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利益

从窗外跳进来的几名黑衣人都被三眼、高强、李爽三人干净利落的干掉。

而后他们四人立刻更换方位,挪到窗口的对面,靠近房门的地方,然后枪口一致对准窗户。

这样是为了预防对方投掷进来手雷、震撼弹之类的武器,一旦对方真投掷了手雷、震撼弹,他们可第一时间顺着房门跑出去躲避。

外面静悄悄的,再一点动静都没有。谢文东在注视窗户的同时,也在侧耳倾听门外的动静。

五行兄弟守住楼梯通道,枪口一指对准楼梯下方。有两名黑衣人企图强行闯上来,不过他二人刚露头便被五行兄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倒在地。

随着这两名黑衣人被打倒,楼下也安静下来。偌大的楼体内,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但空气中却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

不知过了多久,金眼和木子对视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缓慢下楼。

水镜、火焰、土山三人则是跨步上前,占据了金眼和木子的防守位置,枪口依旧动也不动地瞄准楼下。

随着金眼和木子走到缓步区,对楼下的楼梯口完成瞄准,水镜、火焰、土山三人也快速走了下来。

时间不长,他们接替金眼和木子的防守位置,金眼和木子继续小心翼翼的下楼。

这时候,两人都能听到一楼大堂里传出的脚步声,似乎又有人进入楼内,而且人数还不少。

金眼和木子对视了一眼,木子率先从楼梯口内探出头来,枪口指向外面,与此同时,金眼也从楼梯口内翻滚了出去。

大堂内的脚步声戛然而止,现场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不知过了多久,大堂的一根柱子后面传出话音:“血杀,杨武!”

听闻话音,翻滚到走廊里,趴在地上的金眼和楼梯口内的木子对视了一眼,前者开口说道:“五行!”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根柱子后面缓缓走出一人,似乎生怕他们误会,那人还特意举起了双手。

等到对方走到近前,金眼和木子定睛一看,果然是血杀的杨武。

见金眼和木子都认出了自己,杨武高举的手这才放下来,回头说道:“兄弟们都出来吧!”随着他的招呼声,大堂的柱子后面走出来数人,都是血杀人员。

金眼和木子眉头紧锁地问道:“杨武,你们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其他人?”

杨武摇了摇头,说道:“除了地方的尸体,再没有看到一个活人!”

金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看来,这些杀手是在你们赶到之前,已先跑了!”说着话,他走到躺在楼梯台阶下的两具尸体近前,在他们的身上摸了摸。

除了随身携带的武器,再什么都没有,没有证件,没有钱夹,口袋里连香烟、打火机、钥匙之类的杂物都没有。

仔细搜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搜查出来,金眼苦笑着摇摇头,问道:“杨武,外面安全吗?”

“已经被我们控制了。”

金眼没再多问,对木子说道:“去通知东哥!”

木子答应一声,大步流星地蹿上楼梯。

以杨武为首的血杀人员把整栋大楼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番,确认没有藏匿的杀手,这才作罢。

谢文东去到叶荣清等人所在的房间。随着房门打开,里面立刻传出急促的喘息声。谢文东定睛一看,只见满屋子的人都在大眼瞪小眼,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他淡然一笑,说道:“外面已经没事了,除了被打死的几个杀手,其它人都跑了!”

听闻这话,在场的人,无不长长松了口气。

叶荣清率先从椅子上站起身形,走到谢文东近前,满脸堆笑地说道:“还是谢兄弟厉害啊,如果这次没有谢兄弟在,我们……恐怕都要遭毒手了!”

在场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叶荣清说得没错,人们纷纷走上前,向谢文东表示感谢。

要说现场脸色最难看的,当属陈振生,一是他腿上中了一枪,失血过多,其次,叶荣清等人对谢文东的吹捧,就如同在打他的脸。

对于众人的吹捧,谢文东还真没放在心上,他叫来杨武,让他安排人,送陈振生去往医院。

杨武走到陈振生近前,要带他离开,陈振生一挥手,把杨武推开,说道:“不劳谢先生费心了,我的兄弟,过会就来接我!”

