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绑架

看罢何浩然发过来的通源集团资料,谢文东翘着二郎腿,手指轻轻敲打着膝盖。

填海、扩地、盖楼,这还真是一条龙。

在填海的项目上,通源集团恐怕非但赚不到钱,还得搭进去不少钱,但在接下来的楼盘开发当中,通源集团可是要大发一笔横财的。

不过反过来讲,通源集团如果在接下来的楼盘当中赚不到钱,那整个集团可就要伤筋动骨了。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摇头而笑,将手中的掌电收起,闭目养神。

当汽车行到B市高速的收费站附近时,车速慢了下来。坐在副驾驶座位的木子回头说道:“东哥,B市好像出事了。”

谢文东睁开眼睛,向车窗外望去。

收费站附近,汽车已经堵成了长龙,大批的警察、特警、武警出现在收费站的内外,逐一检查过往的车辆,向路边看,停放的警车、特警车一辆挨着一辆。

这么大规模的阵仗,可不常见。

谢文东掏出手机,拨打东方易的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谢文东开门见山地问道:“东方,B市现在什么情况,怎么有这么多警察、武警封路?”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方传来东方易的话音:“是袁部长家出事了。”

“袁华?”

“是!”

“出了什么事?”谢文东微微蹙着眉头,问道。袁华可是政治部的部长,整个机构里的一把手,敢对袁华出手的人,胆子也是够大的。

“文东,你现在哪?”

“高速收费站,不过车都堵成了这样,估计一时半会也进不了市区。”

“这样吧,我现在就给那边打个电话,给你开一条专道,具体的情况,等我们见面后再说。”

“好,先这样。”谢文东挂断了电话,让木子拍张行车证的照片,发给东方易。

谢文东正在这里等着,有两名警察和两名特警搜查了过来。

到了谢文东的车子近前,几人先是打量了一圈,而后一名警察走到汽车的左边,敲了敲车窗。

开车的金眼把车窗放下来,面无表情地看向外面的警察。

警察向车内快速扫了一眼,目光掠过金眼和木子,落在后面的谢文东身上顿了顿,而后说道:“把后备箱打开一下。”

车子的后备箱里没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不过金眼并不愿意配合警方,而且因为黑道出身的关系,他对警方天生就没什么好感。

他不悦地问道:“我们的车子有什么问题吗?”

警察脸色一沉,再次说道:“我让你把后备箱打开!”

对方强硬的口气,让金眼越发的不痛快,他坐在驾驶座位上,一动没动。

警察见状,脸色更加阴沉,一只手抬起,摸向肋侧的配枪,沉声说道:“出示你的驾驶证!”

金眼扬起眉毛,说道:“你他妈的是闲得慌吧!”

警察向旁挥了挥手,把附近的一名警察和两名特警都叫了过来,他怒视着金眼,说道:“立刻出示你的驾驶证!”

金眼也怒了,正要发火,后面的谢文东说道:“行了,给他看一下。”

谢文东发了话,金眼把心头升起的怒火强压了下去,他狠狠瞪了外面的警察一眼,解开衣襟的扣子,伸手入怀,要掏驾驶证。

不过在他打开衣襟的时候,外面的警察眼尖地看到金眼腋下的枪套。

警察脸色顿变,几乎想都没想,立刻便配枪抽了出来,枪口对准车内的金眼,叫道:“下车!高举双手,立刻下车!”

旁边的三名警察吓了一跳,惊讶地看着同伴,那名警察说道:“枪!他身上有枪!”

此话一出,另名警察也立刻掏出配枪,两名特警则同时端起九五式突击步枪,众人的枪口,一直对准金眼。

他妈的!金眼暗骂了一声,暗道一声麻烦,他不好意思地转回头,看看谢文东。

后者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伸手入怀,要掏出政治部的证件,车外的那名警察立刻调转枪口,又对准谢文东,大声喝道:“你也不许动!下车!立刻下车!”

谢文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向车外的警察,说道:“你又要我不许动,又要我下车,那我究竟是该不动呢,还是该下车呢?”

那名警察被谢文东说了个大红脸,还没等往下接话,有几名警察急匆匆快步跑来。

到了众人近前,见清楚现场的情况,为首的一名警官脸色顿变,对几名警察低声呵斥道:“把枪都收起来!”

