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出手

谢文东含笑说道:“我姓谢。”

“原来是谢先生!”妖娆青年满脸堆笑地说道,说话时还不停的向谢文东抛媚眼。

吴亚洁说道:“徐经理,我们要间包厢。”

“没问题,这边请!”妖娆青年向旁摆了摆手,在前领路,将谢文东和吴亚洁领到一间包厢。

包厢内部十分宽敞,里面的装修堪称金碧辉煌,设备也豪华。妖娆青年在包厢里没有马上离开,没话找话,不经意间打探着谢文东的底细。

换成旁人,或许能被他的说话技巧绕进去,但谢文东又哪会给他机会?反而还从妖娆青年口中打探出不少关于VIVI的信息。

最后,妖娆青年看出谢文东对自己不来电,也就知趣的离开了。等他走后,谢文东从口袋里摸出他刚买的两袋东西。

拿出来一瞧,两只塑料袋上都印着明晃晃的标识——nescafe,这就是两袋雀巢咖啡。

谢文东撕开塑料袋的封口,将里面的粉末倒出来一点,用手指撵了撵,放入口中。

味道很甜,显然这里面充斥着大量的麦芽糖,估计其中的冰毒占比不会超过百分之十。

这一袋的‘雀巢咖啡’,虽然看起来装的量很多,但其中的冰毒含量,差不多只相当于一粒的摇头丸。

与摇头丸不同的是,这种毒品是冲剂,需要酒水或者饮料做辅助。就一袋的‘咖啡’,一千元的新台币,相当于两百多的人民币,价钱不便宜,称得上是暴利了。

看一楼生意的火爆程度,这一晚上下来,VIVI光是卖‘咖啡’,至少都能卖个几十甚至上百万的新台币,日进斗金啊!

一楼的小生意尚且如此赚钱,三楼的大生意,也就可想而知。

想到这里,谢文东嘴角勾起,露出笑容。吴亚洁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她向谢文东那边凑了凑,小声说道:“据我所知,这些毒品,都是四海帮自制的。”

谢文东耸了耸肩,含笑说道:“只要有麻黄,做出这种东西并不难。”

麻黄是一种中药材,不过麻黄可以提取出麻黄素,在麻黄素的结晶里,又可以提取出苯丙胺,而甲基苯丙胺正是冰毒、摇头丸、兴奋剂这些毒品药品的主要成分。

吴亚洁好奇地问道:“洪门也有卖这些吗?”

见谢文东转头似笑非笑地看向自己,吴亚洁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问了不该问的,她连忙又说道:“对不起,谢先生。”

谢文东淡然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咖啡袋,说道:“这种形式的摇头丸,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四海帮的毒品制造不怎么样,但伪装却做得很好,放在咖啡袋里,看起来和咖啡真的没什么两样,甚至连颜色、味道都相近,难辨真伪。

两人坐在包厢里,边喝着饮品,边闲聊。过了一会,吴亚洁起身去卫生间。谢文东则随意地打量四周。

过了有十多分钟,吴亚洁还是没有回来,谢文东站起身形,走出包厢。刚好附近有服务生走过,谢文东向服务生打听下洗手间的位置,走了过去。

当他走过一处转角的时候,正看到吴亚洁被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缠住。

青年有二十八、九岁的年纪,中等身高,短头发,圆圆脸,模样谈不上英俊,但也不难看。他抓着吴亚洁的手腕,说道:“我不管你有什么应酬,反正今晚你得陪我!”

吴亚洁被他拽着,踉跄了两步,而后方把身形稳住,她拧起秀气的眉毛,面露不悦之色,说道:“李先生,请你自重!”

青年嗤之以鼻,冷笑着说道:“以前让你陪我出来坐坐,到夜店玩玩,你推三阻四,搞得自己像贞洁烈女似的,今天你怎么了,还不是陪别的男人出来了?是不是那个男人很有钱,他给了你多少钱,我加倍行不行?!”

吴亚洁气得脸色煞白,想甩开青年抓着自己的手,但她的力气没有对方大,挣扎了好几下都未能挣脱开。她气恼地问道:“李明睿,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青年哼笑出声,身子前倾,突然靠近吴亚洁,在他耳边说道:“干什么?我就想干你!”说着话,他也不管吴亚洁是不是挣扎,硬拽着她向一间包厢走了过去。

这间包厢,距离洗手间不算远,里面的空间比谢文东的那间要更大一些,里面还坐着两个人,都是三十左右岁,身材敦实健壮。

看到李明睿从外面回来,还硬拖进来一个女人,两名汉子同是一怔,双双站起身形,满脸疑惑地说道:“明少?”

