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砸场

很快,有服务生把公关经理请了过来。

公关经理的俗称就是妈妈桑,放在古代,叫老鸨。

星点KTV的公关经理是个三十出头,妆容精致,服饰得体,容貌也漂亮的女郎。

她名叫陶庆玲,在星点工作好几年了,星点的员工都叫她玲姐。

陶庆玲到了包厢后,看到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服务生,她暗暗皱眉,但脸上可没有任何的表露。

她满脸堆笑地走上前去,柔声说道:“如果是店里的服务惹得齐先生不高兴了,我代他们向齐先生道歉!”

齐一轩举目看向陶庆玲,拍了拍自己右手边的位置,示意她过来坐。

陶庆玲倒是毫不胆怯,这样的场面她遇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她落落大方地走上前去,在齐一轩的身边坐下。

齐一轩乐呵呵地问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陶庆玲说道:“我是星点的公关经理,姓陶,大家都叫我玲姐。”

稍顿,她关切地看向齐一轩另一边的杨静怡,含笑说道:“齐先生,静怡今天不太舒服,我先送她回去休息,等会,我再叫两位小姐过来陪齐先生。”

说着话,她起身,要把杨静怡拉走。

齐一轩搂着杨静怡的肩膀,向下一压,使她动弹不得,另只手则揽上陶庆玲的腰身,向外一带,让她跌坐回沙发上。

他笑嘻嘻地说道:“玲姐既然都来了,也别走了,和她一起,留下来陪我。”

陶庆玲正要说话,齐一轩一抬手,毫不客气地直接抓住了陶庆玲的前胸,还用力捏了两下,笑道:“嗯,玲姐的身材可比静怡强多了,我喜欢,哈哈——”

齐一轩的举动,让陶庆玲以及在场的小姐、服务生脸色同是一变。陶庆玲强压心中的怒火,拉开齐一轩的手,说道:“齐先生喝多了,我先失陪!”

说着话,她起身要走,齐一轩嘴角扬起,一把捏住陶庆玲的脖子,凝声问道:“我有让你走吗?”

“如果齐先生不是来喝酒的,就请离开这里!”这话不是陶庆玲说的。

随着话音,从包厢的外面走进来一群彪形大汉,为首的一位,接近一米八的身高,体型魁梧。

他穿着西装,敞着怀,里面是白色的背心,西装的袖子高高挽起,手臂和胸前都有大片的纹身。

这名汉子,正是五湖帮在星点KTV的头目,陈家栋。

齐一轩歪着脑袋,看了看走进来的众人,最后目光落在陈家栋身上,嗤笑出声,问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想多管闲事?”

陈家栋没和齐一轩接触过,也不认识他。他抬手指了指齐一轩身旁的杨静怡,说道:“她是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哈哈!”齐一轩大笑,将杨静怡的肩膀搂抱得更紧,冲着陈家栋说道:“你的女朋友,今晚我包了!”

陈家栋眯缝起眼睛,将一边的衣服向后一甩,露出腰间黑漆漆的枪把,他冷笑道:“兄弟,我看你们是来找茬的吧!”

齐一轩仰面大笑,没有回答陈家栋的问题,而是转过身形,一口吻住杨静怡的嘴唇,同时一只手在她身上又摸又捏。

有人如此轻薄自己的女朋友,普通男人都受不了,何况还是在道上混的陈家栋。

他怒吼一声,抬手就要拔枪。可是他的手指才刚刚触碰到枪把,坐于齐一轩不远处的一名汉子,突然冲了过来,人到,拳也到了,猛击陈家栋的面门。

对方的速度太快,陈家栋都没太看清楚,他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同是向旁闪身,沙,那名汉子的一拳擦着他的耳朵打过去,让他的耳郭火辣辣的疼痛。

陈家栋猛的把腰间的手枪拔出来,还没等他上膛,那名汉子的一脚横扫过来,他感觉自己的手腕一麻,手中抢已脱身而飞,撞到一旁的墙壁,反弹落地。

附近的一名五湖帮小弟弯腰正要捡枪,另一名齐一轩的手下箭步上前,侧踢的一脚正中那名小弟的面门,后者闷哼一声,身子倒飞了出去,撞到后面的同伴,两人一并摔滚倒地。

那名汉子用脚尖一钩地上的手枪,手枪飞起,正对杨静怡上下其手的齐一轩,突然一抬胳膊,将飞来的手枪接了个正着。

他拿着手枪,端详了片刻,随手向茶几上一丢,看向对面的陈家栋,问道:“就这点本事,还敢来天母看场子,你他妈的也配?!”

