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灭口

第七十一章 灭口

张存义抓住尸体的衣领子,然后慢慢放倒在地上。

外面的几名汉子看不到小仓库里的情况,但听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搂着张莉的汉子大声问道:“老六?老六?操!你他妈在干什么呢?能不能吱一声?”

说着话,他放开身旁的张莉,从草甸子站起身,与此同时,他从后腰抽出手枪。

见状,另外三名汉子也都齐刷刷地站起,看向他,小声问道:“大哥?”

那名大汉向三名同伴摆摆手,又向小库房里指了指,三名大汉会意,同一时间从后腰拔枪,慢慢将手枪上膛,提着枪,一步步地向小库房走去。

当他们走到小库房门口,正要迈步向里面进的时候,从房门的两边,突然蹿出两条黑影。

这两条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左右两名大汉持枪的手腕,然后高高向前举起。

砰、砰、砰!

两名受制的大汉惊呼出声,下意识的连续扣动扳机,不过射出枪膛的子弹,全部打到仓库的棚顶上。

位于正中间的那名大汉正要抬起手枪开火,张存义仿佛狸猫一般,两三个箭步,瞬间蹿到他的近前,一刀刺了出去。

这一刀,正中那名大汉的腋窝,刀锋由骨缝插进去,顺势向上一划,差点把那名大汉的整条胳膊卸下来。

大汉惨叫一声,仰面要倒。

张存义出手如电,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子,把他提在自己的面前。也就在这时,嘭嘭嘭的连续枪响,被叫大哥的那名汉子,一口气连开了七八枪。

几颗子弹没有打中张存义,全被他面前的这名大汉挡了下来,背后的衣服,被射出七、八颗血窟窿。

张存义断喝一声,将面前的尸体狠狠推了出去,尸体与后面大汉撞到一起,一人一尸,翻滚成一团。

大汉挣扎着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同伴尸体推开,从地上坐起,抬起手枪,还要向张存义继续射击,但已来不及了。

张存义的速度太快,仿佛鬼魅一般到了他近前,匕首在空中画出一道长长的电光,闪到大汉的手腕处。

沙!

大汉手腕的内侧,被刀锋划开一条长长的大口子,连森森的白骨都露了出来。大汉惨叫一声,手中枪落地,张存义片刻未停,持匕又刺入大汉的肩胛骨内。

四名大汉,前后的时间都没超过十秒钟,全部被他们制服。其中一人被乱枪打死,另外的三人,都被张存义等人生擒。

李胜看到三名存活的绑匪被制住,他从小仓库里箭步冲出来,对着两名被摁跪在地的汉子,连踹了好几脚。

而后他又跑到那位‘大哥’近前,对准他的脑袋,狠踢两脚,将那人踢得满脸都是血。

冯维没理会三名被制的绑匪,快步走到缩在草甸子上的张莉近前,将她的头罩撤掉。

对照着手机里的照片,比对片刻,确认是张莉没错,他这才把张莉身上的绑绳一一割开。

嘴巴里被堵着的布条被拔掉,张莉顿时丧失理智的连声尖叫。

冯维一嘴巴甩了过去,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刺耳的叫声戛然而止。冯维凑近张莉,说道:“张小姐,我们是来救你的,现在绑匪已经被制服,你已经安全了!”

张莉呆呆地看着冯维,过了片刻,她眼中迅速蒙起一层水雾,接着呜的一声,抱着冯维,崩溃的大哭起来。

冯维向李胜招招手,把李胜叫到自己近前,让他安抚张莉。而后,他掏出手机,让等在外面的己方兄弟都过来。

B市堂口的人,相对于其它分堂的兄弟,要更加精锐,也更加的训练有素。这里毕竟是首都,又紧挨着总堂口,平日里和总堂口的配合也较多。

冯维的电话打出去没多久,一辆重卡便直接撞开义和冷库的院门,开了进来,紧随其后的是一辆又一辆的大小车辆。

时间不长,驶入义和冷库大院的车子,已多达二十余辆,身穿黑衣的洪门帮众,遍布义和冷库的内外。

很快,先是袁伟被带出冷库,安顿在一辆保姆车里,时间不长,张莉也被带了出来,李胜搀扶着她,也上了保姆车。

袁伟和张莉夫妻二人见面之后,禁不住抱头痛哭。

李胜等人体贴的没有上车,反而把车门拉上,给他夫妻二人发泄情绪的私人空间。

义和冷库的库房里,冯维走到那位‘大哥’近前,蹲下身形,从头到脚地打量一遍。

大哥的手腕被割开一条大口子,现已经做了简单的包扎,肩头的伤口没有处理,鲜血还是汩汩直冒。

冯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拍打两下‘大哥’的脸颊,似笑非笑地说道:“胆子挺大的嘛,敢跑到B市,绑架袁华的儿子和儿媳,你们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大汉抬头看眼冯维,问道:“你们……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你看呢?”

