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提醒

谢文东回往内地,随他同行的有三眼、李爽、高强。让他们三人回内地,谢文东也经过一番深思熟虑。

台湾这边的事务,以后他会直接接手,三眼、高强、李爽没有必要再继续留在台湾。

另外,五湖帮自身也需要磨练,不能事事都指望着同门来帮忙,他们自己必须得能撑起一片天。

还是那句话,优胜劣汰,行就上,不行就下,社团需要的是精兵强将,不需要光吃饭不干活的废物。

得知谢文东要回内地,邱淑彤和林君阳特意找到他,提出想和他同行。谢文东也正有此意。

谢文东想涉足暗网,邱淑彤和林君阳都是核心人员,一个搞运营,一个搞技术。谢文东暂时还不想把组建暗网部门纳入到集团名下,他为邱淑彤和林君阳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名为展讯。展讯公司的总部,设在SZ市。

对于谢文东的决定,邱淑彤和林君阳都很激动,两人都打定了主意,趁着这次的机会,定要大展一番拳脚。

B市。

长话短说,谢文东一行人抵达B市,机场有B市堂口的人来接机。

谢文东安排邱淑彤和林君阳先在酒店住一宿,翌日,有人领他俩乘飞机去往SZ市,在SZ市那边,谢文东也做好了安排,会有专人接待他俩。

当谢文东一行人出了机场时,已经天近傍晚。

车上,谢文东掏出手机,给东方易发去信息,就三个字:我到了。

很快,东方易回复了一个地址,外加时间。

谢文东看了看,距离东方易约定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

他让开车的兄弟去东方易发来的这个地址。

到了东方易约见的地点,谢文东举目一瞧,目光所及,都是大排档。

他下了车,抬头看看,这一条街,两旁都是大排档,行人很多,熙熙攘攘的。

谢文东嘴角勾起,东方易这是要请自己撸串啊!

他迈步向街道里端走去,五行兄弟急忙跟上来,一个个皱着眉头,环顾四周,小声说道:“东哥!”

谢文东知道他们担心这里人多杂乱,摆了摆手,示意没事。

东方易选定的大排档,位于街道的中段,一半在屋子里,一半在屋子外,客人不少,烟雾缭绕的,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香气。

谢文东穿过外面的棚子,走进屋内,里面的客人倒是没有外面多。谢文东只扫视了一圈,便有一名三十出头的青年快步走上前来,满脸堆笑地问道:“先生,你们几位?”

“找人,我姓谢。”谢文东说道。

“啊,原来是谢先生,楼上请、楼上请!”青年十分热情,向旁连连摆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谢文东看到通往二楼的台阶,很狭窄,还没有灯,黑咕隆咚的。

谢文东轻叹口气,耐着性子,迈步走上台阶,五行兄弟紧随其后,跟着他一并走上来。

大排档的二楼,是一间小阁楼,棚顶很低。

这里显然是大排档的杂货间,四周堆放着不少的箱子,在小阁楼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上有盘子,有酒瓶、有杯子,还有几十串烤肉。

一身西装革履的东方易,正坐在桌旁,吃得那叫一个欢快。一大串的烤羊肉,他两口便撸光。

谢文东走上前去,拉了拉桌旁的小马扎,在东方易对面坐下来,说道:“东方兄,你可真会找地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逃通缉犯呢!这家大排档,是你家亲戚开的?”

东方易放下手中只剩下一半的肉串,拿起餐巾纸,擦了擦油汪汪的嘴唇,白了对面的谢文东一眼,说道:“这么久不见,你这开场白倒是不客气。”

“我对你客气,你对我可从来没客气过,一出手,就封了我两家公司。”

东方易啧了一声,说道:“在电话里我都说过了,你那两家分公司被封,我事先根本不知情。”

说着话,他将盘子向谢文东面前推了推,说道:“尝尝,这里的烤串不错,以后想吃串了,就到这里来,安全、可靠。”

谢文东扬了扬眉毛,问道:“隶属国安部的情报机构?”

东方易没有回答,只耸耸肩,说道:“这次找你过来,是有事情和你说。”

谢文东随手拿起一支羊肉串,咬了一口,说道:“有点凉了!”说着话,他冲着楼梯那边大声道:“老板!”

他话音刚落,那名青年便走了上来,笑容满面地说道:“谢先生!”

“把这些串拿去再热热。”

“哎哎哎!”青年连声答应着,走上前来,收拢桌子上的肉串。

东方易对青年一笑,说道:“小武,看到没,咱们这位谢先生,肉娇体贵的,事儿也多!”

