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勾结

陈振生对谢文东乐呵呵地说道:“三十个亿,我这边留下十个亿,剩下的二十亿,就交给谢兄弟的五湖帮去做吧!”

说这话时,陈振生还好像让给了谢文东多么大的好处似的。叶荣清听了他的话,也是满意地点点头。

谢文东还真不清楚台湾这边的工程,他转头看向肖雅,后者向他微微点下头,在桌子下面向谢文东伸出巴掌,比了比。

意思是,这个工程,己方这边起码能赚到五个亿。

一个政府开价四十五个亿的工程,到了叶荣清这里,被扣下十五个亿,转手到了陈振生这里,又被扣下十个亿。

经过一层层的剥皮克扣,最后落到谢文东的手里,只剩下二十个亿。但即便只有二十个亿,肖雅还是表示,己方最少能有五个亿的赚头。

陈振生含笑看着谢文东,说道:“我们的政府很有钱啊,只要谢兄弟肯跟着我们一起干,这样的工程,以后还会有很多,我们大家一起发财嘛!”

说着话,他还转头看向叶荣清。后者则是但笑不语。

谢文东眨眨眼睛,也乐了,慢悠悠地说道:“叶部长和陈先生的这份厚礼,我收下了,这份好意,我也心领了。”

叶荣清说道:“工程的事,不宜拖,谢先生对VIVI,也要及早下手才是。”

谢文东说道:“叶部长也知道,我在台湾,属初来乍到,这次,对上四海帮本地的地头蛇,还需陈先生多多相助。”

陈振生暗暗皱眉,说道:“我记得谢先生曾说过,会独自拔掉VIVI这根钉子!”

VIVI是四海帮在台北市内最大也最重要的据点,看守场子的帮众甚多,倘若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不知得伤亡多少兄弟呢!

谢文东对陈振生一笑,说道:“陈先生误会了,我不是要你们天合会出人,跟着我们一起干,我只需天合会的弟兄能提供些趁手的家伙,等完事之后,再帮我们处理掉这些家伙即可。”

陈振生眼睛一亮,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他倒不介意帮谢文东这个忙。他好奇地问道:“谢兄弟想要什么样的家伙,又要多少?”

谢文东直截了当地说道:“长刀、短刀,长枪、短枪,多多益善。”

陈振生沉吟片刻,面色凝重地提醒道:“谢先生,台北可不是大陆,搞出的动静太大,到最后谁都不好收场!”

听谢文东的意思,他还想要自动步枪,拿着自动步枪在市内枪战,那还了得?

叶荣清也是诧异地看着谢文东,觉得这个年轻人的胆子太大。徐长水则是低垂着头,脑门上都是汗珠子,恨不得自己从没来过锦唐,从没听过这些话。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能不能收场,那是我该考虑的事,能不能为我提供相应的武器,那才是陈先生该考虑的事。现在,陈先生只需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能,还是不能。”

陈振生看了一眼叶荣清,后者也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吞了口唾沫,说道:“武器方面,不是问题,哪怕谢先生想要火箭筒,我也能帮你搞得到。”

“既然如此,那就再额外加上火箭筒。”谢文东完全不怕事大,打蛇随棍上。

陈振生闻言,恨不得甩自己个耳光。他干笑着说道:“谢兄弟,我得再提醒你一次,VIVI可是在台北,而且还是在台北的市内,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收场?”

叶荣清又顺势转头,一脸好奇地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淡然而笑,说道:“我的原则一直都是,要么不动手,既然动了手,就一定要把对方打疼,打得他嗷嗷叫。至于会闹出多大的动静,那都无所谓,动手的兄弟,我会安排他们偷渡回内地,难道台湾政府还能跑到内地去抓人吗?”

叶荣清听后,忍不住抚掌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个办法好,打完就跑!只要抓不到人,就牵连不到其他人的头上!”

别看叶荣清是内政部的部长,但最近这几年,他在政府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当前是民进党执政,很多矛头都指向他这个国民党的内政部部长身上。

被民进党的咄咄逼人打压得狠了,叶荣清也憋着一肚子的怨气,现在谢文东要出头,想在民进党的头顶上搞出个大动静,他也乐见其成。

如果谢文东真能把民进党搞个焦头烂额,他做梦都会笑醒呢。

他看向陈振生,说道:“老陈,既然谢先生已经开了口,这个面子总是要给的吧!谢先生所需的武器,你尽量想办法解决。”

说着话,他又对谢文东道:“谢先生,你这边也最好能给老陈列一份清单,好让老陈去着手准备。”

“这没问题。”谢文东答应的干脆,对陈振生说道:“陈先生,此事就拜托你了。”

看得出来,叶荣清是支持谢文东在台北搞出大动作的,反正出了问题,也是谢文东担着,和己方没什么瓜葛。

陈振生一笑,说道:“谢兄弟客气了,两天内,我一定把谢兄弟所需要的家伙都弄到手。”

叶荣清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好了,该谈的事情,我们全都谈妥了!哈哈!”说着话,他问一旁的李天洪道:“老李,接下来是怎么安排的?”