“是……是道上的兄弟?”

“有点眼力!”

“你们……你们竟然帮着政府做事……”

“呵呵,帮着政府做事?我们只为利益做事!”冯维笑了,说道:“这次你们哥几个碰上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就自认倒霉吧!”

谁让你们绑架的是政治部的人,而东哥又和政治部关系颇深呢。

冯维话音刚落,就听冷库的院外传来嘀嘀的鸣笛声,冯维站起身形,转头向外面望了望,然后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拍拍浮灰,快步走了出去。

外面来的是宋明勋及其手下,还有姜森及其血杀人员,大小车子,共有十多辆。

宋明勋率先下了车,举目一瞧,好嘛,义和冷库的院子里,全是大大小小的车辆,车灯齐开,将整个院子照得亮如白昼,堂口里的弟兄,三五成群,随处可见。

分堂的人见到宋明勋,急忙上前,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齐声说道:“明哥!”

不管宋明勋这位代理堂主管不管事,他终究是堂主,下面的兄弟在他面前,都表现出十二分的敬重。

宋明勋环视周围众人,眉头紧锁,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旁人说话,快步走过来的冯维说道:“明哥,袁伟和张莉,已经被兄弟们救出来了!”

一听这话,宋明勋顿时间呆住了,好半晌没回过来神,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怒火中烧,冲着冯维大吼道:“谁他妈让你动手的?我在电话里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等我们过来之后再行动!”

冒着生命危险,把人从绑匪手里救出来,非但没有受的夸奖,反而还被宋明勋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李胜、张存义等人都是面沉似水,微微低垂着头,用眼角余光瞥向冯维。

冯维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的情绪,他一本正经地向宋明勋躬身施礼,说道:“对不起,明哥!”没有解释,没有找理由和借口,直接道歉。

宋明勋不依不饶的还要训斥冯维,这时候,姜森走了过来,“老宋,怎么回事?”

“森哥,冯维这小子,在我们赶到之前,他们竟然先动手了!”

姜森看向冯维,对他这个人,姜森还有点印象,冯维在社团中的地位不高,野心倒是不小,是个很聪明又颇有能力和气魄的年轻人。

他问道:“小冯,人救出来了吗?”

听闻姜森发问,冯维毕恭毕敬地说道:“是的,森哥,人都救出来了,袁伟和张莉,现都安然无恙!”

“绑匪呢?”

“五名绑匪,其中的两人被干掉,另外三人被活捉,包括绑匪的头目。”冯维说话时,向姜森欠了欠身。

姜森眼眸一闪,看向冯维的眼神多了几分赞赏之色。不管冯维是怎么行动的,他能在干掉两名绑匪,生擒三名绑匪的情况下,还确保了人质的安全,单凭这一点,就值得被记大功。

他走到冯维近前,拍拍他的肩膀,含笑说道:“小冯,做得不错!”

说着话,他又看向冯维身后的李胜、张存义等分堂弟兄,说道:“各位兄弟也都辛苦了,该给大家记的功劳,一件都不会少!”

听闻姜森的话,李胜难掩脸上的喜色,一躬到地,大声说道:“谢谢森哥!”

张存义也是又兴奋又激动,嘴角不自觉地扬起,脸上的横肉突突直蹦,躬身说道:“谢谢森哥!”

姜森向众人摆摆手,示意大家不必客气,他看了看手表,说道:“东哥也快到了!”而后,他话锋一转,问道:“被捉的那三个人呢?”

“都在库房里。”

“好,带我去看看!”

“森哥、明哥,这边请!”冯维向旁侧了侧身,又摆摆手。

在冯维的指引下,姜森和宋明勋走进库房,看到有三名浑身是血的汉子被摁跪在地,周围还有十数名堂口的兄弟在看守。

姜森走上前去,同时向冯维等人勾了勾手指头,说道:“刀!”

宋明勋、冯维、李胜、张存义等人同是一怔,不明白姜森要刀做什么。

张存义急忙把自己的匕首抽出来,小心翼翼地递给姜森,同时一指正中间的那名大汉,说道:“森哥,他就是这些绑匪的头儿!”

姜森接过匕首,走到为首的大汉近前,低头看了看,后者也正抬着脑袋,用不贫不忿的眼神怒视着他。

呵!姜森没有多一句的废话,到了对方近前,毫无预兆的一刀捅了过去,锋芒直接刺入对方的脖颈,而后他将匕首横着一划。

沙!那名大汉的整个喉咙都被割开,仰面而倒,鲜血咕咚咚的从断喉处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