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杀手

东方易看向小武,说道:“小武,再给我来二十串!”

谢文东看眼桌上的肉串,随口说道:“我够吃了。”

东方易白了他一眼,气呼呼地说道:“我还没够呢!”

谢文东放下手中的一根铁签子,拿起餐巾纸,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角,问起身的小武道:“东方经常来你这儿白吃白喝吧?”

小武先是一怔,而后笑道:“谢先生说笑了,首长并不经常来。”

谢文东哦了一声,说道:“所以好不容易来一次,就把铁签子撸得滋滋直冒火星子。”

东方易差点被口中的肉块噎到,看着谢文东的眼神喷出两道火光。

小武五官扭曲,脸色涨红,说道:“首长、谢先生,我先下去了。”说完话,他噔噔噔的跑下楼。

过了一会,东方易听到楼下传来哈哈的大笑声……

东方易仿佛没听到,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说道:“以前小武是特战队员,后来在一次行动中,受了重伤,肋骨折了五根,左腿的小腿骨,折了两处,不能再在特战队,便转行做了特勤。”

谢文东说道:“伤得这么严重,还不让退伍?”

东方易摆摆手,说道:“你不懂,你没在军中待过,不了解战士的心态。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他们就不愿意退伍。”

谢文东不置可否,拿起一串烤肉,大口吃着。

东方易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看以后,我也该找个机会,让你下部队锻炼锻炼。”

“我又不是你的兵。”谢文东道:“再者说,我去了部队,是谁锻炼谁啊?”

“……”

两人拿起杯子,对饮了一杯,东方易问道:“你住在哪家酒店?”

“还没订。”

“订下来,发信息给我,明天,我派人去接你。”

“嗯!”

时间不长,小武拿着一大把肉串上来。谢文东已经吃不下了,东方易倒是将这一大把肉串吃了个干净。

吃饱喝足,东方易站起身形,说道:“文东,我们走吧!”

谢文东站起身,临走之前,对小武一笑,说道:“过两天,我再来光顾。”

没等小武说话,东方易打断道:“你还是算了吧!这是部里的秘密联络点,你要是三天两头的往这儿跑,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谢文东耸耸肩,向小武摆摆手,插着口袋,下了楼。

烧烤店的一楼,五行兄弟都坐在这里,看到谢文东下来,五人一同站起身形。

金眼看向谢文东时先是眨了两下眼睛,而后皱了皱眉头,并向外面瞟了一眼。

谢文东和五行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形影不离,只几个眼神的传递,便知道他们想要说什么。

看到金眼的示意,谢文东微微点下头,脸上不动声色,看向身边的东方易,问道:“东方兄是坐车来的?”

“不然我还能走来啊?”

“车子停在哪里?”

“街头!”东方易随手一指,问道:“你呢?”

“巧了,我的车子也停在那边。”谢文东乐呵呵地说道。实际上,谢文东的车子是停在相反的位置。

“正好,我们一起走!”东方易不疑有他,向谢文东点点,走出烤肉店。

两人并肩前行。这座夜市很热闹,两边的店铺一家挨着一家,都是卖小吃的,天南地北,各种各种的小吃,应有尽有,街上的行人也多,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谢文东边走着边说道:“东方兄现在的级别也不算低了吧?”

东方易怪异地看了一眼谢文东,没太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

谢文东笑呵呵地问道:“身边没有配警卫员?”

“在车里呢!”东方易扬扬头,他问道:“你在台湾那边怎么样?”

“不怎么样,在台湾,政治的影响力太深,做起事来,束手束脚,要考虑到很多方面。”谢文东说道:“我打算在国民党内扶植一个自己人。”

东方易眼眸一闪,诧异地看着谢文东,问道:“你打算插手台湾政治?”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不然话,在台湾简直是寸步难行。”

东方易眼珠转了转,嘴角勾起,说道:“我乐见其成。”

“只这么一句话,就没有实质性的帮助?”

“我肯给,但你敢要吗?”

