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谍战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你不想说,可以不用告诉我。”

东方易看眼谢文东,说道:“前段时间,国安部抓捕了一个人,名叫卢克,卢克·马吉德,是个国外机构驻中国的记者。国安那边盯着这个卢克已经很久了,怀疑他是境外的间谍,抓捕他后,通过审问,发现这个卢克不仅是CIA的成员,而且身份地位还很高,甚至很有可能是CIA在中国地区的负责人之一。意识到案子严重,国安便把卢克转交到了政治部,目前,我负责主管这个案子。”

谢文东说道:“所以,他们就把矛头指向了你。”

“应该是这样!”

“即便他们杀了你,这有意义吗?”现在卢克是在国家手里,东方易的级别再高,也只是国家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而已,他是不是被暗杀,与卢克已毫无关系。

东方易面色难看地说道:“我想,这是一次警告,警告的不仅仅是我,更是在警告政治部,警告整个国家,他们希望事情能到此为止,不要再深挖下去。”

谢文东好奇地问道:“如果从这个卢克身上继续深挖下去,会发生什么?”

东方易看眼谢文东,一字一顿地说道:“很有可能,会将CIA在中国经营这些年的情报网络,被连根拔掉!”

谢文东闻言,眼睛一亮,嘴角勾起。

他和CIA有过合作,但并不深,也谈不上交情,CIA在中国的情报网是不是要被连根拔除,谢文东并不在意,也和他没什么干系。

不过他觉得这件事倒是挺有意思的,影响力也足够大。

他乐呵呵地说道:“这个卢克,就是个烫手山芋,东方兄既然接了,想必,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难怪东方易偷偷摸摸的把自己约在政治部下属的情报点见面,想必他自己对危险也有所察觉。

东方易摊着手说道:“我们吃饭的地方,既是情报点,也是安全屋,属绝密,没想到,他们竟然还能追踪过来,看来,这个地方早已经暴露了。”

说着话,他扭转身子,正视谢文东,刚要开口说话,谢文东抢先一步,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东方兄可别拜托我帮忙,我管不了,也没法管。”

东方易皱着眉头说道:“我们只知道CIA在国内有间谍网络,但是不知道他们在国内还有行动人员,我怀疑,这些杀手未必隶属CIA,可有可能是CIA花钱雇佣来的,若是这样,这个范围就太广了,我们调查起来会很麻烦,若是由你去调查……”

“也会很麻烦。”谢文东接话道。

他愿意看热闹,但不代表他愿意置身于这个热闹之内。

东方易揉着下巴,看着谢文东,和他相识这么多年,谢文东是什么样的人他能不清楚吗?

用老奸巨猾来形容他,都是在低估他,想让谢文东帮忙办事,不拿出足够多的好处,他是不会真正出力的。

“台湾的永泰商业银行可以帮你做事,你觉得如何?”东方易眨着眼睛,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闻言,眼眸闪烁了一下。

因为政治上的原因,大陆的资金很难进入台湾,陆资在台湾也十分的敏感,时时刻刻都被无数双眼睛盯着。

如果在台湾众多的银行当中有‘自己人’,那事情就好办了,可以通过银行,把陆资洗成台资,或者国际游资,这样一来,可以很轻松的进入台湾。

有钱才好办事,没有钱,就只会束手束脚。

谢文东琢磨了片刻,问道:“东方兄说的这家永泰商业银行是……”

“在台湾,永泰商业银行虽称不上是大银行,但也是一家有几十年历史的老银行。”

见谢文东扬着眉毛看着自己,东方易无奈地摇摇头,说道:“是红色背景的银行,这属绝密,不能外泄。”

台湾很多大企业,都是国民党在大陆战败,逃到台湾后成立的,而在成立企业的国民党中,也不乏中共的间谍,这些人的身份,即便到了现在,都属绝密。

听东方易这么一说,谢文东也就明白这家永泰商业银行的背景了。

他不确定地问道:“这家银行,能靠得住?”

东方易白了他一眼,说道:“这么大的事,我还能骗你?”

谢文东沉吟片刻,问道:“银行有上市吗?”

“没有。”

谢文东心头一动,直截了当地问道:“可以收购吗?”

