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斗争

第六十九章 斗争

赵大海打探清楚义和冷库内部的情况后,顺着通风管道,一点点的倒爬了回去。出了通风管道,他把通风口的栅栏装回原样,然后又把梯子埋在墙根底下。

一切都处理妥当,赵大海费力地翻过院墙,和外面的两名兄弟汇合。

等了这么久,看到赵大海终于出来,两名青年急忙上前,一脸关切地问道:“海哥,查清楚了?”“海哥,里面什么情况?”

赵大海脸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子,摆手说道:“什么都别问了,走,赶快走!”

在往回走的路上,赵大海的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起,他很清楚自己在义和冷库打探到的消息有多重要,他也知道,自己这次可能是立大功了。

回到车上,赵大海急声说道:“回夜色!快!快点!”

一名青年启动汽车,直奔夜色酒吧而去。

在路上,赵大海就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给李胜打去电话。

电话没响两声,便被接通,接电话的人不是李胜,而是冯维。

话筒里传来冯维浑厚的话音:“我是冯维!”

“维哥,我是小海!”

“嗯!义和冷库查得怎么样了?”

“维哥,袁伟和张莉,就在义和冷库。”

“……”话筒里一片寂静。坐在夜色包厢里的冯维,手拿着电话,好半晌都是一动不动。

过了许久,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语气毫无起伏地说道:“小海,你要知道,这次的事很重要,涉及到的人,也都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所以,话,可不能乱说!这件事,也开不起玩笑!”

“维哥,我没有乱说,更没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刚刚我已经潜入义和冷库了,亲眼看到袁伟和张莉就在里面!”

冯维眯了眯眼睛,问道:“他俩现在怎么样?”

“都没事,我看那些绑匪,没打算立刻就弄死他们!”

“哦!你现在在哪?”

“在回夜色的路上!”

“别回来了,在义和冷库附近盯着,我们马上就到!”

闻言,赵大海急忙捂住手机话筒,向开车的青年急声说道:“停车,调头,回去!”

“啊?回……回哪啊海哥?”

“义和冷库!”赵大海放开话筒,正色说道:“是维哥,我这就回去盯着!”

“你只要盯住就好,不要擅自行动,不要打草惊蛇,只要把人给我盯住了,以后,你就是我冯维的兄弟!”

“哎哎哎,维哥您放心,我肯定把人盯住了。”

“好,先这样,等我们过去!”冯维和赵大海通完电话,沉吟片刻,他重重地咳嗽两声,又清了清喉咙,而后,给谢文东打去电话。

等电话接通,冯维下意识地站起身形,欠身说道:“东哥!我是B市堂口的冯维!”

即便谢文东不在他面前,只是通个电话而已,冯维还是表现得毕恭毕敬,这便是谢文东在社团内的威信。

“有什么事?”

“东哥,是这样的,我这边的兄弟,好像查到袁伟和张莉的下落了。”

正在B市酒店里休息的谢文东闻言,从床上坐了起来。他问道:“他们现在在哪?”

“在义和冷库!”

“义和冷库?”

“东哥,义和冷库是爱利商贸的产业。”

“爱利商贸……”谢文东眯缝起眼睛,喃喃说道:“张保庆!”

B市堂口为何不敢轻易去碰一家商贸公司,不是因为B市堂口的人太怂,而是爱利商贸的幕后老板不简单。

张保庆虽然只是个商人,但他的父亲,曾经是常委之一。

直至最近换届,才退出,担任一不太重要的闲置,新任常委李昌华,也正是接替他的位置。

谢文东和张保庆是有私交的,张保庆和谢文东一样,野心勃勃,胸怀大志,只不过谢文东着重于黑道,而张保庆着重于商场。

虽说两人走的路不同,但在业务领域上,有高度的重合和互补。

他二人的合作,能鲸吞蚕食掉很多大型企业,从中大发横财。

谢文东还真没想到,袁伟和张莉的绑架案,会和张保庆扯上关系。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商战范畴,而是涉及到了政治,而且还是最高级别的政治斗争。

吃饱了撑的吗这不是!人走茶凉没那么快,以他父亲留下的人脉,张保庆如果安安稳稳的在商场打拼,完全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商业帝国。

可他倒好,非要去参与政治这个大泥潭。

电话那边的冯维,听谢文东说出张保庆的名字,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道:“东哥,这次的事,我们还插手吗?”