谢文东想了想,还真不敢要,台湾那边,对大陆这边很敏感,有些台企到大陆建厂,都被骂卖台、通共等等。

两人边说着话,边往前走。前方迎面走过来两名青年,在二人的背后,还有一名青年推着小车,小车上面罗着好多的瓶酒箱子。

这三人看起来都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有那么一刹那,他们三人一同瞟向东方易一个眼神,谢文东也不会注意到他们。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继续不紧不慢地向前走,话锋一转,问道:“东方兄,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东方易古怪地看向谢文东,问道:“文东,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谢文东一笑,说道:“我就是觉得,做到你这个级别,要么不得罪人,一旦得罪人了,那应该就不是小角色。”

说话之间,对面的三名青年已快到他二人近前。

就在双方要擦肩而过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两名青年,不约而同的把右手深入怀中。

谢文东的眼角余光一直在盯着他俩,看到他二人的这个动作,想都没想,一把摁住东方易的脑袋,用力向下一压。

瞬间,他二人双双倒在地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听两名青年的怀中传出噗噗两声闷响,二人外面的夹克,各多出一颗弹眼。

子弹穿透两人的外衣,斜飞出去,打在一旁店铺的玻璃上,发出啪啪两声脆响,玻璃窗上,多出两颗触目惊心的弹洞。

如果不是谢文东的动作够快,第一时间把东方易摁在地上,这两颗子弹,都得打在东方易的头上。

被谢文东摁住地上的东方易,先是一惊,紧接着反应过来,他抬头看眼玻璃窗上的弹洞,而后,扭头看向那两名青年。

一击不中,两名青年脸色微变,多一秒种都没耽搁,更没有去补第二枪的意思,一只手依旧是插在怀里,调头就跑,快速地挤进人群当中。

谢文东回头向五行兄弟使个眼色,金眼、木子、火焰快步追了上去,土山和水镜则护在谢文东的左右。

东方易的死活,和他们无关,他们只需保护好谢文东的安全就好。

金眼、木子、火焰三人,刚刚越过谢文东和东方易,正要往前追,那名推着手推车的青年突然惊叫一声,车推车反倒,上面的啤酒箱子翻滚在地。

金眼三人被这些啤酒箱子绊的向前一踉跄,险些一并摔倒在地。

那名掀翻了手推车的青年,调头也要钻入人群里。

金眼手疾眼快,两个箭步蹿到他的背后,一把抓住他的后衣领子,向后用力一带,就听噗通一声,那名青年仰面朝天的被他摔在地上。

青年疼得龇牙咧嘴,连连嚎叫,但右手无声无息的摸到后腰,猛然抽出一把匕首,向金眼的脖颈恶狠狠刺去。

金眼冷哼出声,出手如电,扣住对方持刀的手腕,反关节的用力一拧,青年吃痛,手掌松开,匕首当啷一声掉落下地。

他扣着对方的手腕不放,将青年翻了身,一只膝盖死死压在他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

他们这边的打斗,引起夜市的一阵小骚乱,不过因为打斗的时间太短暂,一触既停,所以骚乱也没有蔓延,很快就停止了。

许多行人围拢过来,看着金眼和被他压在身下的青年,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谢文东拉着东方易站起身,后者说道:“文东……”

“出去再说!”谢文东向金眼使个眼色,带着东方易,调头往回走。

金眼收回腿,把青年从地上拽起,后者正要挣扎,土山上前一步,他魁梧的身子几乎都快贴在青年身上,以自己的身躯做掩护,一记老拳狠狠击在青年的肚子上。

表面上,两人的身子只短暂的贴了一下,之后,青年的身躯便软了下去,五官都扭曲成一团。

之后,金眼和土山架着青年,快步跟在谢文东身后。

他们一行人,出了夜市,直接钻进谢文东的汽车里。

金眼和土山押着青年,坐进前面的汽车。

“开车!”

“东哥,去哪?”

“随便去哪,先离开这里!”谢文东不确定夜市里还藏着多少的杀手,总之,夜市不安全,周边也都不安全。

开车的司机不在多问,立刻启动汽车,向前方行驶。

等到汽车上路,谢文东才收回望向车外的目光,然后落在东方易地脸上,似笑非笑地问道:“东方兄不想解释一下吗?”

刚才用枪偷袭东方易的两人,可不是寻常杀手,而是训练有素的顶级杀手。

在他们的身上,甚至都感受不到杀气,只有经验丰富,把杀人当场家常便饭的老杀手,才能做到把杀气隐藏得如此干净。

东方易的脸色变换不定,眼眸闪烁个不停,久久没有说话。

见状,谢文东暗叹口气,忍不住问道:“东方兄,你到底得罪过多少人?”

东方易苦笑,喃喃说道:“坐到我这个位置上,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

谢文东问道:“和这次的常委换人有关系吗?”

这是谢文东比较关心的问题,如果东方易倒了,他恐怕也要受到牵连。东方易看眼谢文东,缓缓摇头,说道:“应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