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收买

李天洪送给谢文东的名片上赫然写着,内政部部长——叶荣清。

台湾的政府机关主要有八个部门,像国防部、外交部、经济部等等。

而内政部不仅位列八大部门之一,而且还排在首位。作为内政部一把手的叶荣清,自然不是小人物,甚至可算是核心领导层中的一员。

谢文东将名片随手放到一旁,对李天洪笑道:“李先生的老板,倒是来头不小!”

李天洪一笑,说道:“不知谢先生肯不肯赏脸,与我们老板见一面。”

谢文东问道:“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

“今晚十点,锦堂会所。”

谢文东没有多做考虑,点头说道:“好,到时我们不见不散。”

想不到谢文东答应得如此干脆,要知道他现在去见的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内政部的部长叶荣清,跺一脚,台湾政界都要颤三颤的大人物。

谢文东刚到台湾,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真的有所依仗?

李天洪想不明白,便不再去想,今天他来见谢文东的任务,就是邀请他参加今晚的聚会,既然谢文东答应了,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李天洪向谢文东躬了躬身,乐呵呵地说道:“我就不多打扰谢先生了,告辞。”

“不送。”

等李天洪走后,三眼、李爽、高强、姜森、刘波等人走上前来,看着李天洪送来的这张名片,众人的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

三眼皱着眉头,狐疑道:“叶荣清要见东哥,能有什么企图?”

谢文东笑道:“还能有什么企图?摸摸我们的底,看看我们是不是真的肯帮他们出头,帮他们拔掉VIVI这根钉子。”

李爽诧异道:“VIVI真的有这么重要吗?都惊动了国民党的高层?”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VIVI倒谈不上有那么重要,而是我们的态度很重要。”

以前四海帮和五湖帮之间的争斗,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这次,五湖帮若是真能拔掉了四海帮在台北的一个重要据点,等于是彻底和四海帮撕破脸。

双方接下来,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

这对国民党,乃至国民党的下属帮派天合会而言,自然是大有好处,甚至可以退居幕后,坐享其成。

三眼眼珠转了转,说道:“东哥的意思是,叶荣清想拿我们当枪使?”

谢文东含笑点了点头。

三眼撇了撇嘴角,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当枪使?”

谢文东慢悠悠地说道:“台湾的黑道之争,其实也是政界之争,我们在台湾政界没有靠山,在黑道的争斗上,便会很被动,也会很吃亏。”

“所以,东哥选择了国民党?”

“呵呵!”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总不能选择民进党吧?”

稍顿,他又意味深长地说道:“何况,究竟谁是枪,谁又是那个拿枪的人,还得看大家各自的本事呢!”

谢文东不可能选择和民进党挂钩。

第一,四海帮的背后就是民进党,而他和四海帮之间,已无法共存。其二,谢文东在国内并非没有敌人,想抓他把柄的人多了去了,他若是和民进党挂钩,再被人拿出反国家分裂法来说事,被扣上一顶分裂国家的大帽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公于私,谢文东都不可能选择民进党,那么他只能选择站在国民党这一边。但正如他所言,谁是枪,谁拿枪,那得各凭本事。

当晚,谢文东带着三眼、肖雅以及五行兄弟,应邀去往锦唐私人会所。姜森和刘波并没有在明面上跟着他,但都有暗中跟随。

这次的聚会,是叶荣清主持的,但可不是只约见了谢文东一个人。

当谢文东进入私人会所大堂的时候,早就在这里等候的李天洪立刻快步上前,主动迎了上来,边与谢文东握手,点头哈腰地说道:“谢先生,老板正在等你呢!”

谢文东表情平静地握了握李天洪的手,说道:“李先生请带路。”

李天洪看了看与谢文东同来的三眼、肖雅和五行兄弟,没有多说什么,迈步上楼。

一行人上到二楼,来到走廊最里端,这里站着数名西装革履的黑衣人。

李天洪轻敲了两下房门。两扇房门同时打开,站在门旁的是两名西装革履的汉子。

向里面看,这是一间大型的会场。正中央摆放着一张长条状的环形桌子,桌子的旁边,有一把把的实木椅子。

这张大桌子,坐下二、三十人卓卓有余,可是此时,只有三人在座。

居中的一位,有六十多岁的年纪,头发斑白,体型肥胖,圆圆的脸颊,红光满面。

坐于他左手边的人,与他的年纪差不多,也是头发斑白,不过身材清瘦,精气神十足,坐在那里,气势一点也不比肥胖老者小。

他右手边的是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白脸,浓眉大眼,带着黑框的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好像大学里的教授。

李天洪站在谢文东旁边,先是向居中的肥胖老者躬身说道:“部长,这位便是谢先生!”

