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勾结

李岳明目光深邃地看眼三眼,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去,同时说道:“把受伤的兄弟都送医院。”

看着李岳明离去的背影,三眼耸了耸肩,掏出手机,给谢文东打去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三眼说道:“东哥,我这边是事情已经差不多了。”

“并没有很顺利吧?”谢文东并没有在现场,但也能猜出个大概情况。

三眼说道:“让天合会的人吐出一块这么大的肥肉,他们当然不甘心了,不过东哥放心,也没发生太大的乱子,我们这边伤了几个兄弟,天合会也伤了几个。”

“嗯,我知道了。”谢文东挂断电话。

现在谢文东正在五湖帮的白道公司,鼎盛集团。

总经理办公室。谢文东坐在沙发上,接过王海龙递过来的茶杯,说道:“台北市政府的排水工程是怎么回事?”

陆弘益请谢文东帮忙,希望他能接手市政府主导的排水工程。

王海龙笑了笑,正要说话,谢文东向旁边摆摆手,王海龙躬了躬身,然后规规矩矩地坐下来,说道:“东哥,即便是在台北的市中心,很多路段的排水系统都有问题,只要一下雨,路上就有积水,市政府通过研究,希望把市中心的路段,都改用透水混凝土。”

谢文东听得莫名其妙,问道:“透水混凝土?”

“使用透水混凝土,地上就不会有积水了,积水会顺着透水混凝土,全部渗透到地下。”

“我一直以为混凝土是不透水的。”

“啊,东哥,透水混凝土是比较新的技术,但造价也高。关键的问题是,光采用透水混凝土还不够,需要在下面铺设排水管道的,不然的话,即便用了排水混凝土做路面,还是会产生积水。”

“所以,这个排水系统,看起来是一个工程,实际上是两个工程。”

“没错,东哥,市政府没有那么多的资金和预算来做这样的工程,但陆弘益的包票已经打出去了,如果不完成,他无法向市民交代。”

“所以他需要找个冤大头金主,帮着他把这个面子工程做完。”

王海龙小心翼翼地看眼谢文东,低垂下头,没敢接话。

谢文东哈哈大笑,回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道:“现在,他便选中了我这个冤大头。”

王海龙清了清喉咙,说道:“现在市政府是只出一份工程的预算,招标企业,来做完这两份工程,当然……当然没有哪家企业肯去接手了。”

陆弘益虽然是市长,面子再大,但也不可能让企业心甘情愿的去做赔本的买卖。

这个工程,企业做好了是赔本,做不好,是既赔本又挨市民的骂,无论做好还是做坏,对于企业而言,都是费力又不讨好。

谢文东敲了敲额头,沉吟片刻,说道:“这个工程,鼎盛集团接下了。”

王海龙脸色一变,身子下意识地向前倾了倾,小声说道:“东哥,这个工程可不小啊,投入资金巨大,而且……而且还收不回成本!”

谢文东说道:“老王,去做吧,鼎盛亏空了多大的窟窿,都由我来补。”

王海龙咧了咧嘴,小声说道:“鼎盛这么多年了,家底还是有一些的,这个窟窿,鼎盛自己也能补得上,属下……属下就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陆弘益没有重要到我们需要拿出这么多钱来讨好他,在国民党里,他也跻身不进高层。再者说,陆弘益这个人薄情寡义,属下觉得,他并不值得信任。”

谢文东笑了笑,王海龙对陆弘益的评价,他不置可否。他说道:“我愿意接手这个工程,不仅仅是为了陆弘益,更是为了我们自己。利用这次的机会,为公司好好做一下宣传,赢得了口碑,这个冤大头我们就算没白做。”

王海龙眼珠转了转,说道:“东哥是要利用这次的机会,为公司做广告?”

谢文东笑了,说道:“做广告?嗯,也可以这么理解。”

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做个广告那么简单。

行义区,魅影酒吧。

齐一轩走进魅影酒吧的一间包厢里,进入之后,他没有看坐在里面的人,而是先环视了一圈,口中还不停的发出啧啧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明哥现在可真是够惨的,被人从天母挤到行义来了,和天母的场子比起来,这行义的场子也太破了吧!”

坐在沙发上的李岳明不动声色,一旁鼻青脸肿的蔡大川腾的一下站起身形,手指着齐一轩,怒声问道:“齐一轩,你说什么?”