陈家栋怒吼一声:“兄弟们一起上!”随着话,他率先冲了上去。

无需齐一轩出手,第一个冲向陈家栋的汉子身形一晃,把他拦挡住。

偌大的包厢,两伙人立刻打成了一团。在场的小姐和服务生们吓得连声尖叫,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陶庆玲看向茶几上的手枪,正要去抢,齐一轩的眼刀飘过来,让陶庆玲伸出去的手立刻僵硬住。

“如果你的手不想要了,就尽管去拿!”齐一轩笑吟吟地说道。

在齐一轩的注视下,陶庆玲感觉自己不像是被一个人盯着,而是像被一头毒蛇盯着,她的手一旦碰到那把枪,自己就得被这头毒蛇一口咬死。

她如同过了电似的,手立刻缩了回去,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陈家栋的身手还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和齐一轩的手下相比,要差了一大截。

与他对战的那名汉子,显然是长时间受过格斗训练的人,散打、擒拿,都运用的得心应手。

陈家栋凭借着一股蛮力,向那名大汉连续挥拳,后者身形左右摇晃,将陈家栋的拳头一一闪躲开,等他这口冲劲快要用尽的时候,他出手如电,一把将陈家栋的手腕扣住,紧接着一拳击打出去,就中陈家栋的肩膀。

耳轮中就听咔的一声,陈家栋的一只手臂直接被打脱环,这条胳膊不自然地下垂。

陈家栋疼得嘶吼一声,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对方的一脚结结实实地踹在他的胸膛。

他向后连退,后背咚的一声撞到墙壁上。没有缓过这口气,对方的一记重拳又狠狠打在他的肚子上。陈家栋依靠着墙壁,慢慢滑坐到地上。

他不甘心地向外踢腿,横扫对方的脚踝。

可是他的力道太弱了。大汉用脚底轻松挡下他这一击,紧接着,单脚提起,向下用力一跺,脚后跟狠狠踏在陈家栋的脚脖子上。

咔!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格外刺耳,陈家栋疼得两眼一黑,险些当场晕死过去。

他的身子在地上佝偻成一团,连连嚎叫,那名大汉毫不客气的连续两脚,全都踢在他的面门上。

陈家栋的叫声弱了下去,口鼻窜血,目光涣散,人躺在地上,神智都模糊了。陈家栋带来的那十几名手下也没好到哪去,这就一会的工夫,被齐一轩带的那些大汉,全部打趴在地。

有的人已经晕死过去,有的人是受伤倒下,在地上直哼哼。

星点KTV被人砸了场子,有五湖帮的小弟急忙给附近的据点传信,让附近据点的兄弟过来增援。

距离星点KTV最近的两处据点,齐齐派出人手,乘车向星点KTV赶过去。

只是这两拨五湖帮帮众都未能赶到星点KTV,走到半路上,便被几辆车子拦停下来。

随着他们的车子停下,从周围的小巷子、小胡同里,一下子冲出来数十号人,皆是手持砍刀,到了五湖帮的汽车近前,对着车窗一顿乱砍。

咔、咔、咔!车窗破碎的声响连成一片,车内的五湖帮帮众都是抱着脑袋,连滚带爬地冲出汽车,与外面的人厮打到一起。

一方是有备而来,一方是仓促迎战;一方是准备充分,武器齐全,一方是手忙脚乱,很多人连武器都还落在车子里。

双方打到一起,强弱立分。五湖帮的帮众被突然出现的敌人打得晕头转向,有些小弟被砍倒在地,有些小弟则是四散奔逃。

两个据点的援兵,都在去往星点KTV的半路上被打散了。

齐一轩敢光明正大的去到星点KTV砸场子,他又哪能不做好准备?

五湖帮在天母的据点有几个,每个据点里有多少人手,一地受到袭击,另外几处据点会做出什么样的应对,他都了如指掌。

包厢里,齐一轩站起身形,走到神志不清的陈家栋面前,低头看了看他,然后向一旁勾了勾手指头。

一名大汉上前,将一瓶酒递给打,他将酒瓶向下一倒,咕咚咚,里面的酒水倾泻而出,全部洒在陈家栋的头上。

陈家栋打了个机灵,人总算是清醒过来,他趴在地上,抬起头,看着齐一轩,咬牙说道:“我操你妈的,我们五湖帮和你没完!”

齐一轩将空酒瓶随手向旁一扔,一脚踩住陈家栋的头上,说道:“搬出五湖帮压我?我告诉你,我们四海帮就从来没怕过你五湖帮!”

陈家栋心头一惊,喘息着说道:“你……你们都是四海帮的人……”

“识趣的,就趁早滚出天母!今天,我只是给你一个小教训!”说着话,齐一轩收回脚,走回到沙发前,把杨静怡的头发抓住,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