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见面

谢文东倒是无所谓,他目光怪异地在东方易身上看来看去。

东方易被他瞅得浑身不自在,问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现在这种情况,东方兄好是少往外跑的好。”谢文东说道。

东方易笑道:“文东还挺关心我的嘛!”他摆手说道:“放心吧,无论是谁,想要我的命,都没那么容易。”

谢文东大点其头,道:“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是吗?”

“你小子……”东方易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国宾馆。

一大片的中式园林建筑。

在东方易的指引下,谢文东走进国宾馆的正楼。

上到二楼,有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走了过来,到了东方易近前,和他低声细语的几句。东方易点点头,向谢文东摆摆手,示意他往这边走。

在走廊里走了一会,来到一扇房门前,东方易打开房门,让谢文东进去。

这是一间会客厅,很大,有四、五十平米的样子,中间摆放着半圆的单人沙发。会客厅内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东方易说道:“文东,你在这里等一会。”

谢文东看看腕表,问道:“不会让我一直等到中午吧?”

“如果常委忙的话,等到下午也有可能。”东方易颇感无奈地说道。这没办法,常委的工作太多,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抽出时间。

谢文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随手掏出香烟,向东方易晃了晃,后者摆摆手,表示自己不要。谢文东自己叼起一根,点燃,缓缓吐出一口烟雾。

他刚抽了两口,随着敲门声,一名穿着笔挺西装、身材高大的青年走进来。他先是向东方易敬个军礼,而后低声说了几句。

东方易点下头,接过青年递过来的托盘,走到谢文东那边,问道:“文东,身上带武器了吗?”

谢文东看了东方易一眼,而后解开中山装的扣子,将腋下枪套中的手枪抽出来,而后又撸了撸袖子,将刀套解下,一并放在托盘中。

最后,他把手机掏出来,问道:“这个呢?”

“手机就不用了。”东方易向谢文东一笑,把托盘拿到一旁。那名青年拿着金属探测器,在谢文东身上扫了扫,没有异样,这才端着托盘走出去。

东方易在谢文东身边坐下来,和他闲聊了几句,而后起身离开。

他走后,偌大的会客厅里就只剩下谢文东一个人。

他无所事事,掏出手机摆弄。

正弄着手机,有电话打起来,谢文东接通:“喂?”

“东哥,我是文姿。”

“嗯。有事吗?”

“东哥,彭小姐这边遇到点麻烦。”文姿一直留在H市,在彭玲的身边做事,暗中保护彭玲的安全。

“什么事?”谢文东暗暗皱眉,如果不是遇到难以处理的麻烦事,文姿不会给自己打来电话。

“彭小姐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误伤了一个人,现在那人的家里揪着这件事不放,好像,还挺麻烦的。”

“对方的伤势很严重?”

“伤势倒是不算严重,只摔断了一条腿,现在正在医院里躺着呢。”

“想要钱?”

“不是钱的问题,对方的家里也不缺钱。”

摔断腿的人,名叫王梓钰,不到三十岁。他的家里的确很有钱,靠着食品加工厂起家,生意做得很好,制作的豆干小食品卖到了全国,属全国知名品牌。

后来王家手中有了钱,又进军房地产业,也是做得风生水起,现在王家的生意,最赚钱的就在房地产这一块,食品加工反而成了次要的产业。

王梓钰是王家的独子,平日里被家里宠得跟宝贝似的,这次他摔退了腿,王家又哪会善罢甘休?

说起来,王梓钰摔断腿的过程也很有意思。

当时彭玲和刑警同事们进行一次抓捕行动,对象是三名抢劫杀人的亡命之徒。抓捕的地点是在一家饭店的二楼。巧合的事,王梓钰也在那家饭店的二楼吃饭。

彭玲和其他的刑警乔装进入饭店,不留痕迹地聚集在三名亡命徒的周围,然后同一时间动手,没给三名凶徒任何反抗的机会,当场就把三名亡命徒全部摁住。

看到有警察突然抓人,正常客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惊讶,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而王梓钰倒好,他的第一反应是往外跑。

警察不知道王梓钰的身份,他们在逮捕嫌疑犯的时候,他突然跑了,警察当然认为他可能和嫌疑犯有关系,自然要追上他。

最先去追王梓钰的就是彭玲,王梓钰跑出饭店大厅,到了外面的走廊里,慌不择跑,跑进一间包房。

进到包房里,等于进到死胡同,再无路可跑,可回头一瞧,彭玲已拿着枪追了上来,他一着急,推开包房的窗户,直接跳了出去。

结果这一跳,他摔断了一条腿。

事后,王家的人都不干了。王梓钰和这些亡命之徒一点关系都没有,凭什么警察在抓捕嫌疑犯的时候,要追他家的儿子,还让他家的儿子摔断一条腿?

