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排挤

富贵角位于台北的最北面,也是整个台湾岛的最北面。富贵角这一带有不少的私人会所,富贵角温泉会所便是其中之一。

当晚,谢文东应邀去往富贵角温泉会所。

和他一起的还有三眼、高强、李爽、肖雅以及五行兄弟等人。

晚上九点,谢文东一行人抵达温泉会所。

车子刚停下来,便有数名西装革履的汉子迎了出来。一名三十出头的年轻打开谢文东的车门,面带笑容地躬身说道:“谢先生!”

谢文东认识这名青年,是叶荣清的秘书之一,名叫徐怀让。他含笑点了点头,说道:“徐秘书。”

“部长已经到了,谢先生,里面请。”徐怀让侧了侧身。

谢文东嗯了一声,迈步向会所里面走去。

会所的内部很大,客人却没有几个,偌大的大堂显得空空荡荡。

在徐怀让的指引下,一行人上到二楼,来到一间巨大的会客厅。

里面坐着的人不少,有谢文东认识,也有他不认识的。

谢文东环视了一圈,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不仅内政部长叶荣清、天合会的会长陈振生都在,竟然连市长陆弘益也在。

在谢文东印象中,陆弘益是不太出席这种私人聚会的。

在场的许多人,谢文东不认识,但肖雅基本能认全,她向谢文东近前凑了凑,小声说道:“东哥,这些人基本都是国民党的元老,立法委员。”

谢文东微微点下头,他含笑说道:“叶部长!”

“谢先生!”叶荣清指了指谢文东,含笑说道:“诸位,这位便是我向你们提到的谢文东谢先生,后起之秀啊!”

说着话,他率先来到谢文东近前,两人握了握手。

而后,他向谢文东介绍道:“这位是柯佳敏,立法委员!”

一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走到谢文东近前,满脸堆笑地和他握了握手,说道:“久仰大名!久仰谢先生大名!”

“这位是林煌辉,立法委员!”

正如肖雅说的那样,在场的这些人,基本都是立法委员,足有七、八位之多。

当然,国民党籍的立法委员远远不止他们这几个人,整个立法院有立委有一百一十人左右,国民党籍的立委,差不多占了一半,这还是在国民党不执政的情况下。

现在来到会所的这几名立委,大多都是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也是国民党的核心成员之一。

相互间握过手后,叶荣清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都坐。

谢文东的座位就安排在叶荣清的旁边。

叶荣清笑道:“党团能渡过这次的危机,谢先生功不可没,在座的诸位都是自己人,大家可以轻松一点嘛!”

听闻他的话,有几名立委哈哈地笑了起来。

名叫柯佳敏的立委说道:“这次谢先生不仅做得漂亮,胆子也是够大了,让绿党吃了个大瘪啊!”

林辉煌说道:“在自己的地盘上,把自己的一个重要证人弄死了,绿党这次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夸奖谢文东,天合会的陈振生脸色难看,脸上的笑容几乎快挂不住了。

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没想到,谢先生这次会找到小陆帮忙!”

见在场的众人齐刷刷地看向自己,陈振生说道:“谢先生的本事可是够大的,面子也够大的,小陆向来是不太插手这些事的,这次竟然能出手帮助谢先生,呵呵……”

说到这里,他乐呵呵地摇摇头。

言下之意,谢文东干掉陈启程,不是谢文东的本事有多大,而是因为陆弘益插手了这件事,倘若陆弘益能出手相助天合会,天合会也会把事情做得一样漂亮。

同时,他也是在暗指陆弘益不仗义,天合会有事求到他,他袖手旁观,而谢文东用到他,他却鼎力相助,要知道,他的天合会是自己人,而谢文东只是个外人。

陈振生的一句话,其中暗含了好几层的意思,在场的众人都是人精,自然能听出他的话外之音。

陆弘益拿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水,不动声色、语气平淡地说道:“陈老误可能是会我了!我让台北各家警局扫荡黑帮,完全是为了挽回党团的声誉,谢先生能抓住这个机会,那是谢先生本事,和我并无关系。”

陈振生闻言,差点气乐了,问道:“小陆,你敢说你和谢先生没有事先窜通好?”

他可不信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谢文东夸下海口,说能除掉陈启程,眼瞅着要到约定的时间了,陆弘益偏偏调走了松山分局的警力,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陆弘益正要说话,叶荣清摆了摆手,说道:“小陆有没有和谢先生事先窜通好,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启程死了,而且还死在绿党自己的地头上,党团的危机化解了,还让绿党惹得一身骚,这就是件大好事嘛!”

