把自己给救了。

看到谢文东,袁伟如同见到了亲人,刚刚止住的泪水又禁不住流了下来,哽咽着握住谢文东的手,颤声说道:“谢先生……”

“唉,没事了!”谢文东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袁伟,有些啼笑皆非,和老成稳重的袁华比起来,袁伟可差得太远了。

哭了好一会,袁伟才止住哭声,有些难为情地放在谢文东的手,小声说道:“抱歉,谢先生,我……我……”

谢文东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能理解。我看你俩也都累了,先在车上睡一觉吧,袁部长很快就到。”

“好的,谢先生。谢先生,这次……这次真是多谢你了……”说话之间,袁伟眼中又蒙起一层水雾。

谢文东受不了这个,一个大男人,哭成个泪人,他实在是没眼看。

他又安抚了两句,转身下了车。冯维跟上来,小声说道:“东哥,幕后的人,主使绑匪绑架袁伟和张莉,目的肯定不简单,所以这些绑匪才没有伤害他俩。”

“嗯!”谢文东点点头。绑匪背后的人,他能猜出十之八九,绑架袁伟和张莉的目的,他也能推猜出个大概。

跟在冯维后面的赵大海,上前两步,缩着脖子接话道:“绑匪有占点张莉的便宜。”

听闻话音,谢文东停下脚步,看向赵大海。

冯维急忙解释道:“东哥,这位小兄弟叫赵大海,虽然没有加入社团,但一直都有为社团做事,这次能查出绑匪的下落,也全靠小海提供的消息了!”

谢文东哦了一声,对赵大海笑道:“兄弟,做得不错!”

能得到谢文东的话讲,赵大海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将自己潜入义和冷库时看到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向谢文东讲述一遍。

冯维干笑着说道:“东哥,看来这些绑匪也是有色心,没色胆嘛!”

谢文东说道:“如果换个角度想,也能看出绑匪背后的人,是有多不简单!”

张莉生得十分漂亮,面对这么一个已毫无反抗能力的姑娘,绑匪只敢在她身上卡卡油,却不敢有进一步的动作,由此可见,绑匪对幕后之人,忌惮颇深。

听闻谢文东的话,冯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谢文东回到自己的轿车里,掏出手机,拔打电话。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袁华的问话声:“文东,是不是查到小伟和张莉的线索了?”

袁华是个十分沉稳的人,即便是现在,他的声音都是四平八稳,丝毫不显得慌乱。不过,谢文东还是能从中听出袁华的急迫。

他说道:“袁部长,袁伟和张莉,我都已经救出来了!”

电话那头沉寂了好一会,才传来袁华试探性的问话声:“文东,你说的是……是真的吗?”

“如果袁部长现在有空,我可以让袁伟和你通话!”

“……”话筒里又沉默片刻,袁华喘息着问道:“文东,你们现在在哪?”

“义和冷库!”

“有地址吗?”

“我现在发给你!”

“好!”袁华急急答应一声,说道:“文东,这次……多谢你了!”

“袁部长客气。”谢文东挂断电话,把义和冷库的具体地址发给袁华。

等袁华赶到义和冷库的时候,随行的不仅有大批的警车,还有好几辆的军车。

义和冷库的院子里已经进不去车辆,行过来的这些警车和军车只能停在冷库的外面。

随着车门齐开,从车子里下来一批批的警察和士兵,众人举目一瞧,只见义和冷库的院子里,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辆,四周还有成群结队的青年和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