警方也对王梓钰做了调查,他的的确确是和这三名亡命徒没有任何关联,当时是恰巧在这家饭店吃饭。

按照王梓钰的说词,他是看着警察拿着枪追自己,他受了惊吓才跑的。

这就是整件事的经过。

反正现在王家是死咬着彭玲不放,认准了王梓钰断腿的事,彭玲要负主要责任,至于赔钱,王家并不需要,王家的要求就一点,让市公安局开除彭玲,并依法严惩。

听完文姿的话,谢文东又好气又好笑,问道:“那么,小玲自己的意思呢?”

文姿说道:“彭小姐当然还想继续做警察。”

“如果趁着这次的机会,让小玲转做文职呢?”

“东哥,彭小姐不会同意的。”文姿在彭玲的身边不算短了,对她颇为了解。她看得出来,彭玲是真心喜欢做刑警。

稍顿,她又说道:“社团可以搞定王家,但东哥交代了,彭小姐的事,社团不要插手,所以……我才给东哥打这个电话,问问东哥的意思。”

“王家的公司叫什么名?”

“通源集团。”

“董事长叫什么?”

“王顺才,他就是王梓钰的父亲。”

“有他的电话吗?”

“有的,东哥,我把王顺才的私人电话发给你?”

“好。先这样。”

挂断电话,时间不长,谢文东的手机发出嘀嘀的声响。他打开来信,里面有文姿发来的电话号码。谢文东想了想,还是把电话打了过去。

涉及到彭玲的事情,谢文东还是很小心的,不愿意过多插手,最主要的原因是,彭玲也不喜欢他插手自己的事。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传出中年男子的声音:“喂,找谁?”

“请问,是王顺才王先生吗?”

“我是王顺才,你是?”

“我是彭玲的男朋友,我姓谢。”谢文东直截了当地说明自己的身份。

“彭玲?彭玲是谁?”

谢文东没有接话,给他时间想。过了一会,电话那头的人突然想起彭玲是谁了。“你是那个女警察的男朋友?”

“是!”谢文东语气平淡地说道:“听说,令公子因为我的女朋友的关系摔断了腿……”

他话都没说完,电话那边的王顺才便粗声粗气地打断道:“不用说了!这件事,没得商量!我儿子又没犯法,警察凭什么抓他?简直是无法无天,草菅人命!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我不仅要扒掉她的警皮,还要让她坐牢!”说完话,李顺才直接把电话挂断。

谢文东放下手机,看眼屏幕,已经黑屏了,他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厉害啊,敢挂他电话的没几个,这个王顺才算是一个。

他敲了敲额头,随即给张研江打去电话。

接到谢文东的来电,张研江有些意外,惊讶地问道:“东哥?”

“研江,帮我查个人。”

“查谁?”

“通源集团的王顺才,还有王顺才的儿子王梓钰。”

闻言,张研江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问道:“东哥是因为彭小姐的事吧?”

“哦,研江你也知道了?”

“东哥虽然不让我们插手彭小姐的事,但我们也有关注。”

谢文东扭了扭脖子,颈骨发出嘎嘎的声响,说道:“这个王梓钰倒是有意思,警察抓捕杀人犯,你跑什么?研江,你把通源集团、王顺才还有王梓钰的情况,都详细调查一下,然后发给我。”

“好的,东哥!”

“张哥、强子、小爽昨天都回去了吧?”

“是的,东哥,他们都回来了,昨天晚上,拉着我们好一顿的吃,天都快亮了才回的家!”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过了片刻,说道:“过两天,估计要开一次视频会,到时候我们再聊。”

“好的,东哥!东哥再见!”

“嗯。”挂断电话,谢文东揣起手机,然后站起身形,在会议室里来回走动。

来到窗户前,望着窗外,映入眼帘的有郁郁葱葱的树木,也有碧波荡漾的湖水,在B市,已经很少能找到景色这么优美的地方了。

他又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烟雾。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打开房门的是名西装青年,然后立刻退让到一旁。接着,从外面走进来一位六十左右岁的老者。

他中等身高,体型很壮,保养得也好,头皮乌黑又茂密,脸上也看不到褶皱,打眼一瞧,和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差不多。

常委,李昌华!谢文东走到茶几旁,将手中的香烟摁灭,然后迎着老者走过去,到了近前,说道:“李常委,你好,我是谢文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