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反击

看到同伴的半颗脑袋被打掉,另一名接待小姐吓得魂飞魄散,连声尖叫着,从前台的后面不管不顾的跑了出去。

嘭!又是一声枪响,那名接待小姐的叫声戛然而止,人也应声倒地,鲜血顺着她的脖颈汩汩流淌出来,只眨眼的工夫,就在地上面流淌了好大一滩。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侧头说道:“金眼!”

“明白!”金眼应了一声,向同样躲在柱子后面的木子、水镜等人交换下眼色。而后,五行几乎是同一时间从柱子后面探出身形,对外面的黑衣蒙面人展开齐射。

嘭嘭嘭的枪声连成一片。

大门外的黑衣蒙面人在五行的火力压制之下,纷纷躲藏在汽车的后面,不敢再轻易探头还击,那名手持狙击枪的黑衣人也同样翻滚到汽车的后面。

趁此机会,谢文东拉起陈振生,向楼梯间快速跑去,同时对五行兄弟甩头道:“撤!”

五行保持着端枪的姿态,一步步的后退。

一名黑衣人从车后试探性地探出头来,见到谢文东等人要跑,他举枪就要射击,不过他快,金眼的速度更快,抢先一枪,正中对方的眉心。

那名黑衣人身子后仰,直挺挺地倒地。

他刚倒下,另有两名黑衣人起身,木子和土山又各开一枪,同样是精准地命中对方的眉心。噗通、噗通!两具尸体一并倒地,只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手持狙击枪的黑衣人看眼三名黑衣人的尸体,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他从腰间解下一颗震撼弹,撤掉保险,挥手将其投掷进会所的大堂内。

看到有东西被对方投掷进来,五行兄弟立刻意识到不好,由一步步的后退,变成转身向里跑。

嘭——

震撼弹在酒店的大堂里炸开,一瞬间,强光乍现,连带着,刺耳的鸣叫声让会所外的黑衣人都感觉耳朵嗡了一声,大脑出现片刻的空白。

扔出震撼弹的黑衣人随之站起身形,端起狙击枪,对准酒店大堂内连续扣动扳机。

啪、啪、啪!子弹打在柱子上、墙壁上,脆响声不断。只不过此时此刻,谢文东、陈振生乃至五行兄弟,都已不在大堂里。

黑衣人连开数枪后,停止了射击,默默观察片刻,他端着狙击枪,从车后一步步地走出来,与此同时,其余的黑衣人也都纷纷向会所的大门云集过来。

放眼看去,端着枪械,向会所大门靠近过来的黑衣人,足有二十多号。

且说谢文东,他拉着陈振生,快步上楼,刚到二楼,便和从会客厅里跑出来的叶荣清等人碰了个正着。

看到谢文东搀扶着陈振生,而后者脸色煞白,一条裤腿全是血,众人脸色同是一变。叶荣清紧张地问道:“老陈,谢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

“外面有杀手!”谢文东简短地说道。

在场众人无不倒吸口凉气,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怎么可能呢!”

陈振生气恼地低吼道:“怎么可能?你们以为我挨的这一枪是假的吗?”

老谋深算,且老奸巨猾的叶荣清,这时候明显慌乱了心神,他急声说道:“老陈,快叫你的兄弟过来!”

陈振生差点气乐了,如果电话能打出去,他早打了,还用得着叶荣清提醒?他横了叶荣清一眼,懒得说话。

谢文东说道:“没用的,对方用了信号屏蔽器,电话根本打不出去!”

听闻这话,人们下意识地掏出自己的手机,低头一看,果然,手机显示的信号是X。

“这……这可怎么办?”叶荣清的额头见了汗,他吞口唾沫,急声问道:“老陈,你……你不是带来很多兄弟吗?”

陈振生脸色难看地说道:“应该都被对方干掉了!”

如果他的兄弟还活着,早就赶过来支援了,哪会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只有一种解释,他带来的那些兄弟,现在都已凶多吉少。

叶荣清眉头紧锁,摊着双手问道:“那……那现在怎么办?”

其余众人也都是六神无主,手足无措。他们都是政客,擅长的是权谋,擅长的党争,用阴谋诡计,杀人不见血可以,现在直接面对手持枪械的冷酷杀手,他们也怕,也会腿肚子转筋。

人们下意识地看向陈振生,后者此时满脸满身都是虚汗,连站都站不稳,只能靠谢文东搀扶着。

人们的目光又都落在谢文东的脸上,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似的,问道:“谢……谢先生,现在我们怎么办?”

