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困难

出了国宾馆,别过东方易,谢文东乘车去往T市。在去T市的路上,谢文东给东心雷发去信息,让他组织社团的几个重要堂口,下午三点时,开视频会议。

现在洪门的堂口很多,不可能每个分堂都连上视频,只能挑一些主要的堂口。

T市离B市很近,上了高速,用不到一个小时,只不过下了高速,进入市区,速度要稍慢一些。

洪门在T市的总部,洪武大厦,顶楼,谢文东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里,谢文东在,东心雷、任长风、灵敏、孟旬、张一、袁天仲等人也都在。

人们或坐或站,目光齐刷刷地落在谢文东的身上。后者掏出香烟,点燃,说道:“上午,我去了趟国宾馆,和新上任的李常委见了面。”

东心雷问道:“东哥,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上面要严打毒品,让我们收摊。”

“收摊?这是什么意思?”任长风脱口问道。

东心雷面色凝重地说道:“就是不让我们再干了呗。”

任长风脸色阴沉地说道:“下面那么多的兄弟,都指着这个生活,不干了,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孟旬接话道:“任大哥,其实,这是早晚的事,国内发展得越快,干这一行的空间也就越小,早点切割掉,也可以让社团早点洗干净。”

张一连连点头,表示认同孟旬的说法。孟旬和张一,都是希望社团尽早切割掉毒品这一块的。

现在国内的风向已经越来越清晰,就是要严打毒品,如果社团死抓着不放,而且还做得这么大,早晚得出事。

最重要的一点,现在社团的主要收入来源早已不在毒品这一块,毒品对于社团而言,就如同一块鸡肋,弃之可惜,留之还没有大用。

反而要养一大群的兄弟来维持毒品网络的运作,这也让社团变得越来越臃肿,下面的兄弟,三教九流,龙蛇混杂。

任长风还要说话,谢文东摆摆手,说道:“好了,这件事,我们就不要开小会讨论了。”说着话,他看向东心雷,问道:“老雷,视频会议准备得怎么样了?”

东心雷说道:“东哥,我已经通知了H市、D市、B市、N市、S市、G市还有C市。东哥看看,还需要把哪个分堂加进来?”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好了,就这些吧!”说着话,他看看腕表,说道:“快三点了,进会议室!”

听闻他的话,众人齐刷刷地站起身。等谢文东走出办公室,众人才随后鱼贯而出。

以前开视频会议,只是连接三个地方,都要调试好半天,现在技术先进了一些,但要同时连线近十个地方,也是挺麻烦。

一会这边连上了,一会那边又掉线了,好不容易全部连上了,又有些堂口卡得让人受不了。

经过反复的测试,到了三点一刻,总算全部弄好。

会议室内。谢文东居中而坐,在他的对面,就是一面巨大的投影墙。东心雷、任长风等人分坐在他的两边。

谢文东所在的T市这边,人数较多,另外,便是文东会的总部H市那边,人数也不少,像三眼、李爽、高强、张研江、何浩然等人都在其中。

会议正式开始之后,谢文东开门见山地把今天上午的事说了一遍,而后,他问道:“各位兄弟对这件事都有什么看法,说说吧!”

他说完话,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T市这边没人说话,各分堂口的堂主,也都沉默不语。谢文东扬起眉毛,问道:“怎么,大家对这件事都没有意见?”

H市那边,三眼把麦克拉到自己近前,在上面的按钮上摁了一下,H市这边的画面在视频中放大。

三眼清了清喉咙,说道:“东哥,我们就是靠着毒品起家的,要兄弟们彻底切割,这……恐怕是很难!”

听了三眼的话,各堂口的堂主都纷纷点头。C市分堂的堂主在麦克上摁了一下,H市的画面被C市的画面取代。

C市水涨船高后,C市分堂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原本只是个小分堂堂主的李贝,现在在社团里也有了一定的分量。

不过这种高层会议,而且是有谢文东以及社团所有高层核心人员悉数参加的会议,他还是第一次经历,难免会紧张一些。

李贝紧紧抓着麦克风,结结巴巴地说道:“东、东、东……”

他东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下文,谢文东皱着眉头,问一旁的东心雷道:“C市那边卡了吗?”

