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扫荡

外面的激战还在继续,李彭年掏出手机,给四海帮的海风堂堂主杨守光打去电话。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李彭年清了清喉咙,说道:“喂,是光哥吗?我是李彭年!”

“嗯!阿年,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那边怎么那么乱?”话筒里传出杨守光的问话声。

“是这样的,光哥,VIVI现在正遭到一群蒙面人的袭击!”

“什么?有人袭击了VIVI?”

“是的,光哥!对方是什么来头,我现在还不清楚,不过对方用的家伙都很厉害,我这边已经伤亡了不少的兄弟!”李彭年面色凝重地说道。

VIVI并不是海风堂的场子,而是归海辉堂所有,只不过海风堂有座据点在北投,距离VIVI不算远,这也是李彭年向杨守光求助的原因之一。

听电话那头沉默下来,李彭年小心翼翼地说道:“光哥,场子里可是屯了不少的货,其中有一部分,还是海风堂的,VIVI若出了事,损失的可不仅仅是海辉堂。”

海风堂和海辉堂都是四海帮的分堂,虽说大家都是同门,但不代表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有多好。海风堂和海辉堂的实力都很强,海风堂堂主严守光,和海辉堂堂主金景辉,也都是总堂主的热门人选。他二人表面和气,称兄道弟,实际上,还是存在瑜亮情结的。

“阿年,你这是在威胁我啊?”杨守光似笑非笑地问道。

“不!光哥,兄弟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威胁光哥你,兄弟现在是真的没办法了,才不得不求光哥帮忙,请光哥拉兄弟一把!”李彭年赔笑着说道。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一会,说道:“二十分钟后,我的人会到VIVI!”

“谢谢光哥!谢谢光哥!”李彭年点头哈腰地连连道谢。

“行了。”电话那头的杨守光挂断电话。

李彭年放下手机,看了眼屏幕,嗤笑出声。

一名穿着西装的汉子走了过来,小声说道:“光哥,来袭的人并不多,我们也不用求到海风堂的头上吧?还是给辉哥打电话吧!”

李彭年白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懂什么?!”

稍顿,他幽幽说道:“杨守光说二十分钟内,会派人过来,我们得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在二十分钟内把人给派过来!”

那名汉子眨眨眼睛,一开始还没回过味来,琢磨了片刻,他倒吸口凉气,张开嘴巴,刚要说话,然后向两边瞅了瞅,靠近李彭年,细语道:“难道,年哥怀疑这次的事,是海风堂在暗中搞鬼?”

李彭年说道:“老大要金盆洗手,谁来接班,悬而未决,可VIVI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真的和海风堂没干系吗?就算没干系,我已经及时通报了海风堂,VIVI真出了事,责任也不会只在我们海辉堂一家头上!”

那名汉子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向李彭年连连点头,说道:“年哥,我明白了!”

李彭年拿着手机,正要给自己的头顶上司金景辉打电话,突然之间,就听咣当一声巨响,赌场里端的那扇小铁门,被重物从外面撞开。

在场的众人,包括李彭年在内,都吓了一跳。刚才和李彭年说话的那名大汉,抽出手枪,向暗门那边一步步走了过去。

他还没走到暗门近前,原本虚掩的小铁门猛的打开,从里面蹿出一条黑影。精神高度紧张的那名大汉,本能反应的对准黑影,连开了两枪。

嘭、嘭!随着两声枪响,黑影应声倒地。大汉走到近前,低头一看,脸色顿变。原来被他打倒是这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出去的刀仔。

他拿着手枪的手都直哆嗦,转回头,脸色煞白,对李彭年颤巍巍地说道:“年哥,是……是刀仔……”

他话音未落,铁门内,传出噗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大汉一屁股坐到地上,他难以置信地低下头,只见他的心口窝处,露出一个弹洞,鲜血正顺着弹洞,汩汩流淌出来。

“干……”大汉只骂出一个字,人已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在他倒地的同时,从铁门内,蹿跳出来数名蒙面人,手中皆端着M16步枪,进入赌场内,连续扣动扳机,见人就扫。

李彭年的手下,做梦也没想到,从赌场的密道里,竟然冒出来敌人。准备不足之下,瞬间便有六、七人被打倒在地,皆是身中数弹,当场就不行了。

“是敌人,快隐蔽!”李彭年反应倒快,第一时间躲在一张赌桌的下面,同时大声喊叫道。

赌场内的众人,各找掩体躲避,同时亮出手枪,开火还击。

数名蒙面人无法直接攻击到敌人,他们的M16也没有挺火,持续扫射,以凶猛的火力压制住敌人。

噗、噗、噗!安装着消音器的M16,持续喷射出火焰,子弹撞击赌桌,噼啪作响,打出一个个弹洞,打在椅子上,木屑飞溅。

几把M16步枪,已把赌场人员完全压制住,另有两名蒙面人,枪口上移,对准赌场棚顶的大小吊灯,一同扫射。

人能躲避,但灯躲避不了,只眨眼的工夫,随着噼里啪啦的脆响声,赌场内的灯具全部破碎,只顷刻之间,偌大的赌场,变成漆黑一片。

李彭年愣了片刻,立刻意识到不好,对方一定戴有夜视镜!他急声喊道:“撤退!快撤退……”

来不及了!

