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打虎

“谢文东,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了。”李昌华态度很随和,含笑和谢文东握了握手,然后摆摆手,说道:“文东……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吧?”

“当然!”“坐吧!”

“李常委请。”

谢文东和李昌华相继落座,东方易则是坐在李昌华的另一边。

很快,又人端送上来茶水。李昌华拿起茶杯,向在场的众人挥挥手,说道:“都先出去,我和文东说几句话。”

听闻李昌华的话,几名随行人员纷纷应了一声,规规矩矩地退出会客厅,同时把房门关闭。

李昌华喝了口茶水,说道:“我进政治局不久,文东对我应该还很陌生吧?”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东方兄倒是经常向我提起李常委。”

李昌华转头看眼另一边的东方易,后者笑容满面地搓了搓手,又欠了欠身。李昌华乐呵呵地说道:“东方做得很不错,有东方带着你,我也很放心。”

东方易立刻接话道:“谢谢李常委的肯定。”

李昌华又看向谢文东这边,意味深长地说道:“最近这些年,国际的环境是越来越复杂。”稍顿,他问道:“文东知道,以前国家对外的政策吗?”

他问的莫名其妙,谢文东是在政治部挂着个头衔,但只是个虚衔,没有参加过实际工作,李昌华的问题,根本问不到他的头上。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是韬光养晦吧。”

李昌华抚掌而笑,说道:“文东说得没错,就是韬光养晦。”

他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香烟,递给谢文东,后者客气地摆了摆手。

李昌华将香烟放到他的近前,而后他自己抽出一根。东方易连忙拿出打火机,帮着李昌华点燃。

他吐出一口烟雾,说道:“以前国家的体量很小啊,只有小鸡、小鸭那么大,往羊后面一躲,谁都看不到你。可现在不行了,国家的体量太大,都已经长成了大象,这还能躲在羊后面吗?”

说着话,他呵呵地笑起来。东方易在旁陪着笑。谢文东表情淡淡,说道:“李常委比喻的很形象。”

“体量小,可以韬光养晦,体量大,想躲也躲不了,也藏也藏不住,还怎么韬光养晦?!”李昌华轻轻叹口气,说道:“从一只小鸡、小鸭,长成了一头大象,一头庞然大物,惹人眼红,也令人忌惮,未来,国际上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明枪暗箭,防不胜防。国家怕不怕?”

谢文东眨眨眼睛,没有接话。

李昌华又吸了口烟,正色说道:“国家不怕!不管外界的压力有多大,只有国家内部的环境稳定,我们国家就什么都不怕。”

终于到正题了。

谢文东嘴角上扬,李昌华说了这么一大通看似无关紧要的话,绕了这么一个大弯子,总结起来,其实就两个字,维稳。

他点点头,说道:“李常委的意思,我明白了。”

李昌华眼眸闪了闪,似笑非笑地问道:“文东明白我的意思了?”

谢文东说道:“但凡是会造成社会动荡的因素,都要将其根除。”比如毒品。

李昌华眨了眨眼睛,仰面而笑,说道:“东方也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每次说到你,都是赞不绝口,说你是绝顶聪明,本来,我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看来,东方是没骗我啊!”

谢文东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道:“李常委,我知道该怎么做。”

“嗯!这是大势所趋,无论是谁,想要逆其道而行之,那都是螳臂当车,自取灭亡。文东是聪明人,多余的话,也就不用我再多说了。”

稍顿,他又放柔了语气,说道:“现在国内的环境很好,赚钱的路,也有很多,我希望你能选择最直最宽的那条路走,不然,很容易就会把自己以后的路给堵死了。”

李昌华这番话,警告的意味已经十分明显,而谢文东是从来不喜欢受人威胁的,哪怕对方是常委。

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香烟,抽出一根,点燃,慢悠悠地说道:“每条路都有自己的规则,即便我不走,也会有旁人去走。”

李昌华正色道:“别的事,我不管,也不关心,但我要管你,你是东方带出来的,你的事,我不能坐视不理。”

因为我有用,握在手里,我会成为你的政治资本之一。谢文东心中冷笑,不过面子还是要给的。他点点头,说道:“谢谢李常委的关照。”

原本李昌华只有五到十分钟的时间,可是和谢文东一谈起来,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过了半个多钟头。

期间外面有人敲门催促了三次。

李昌华看看手表,的确是再没有多余的时间了,他站起身形,有些疲累地说道:“好了,文东,今天我们就谈到这里。”

谢文东和东方易也双双起身。他和李昌华再次握了握手,说道:“今日受李常委的指教,受益匪浅。李常委多保重身体!”