“出去!”李明睿看都没看他二人,把吴亚洁直接拖到沙发前,用力一推,吴亚洁跌到在沙发上,不等她起身,李明睿的双手拄在她的两侧,把她困住。

两名大汉这才看清楚,被李明睿拖进来的女人是隆盛建材的公关部经理,吴亚洁。

他二人暗暗皱眉,吴亚洁可是隆盛建材公司里出了名的交际花,交际面很广,看明少的意思,是打算对她用强,这要是惹出了麻烦,可不好收场。

两人开口说道:“明少,还是别惹麻烦了……”

他俩的话还没说完,李明睿已气急败坏地怒吼道:“闭嘴!我让你们出去,你们没听见吗?”

这两名大汉都是李明睿的保镖,见李明睿发了火,两人不敢再多说什么,默不作声地打开包厢的房门,正要往外走。

结果他二人的脚还没来不及迈出房门,从房门外面倒是先进来一人。

一位年纪不大,二十多岁,身穿立领中山装,相貌清秀的青年。

他完全不像是进入别人的包厢,好像是回到自己的包厢里,进来之后,还不慌不忙地回手把房门关上。

那两名大汉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这名不请自来的青年,下意识地问道:“你是谁啊?”

进来的这名青年,正是谢文东。他的目光在两名大汉身上一扫而过,看向包房里面的李明睿和吴亚洁,说道:“我是来带我的女伴回家的。”

见状,两名大汉马上反应过来,是吴亚洁的同伴找上门来了。虽说他俩只是李明睿的保镖,但听了谢文东的话,两人还是老脸一红。

原本弯着腰身,困住吴亚洁的李明睿,慢慢挺直身形,不慌不满地扭转回身,扬着下巴,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谢文东。

打量他一会,他哼笑出声,说道:“你就是亚洁带来的那个男人?”

谢文东耸了耸肩,懒着回答这么愚蠢的问题。

李明睿的脸色越发阴沉,他冷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谢。”

姓谢?李明睿琢磨了片刻,问道:“你和华泰风投的谢董是什么关系?”

谢文东眨眨眼睛,摇头说道:“不认识。”

在李明睿的印象中,姓谢的,又非常有实力的,只有华泰风投的谢英忠。而对方又说他不认识谢英忠,那么显然不是华泰风投的人,那他就只是一个无名小卒了。

李明睿扭回头,看了吴亚洁一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亚洁,你现在的眼光可是越来越差了。”

说着话,他还发出得意的笑声,看向谢文东,老神在在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谢文东的目光从李明睿的身上下移到桌台上,看着桌台上的酒瓶子。

李明睿继续说道:“我叫李明睿,我爸是李天洪,三元金融控股就是我家开的!”

说完话,他等着对方做出惊讶之色。

不过谢文东听了他的话,好像没事人似的,没有惊讶,没有恐惧,也没有轻蔑,在他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有平静。

谢文东的反应,让李明睿的面子明显有些挂不住了,他抬手指着谢文东,狠声说道:“像你这样的人,我要弄死你,就是分分钟的事!”

“你是台北人吧。”谢文东突然开口问道。

“是啊!”李明睿不明所以地应道。

“台北在台湾属于东北,你是东北人,我也是东北人,不过我们那里的规矩是,能动手就不哔哔!”

说话之间,谢文东身形一晃,人几乎是一瞬间便到了李明睿近前,与此同时,他的膝盖提起,向前一顶,正中李明睿的小腹。

后者连谢文东是怎么来到自己近前的都没看清楚,人便已经跪坐到地上,双手捂住肚子,身子佝偻成一团。

站在房门口的两名大汉猛然惊醒过来,双双惊呼出声,正要往谢文东扑去,后者提腿,一脚横扫出去,脚尖正点在桌台的一支酒瓶子上。

酒瓶飞出,正中一名大汉的脑门,啪,随着脆响声,酒瓶破碎,那名大汉捂着自己的脑袋,连连后退,鲜血顺着他的手指缝隙流淌出来。

另一名大汉冲到谢文东近前,伸出手来,刚要去抓他的衣领子,谢文东出手如电,捏住他的手腕,向外一掰,大汉吃痛,身子不由自主地向旁倾斜。

谢文东一记扫堂腿,将其踢翻在地,紧接着又补上一脚,蹬在对方的胸口上,让这名大汉身子贴着地面,倒滑出去,与另一名头部被砸伤的大汉撞在一起,跌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