李天洪连忙欠身说道:“温泉那边已经清场了。”

“嗯!”叶荣清应了一声,对谢文东邀请道:“谢先生,一起去泡泡温泉怎么样?”

谢文东含笑说道:“恭敬不如从命。”

锦唐会所有自己的私人温泉区,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内,能拥有这么一块温泉区,已经是很难得的事了。

肖雅和徐长水都没有去温泉区,前者被李天洪安排在休息室里休息,后者则向众人告辞离去。

谢文东和三眼、高强、李爽,跟着叶荣清、陈振生去到温泉区。温泉区里只有一座池子,好在足够大,容下他们这些人,绰绰有余。

由于温泉区是半开放式的,四周只有一圈围墙,这里的戒备可谓十分森严。

只见温泉池子的周围,或坐或站十多名彪形大汉,人们都是浑身赤裸,只有腰间缠着白色的浴巾。人们的胸前、背后乃至手臂、大腿,都露出大片的纹身。

另外,人们赤膊的身上,都背着枪套,枪套里面装着黑漆漆的手枪。

当谢文东等人进入温泉池子里后,一名配枪的彪形大汉端着托盘,走了过来,托盘里放着的是酒壶和酒杯。

陈振生接过托盘,直接放在温泉的水面上,对谢文东笑道:“这次是我们第一次合作,叶部长、谢兄弟,我们先干一杯!”

谢文东接过陈振生递过来的酒杯,分别与叶荣清和陈振生相互敬了敬酒,接着,三人一同将杯中酒饮尽。

放下杯子,谢文东向三眼招了招手,后者蹚着水,走了过来。

谢文东拍了拍三眼的胳膊,含笑说道:“叶部长、陈先生,这位是我的兄弟三眼,如果以后我不在台湾,叶部长、陈先生又有事需要我帮忙的话,可以直接找三眼,他能全权代表我。”

叶荣清和陈振生对三眼这个人也有所耳闻,知道他是谢文东最重要的亲信之一。叶荣清乐呵呵地看向三眼。

三眼是典型的东北人,身材高大,体型健硕,相貌谈不上英俊,但却透着男儿的阳刚和豪放。

打量了三眼片刻,叶荣清方缓缓点下头,慢悠悠地说道:“嗯,不错的年轻人!既然是谢先生的兄弟,那么,以后都是自家人。”

说着话,他和三眼握了握手。三眼的手掌硬邦邦的,而且掌心长着厚厚一层的老茧,叶荣清经验丰富,一摸三眼的手便已判断出来,此人要么经常用刀,要么经常用枪。

“谢谢叶部长。”三眼对叶荣清的态度和谢文东差不多,不卑不亢,只不过态度上要更可气一点。

他在台湾待的时间比谢文东长得多,对叶荣清这位内政部部长,早有耳闻,也经常在电视上看到,深知此人在台湾的能量以及影响力有多大。

“我听说,这段时间,都是你在台湾这边帮着五湖帮。”

三眼笑道:“谈不上帮,只是敲敲边鼓、打打下手罢了。”

叶荣清别有深意地看眼三眼,笑道:“年轻人,还挺谦虚的嘛!”

青帮倒了之后,五湖帮蹿起的速度极快。要知道五湖帮在政界可是没什么靠山的,能蹿起如此之快,自然离不开三眼、高强、李爽等人的鼎力相助。

叶荣清对三眼的印象不错,起码三眼这个人,比谢文东更容易看得懂。叶荣清在政界摸爬滚打这么久,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又有什么样的人没接触过,但谢文东给他的印象却是高深莫测,他完全看不透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很难相信谢文东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给他的感觉,他更像是只修炼千年的老狐狸。

他恍然想起什么,说道:“对了,这几天,我要去南方参观演习,不会在台北,你们在台北,要自己小心一点。”

“演习?”

“预防解放军偷袭、斩首的演习。”叶荣清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类的演习,在台湾每年都要搞个一两次,说好听点,是提前预防,并能提升军中士气,说直白点,就是政治需要。

谢文东眨眨眼睛,说道:“说到演习,有件事我倒要向叶部长打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