谢文东嗤了一声,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青年乐呵呵地说道:“首长说笑了,肉串凉了是不好吃,我这就去烤新的!”

东方易说道:“不用,把这些热一热就行了,别浪费,你们一年的经费也就那么多。”

青年一脸笑容地点头应着。

等青年把肉串都拿下去后,东方易从一旁拿起手提包,打开,在里面掏出一只透明的塑料袋,放到桌上,推到谢文东面前,说道:“看看!”

谢文东拿起塑料袋,里面是几颗粉红色的小药丸。他打开袋子,拿出来一颗,看了两眼,放在桌面上,用酒杯一砸,粉红小药丸变成了粉红碎末。

他用手指粘了一点,放入口中,抿了抿,侧头吐掉,问道:“哪来的?”

东方易眼巴巴地看着谢文东,说道:“文东啊,我还想问你呢,这是哪来的?”

药丸的成分是甲基苯丙胺,也就是俗称的冰毒,只不过纯度要比市面上的冰毒高出许多,谢文东以前还真没见过。

东方易继续说道:“不久前,就是这个东西,害死了两名学生。只这两个月,因这种冰毒致死的案子,已经超过了十例。”

谢文东吐出一口烟雾,问道:“你说的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东方易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问道:“不是你卖的?”

谢文东对上东方易审视的目光,语气淡漠地说道:“不是。”

东方易问道:“那是谁卖的?”

谢文东反问道:“东方兄当我是先知吗?”

东方易又与谢文东对视了好一会,他轻叹口气,说道:“常委换届,新上来的两位常委,对毒品都是深恶痛绝。你的生意,也该收一收了。”

谢文东说道:“有需求,就会有人去做,即便我不做,还是会有旁人去做。禁得完吗?笑话。”

东方易把桌上的小塑料袋拿起,重新放回到手提包内,正色说道:“该甩就甩掉吧,你现在根本不需要靠这个来赚钱。刮骨疗毒听过没有,哪怕再疼,你也得把这块腐肉割掉。”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

东方易用指尖点了点桌面,意味深长地说道:“以后这种生意,谁碰谁倒霉,现在只是查封了你两家分公司,说明对你已经够手下留情的了,当然了,这也只是个警告,如果你还不收敛,谁都救不了你。”

谢文东嘴角勾起,说道:“我知道了。”

“别光说知道,你真的要把这块腐肉割掉,越快越好。”东方易拿起酒瓶,倒了两杯酒,将其中一杯推给谢文东,说道:“我不希望,我们下一次的见面,是在另一个场合。”

“有这么严重吗?”谢文东掐灭烟头,拿起酒杯。东方易和他撞了下杯子,说道:“比你想象中的还要严重,甚至是严重十倍、百倍!”

“嗯,我知道了。”谢文东一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东方易也是喝干了杯中的啤酒,说道:“明天,李常委会和你面谈。”

谢文东看着东方易,过了片刻,笑容在他眼中绽放开,说道:“看来,上面是动真格的了!”

“你以为呢?不然,你觉得我会约你到这里谈吗?!”

说话之间,青年拿着热气腾腾的肉串上来,放在盘子里,说道:“首长、谢先生!”

东方易向青年点点头,对谢文东道:“这次,上面的决心很大,趁早收手,可别等到碰了一鼻子灰再收手,那就太被动了。”

谢文东懒得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S市和D市的两家分公司,什么时候解封?”

“等事情调查清楚了……”

“东方兄,别和我打官腔。”

“等你的事情处理干净了,自然会解封。”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用到你了,当你是块宝玉,不用你了,就当你是尿壶。以为我收手了就能控制住局面了?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们,只会越来越乱。”

说着话,他吃了口肉串,对一旁的青年笑道:“小武同志,你们要是把店开到台湾去,生意一定会很不错。”

名叫小武的青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道:“谢先生说笑了。”

东方易笑问道:“在台湾吃不到这么正宗的羊肉串吧?”

谢文东摇头说道:“台湾饭菜,吃不习惯。”

东方易笑了笑,说道:“你收摊了,这潭水再怎么浑浊,也和你没关系,你不收,只要有一只脚还踩在这潭水里,哪怕这潭水再清,你也是一身骚,明白我的意思吗?”

谢文东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说道:“说得对,你们说得都对。”

“别你们你们的,我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你可拉倒吧。”谢文东大口撸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