在场的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叶荣清说得没错。柯佳敏心有余悸地说道:“VIVI的事,舆论的压力太大,那几天,我都不敢出门了,现在好了,VIVI的这把火,烧到了绿营自己身上,接下来,该轮到绿营的人不敢出门了,哈哈!”

看着一个个喜笑颜开,哈哈大笑的众人,陈振生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他以为凭着自己和众人的交情,肯定会有人帮自己说几句话,没想到,都他娘的是墙头草,关键时刻,没一个肯站出来的。

叶荣清看向表情不自然的陈振生,说道:“老臣,天母一带的场子,以后就交给谢先生吧!”

陈振生眉头紧锁,说道:“叶老,天母一带的场子,对于天合会的重要性你不会不知道吧,把天母的场子都让给谢……谢先生,以后兄弟们都去喝西北风吗?”

叶荣清闻言,老脸顿是一沉,面露不悦之色。在场的其它人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

谢文东突然开口问道:“不知陈先生每月能从天母营收多少?”

陈振生说道:“不下两千万。”

“新台币?”

“难不成还是美金?”陈振生理直气壮的质问道。

谢文东微微一笑,说道:“据我所知,VIVI一家场子,每个月的营收就已经不下两千万了。”

整个天母,那么大的区域,那么繁华的地段,一个月营收只有两千万,这还能让陈振生如此的理直气壮,也实在是有些可笑。

他转头看向身后的肖雅,问道:“如果五湖帮接手天母,一个月的营收能有多少?”

肖雅想了想,说道:“也可以做到两千万。”

“呵呵!”陈振生嗤之以鼻,肖雅看了陈振生一眼,又补充道:“人民币!”

此话一出,叶荣清的眼睛都是一亮。陈振生难以置信地问道:“能做到两千万人民币?”

肖雅微微一笑,说道:“由我们来做,每月做到两千人人民币,应该不是难事。”

陈振生脸色铁青,看着肖雅的目光都快喷出火来。谢文东慢条斯理地说道:“天母的营收多,党团的收益就高,大家能分得的好处也多,这是多赢嘛!”

“叶老……”陈振生还要说话,叶荣清摆摆手,说道:“好了,老陈,这件事情,就先这么定了。”说着话,他看向谢文东,乐呵呵地说道:“我给谢先生三个月的时间,谢先生若真能说到做到,以后,天母的场子,谢先生就一直经营下去,如果谢先生没能做到,那……”

“天母的场子,我双手奉还给陈先生!”谢文东含笑说道。

叶荣清闻言,抚掌大笑,连说了数声好。

在场的众人互相看了看,嘴角纷纷扬起,也都露出笑容。

天母的场子,每月的营收不可能只有两千万,陈振生报账是两千万,实际上有多少,恐怕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现在谢文东把报账提高到两千万人民币,等于翻了近五倍,那么自己每月的分红也能翻五倍,何乐而不为呢!

天合会是国民党的旗下社团,天合会的收益,其中有五成是要上交党团的,天母这一带的场子营收是两千万的话,那么其中的一千万要上交。

这上交的一千万,党团还得扣掉大半,剩下的才是作为元老们的分红之用。

天母这个聚宝盆,被叶荣清说给谢文东就给谢文东了,而且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一个站出来反对,这着实是让陈振生既愤慨,又大失所望。

他站起身形,看眼叶荣清,又环视一圈在场的众人,哼笑出声,说道:“我看今天的会,就是成心要拿我天合会开刀!既然是这样,还找我来做什么?把你们商议后的结果直接告诉我就行了!”说完话,他迈步向外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恕不奉陪!”

叶荣清抬了抬手,说道:“老陈,你这是做什么?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这钱由天合会赚,还是由五湖帮赚,又有什么区别?”

陈振生哼笑一声,摔门而去。

国民党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派系庞杂。

陈振生可算是国民党党主席那一系的,而叶荣清则属于想取而代之的那一系的。

党团有相当一部分的收入来自于社团,社团于党团的作用,相当于小财神爷,谁控制了社团,谁就能抓住党团内部相当一部分的人心。

叶荣清现在做的事,就是拿谢文东来排挤掉陈振生。

更深一层的意思是,他要在党团内扶植自己的社团,挤走陈振生的天合会,进而让他笼络到更多的人心,在竞争下一任党主席这件事上,变得更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