说着话,李天洪又向谢文东介绍道:“这位是叶部长!这位是天合会会长,陈振生陈会长!这位是营建署署长,徐长水徐署长!”

嗬!听李天洪介绍完,谢文东眯了眯眼睛,脸上的笑容加深几分,在座的这三位,身份都不简单。

叶荣清身为内政部部长,自然是地位显赫。

天合会的老大陈振生,是国民党退休的元老,卸去党内的职务后,便直接转到天合会做老大了,由此也能看得出来,天合会与国民党之间的关系有多密切。

三人中,地位稍微差点的就属营建署署长徐长水。

营建署是内政部的下属结构,不过手中的权利很大。

它的全名叫国土管理署,简称营建署,整个台湾地区的土地管理、开发、规划等等,都归它管,这其中所涉及到的利益极大。

“谢先生,哈哈,久违久违了!”叶荣清在谢文东面前没有摆部长的架子,主动站起身形,走到谢文东面前,和他握了握手。

与此同时,陈振生和徐长水也走了过来,分别和谢文东握手。

在谢文东和陈振生握手的时候,叶荣清还特意乐呵呵地笑道:“陈老和谢先生,也算是半个同门,以后可要多亲近啊!”

叶荣清说这话,也是有道理的。天合会的前身,就是从洪门分裂出来的,也可以说是被国民党扶植着,从洪门分裂出去,被他们所用,干一些党派不方面出面的脏活、累活。

陈振生身上,既有身为黑帮老大的气势,也有老国民党党员的奸猾。

他哈哈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我们这一辈,早晚要给你们这些年轻人让位啊!”

谢文东含笑说道:“只是这前浪未必要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前浪后浪,也可以携手共进。”

叶荣清和陈振生同是一愣,接着一同大笑起来,后者摆手说道:“兄弟,请入坐!”

此时陈振生不再对谢文东以‘先生’相称,而是变为同门的‘兄弟’相称。

谢文东暗笑,这个老头子倒是会打蛇随棍上。真要追根溯源的话,天合会的确出自洪门,但那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现在天合会和洪门已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通过叶荣清和陈振生对自己的态度,谢文东能分析出很多的信息。其一,在黑道上,天合会已经被四海帮打压得非常厉害。其二,在政界上,国民党同样遭受着民进党的穷追猛打,所以,无论是在政界,还是在黑道,他们的局面都不容乐观,继续获得援助。

众人纷纷落座后,叶荣清率先开口说道:“我听老李说,谢先生打算拔掉VIVI?”

谢文东慢悠悠地说道:“四海帮让我们折损的兄弟不少,难道这个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VIVI不应该拔掉吗?”

叶荣清听后,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还大点其头,表示谢文东说的有道理。

陈振生则微不可察地撇了撇嘴角,VIVI是那么好拔掉的吗?如果那么好拔掉,它能存在到今天?

年轻人,还是火气太盛,说话不经考虑。

叶荣清沉默片刻,微微一笑,说道:“VIVI所占的这块地,政府早已做好了规划,只是VIVI一直赖着不走,规划的事也就暂时停滞了。倘若谢先生真能把VIVI拔掉,那么这块地的开发,就由陈老和谢先生你们两家一起来做吧。”

陈振生眼眸闪了闪,转头看向叶荣清。

叶荣清继续说道:“这个规划案,是打算在VIVI这里建造一座体育场,政府这边,计划出资是四十五个亿,到你们手,能有三十个亿,你们两家拿大头,剩下的给下面的建商分一分,就把工程做了吧。”说着话,他又转头看向徐长水,问道:“徐署长认为怎么样?”

徐长水哪敢说半个不字,连忙点头应道:“部长指导的好。”

叶荣清点点头,对谢文东和陈振生说道:“如果没什么问题,这件事我们就这么定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