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约见

李天洪呆呆地看着谢文东,一脸干笑地问道:“谢……谢先生在和我开玩笑吧?”

谢文东似笑非笑地反问道:“李先生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

李天洪吞了口唾沫,腾的一下站起身,说道:“明睿的事,我……我不打算再追究,也望,也望谢先生不要打着我的名义,去找VIVI的麻烦。”

先别说谢文东在台湾有没有让VIVI消失的实力,即便他有那个实力,也真做到了,等四海帮报复的时候,他们可不会只找谢文东一个人,肯定也会找上自己。

谢文东不怕四海帮,就算打不过,大不了他拍拍屁股走人,回大陆老巢,可自己呢?自己若是和四海帮结下仇怨,又能往哪里躲?

“不再追究?”谢文东乐了,说道:“这次李公子在VIVI受了这么重的伤,VIVI不闻不问,欺人太甚,我说了,这个头,我帮李先生出了。”

“我……”

“李先生没听清楚我的话?”谢文东稍微扬了扬眉毛。

听闻他的质问,周围的众人齐刷刷地站起身形,目光一同落在李天洪的脸上,与此同时,人们把各自的衣襟向后一甩,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露出了黑色的枪套。

李天洪又不是瞎子,当然都看得清清楚楚。他禁不住吞了口唾沫,有些结巴地说道:“我……我知道了,谢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我就先告辞了!”

见谢文东耸了耸肩,肖雅上前,向房门那边摆了摆手,含笑说道:“李先生,请!”

李天洪吞了口唾沫,大气都没敢喘,快步走了出去。到了别墅外,坐进自己的车子里,他方长松口气。李天洪边擦了脑门上的汗珠子,边狠声说道:“这些该死的大陆仔!”

他掏出手机,快速拨打出电话。过了好一会,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老气横秋的话声:“老李,找我有事?”

“部长,你好。”李天洪脸上的愤恨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堆笑。他说道:“部长,有件事我要向你汇报!”

“什么事?”

“谢文东来了台湾。”

“谁?”

“谢文东!洪门的老大!”

“他来台湾做什么?他现在在哪?”

“在五湖帮!至于他来台湾具体做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李天洪干笑着问道:“不知道今晚部长有没有时间,我们出来坐坐?”

电话那头沉吟片刻,而后说道:“到锦唐见面吧!”

“好、好、好,部长,我这就安排!”

锦唐是坐落于台北的一家私人会所,也是整个台湾地区最顶级最豪华的私人会所之一。李天洪的三元金控是锦唐会所的大股东,他自然也就是会所背后的大老板。

李天洪到了会所,在大堂里等了有半个钟头的时间,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门口。

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从车内下来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他快步走到后车门,将车门拉开。

过了片刻,车内缓缓走出一名老者。老者的头发已经斑白,体型肥胖,走起路来,脸上的肥肉以及身上的肥肉都直颤动。

看到老者从外面走进来,李天洪立刻起身,快步迎上前去,毕恭毕敬地深施一礼,说道:“部长好。”

“嗯,老李,上楼说话吧!”老者慢条斯理地扬了扬头。别看老者长得其貌不扬,个头不高,身体肥胖,活像皮球成了精似的,不过派头可不小,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久居上位者的气势。

李天洪把老者让进电梯间,而后他们乘坐电梯上到三楼。在三楼走廊的里端,有一间做宽阔的浴室,浴室池子中的水都是从地下抽上来的温泉。

两人在更衣间换好了衣服,围着白色的浴巾,走进浴房。

坐进温热的池子里,老者舒适地叹口气,问道:“老李,到底怎么回事?”

李天洪向老者近前凑了凑,小声说道:“前两天,犬子明睿在VIVI被人打伤了。”

“我知道这件事,说我不知道的。”

“当时打伤明睿的,就是谢文东。”

“哦?”老者扬起眉毛,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我今天找上五湖帮,想向肖雅那个女人要个说法,没想到,我竟然遇到了谢文东。”

李天洪愤愤不平地说道:“谢文东说,这件事,他会给我说法,三天之内,让VIVI消失。”

“三天内让VIVI消失?嗬,年轻人,好大的口气啊!”

李天洪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说道:“我就是因为这件事,才专程请部长出来谈一谈。如果谢文东真打着我的幌子,去找VIVI的麻烦,四海帮找不到谢文东,他们就得找到我的头上,这不是给我惹麻烦吗?”

