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负责

两天后,姜森和刘波二人来到台北。

他俩是走正常程度来的台湾,至于下面的弟兄们,则大多是偷渡进来的。

有五湖帮这个地头蛇相助,偷渡到台湾的血杀和暗组人员的落脚点自然不是问题,甚至连他们在台湾的假身份,五湖帮都做了出来。

这天,肖雅来到别墅,面见谢文东。她先把安顿血杀和暗组人员的情况向谢文东如实汇报了一番,等她讲完,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赞道:“做得不错!”

肖雅话锋一转,说道:“东哥,昨晚李天洪给我打了电话。”

“李天洪?”

“就是李明睿的父亲。在VIVI,亚洁打伤的那个人。”

谢文东哦了一声,等肖雅继续说下去。后者说道:“李天洪的意思是,要我们交出亚洁,还有……东哥你。”

闻言,谢文东嘴角勾起,笑问道:“他知道是我谁?”

肖雅摇头说道:“李天洪并不知道东哥的真实身份。”

谢文东沉吟片刻,问道:“这个李天洪,和国民党有关系?”

肖雅说道:“李天洪确实没少向国民党捐赠政治献金,和国民党的一些高层关系很好。”

企业只有得到政府的支持,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

可是一个地区或者国家的企业有那么多,政府为何要对你这家企业大力扶植?这就需要企业进行投资。而这笔投资,就被称为政治献金。

收到政治献金的党派,便可以用这些钱或做政治宣传,或维持政党运作,或中饱私囊。

等该党派在竞选成功后,组建了新一届的政府,自然会对予为自己捐赠政治献金的企业诸多优惠政策,这叫政治回报。

全世界的民主竞选,基本上都是这一套的程序,只不过有一些名词和叫法不同罢了。

李天洪的三元金融控股,可以算是国民党这一边的铁杆。

与那些既给国民党投政治献金又给民进党投政治献金的企业不一样,它的政治献金基本都砸在了国民党身上,在国民党执政的时候,三元金控也的确吃到了不少的甜头。

谢文东笑道:“看来,这位李先生是想找我们要个说法。”

肖雅无奈地说道:“李天洪就只李明睿这一个儿子,对他的期望很大。”

而这次,李明睿受的伤可不轻,直接被吴亚洁给开了瓢,送到医院,还住了一宿的ICU,李天洪不急才怪呢!

谢文东说道:“既然李天洪想要个说法,那我们就给他个说法好了。”

肖雅一怔,惊讶道:“东哥……”

“我来台湾也有几天了,也不能总是缩头缩尾,总是要出面见人的。”

肖雅沉默片刻,明白了谢文东的意思,点头应道:“我明白了,东哥,这两天,我就把李天洪请过来。”

稍顿,她又小心翼翼地问道:“东哥会把亚洁交给李天洪吗?”

谢文东似笑非笑地看向肖雅,后者不由自主地地垂下头,小声说道:“东哥……”

她话音未落,谢文东直截了当地说道:“我的人,谁都带不走。”

“我知道了。”肖雅向谢文东躬身施礼,转身走了出去。

肖雅的办事效率很快,当天晚上,李天洪便来到谢文东所住的别墅。带李天洪过来的人是肖雅,陪同李天洪来的还有四名贴身保镖。

李天洪并不知道肖雅带自己来这里要见谁,只说是见五湖帮的老大。李天洪心里颇感莫名其妙,五湖帮的老大不就是肖雅这个女人吗?

难道现在五湖帮易主了不成?可真是如此的话,发生这么大的事,自己不可能没听到一点风声啊!

他倒不认为肖雅要谋害自己,以自己和国民党高层大佬们的关系,五湖帮真要对付自己,也得先掂量掂量。

在肖雅的指引下,李天洪走进别墅。在别墅的大厅里,他看到里面有不少人。

有的坐在沙发、椅子上摆弄手机,有的站在窗边聊天,他进来之后,人们仿佛没看到他似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肖雅走到沙发前,向坐在沙发上的谢文东躬了躬身,说道:“东哥,李先生到了。”

谢文东放下手机,抬头看向李天洪。

李天洪年近五十,谢顶成地中海,周围的一圈头发业已斑白,向脸上看,保养的不错,红光满面,肥头大耳,淡淡的眉毛,小眼睛,相貌谈不上难看,但也绝对和英俊帅气不沾边。

在谢文东打量李天洪的同时,后者也在打量他。

李天洪可以笃定,自己以前没见过这个青年。

青年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相貌清秀,平凡无奇,但一对狭长的丹凤眼异常的明亮,格外醒目,漆黑的眼眸,仿佛夜空,里面闪烁的光彩,好似繁星点点。

被他晶亮的目光注视,仿佛自己的内心深处都要被他看穿了似的。

他与谢文东对视了片刻,转头看向一旁的肖雅,问道:“肖小姐,这位是?”

