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诱饵

晚间十一点多钟,VIVI依旧非常热闹,人们进进出出,舞场内人满为患。

VIVI的毒品生意也很是兴隆,几个卖毒品的小混混缩在角落里,拿出十袋、二十袋的毒品,只一会工夫就卖个精光。

一名小混混刚从库房中取来二十包毒品,便有一个黄毛青年走了过来,嬉皮笑脸的说道:“给我来两袋!”

说着话,把两千元新台币塞给对方。小混混看了一眼,掏出一袋咖啡,递给黄毛。

黄毛接过来,低头看了看,扬起眉毛,歪着脑袋说道:“兄弟,给少了吧?我要的是两袋!”

小混混哪有时间理会他,不耐烦地说道:“现在就是这个价,爱要不要!”

“哎?我干你娘的!你他妈的还欺生啊!”黄毛闻言,立刻炸毛了,伸手把小混混的衣领子抓住,骂道:“你卖别人一千一包,到我这,就他妈两千一包了?”

小混混皱着眉头说道:“你给我放手!”

“你再给我拿一包我就放手!”

“干!”小混混也不是好脾气,回手将黄毛的衣领子也抓住,两人相互撕扯。这时候,一名年纪稍长的小混混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

被黄毛抓住的小混混怒声说道:“飞哥,这小子来找茬,非说我卖他贵了!”

黄毛愤愤不平地说道:“以前都一千一包,现在卖我两千一包,欺负人欺负到我头上了?”

叫飞哥的小混混嘿嘿一笑,说道:“兄弟,以前我们是卖一千一包,但现在涨价了,买谁都是两千一包,你想买就买,不想买也没关系,把钱退给你,你别影响我们做生意……”

“去你娘的!”还不等飞哥说完话,黄毛已一脚踹了过去。飞哥没想到对方连招呼都没打一声,便直接动手了,准备不足,被黄毛这一脚正踢在下体处。

顷刻之间,飞哥的脸先是涨红,紧接着又变得煞白,而后变得铁青,他双手握着下体,侧身倒在地上,身子佝偻成一团。

周围的小混混见老大挨了打,无不是又惊又怒。

一名小混混快步向黄毛跑了过去,顺手从吧台上操起一个酒瓶子。他三步并成两步,来到黄毛近前,二话不说,一酒瓶子抡了下去。

啪!

这一酒瓶子,砸的那叫一个结实,黄毛连点反应都没做出来,应声倒地,猩红的鲜血,混合着酒水,流淌他一脸。

他双手抱着脑袋,跪坐在地上,死命的哀嚎。周围的小混混们围拢过来,对准黄毛,拳打脚踢。

就在黄毛被围殴得连连惨叫的时候,黄毛的同伴们纷纷冲了过来。

这些青年,年纪都不大,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头发染得花花绿绿,手臂、身上还有大片的纹身。

一名青年,冲上来一脚,踹翻了一个小混混,另有几名青年,把吧台的高脚椅都抡了起来,向周围的混混们猛砸。

刚才,这里还只是小规模的冲突,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可是就这一会的工夫,这里已经展开了大混战。

黄毛青年有十多号人,混混们也有十多号人,双方混战在一起,什么酒瓶子、椅子、桌子,只要是能搬得动的,全往对方身上招呼。

他们这边打了起来,舞场可乱了套。舞池里的青年男女们,纷纷尖叫着往外跑。

刚才挨了黄毛一脚的飞哥,这时候总算是缓过来了,他恨得牙根痒痒,环视四周,看到不远处的黄毛正躺在地上,他艰难地爬起,抓住一把椅子,边向黄毛走过去,边拖着那把椅子。

到了黄毛近前,他把椅子高高举起,对准黄毛的脑袋,正要砸下去。

可就在这时,被打得晕头转向的黄毛,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手中不知何时还多出一把蝴蝶刀,对准飞哥的小腹,一刀捅了过去。

他起身突然,这一刀来得更突然。匕首的锋芒,完全没入飞哥的小腹,只剩下刀把露在外面。附近的人们看得清楚,有名女郎尖声叫道:“杀人啦!杀人啦——”

随着女郎的尖叫声,舞场内更乱了,有些胆大的客人,还想留下来看热闹的人,见闹出了人命,也不敢再留下来了,一窝蜂的往外跑。

舞厅里突然发生这么大的事,VIVI的保安和看场子人员纷纷冲了过来,小混混们见己方的帮手来了,纷纷指向黄毛等人,大声尖叫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来我们场子找茬,来砸我们的场子!还捅了飞哥!”