老者想了想,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如果谢文东真能让VIVI消失,倒也是件好事,首先,拔掉了四海帮埋在台北的一根钉子,其次,VIVI的那块地皮,很值钱啊,当初台北新建体育馆,地址就选在了VIVI这里,可是VIVI不肯搬走,事情也就被拖了下来。”

说到这里,老者别有深意地看眼李天洪,拿起手巾,蘸了蘸水,擦拭着布满褶皱的皮肤。

李天洪紧张地说道:“如果谢文东真搞垮了VIVI,四海帮更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也绝不会放过我!”

“哈哈!”老者仰面而笑,说道:“老李啊,你这胆子怎么变得越来越小了?四海帮不会去找你,要找,他们首先是找谢文东,其次是找五湖帮,又怎么可能会找到你的头上。”

“可谢文东是要以我的名义……”

“那只是个幌子,谢文东这是在投之以桃,希望我们报之以李啊!”

老者抬手搓着胸脯,慢悠悠地说道:“拔掉VIVI,受益最大的就是我们,谢文东这是想和我们合作,联手对付四海帮。”

“就凭五湖帮也想和我们联手?”

“五湖帮当然不够分量,但谢文东够分量。”老者扬了扬头,说道:“老李,明天你再去一趟谢文东的住处,和他约个时间,我想和他见一见。”

李天洪的心里是一百二十个不乐意,谢文东再厉害,也只是在大陆厉害,在台湾,他的势力就是五湖帮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虽说四海帮、天合会、五湖帮现已成为台湾的三大黑帮,但和政党不挂钩的黑帮,就属不入流,所以在李天洪的心目当中,五湖帮属于虚胖,看起来似乎很有实力,势力很大,帮众众多,但实际上,它没有根基,底子太薄。

不过老者发了话,他不敢不应,点点头,说道:“部长,我知道了,明天我再去拜访一次谢文东。”

“嗯!”老者脑袋后仰,枕在台沿上,人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见状,李天洪从一旁拿起对讲机,说道:“都进来吧!”

时间不长,浴房的房门打开,从外面走进来四名年轻貌美,体型修长匀称的女郎。四名女郎,皆是寸丝不挂,白花花娇嫩的身躯,都晃人的眼睛。

四名女郎,自动自觉地分坐在老者和李天洪的两旁,抬起手来,轻轻揉捏着他二人的肩膀。

李天洪一边眯缝享受着女郎的按摩,一边转头对老者笑道:“老板,楼上的房间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嗯,你老李做事,我一向都很放心。”

“谢谢老板夸奖。”有外人在场,老者和李天洪不再聊正事,后者对老者的称呼,也由部长变成了老板。

翌日,李天洪再次去了谢文东下榻的别墅。不过这次他不是被肖雅领过来的,而是自己单独来访。

对于李天洪的到来,谢文东一点也不意外。此时谢文东正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在这里,他可以俯视阳明山下的大半个台北市。

“东哥,李先生到了。”水镜走到谢文东身边,轻声说道。谢文东坐在躺椅上没有动,随意地向旁边的椅子摆了摆手,说道:“李先生,坐吧!”

李天洪不是胆子小的人,但每次见到谢文东,他都格外紧张,总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一股无形又真真实实存在的压力,在死死压着他。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谢先生好清闲啊!”

谢文东淡然一笑,说道:“难怪人人都想在阳明山上买一栋房子,这里的景色的确很美,环境幽静,气候也宜人。”

李天洪可不是来和谢文东闲聊的。他清了清喉咙,直奔主题,问道:“不知谢先生今晚可有时间?”

谢文东笑问道:“是李先生上面的那个人想见我?”

听闻这话,李天洪的心都是一哆嗦,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谢文东,部长要见他,谢文东又是怎么知道的?是未卜先知?还是他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身上安装了窃听器?

可是不可能啊,谈正事的时候,自己和部长可是在浴房里,都没穿衣服,也没地方放置窃听器。

他呆呆地看着谢文东,过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看向谢文东的眼神又多了几分忌惮和敬畏。

他伸手入怀,掏出一张名片,递到谢文东面前,说道:“谢先生,这是老板的名片。”

谢文东接过名片,扫了一眼,眼中的笑意加深了几分,还真是个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