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浑水

齐一轩揪着杨静怡的头发,把她死死摁在茶几上,而后他转头看眼陈家栋,另只手抬起,顺着杨静怡的裙摆摸了进去。

陈家栋看出他想干什么,发出一声近乎于野兽般的嘶吼,挣扎着还想从地上爬起,周围的几名大汉齐齐伸出脚来,把他死死踩在地上。

齐一轩嘴角勾起,不紧不慢地把杨静怡的内裤从裙摆内拽下来。而后,他开始解自己的腰带。陈家栋动弹不得,只能发出变了音的吼叫声。

但是这一点用都没有,他的嘶吼嚎叫,反而更激发起对方的兴致和欲望。

齐一轩向手下人打了个响指,一名大汉掏出手机,快速地拨打电话。很快,电话接通,那名大汉简单利落地说道:“动手!”

随着他这通电话打出去,KTV附近的胡同里,一下子冲出来数十名手持片刀、棍棒的混混。

人们一窝蜂地冲进KTV内,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顷刻间,就听KTV大堂内,玻璃的破碎声,人们的喊叫声,连成了一片。

这些混混并不满足于只砸KTV的大堂,他们把大堂砸了个稀巴烂,而后扩散开来,冲进各条走廊里,踹开包厢的房门,冲入进去,把里面的客人们连踢带踹的打出来,然后又是一通乱砸。

混混们砸完了一楼,又上到二楼,依旧是乱打乱砸。

有服务生掏出电话想报警,一名混混提着片刀走了过来,用刀尖指着服务生的鼻子,叫嚣道:“干你娘嘞!你报警试试?”

服务生吓得一哆嗦,连手机都掉到地上。

当混混们砸到三楼,冲入一间包房的时候,正看到齐一轩在里面,把一个女人压在茶几上,在其身上不停地蠕动着。

撞开门的混混们先是一怔,而后齐齐躬身施礼,说道:“轩哥!”说着话,人们赶紧把房门关上,又去砸下一间包房。

星点KTV,从一楼到三楼,大大小小数十间包房,几乎被这些混混们砸了个遍。

在杨静怡身上发泄完,齐一轩将她一把推开,他站起身形,系好腰带,走到陈家栋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叠钞票,直接摔在他的脸上,笑道:“你女朋友还不错,这些钱,你就替她收了吧!”说完话,他哈哈大笑着向外走去。

此时,陈家栋的双眼都因充血而变得通通红,看着齐一轩要带着手下人走出包房,他的牙龈都咬出血来。

他在地上爬着,去追齐一轩等人。走到房门口的齐一轩突然停下来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嗤笑道:“还他妈挺能爬的,废掉他一只手,看看你还能不能爬了。”

一名大汉闻言,二话不说,从后腰抽出一把砍刀,走到陈家栋近前,一脚踩住他的手臂,手起刀落,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刀锋正砍在陈家栋的手腕上。

他的右手手掌,被齐腕斩断。陈家栋哀嚎一声,再挺不住,当场晕死过去。

齐一轩见状,哼笑出声,迈步走出包房。到了包房外面,正看到一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和两名服务生急匆匆跑过来。

不等中年人开口说话,齐一轩向他挥挥手,说道:“你是星点的经理吧?我告诉你,今天我的兄弟只是砸了你的场子,没有烧你的店,已经算客气了。”

他边说着话,边走到中年人近前,抬起手来,轻轻拍打他的脸颊,继续说道:“如果你还敢让五湖帮看场子,下一次会发生什么,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说完话,他迈步从中年人身边走了过去。

中年人还要开口说话,齐一轩手下的一名大汉抬起砍刀,先是指了指中年人,然后又用刀面拍拍他的脸颊,警告完中年人,大汉才心满意足地跟随齐一轩而去。

这天晚上,是四海帮对天母地区的一次偷袭。

偷袭得很成功,砸了包括星点KTV在内,一共七家场子,伤了五湖帮好几十号人,其中伤势最严重的当属陈家栋,他的一条腿是废了,断掌虽然有及时接上,但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这只手,也基本算废了。

天母地区遇袭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肖雅那里。

肖雅得知情况后,大吃一惊,急忙赶到阳明山别墅,向谢文东禀报情况。

她到别墅时,已是后半夜凌晨两点钟,谢文东早就睡下了。

守夜的金眼给肖雅开了门,微微皱着眉头,问道:“肖小姐,这么晚了来找东哥,有事吗?”

“天母那边出事了。”

“很严重?”

肖雅连连点头,正色说道:“是的,非常严重。”

金眼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说道:“肖小姐稍等,我去叫东哥。”

“多谢了。”

金眼点下头,快步上楼。来到谢文东的房门前,金眼轻轻敲着房门。他敲得声音不大,但很持续,谢文东的房间里鸦雀无声,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正锲而不舍地敲着房门,走廊里其它几个房间的房门打开,三眼、高强、李爽都是睡眼朦胧地从房间里走出来,问道:“金眼,这大半夜的,出了什么事啊?”