“不应该啊,刚刚都已经调式好了。”东心雷皱着眉头嘟囔道。

“没……没卡,东……东哥!”李贝结巴道。

谢文东似笑非笑地说道:“网络没卡,原来是你这个人卡了。”

李贝闻言,老脸通红,含羞带怯地低下头,视频会议的其余众人,包括三眼、东心雷等人在内,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谢文东颇感无奈地问道:“还能不能干!不能干趁早吱一声!连句话都说不利索吗?”

李贝急声说道:“能干!能说利索!”

被谢文东一逼,李贝倒是不紧张了,可能是太害怕被撸下去,忘了紧张。他清了清喉咙,说道:“东哥,要切割掉毒品这一块,C市这边有困难。”

“有什么困难?”

李贝正色说道:“C市堂口的兄弟,就一两百号人,而在社团不记名的兄弟,则有一两千号人,社团有事,这一两千号的兄弟,都肯听社团的指挥。”

他稍微顿了顿,看看屏幕四周的小画面,见视频各方都在认真听着自己讲话,他紧张的情绪又平复了一些,继续说道:“这些兄弟,没有被收入社团,也不在社团里领薪水,但他们却肯听社团的号令,为什么?只因为他们跟着社团有好处!

“他们帮着社团,在全市各地分销毒品,社团吃肉,他们跟着喝汤,不至于赚得盘满钵满,但小日子也过的很舒服。

“现在社团要切割掉毒品这一块,这些人还会继续依附社团吗?肯定不会!他们必然会去依附别人。社团在C市强,不是因为堂口养的那一两百号的兄弟,而是因为有这么一大群依附于堂口的人,堂口一句话,他们都肯死心塌地、尽心尽力的去做事,没有了他们,堂口还能不能在C市一家独大都不一定了!”

说完话,李贝看眼屏幕,缓缓低下头,感觉自己当着东哥的面,好像说得有点多。

李贝的这番话,倒是得到了各分堂的共鸣,甚至也得到三眼、东心雷等高层的认可。

社团切割毒品,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想不干就能不干的。

这里面涉及到的因素包括了方方面面。

李贝说的这些,就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社团再强,养的兄弟终究是有限。不过依附于社团的地痞、混混多,他们就如同社团向外延伸出去的触须,让社团对其它那些后崛起的帮派,占有绝对的优势。

可是要砍掉毒品这一块,就等于是把这些依附于社团的人,全部清楚掉了,于社团而言,损失太大。

任长风说道:“李贝说的这些,并非没有道理,这些依附于社团的兄弟,人数众多,且不用社团在他们身上花一分钱,他们就心甘情愿地为社团做事。砍掉毒品,所涉及的也不仅仅是社团的财政问题,还会直接影响到社团的整体实力。”

各分堂的堂主纷纷点头。说白了,他们做毒品买卖,已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主要的一点是,可以利用毒品网络,操控住大量的社会闲散人员,为社团所用。

这其中涉及到社团的财政、实力、影响力等诸多方面。

谢文东掏出香烟,点燃,默默地抽着烟,另只手在桌面上,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

张一看看谢文东,又瞧瞧其他众人,意味深长地说道:“上面对毒品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今天上午,常委还特意约见了东哥,如果我们再不收手,就太不识抬举了,这其中的风险,大家都有考虑过吗?”

H市那边,李爽从三眼手中抢过来麦克风,摁下按钮,问道:“这件事,咱们就再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张一没有再说话,转头看向谢文东。

孟旬说道:“我们大家再商议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

一直沉默的谢文东,突然开口问道:“如果我们现在全面放手毒品市场,会发生什么?”

“会乱套的,东哥!”东心雷正色说道:“现在我们操控毒品市场,虽然有时也会出现混乱,但都是小打小闹,整体的秩序,还是牢牢被我们把控着。如果社团全面放手,每个地区的毒品市场,都会冒出一大群人疯抢,整个毒品市场,会乱得一塌糊涂!”

“这样不好吗?”

“啊?”众人眼巴巴地看着谢文东,没反应过来。

“我们做大了,便有人想着枪打出头鸟,可是他们从没想过,如果没有我们压着,那群魔乱舞的场面会有多么的精彩。既然这是他们想要的,就让他们称心如意好了。”

谢文东眯缝起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即日起,社团各地的堂口,与毒品全面切割,不再进货,也不再供货,堂口手里现有的囤货,全部转送到H市,张哥在H市那边负责接收,然后统一转销给黑带。价钱方面可以便宜一些,但也不用便宜太多,黑带现在在开发欧洲的市场,需要大量高品质又价钱低廉的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