说着话,他掏出手机,这时候手机已经有信号,他给手下人快速拨去电话。

没超过二十分钟,陈振生的人就到了,足足来了好几十号人之多,他们不仅带走了陈振生,同时也把地方的尸体全部带走。

这种事情还真不好报警,一旦报了警,未必会查到幕后真凶不说,他们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惹一身骚。

等陈振生的人全部撤走,叶荣清等人来到谢文东近前,问道:“谢先生,这些杀手,真的是四海帮的人?”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除了四海帮,还会有别人吗?”

叶荣清眉头紧锁地说道:“以前,四海帮的人不会如此的胆大妄为!”

谢文东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四海帮的老大,是不是要退休了?”

叶荣清先是一怔,而后反应过来,狐疑道:“谢兄弟的意思是,四海帮里,有人急于出头?”

谢文东点点头,而且他都能猜得出来,这些杀手的主使者,十之八九就是海风堂的堂主,杨守光。

叶荣清深吸口气,对在场众人正色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大家也都小心点,尽量少外出,最好是不要外出!”

对于叶荣清的提醒,在场众人深以为然,纷纷点头。

出了这档子事,叶荣清也没兴致在继续待下去。这次的聚会,也在众人的忧心忡忡和提心吊胆中结束。

在叶荣清和众多的立法委当中,陆弘益是最不显山不露水的那一个,别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他从不插嘴,如果不是刻意看他,几乎会忽视他这个人的存在。

众人纷纷离开会所,陆弘益特意留到最后,和谢文东一同离开。

两人同乘一车,陆弘益皱着眉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像今天这样的事,以前确实从未发生过。”

以前四海帮和天合会确有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但对方的矛头只会指向帮派中的人,而不会指向帮派背后的政党。

今日四海帮的人突然把枪口对准了他们这些国民党的中高层,着实是吓出陆弘益一身冷汗。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之所以会这样,也是很多因素都凑到了一起。”

“哦?”陆弘益不解地看着谢文东。

“四海帮的老大,要更新换代,四海帮有那么多的分堂,个个堂主都对老大的位置虎视眈眈,想在竞争当中脱颖而出,现在偏偏又大选临近,那些有意竞争老大位置的堂主们,又都希望自己能得到政党的支持。”

“所以,他们现在才会像疯狗一样!”

“疯狗!呵呵!”谢文东笑了,说道:“陆市长这个比喻用得很好。”

陆弘益苦笑道:“我想,他们这次的目标,恐怕不仅仅是陈振生,应该还有我。”

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现在四海帮应该是狠毒了陆弘益。谢文东想了想,说道:“如果陆市长对自己的处境不太放心,我可以派些人手在陆市长的身边。”

“这……”在自己的身边安排谢文东的人,那自己的一举一动就都在谢文东的掌控之中了。

可是,现在他还真对自己的处境感觉危机重重,四海帮的枪口,随时可能再次瞄到自己的身上。

见陆弘益有些犹豫,谢文东乐呵呵地说道:“如果陆市长不放心我的人,但说无妨。”

陆弘益权衡利弊,做出决定,正色道:“谢先生的人,我又怎么会不放心呢,不过,我希望谢先生派来的人,最好是台湾的本地人,最好还没有黑帮背景。”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没问题。”

“麻烦谢先生了。”

“陆市长不用客气,我们合作的很好,不是吗?”

陆弘益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最近,市政府提出下水道改造工程,不知谢先生有没有兴趣。”

谢文东随口说道:“我回去看下资料。”

陆弘益看眼谢文东,没再多说什么。

回到市区内,陆弘益向谢文东告辞,然后坐上自己的汽车,回往自家。

谢文东在回别墅的路上,副驾驶座位的肖雅转回头,对谢文东说道:“东哥,陆弘益说的下水道改造工程,其实就是个政绩工程,政府出的资金很少,在台北,乃至整个台湾,没有哪家公司愿意接手。”

稍顿,她愤愤不平地说道:“现在陆弘益请东哥来接手,当我们是凯子不成?!”

谢文东眨了眨眼睛,悠然一笑,说道:“陆弘益不会白帮我们的忙,现在,他是在向我们要回礼呢!”

肖雅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本来我对他的印象还不错,现在看来,陆弘益这个人也不怎么样!”

谢文东乐呵呵地说道:“他只是个政客而已!”对于政客而言,是无法用好与坏来评价的,他们做事,只会以政治利益为出发点。

肖雅别有深意地看眼谢文东,问道:“东哥似乎并不生气。”

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我觉得这样很好。只要一个人有喜好,那么这个人就相对容易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