金眼说道:“肖小姐来了,说是天母那边出状况了。”

“靠!”李爽打了个呵欠,囫囵不清地骂了一声。

金眼不再敲门,动作缓慢的将房门慢慢打开。

举目向里面一瞧,只见谢文东正坐在床上,仿佛老僧坐定似的在怔怔发呆。

谢文东有低血糖的毛病,起床气很大,被人打断睡眠后,脾气会异常暴躁,也恰恰因为这样,他起床后会特意控制自己发会儿呆,以此来缓解自己烦躁的心情。

熟悉谢文东的人,在这段时间里,是绝不会去打扰他的。

金眼在房门口等了一会,见到发呆的谢文东打了个呵欠,他这才走进房间里,小声说道:“东哥,肖小姐来了,说是天母那边出事了。”

谢文东转头,看眼金眼,而后闭上了眼睛。

金眼等了一会,见谢文东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也没有下床的意思,他问道:“东哥?”

“让小雅上来吧!”

“好!”金眼答应一声,走出房间。时间不长,他把肖雅领了上来。谢文东的房间里没有开灯,虽不至于漆黑一片,但光线也很暗。

肖雅缓步地走了进去,在床边站定,说道:“东哥!”

谢文东向一旁摆摆手,说道:“坐吧!”

肖雅说道:“东哥,我就不坐了!刚刚收到的消息,天母那边的场子被四海帮的人给砸了,还伤了几十号的兄弟,看管星点KTV的陈家栋,伤得最重,手脚都被四海帮的人给废了……”

不等她把话说完,谢文东打断道:“所以,你来找我。”

肖雅点点头,刚要说是,看眼谢文东,她话锋一转,说道:“这么大的事,我想东哥可能要去看一看。”

谢文东轻叹口气,说道:“五湖帮在台湾,也是能排得上号的大帮派,场子被砸了,就没有任何的应急措施吗?小雅是帮主,面对这样的情况,就束手无策了吗?”

“不……不是的,东哥,我……”

谢文东说道:“你觉得该应怎么处理,就去怎么处理,别忘了你是五湖帮的帮主。”

他感觉自己在台湾,简直像在垂帘听政,五湖帮有个大事小情,肖雅都第一时间来向自己汇报,交由自己去处理,这让谢文东感觉很是疲累。

“东哥,我……”

“我说了,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用特意来询问我的意见。”

“我……我知道了。”肖雅躬身应了一声,说道:“东哥,属下现在就去处理。”

“嗯。”

肖雅又向谢文东欠了欠身,快步走出房间。到了外面,她看向站在走廊里的三眼、高强和李爽,希望他们能跟着自己一起去天母那边看看。

还没等三眼他们说话,谢文东说道:“这次的事,让小雅自己去办就好。”说完话,他身子向后一倒,又躺回到床上。

三眼、高强、李爽一同向肖雅耸耸肩,摊摊手,表示不是自己不想帮她,而是东哥不让。

肖雅暗叹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急匆匆地走下了楼。

目送肖雅离开,三眼、高强、李爽进到谢文东的房间,李爽说道:“东哥,这次的事不简单啊!五湖帮在天母布置的兄弟可不少,这次四海帮的人来偷袭,竟然伤了几十号兄弟,好几家场子还被砸了,四海帮绝对是有备而来。”

谢文东躺在床上,幽幽说道:“天母是块大肥肉,以前天合会占着,四海帮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抢,现在天母从天合会转交到五湖帮的手里,四海帮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今晚的这种情况,早就该预料到。”

三眼说道:“正因为预料到了,五湖帮才在天母布置了那么多的兄弟。”

“五湖帮是一定没有预料到,会有人向四海帮通风报信!”

“东哥的意思是,五湖帮里有内奸?”

“五湖帮有没有内奸,我不知道,但天合会一定有在暗中私通四海帮。”

“可是,天合会的人都撤走了啊!”

“真的有撤得那么干净吗?天合会在天母经营了那么多年,明面上的兄弟是都撤走了,但谁又知道,在暗处他们究竟埋了多少的眼线?”

三眼倒吸口凉气,说道:“倘若是天合会暗中勾结四海帮,在天母发难,五湖帮只怕是要扛不住啊!”

“闹腾吧!闹腾得越乱越好。只有水浑了,才好摸鱼嘛!”

高强皱着眉头提醒道:“东哥,五湖帮可是我们自家兄弟!”

谢文东乐了,说道:“我也没说他们是别家的。”

“可是……”

“放心吧,天母丢不掉。已经进到我们肚子里的肉,我们又什么时候把它吐出去过?”谢文东向他们挥挥手,说道:“这么晚了,都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