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试探

谢文东回头瞧瞧跪坐在地,还捂着肚子直哼哼的李明睿,他走上前来,转头向桌台上扫了一眼,看见上面有一个水晶烟灰缸,他随手拿了起来,掂了掂,感觉得有两三斤重。

他把水晶烟灰缸递给吴亚洁,说道:“拿这个打他。”

吴亚洁下意识地把烟灰缸接过来,感觉手中沉甸甸的。

她深吸口气,而后抡起烟灰缸,将其砸在李明睿的肩头。

后者疼得身子一哆嗦,咬牙切齿地抬起头来,五官扭曲,恶狠狠地怒视着谢文东和吴亚洁,看他的表情,都恨不得把他俩活剥生吞了似的。

谢文东对上他眼中的歹毒和怒火,毫不在意,只随意地耸了耸肩,对吴亚洁说道:“下手太轻了,用这个砸他的头。”

吴亚洁一怔,低声提醒道:“谢先生,他……”

“砸他的头!”谢文东云淡风轻地又重复了一次,而后,他狭长的眼睛看向吴亚洁。

吴亚洁暗暗咧嘴,李明睿的身份可不简单,是三元金控李天洪的儿子。

而三元金控是国民党的金主之一,与天合会也来往密切,真要是把李明睿打出个好歹,事情恐怕也难以善了。

谢文东见吴亚洁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淡然说道:“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吴亚洁身子一震,再不敢迟疑,抡起手中的烟灰缸,对准李明睿的头顶,用力砸了下去。

啪!

只这一下,便把李明睿的脑袋砸了个头破血流,后者闷哼一声,直接扑到在地上,只眨眼工夫,他的脑门和脸颊已全是血,两眼紧闭,人业已晕死过去。

这还多亏吴亚洁有手下留情,不然的话,以水晶烟灰缸的重量和硬度,都能把李明睿的头骨砸裂开。

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向吴亚洁说道:“走了。”

说着话,他转身向外走去,路过那两名保镖的时候,他淡漠地说道:“现在叫救护车,或许还能保下他一条命。”

两名保镖不约而同地哆嗦了一下,他俩想爬起来阻止谢文东的离去,后者的一个眼神飘过来,让本打算起身的二人,瞬时间僵在地上。

那个眼神,阴冷又冰寒,让两名保镖都有种错觉,好像自己一下子坠入寒冰地狱似的。

谢文东和吴亚洁走了,两名保镖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连滚带爬的来到李明睿近前,连声呼唤道:“李少?李少?”

此时的李明睿,已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两名保镖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机,一人拨打急救电话,叫救护车,另一人则给李天洪打去电话。

谢文东和吴亚洁没有再回包房,而是结了账,直接离开VIVI,去到停车场。

坐进车里,吴亚洁启动汽车,正准备开车离开,谢文东向她摆下手,说道:“等下,先不要走!”

吴亚洁不解地看着谢文东,这时候不走,还要等什么?

要知道他们刚刚可是在VIVI打伤了李明睿,之所以能这么顺利的离开,只因VIVI方面还不知道这件事,现在他们不应该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吗?

谢文东也没有多做解释。车厢里安静下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概过了有二十分钟,一辆救护车停在VIVI的门前,而后,医护人员跑下救护车,从夜店里面抬出满头是血、昏迷不醒的李明睿,旁边还跟着那两名脸色难看的保镖。

等救护车走后,又过了半个钟头左右的时间,警车也到了VIVI。

谢文东拿出手机,查了查电子地图。

最近的警局,距离VIVI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可是警方差不多隔了一个小时才来到VIVI,说明警方是给VIVI留下充足的准备时间,让其藏好毒品,散去三楼的那些赌徒。

要知道李明睿的身份可不简单,背后的能量很大,但即便如此,他在VIVI都被人打成了重伤,警方仍是无法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可见四海帮和这一带警方的关系有多深。

也直到这个时候,吴亚洁才算弄明白谢文东让自己打伤李明睿的真正意图,他是把李明睿当成了探路石,以李明睿来试探四海帮和本地警方的密切程度。

她正色说道:“东哥,木栅分局的局长本身就是绿营的人,四海帮能把VIVI设在木栅分局的眼皮子底下,说明四海帮和木栅分局的局长关系很不寻常!”