保安和看场子的人员,二话不说,一个个抽出甩棍,将甩棍甩到最长,直奔黄毛等几名青年快步走了过去。

见对方人多势众,己方肯定讨不到好,黄毛带头喊道:“跑!”

以黄毛为首的青年,也顾不上再与对方动手了,纷纷向外跑去。

这群青年,砸了己方的场子,还用刀捅伤了己方的兄弟,把场子搅了个底朝天,现在想跑,VIVI的人员又哪肯放他们离开?!

门口的几名保安,齐齐站住大门前,把大门堵了个严实合缝。

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外面竟然还有黄毛等人的同伙。几名保安的注意力都在冲过来的黄毛等人身上,被身后突然跑来的几名青年,用板砖狠狠拍在后脑勺上。

嘭、嘭、嘭!随着一连窜的闷响声,几名保安几乎同时向前扑倒,人们抱着脑袋,痛的嗷嗷怪叫。

黄毛等青年跑到他们的近前,有的人直接从他们身上踩了过去,有的人还在他们的脑袋上又狠狠踹了几脚。

此情此景,让VIVI人员肺子都快气炸了。二十多名保安,加上二十多名看场子的,以及十几名小混混,全部追了出去。

黄毛等青年在前面跑,VIVI人员在后面追。

VIVI的位置很偏僻,这附近,只有VIVI这间舞厅是最热闹的,离开VIVI这一带,附近的许多街道连街灯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

黄毛等青年一连穿过了两条街,跑进了一条光线昏暗的小巷子里。

追出这么远,VIVI人员已不想再追,正准备返回VIVI,可恰恰这时,黄毛等人突然都不跑了,人们累得瘫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见状,本打算退回去的众人互相看了看,而后相继冷笑出声,人们提着甩棍,向黄毛等人走了过去。

其中一名保安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跑啊!你们不是挺能跑的吗?再跑啊!”

“干你娘嘞!有种的你和老子单挑!”黄毛手扶着墙壁,弯着腰身,嗓子眼如同风箱似的,喘个不停。

为首的那名保安队长嘿嘿冷笑一声,说道:“单挑?凭你也配!”

很快,他便走到黄毛等人的近前。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时候,忽听四周传来嘭嘭嘭一连窜的闷响声。

保安队长心头一惊,下意识地向四周环视,只见小巷子的两侧,一条条的黑影翻过墙壁,落入小巷子里。

这些黑影,得有数十号人之多,一个个黑衣、黑裤、黑军靴,头上戴着黑色的头罩,只露出两只眼睛,在他们的手里,是清一色雪亮的开山刀。

保安队长皱了皱眉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黄毛等青年已向小巷子深处跑去,他正要迈步去追,可是小巷子深处又走出来的一众黑衣人,挡住他们的去路。

与此同时,他们的背后也传出脚步声,回头一瞧,小巷子的入口处,同样走出来一大群的黑衣人,堵死他们的退路

这个时候,即便是个傻子都能感觉得出来,他们是被人家给算计了。

保安队长还算冷静,他看了看四周一步步走过来的黑衣人,朗声说道:“各位,我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兄弟可都是四海帮的人!”

他以为报出四海帮的名头,能让对方有所顾虑,毕竟在整个台湾,现在实力最强的就是四海帮。可是,他的话并没能阻止众黑衣人的步步逼近。

没有人接话,众黑衣人就仿佛黑色的幽灵,不断的向他们靠近过来。

VIVI的数十号人,被近百人之多的黑衣人团团包围。保安队长脸色一沉,冷声说道:“怎么,兄弟你们就是冲着四海帮来的?”

依旧没有人接话,回答他的是迎面而来的一刀。开山刀挂着刺耳的呼啸声,恶狠狠地向他的头顶劈砍过来。保安队长急忙横起手中的甩棍,向上招架。

当啷!

随着一声脆响,黑漆漆的小巷子里,乍现出一团火光。这一刀的劈砍,也正式拉开了双方混战的序幕。众黑衣人齐齐出刀,与四海帮的帮众打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