齐一轩瞥了一眼蔡大川,嗤笑出声。他身后的两名手下各自跨前一步,对蔡大川怒目而视。齐一轩拍拍手下兄弟的肩膀,目光则是落在李岳明的脸上,笑道:“明哥请兄弟过来,不是为找兄弟打架的吧?”

李岳明站起身形,主动伸出手来,说道:“齐先生。”

齐一轩凝视李岳明一会,还是走上前去,与他握了握手,笑道:“谁能想到,我们两个人,还有这么和平相处的时候。”

这位齐一轩,并不是天合会的人,而是四海帮的人,隶属四海帮海辉堂,是海辉堂堂主金景辉的铁杆心腹,干将之一。

当初天合会和四海帮为争夺天母地区的控制权,双方帮众打得头破血流,当时双方斗智斗勇的两人,正是李岳明和齐一轩,可以说他俩人是老冤家,老对手了。

当初恨不得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的两人,现在却能平和的坐在一起,也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李岳明向旁摆了摆手,齐一轩也没客气,在李岳明的身旁一屁股坐下来。

齐一轩乐呵呵地说道:“来之前,我的兄弟们都劝我,让我不要来,说明哥一定是没安好心。”

李岳明闻言笑了笑,拿起桌台上的一瓶红酒,拔出塞子,倒了两杯,将其中一杯推给齐一轩。

齐一轩拿起杯子,摇了摇,低头闻闻,赞道:“不错,是好酒。”

李岳明拿起酒杯,两人碰了下杯子,各喝了一口酒。

他放下杯子,意味深长地说道:“当初你我二人争得你死我活的地方,现在既不属于天合会,也不属于四海帮,反而落到五湖帮的手里。”

齐一轩摇晃着酒杯,敲着二郎腿,慢悠悠说道:“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李岳明转头看着齐一轩,说道:“现在,你们四海帮的机会来了。”

齐一轩眨眨眼睛,笑问道:“明哥什么意思?”

李岳明说道:“现在天母已不归我们天合会,以后,天母无论发生什么,都与我天合会无关了。对于你们四海帮,尤其是对于你们海辉堂,不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吗?”

稍顿,他说道:“海辉堂的VIVI已经毁了,若是能拿下天母,这不仅弥补了失去VIVI的损失,而且还加倍赚回来了。”

听闻这话,齐一轩眼眸一闪,他与李岳明对视许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慢悠悠地说道:“你们天合会,把天母让给了五湖帮,明哥不敢明目张胆的抢回来,便想到利用我们四海帮,让我们四海帮先从五湖帮的手里抢走天母,然后你们天合会再从我们手里抢回天母,如此一来,这天母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你们天合会的手里,明哥好算计啊,不过,明哥是不是把我们四海帮的兄弟都当成傻子了?”

“最后就各凭本事吧!”

“明哥什么意思?”

“如果你们真能从五湖帮手里抢走天母,我们天合会最终能不能从你们的手里夺回天母,大家就各凭本事吧。”

齐一轩眯缝起眼睛。

李岳明意味深长地说道:“机会已经摆在这里,拼一次,你我双方都各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拿下天母,不拼,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天母会一直被五湖帮所掌控。”

说着话,他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慢悠悠地说道:“要不要拼这一次,齐先生自己考虑。失去了VIVI,对你们海辉堂的损失太大,金景辉也会和杨守光的竞争中陷入被动,倘若能拿下天母,不仅能弥补海辉堂的损失,而且还能赚得盘满钵满,未来四海帮的帮主,恐怕也非金景辉莫属了吧?”

齐一轩脸上的笑容消失,低头把玩着高脚杯,脑筋在飞速的运转着。

不管天合会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不管李岳明动的是什么歪脑筋,但有一点他说得很对,如果堂口真能占下天母地区,这对堂口,对辉哥,的确都大有好处。

帮主的竞争已经进入到白热化,辉哥能不能一飞冲天,也就看这段时间堂口的表现了。拿下天母,那么帮主之位,非辉哥莫属。

齐一轩沉吟许久,当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的凝重已经消失不见,又变回乐呵呵的样子,他笑问道:“如果我们真对天母动手,明哥能又给予我们什么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