肖雅含笑说道:“李先生,这位是谢文东谢先生,也是我五湖帮真正做主的人。”

说着话,她又向谢文东介绍道:“东哥,这位便是李天洪李先生,三元金融控股的董事长。”

听完肖雅的介绍,李天洪大吃一惊,五湖帮的背后是洪门,洪门的老大是谢文东,这些他是知道的,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谢文东会在台湾。

他听说肖雅带他来见五湖帮的老大,他还以为是洪门那边派人过来替换下了肖雅,怎能想到竟然是谢文东亲自来了。

李天洪愣了片刻,主动伸出手来,满脸堆笑地说道:“原来谢文东,久仰大名,失敬、失敬!”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李天洪在台湾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但与谢文东相比,他这个三元金融控股董事长的身份,还真有点不够瞧的。

谢文东和李天洪握了握手,说道:“李先生,请坐吧!”

两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肖雅刚准备去一旁倒两杯茶,谢文东抬手把她叫住,含笑说道:“让亚洁去弄吧!”

听到亚洁二字,李天洪的脸色明显一变,脸上的笑容也微微有些僵硬。

时间不长,吴亚洁端送上来两杯茶水。轻轻放到茶几上,然后规规矩矩地站到一旁。

见李天洪的眼角余光一个劲的往吴亚洁那边飘,谢文东含笑问道:“听说,李先生今天是为亚洁而来?”

李天洪握了握拳头,深深吸口气,尽量平复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说道:“谢先生,李某就明睿这一个儿子。”

“所以?”

“所以,无论是谁伤了明睿,李某都不会善罢甘休。”李天洪一字一顿地说道。

谢文东点点头,问道:“那么,李先生打算怎么做呢?”

李天洪说道:“我知道吴小姐是谢先生的人,但吴小姐打伤了明睿,这件事,吴小姐必须得给我李某一个交代。今晚,我要带走吴小姐,还望谢先生能行个方便。”

“可以。”没想到谢文东如此轻易的就答应了,李天洪颇感意外,站于一旁的吴亚洁也随之变色。

谢文东继续道:“不过,李先生要带走亚洁一个人,恐怕还不够,毕竟当时打伤李公子的,可是两个人。”

李天洪的身子下意识地向前倾了倾,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问道:“谢先生肯把另外一个人也交给我?”

“当然可以。”

“那个人是?”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啊?”听闻谢文东这话,李天洪愣住了。

谢文东慢悠悠地说道:“那天在VIVI,和亚洁一起的人,是我,打伤令公子的人,也是我,既然李先生想要个交代,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交代。”

说着话,他把中山装的衣扣缓缓解开,从腋下的枪套中,把手枪抽了出来,向茶几上随手一丢,发出咣当一声巨响,也把对面的李天洪吓得身子一哆嗦。

“李先生不是想给令公子出气吗?枪在这里,我和亚洁也在这里,李先生看看,是打算先杀哪一个?”谢文东问道。

李天洪看看茶几上的手枪,再看看坐在对面、好整以暇的谢文东,他没有去拿枪,反倒是额头瞬时间冒出了一层的汗珠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天洪干笑道:“谢先生是在开我的玩笑吧?”

谢文东呵呵地笑了起来,说道:“我看,是李先生你在开我的玩笑吧!”

“我……”

“令公子是在VIVI出的事,李先生不去找VIVI负责,反而来向我要人,这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说着话,谢文东扬起头来,看向肖雅,说道:“看来,咱们五湖帮真是和四海帮没法比,出了事情,人家不敢去找四海帮的麻烦,倒是敢来找我们五湖帮撒气!”

李天洪脑门的冷汗更多了,结结巴巴地说道:“谢先生,我不是这个……”

肖雅在旁向谢文东躬身施礼,说道:“对不起东哥,是属下无能,没能把五湖帮在台湾发扬光大。”

谢文东看向李天洪,表情淡然,语气平淡地说道:“李公子的事,我会负责。虽说李先生不敢去找四海帮的麻烦,但这个头,我帮李先生出了。三天内,我让会VIVI消失,李先生,对于这样的结果,可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