随着两声嘭嘭的闷响声,两颗震撼弹,一并在赌场内炸开。

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强光,在黑漆漆的赌场内,形成强烈的反差,躲藏在掩体后的赌场人员,皆有受到波及,刹那,人们的眼睛变得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

与此同时,人们的耳朵里也只剩下嗡嗡的鸣叫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几名蒙面人纷纷从地上站起身形,不慌不忙地从衣内掏出夜视镜,戴在头上,人们一边向赌场里面走着,一边不停地扣动扳机,持枪射击,将躲藏在掩体后面,正抱着脑袋,捂着眼睛的赌场人员,一一射杀在地。

当李彭年双耳的鸣叫声渐渐小了,眼睛也逐渐恢复视线的时候,他慢慢抬起头来,定睛细看,己方人员,现在还能喘气的只剩下他一个,其余的兄弟,已然全部倒在血泊当中。

而在他的周围,还站在五名蒙面人,他们穿着黑衣、黑裤、黑军靴,头戴黑色的头罩,看不到他们的眼睛,只能看到厚重的夜视镜,五名蒙面人,仿佛五头黑色的魔鬼、幽灵。

他们手中端着的M16步枪,枪口正冒着青烟,他们则是在有条不紊地更换着弹夹。

李彭年呆呆地看着五名这蒙面人,吞了口唾沫,颤声问道:“你们……你们都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要袭击VIVI……”

他正说着话,猛然把手枪举了起来,对准一名蒙面人便要开枪。他身边的一位蒙面人显然早有准备,一脚甩了出去,不偏不倚,正中李彭年的手腕。

啪!

李彭年就感受手腕一麻,手中枪斜飞出去好远。他忍不住惊叫出声,捧着被踢得疼痛欲裂的手腕,又惊又骇地看着对方。

“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你只需记住,你是替杨守光死的,等见到了阎王,就说是杨守光送你来的!”一名蒙面人更换完弹夹,拉动枪栓,发出咔咔的脆响声。

“你……你们都是光哥派来的人?是光哥从大陆找来的杀手?”

大陆人和台湾人说话,还是很容易分辨的。台湾人的普通话,是四个音调,大陆人的普通话,则是五个音调,多出个儿音。

李彭年显然是误会了蒙面人的话,以为他们都是杨守光派来的,而且为了撇清关系,还是杨守光专门从大陆聘请来的杀手。

几名蒙面人懒得回答他的疑问,更懒得去纠正他的错误,说话的蒙面人将枪口抬起,对准了李彭年的脑袋。

“别……别杀我……”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李彭年一脸的惊恐。混黑道的,不代表他不怕死,李彭年也是人,当枪口对准自己的脑袋时,他整个人如同掉进了冰窖里,但头上和身上,却是汗如雨下。

“杨守光给了你们多少钱?我……我可以加倍!一倍、两倍、三倍,还是五倍,随便你们定,还……还有,”

说着话,他手指着赌场的一侧,说道:“那……那里是中控室,里面有钱,还有货,你们都可以拿走……”

噗!

李彭年的话音戛然而止,与他说话的那名蒙面人,已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射出膛口的子弹,精准地打在李彭年的眉心处,后者声都没再吭一下,一命呜呼。

现实和电影不一样,杀人之前,没有那么多罗里吧嗦的废话。

要杀你,就是要杀你,没有解释,没有炫耀。谁又会对一个死人去解释、去炫耀?那是脑子有病。

蒙面人枪杀了李彭年,几人互相看了看,然后低头瞅瞅手表,齐刷刷地转身,向中控室方向走去。

中控室的门是锁着的。一名蒙面人放下背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小包黏性炸药,动作娴熟地将其粘在门锁上,再插上引信。

而后人们向旁退出一段距离。蒙面人拿出遥控器,控制引信,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门锁被炸穿,中控室的房门也应声而开,同一时间,里面还传出数声尖叫。

(PS:这是过年期间的最后一章!今年过年,六道要回老家,不能及时更新,请书友们见谅!顺祝书友们新年快乐,六道在此,给书友们拜个早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