谢文东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吴亚洁,笑问道:“你认为,我让你打伤李明睿,只是想试探四海帮和木栅分局的关系?”

吴亚洁一怔,呆呆地看着他,心中狐疑道:不然呢?

谢文东语气平缓地说道:“你是五湖帮的人,也就是洪门的人,是我的人。我的人,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都不能被人欺负了去,要是有人这么做了,他就必须得付出代价。”

吴亚洁心头一暖,神志也不由得为之一荡,看着谢文东越发的愣神。后者对她咧嘴一笑,柔声说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对了,你今晚的表现不错!”

“谢……谢谢东哥!”吴亚洁回过神来,脸色涨红地小声说道。

刚开始接触谢文东的时候,她感觉很冷,但是现在,她又感觉心里很暖。

虽然她一直都在台湾,没去过大陆,但通过肖雅等人,对谢文东的事也听说了不少。

以前,她就对谢文东充满了好奇,现在,她则是更好奇了。

吴亚洁在启动车子,驶离停车场的时候,有注意到后面跟着两辆车子,和先前五行兄弟所乘的车子不太一样。

没等她开口说话,谢文东解释道:“不用担心,都是自己人。”

吴亚洁哦了一声,把到嘴巴的话咽回到肚子里。

回到阳明山的别墅,见肖雅还在,而且王龙堂也来了,谢文东先是把今晚的情况大致讲了一遍,而后问道:“木栅分局的局长是谁?”

王龙堂说道:“是杨明旺!台南人,和现在的这位陈总统算是同乡。以前他只是个小学老师,后来陈总统上台,他也攀上了关系,去到警察大学进修了两年,便转行做了警察,之后步步高升,才短短几年的时间,已经做到分局长了,听说他还有机会能调到警察总署任职!”

谢文东问道:“这个人,能拉拢过来吗?”

王龙堂看眼肖雅,摇摇头,说道:“很难!杨明旺是被陈总统一手提拔上来的,属于总统阵营中的铁杆,想拉拢到他,不太可能。”

稍顿,他又小声说道:“这也不是钱能解决的。”

谢文东点点头,台湾的白道、黑道,都掺杂了太多的政治因素,有政治掺和在里面,事情就变得复杂许多。

他掏出香烟,燃点,吸了一口,说道:“既然这个人不能被我们所用,那就留不得了。”

王龙堂眼眸一闪,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问道:“东哥的意思是,要找人干掉杨明旺?”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干掉个杨明旺,还会上来个李明旺、王明旺,他们还依旧会成为四海帮的保护伞,这治标不治本。”

“那……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话锋一转,问道:“我们在警方有自己人吗?”

王龙堂皱着眉头说道:“有是有,但不在木栅分局,也管不到木栅分局这边。”

谢文东揉着下巴,沉默片刻,说道:“倘若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恰巧路过了VIVI,而VIVI又在这时碰巧发生了意外呢?”

肖雅和王龙堂心头同是一震。三眼笑道:“东哥是打算来个借刀杀人?”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四海帮可以把VIVI作为跳板,不断的把势力向台北渗透,不加以阻止的话,四海帮在台北的势力只会越来越大,甚至是遍布在台北各处,等到那时,我们将会被挤出台北,所以,VIVI这个场子,我们必须得尽快拔掉,不能留下这个隐患。”

三眼、高强、李爽、肖雅、王龙堂等人都是连连点头。

谢文东继续说道:“只是VIVI有当地的警方庇护,我们不太好强行出手,这就需要我们想点别的办法,另辟蹊径。”

三眼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乐呵呵地说道:“先等老森和老刘来台湾吧!”

手里没有姜森这把刀子,刘波这个耳目,谢文东在台湾这里也感觉束手束脚,难以施展。

这个时期,还是绿营在台湾执政,大陆和台湾还没有实现三通,两地的来往,需要以香港做中转,而且大陆人到台湾,也有诸多的限制。

姜森和刘波的行动,不是两个人,而是两大群人,这么多人要进入台湾,很难走正规的程序,只能选择偷渡。他们到台湾的时间,比谢文东要晚上一些。

三眼、高强、李爽听说姜森和刘波也要来台湾,顿时露出喜色,说道:“我们也好久没见到老森和老刘了,等他们到了台湾,我们兄弟得好好聚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