谢文东没有理会众人,目光一转,看向从会客厅里走出来的三眼、高强、李爽、肖雅几人。三眼来到谢文东近前,小声说道:“东哥,会客厅里还算安全!”

叶荣清下意识地说道:“我们……我们还是先躲在会客厅里吧!”

“等等!”谢文东叫住叶荣清,脑筋急转,会客厅的空间太大,窗户也太多,一旦对方从窗户攻入进来,这么多人在里面,无处躲、无处藏,那将会是一场屠杀。

当然了,叶荣清这些人的死活,谢文东也并没有很在乎,只不过现在他们对自己还有用,不能让他们都死在杀手的手里。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谢文东的脑中已闪过一连串的应对方案。他对肖雅说道:“小雅,你带着叶部长他们,找个稍小一些,窗户少的房间躲藏,记住,不要开灯,也不要发出声响。”

肖雅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而后紧张地看着谢文东。谢文东知道她担心自己的安危,他淡然一笑,说道:“不用管我,去做事吧!”

稍顿,他又补充了一句:“血杀的兄弟,应该也快到了。”

血杀的人未必会时时刻刻守在谢文东的身边,但他们一定会在谢文东的附近。何况刘波已经示警了,不出意外,血杀的人即可就到。

肖雅看眼好像没事人一样的谢文东,点点头,小声说道:“东哥多加小心!”说完话,她搀扶着陈振生,向另一侧走廊走去。

陈振生回头看眼谢文东,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说道:“谢先生,我老陈欠你一条命!”

谢文东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肖雅把陈振生、叶荣清一行人领走。

没有这些拖后腿的人在场,谢文东、三眼、李爽、高强、五行兄弟都感觉轻松了不少。谢文东说道:“金眼,你们留在这里,阻击杀手上楼。”

“是!东哥!”五行兄弟齐齐答应一声。

谢文东和三眼、高强、李爽重新回到会客厅里。

四人走到窗户近前,稍微拉开窗帘,向外面看了看,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清楚,而后四人依靠着墙壁,坐在窗户下面。

三眼从腋下抽出手枪,退出弹夹,边查看弹夹中的子弹,边说道:“东哥不该救陈振生,让他死在杀手的枪下,我们也少一个麻烦。”

陈振生是天合会的老大,对于己方而言,天合会算不上是盟友,反而是个阻碍。倘若没有了天合会,国民党只能把宝都押在己方身上。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死了一个陈振生,可能还会冒出来一个李振声、王振声,继续接管天合会。与其如此,倒不如让天合会的老大欠我们一个人情。”

三眼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他说道:“还是东哥想得周全。”

谁是天合会的老大,这对天合会本身没多大的影响,天合会也不是陈振生的,而是国民党的,说白了,陈振生这个老大,就是国民党旗下的一个高级打工仔。

他们正说着话,猛然间,就听哗啦啦一连串的脆响声,会客厅的几扇窗户,同时破碎,紧接着,数条黑影从外面破窗而入。

进来之后,这几名黑衣人手持微冲,连续开枪扫射。

啪、啪、啪——

倾斜而出的子弹,打在沙发上,棉絮飞溅,打在墙壁上,留下一排排的弹眼。

几名黑衣人几乎是一口气同时打光了弹夹中的全部子弹,在他们更换弹夹的时候,才定睛细看,刚才他们打的全是空气,偌大的会客厅里,早已空无一人。

就在几名黑衣人心头暗惊的同时,忽听背后传来啪啪两声响指,几名黑衣人下意识地回头一瞧,只见在自己的身后,窗台的下面,竟然坐着四个人,谢文东、三眼、高强、李爽。

也就在他们看到谢文东四人的瞬间,三眼、李爽、高强的手中枪同时响起。嘭、嘭、嘭!持续不断的枪声,让几名黑衣人的身上腾起一团团的血雾。

可怜这几人,连开枪还击的机会都没有,皆是身中数弹,扑倒在地。三眼片刻都未停顿,一抬手,将会客厅内的几盏吊灯全部打灭。

谢文东、三眼、高强、李爽这四位,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从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出来的老油条,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他们总是能第一时间找到对自己最有利的地形,隐藏自己的同时,还能有效的击杀敌人。

他们进入会客厅后,没有谁提醒谁,都是自发自觉地走到窗台前,坐在窗台下,就等着敌人破窗而入。

这种可怕的自动自觉,本身就是在经历过无数场战斗后磨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