谢文东揉着下巴,陷入沉思。

涉及到政治派系之争,最稳妥的策略,就是作壁上观,哪方都不帮,如此一来,无论哪方失败,都波及不到自己身上。

但若想谋求利益最大化,那就得冒险,就得选边站,站错了,万劫不复,可站对了,一飞冲天。

就选边站这件事,谢文东还真挺佩服东方易的,这只老狐狸,选边那叫一个准,没有根基,白板出身,靠着站队,已经做到副部长,政治部未来的部长。

现在局势很明朗,东方易是站在李昌华这一边,也就是新任首长这一边,而张保庆及其父亲,都是退休老首长那一边的。

新人上位想要权,老人退位了不愿放权,新老更替,势力更迭,这其中的政治斗争,没有硝烟,但却是你死我活。

谢文东琢磨了一会,说道:“冯维,把地址发给我。”

“是义和冷库的地址?”

“对!”

“是!东哥!我这就把地址发过去!”冯维挂断电话后,时间不长,谢文东的手机嘀嘀响起,冯维把义和冷库的具体地址发到谢文东的手机里。

谢文东随手转发给五行兄弟。而后,他下了床,起身穿衣。

无论怎么选择,他现在首先要做的是,赶紧把袁伟和张莉救出来。于公于私,他欠袁华的人情得还。

谢文东将中山装的扣子一颗颗的系好,穿戴整齐,而后,迈步走出房间。

他出来的同时,五行兄弟也纷纷走出各自房门,一同向谢文东躬身施礼。

谢文东点下头,转身向电梯间走去。同时,他拿出手机,给姜森发去信息,让他派兄弟到义和冷库。

冯维、李胜等人先一步到达义和冷库。

和赵大海一样,他们的车队没有开到冷库近前,在距离冷库还有两三里远的时候,车队的速度慢下来,然后开下公路,停在隐蔽之处。

躲藏在暗处的赵大海,快步跑上前来,看到来了这许多的车辆,他也吓得一跳,没想到这次有这么大的阵仗。

等冯维下了轿车,赵大海一溜小跑的上前,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维哥!”

冯维应了一声,问道:“小海,有人在冷库附近盯着吗?”

“维哥放心,我的几个兄弟都在冷库周围,有点风吹草动,第一时间就会通知我!”

冯维满意地点点头。李胜在旁,暗叹口气,这个赵大海,原本是他的小弟,现在倒好,直接越过他,和维哥搭上线了!

这时候,冯维的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原来是宋明勋打来的。他说道:“明哥!”

“阿维,你们那边查到线索了?”

“明哥这么快就知道了。”冯维嘴角上扬。别看宋明勋在堂口里不太管事,消息倒是蛮灵通的。

“是森哥给我打的电话,让我多派人兄弟到义和冷库。”

冯维心中一动,小心翼翼地问道:“明哥,森哥会来义和冷库吗?”

“已经在路上了。阿维,你现在在哪?”

“就在义和冷库。”

“那好!你把人盯紧了,森哥和我马上就到!”

“是!”

李胜走上前来,小声问道:“维哥,什么情况?”

“血杀要过来,已经在路上了!”

“啊!”李胜倒吸口凉气,他将冯维向旁拉了拉,凑到他耳边,低声耳语道:“维哥,等血杀的兄弟过来,可就没我们兄弟什么事了!”

人是他们找到的,最后只落得个提供线索的功劳,这未免也太让人窝火了。

冯维又何尝不知道血杀一到,所有的功劳就都是人家血杀的,别说和他冯维没多大干系,即便和整个B市堂口,也没多大干系。

李胜一脸的焦急,说道:“维哥,你倒是拿个主意啊,这么大的事,连东哥都亲自出面了,这个脸,我们就不露了?”

冯维眉头紧锁,眼珠子转动个不停。琢磨了一会,向站在不远处的赵大海招招手。后者急忙上前,说道:“维哥!胜哥!”

“里面有多少人?除了袁伟和张莉外,里面具体有多少绑匪?”

赵大海仔细回想了一番,模棱两可地说道:“有……五、六个人,或者,四、五个人!”

李胜脸色一沉,低声呵斥道:“说清楚了,到底几个人!”

“反正……反正不超过六个人!”

“你确定?”

“确定!”

冯维深吸口气,说道:“夜长梦多,不等了,我们自己动手!”说着话,他对李胜说道:“把阿义他们都叫过来!”

李胜面露喜色,他等的就是冯维这句话,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不冒险,怎么出人头地,不冒险,一辈子都得混迹在社团底层,默默无闻,仰人鼻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