“哈哈!”李昌华发出爽朗的笑声,看着谢文东点点头,而后,他恍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我听东方说,你要用到永泰商业银行,嗯,这件事我已经批了,一些在台湾那边的资金出入、账目往来,你可以走永泰。”

“谢谢李常委。”

李昌华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摆摆手,向外走去。

谢文东看着李昌华离去的背影,微微眯了下眼睛。李昌华能批准永泰商业银行的事,看来这次的会面,他除了向自己提出警告,也有拉拢之意。

刚刚进入金字塔的顶端,立足未稳,自己这个资源,李昌华应该是想牢牢抓在手里的。

只是这位李常委能不能像东方易这么靠得住,谢文东暂时还判断不出来,这需要时间的考验。

等李昌华走后,会客厅的大门关闭,东方易乐呵呵地说道:“文东,看起来李常委对你很重视啊,我以为李常委充其量也就和你谈个五、六分钟,你看看……”他指了指手表,“这都半个多钟头,快一个小时了。”

谢文东没有东方易那么兴奋、激动,他转头看着他,目光幽暗地问道:“你决定了?”

“啊?决定什么?”东方易被他问得一怔。

“决定站在李常委的这条船上。”谢文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东方易身子一震,啧了啧嘴,不知该从何说起。

见谢文东一直看着自己,他有些烦躁地抚了抚头发,走到谢文东近前,小声说道:“李常委……是下一届的一号推上来的常委,换班子的时候,李常委是最有可能获得留任的人。”

他这么一说,谢文东也就明白了。他点点头,说道:“看来,东方兄是做出决定了。”

东方易耸耸肩,说道:“这种事,就听天由命吧!”下一届的那位,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能不能顺利上位,未可知啊!

谢文东笑道:“东方兄还真谦虚。”

“啊?”

“东方兄选边站,就从来没错过,这是东方兄身上最大的本事。”也是最重要的本事。谢文东心里嘀咕了一句。

在治政的浪潮里,东方易真就是泥腿子出身,无根无基,能走到今天,能做到现在的位置,真的全凭他自己的本事。

个人的能力强弱,那还在其次,最厉害的,最让他平步青云的,还是他选边站的本领。

东方易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紧接着,他笑容一僵,表情怪异地看着谢文东,问道:“文东,你是在损我吧?”

谢文东迈步向外走去,说道:“我是在夸你!东方兄的生存技能超强的!”(后半句他用的是台湾腔。)

“……”东方易老脸涨红,气呼呼地给了谢文东一脚。后者向旁闪身,轻松躲开。

会客室的房门打开,一名年轻的女服务生刚好看到这一幕,眼睛瞪得好大,眼珠子都差点飞出来。

这是刚刚和常委会谈完的贵宾?

东方易面色一正,走在谢文东的身边,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问题,很严重,一定要重视。”

谢文东也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说道:“东方兄言之甚是!”

这两位要脸的人,在女服务生面前谈着工作,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

女服务生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怀疑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是不是错觉。

出了会客大厅,走在下楼的楼梯上,东方易忍不住松了口气,回手在谢文东的胳膊上捶了一拳,低声嘟囔道:“我一世英名,差点被你小子都毁了。”

谢文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东方易收起玩笑之意,问道:“文东,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常委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只能收摊呗。”

“损失会很大?”别人不了解谢文东,东方易可是对他的过去和现在了如指掌。谢文东就是靠毒品起家的,在他看来,毒品这一块,就是谢文东的命根子。

如果他舍不得收手,对李昌华阳奉阴违,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其实,早就有在收手,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再靠它赚钱,只是……”

有些事情,还真不是他想收就能收的,已经做到了这么大,突然全面收手,不说别人,单单是下面兄弟情感的那一关就过不去。

他心里很清楚,社团的底层兄弟,很多人的主要收入来源并不是在社团,而是在毒品这一块,让他们全部收手,难度不小。

东方易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说道:“这次中央打击毒品的决心非常大,力度也会是空前,而且已经横下心来,要打大老虎,打击保护伞,文东,你可别让中央做了武松,你做了老虎。”

谢文东嗤笑道:“我就算要做老虎,也会做最聪明的那一头,不会去做被打死的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