东方易皱起眉头,正要说话,谢文东继续道:“只有变成自己的企业,办起事来才更方便更容易。”

如果是上市银行,银行股东都是可以查询的,谢文东若收购的话,想瞒也瞒不住。

不上市的封闭企业,就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了,没人知道它的股东是谁,也没人知道它的股东变更情况。

东方易琢磨了一会,说道:“这件事,我做不了主,需要呈报上级。”

谢文东笑道:“我不急,我可以等。”

东方易先是点点头,而后问道:“那些CIA的杀手?”

谢文东说道:“我不会插手,但我会派些兄弟,保护你的安全。”

东方易苦笑着说道:“文东,你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啊!”

“派出兄弟保护东方兄的安全,我这么做可是无偿的。”

东方易嘟囔道:“你是把我视为你在政治部里的资源,保护我,你其实就是在保护自己的资源。”

他这么说,谢文东也不反对,事实上,的确是如此。他乐呵呵地说道:“所以,东方兄可要长命百岁啊!”

你这臭小子!东方易抛给谢文东一个白眼。

谢文东先回到酒店,而后派出堂口的兄弟,送东方易回家。

酒店房间里。B市堂口的负责人宋明勋敲门而入。

进来之后,他走到谢文东近前,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东哥。”

谢文东向旁摆摆手,说道:“坐吧!”

“谢谢东哥!”宋明勋规规矩矩地在旁坐下来。宋明勋三十多岁,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他是洪武集团B市分公司的总经理,暂时也暂任B市分堂的堂主。

通常情况下,社团在各地的分公司和分堂口,不是由同一人担任,前段时间,B市分堂的堂主退休,暂时还未找到合适的人接手,宋明勋便暂时代理分堂主。

谢文东问道:“听说,现在市面上出现了一种新型毒品,你知道吗?”

宋明勋一怔,喃喃说道:“东哥说的新型毒品是……”

谢文东说道:“听说,前几天还因为它死了人。”

宋明勋露出恍然大悟之色,说道:“东哥说的是有两名学生因吃毒品死亡的事吧?”

谢文东点点头。

宋明勋说道:“那种毒品,名叫‘女神之吻’,是一种加强版的冰毒,吃下之后,可让人欲仙欲死,但它的副作用也极大,服用量过大,的确能致人死亡。目前,女神之吻在市面上很流行,全国各地都能找得到。”

“哦,如此流行的毒品,我竟然还不知道。”

“东哥,这只是小事情……”类似女神之吻这种毒品,每个月都有可能冒出来好几种,属非主流的小众毒品,只不过女神之吻的甲基苯丙胺成分高,又因它死了人,这才使它在众多的杂牌子中脱颖而出。

“不过现在因为这个‘小事情’,死了人,还波及到了我们身上,它就不再是小事了。”谢文东问道:“知道这种毒品产自哪里吗?”

宋明勋摇头说道:“属下不知道,不过,属下听说,目前市面上的女神之吻,都是从境外流入进来的。”

谢文东身子向后倚靠,掏出香烟,燃点,说道:“查一下,看看B市有谁在卖,然后带他来见我。”

“是!东哥!”宋明勋点头应道。

谢文东又道:“还有件事,你选几个精明能干的兄弟,这几天,让他们帮我去保护一个人。”

稍顿,谢文东又改口说道:“还是多选些兄弟吧,不是保护一个人,是要保护一家人。”

对方这次暗杀东方易没有得手,谢文东担心他们有可能会对东方易的家人不利。

他和东方易是老朋友,而且东方易确实是他在政治部里最重要的资源,无论于公于私,东方易有难,谢文东做不到袖手旁观。

“东哥要保护的这个人是……”

“晚上我发资料给你。”

“好的,东哥!”宋明勋站起身形,说道:“东哥,属下去办事了!”

“去吧!”得到谢文东的首肯,宋明勋快步走出房间。

翌日,早上。东方易早早的来到酒店,接谢文东。

东方易一行总共有三辆车,前后两辆都是特勤,中间那辆车,才是东方易的座驾。谢文东坐进车里,回头看了一眼,五行等人的车子都跟在后面。

他问道:“东方兄,我们现在去哪?”

“国宾馆。”东方易说道:“今天中午,常委和外宾有场饭局,能抽出五分钟的时间见你。”

谢文东不满地说道:“中午的饭局,你现在就带我去国宾馆?”

“上午常委和外宾在国宾馆开会,没准会议期间,常委会突然想见你呢?”

谢文东看眼东方易,然后扭头看向窗外。

察觉到谢文东的不痛快,东方易意味深长地说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早点到场,显得你很重视这次的会面,这会让常委在心里给你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