“冯队,他们身上有枪……”

“我知道,赶快把你们的枪收起来!”为首的警官瞪了那名警察一眼,而后弯下腰身,看向车内的谢文东,一脸歉意地问道:“是谢先生吧?”

“嗯,我是。”

“实在不好意思,谢先生,刚才有点误会,我这就为谢先生开道。”说着话,警官命令下面的警员,指挥右侧的车辆后退,让开一条三米多宽的通道。

金眼看了眼外面的众人,顺着这条通道,横穿过公路,一直行驶到匝道,之后有一辆警车在前开路,谢文东的车子以及随行车辆,顺着匝道,一路向前行驶,顺利地通过了收费站。

刚过收费站口,后面传来鸣笛声。一辆警车快速追了上来,等金眼停下车子,警车也在旁边停了下来,为首的那名警官,还有刚才找麻烦的警员,双双下了车。

金眼不耐烦地再次落下车窗。

警官和警员一同上前,刚刚在车内,警官肯定是说了什么,此时那名警员一脸的诚惶诚恐,站在谢文东的车旁,头都是低着的,一声不敢吭。

“谢先生,我们局的这位小同志入职不久,刚刚有得罪之处,还请谢先生海涵。”

在B市这种地方做警察,只要做得年头够久,那个个都是老油条,看人那叫一个准,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皆熟稔在胸。

谢文东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还有急事,先走了。”

“谢先生再见。对了,我姓冯,叫冯佑才,谢先生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尽管交代。”

谢文东正打算让金眼驾车离开,不过一听这话,他又顿住了,看向冯佑才,问道:“现在有线索吗?”

名叫冯佑才的警官稍愣一下,立刻明白谢文东在问什么,他摇摇头,说道:“目前,一点线索都没有。”

不然,也就不用出动整个B市的警力,把所有进出城的道路都封锁了。

“通过监控,也没有任何的发现?”谢文东问道。

这个时期,B市的监控摄像头已经很多了,分布在大街小巷。只要被监控发现到,想跑,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冯佑才再次摇头,说道:“案发地的监控,在案发之前就已经遭到破坏,对方有多少人,从哪个方向来,又是往哪个方向去,都没有线索。”

谢文东不再多问,向冯佑才点了下头,让金眼开车。

进入市区的道路,还算通畅,谢文东的车子,直接开到了政治部的总部。

到了这里,谢文东出示证件,车子直接开进院子里,而后,谢文东只带水镜一人进入办公大楼。

刚进入办公楼的大厅,便看到东方易的秘书杜明。

杜明是位三十出头,十分干练的姑娘,她是东方易的行政秘书。谢文东和东方易见面的次数本就不多,和杜明见面的机会更少,这次是两人的第二次见面。

“谢先生。”杜明向谢文东欠了欠身,说道:“部长正在办公室里等您。”

袁华是正部,东方易是副部,目前,政治部里最有实权的也就是他俩。

谢文东点下头,跟随杜明上了楼。

到了东方易的办公室,杜明先是轻敲了两下房门,然后退让到一旁,谢文东和水镜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他二人进来时,东方易正在打电话。

“好……好……是……是……一定一定,请首长放心……是……是……是……好……好……好……”

东方易的这通电话打的,基本上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每蹦出一个字,还都点下头。谢文东看着都替他觉得累。

等东方易把这通电话打完,他长长舒了口气,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然后看向谢文东,说道:“文东,你来了。”

谢文东没有多余的废话,单刀直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东方易看眼水镜,后者一身的职业套装,脚下穿着小黑皮鞋,鼻梁上还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和自己的那位行政秘书一样干练。

他清了清喉咙,说道:“三个小时前,袁伟和张莉,在西山附近失踪,现在可以断定,他二人是被人绑架了。”

谢文东说道:“袁伟和张莉?”

“就是袁部长的儿子和儿媳。”

谢文东哦了一声,问道:“什么人做的?”

“不知道。”

“有线索吗?”

“没有。”

“什么线索都没有?”

“所以我才这么着急的把你找回来。”东方易长长叹息一声。

谢文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找我做什么?我既不是警察,也不是神探。”

东方易白了他一眼,说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这次的事件不简单!”说着话,东方易加重语气地说道:“很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