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混入

“东哥!”冶艳女郎恭恭敬敬地向谢文东施了一礼。

谢文东向她点下头,然后看向肖雅。肖雅对谢文东介绍道:“东哥,她叫吴亚洁。亚洁是社团的人,对外的身份是隆盛建材的公关部经理。”

隆盛建材是盛华集团旗下的公司,之间有业务往来,只不过知道隆盛和盛华有关系的人并不多,即便是五湖帮内部也很少有人知道隆盛建材的底细。

简单向谢文东介绍了一下吴亚洁的身份,而后肖雅说道:“亚洁对VIVI的情况较熟,因为公司业务的关系,平时也会经常去VIVI做应酬。”

谢文东了然地点点头。像吴亚洁这种有社团背景,同时又拥有白道身份的人,在洪门中有很多,确切的说,在很多大型的帮派都普遍存在。

他们平时和普通人一样,正常的上下班,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有他们这样的人在公司里,可以帮助社团更好的掌控白道公司。当社团有需要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利用白道身份做掩护,去做一些社团不方面出面做的事。

谢文东转头看向吴亚洁,重新打量她一番。

吴亚洁的个子很高,估计得有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很廋,但并不会给人电线杆的感觉,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玲珑有致,尤其是一双大长腿,很是勾人。

向脸上看,五官较为深刻,又不失精致,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只不过画着浓妆,给人的感觉很妖艳。

谢文东问道:“你有VIVI的会员卡?”

“是的,东哥!不过我只有贵宾级的会员卡,要想申请钻石级的会员卡,以我的身份还不够。”

她只是一家小公司的部门经理,如果不是在公关部,不经常要应酬的话,以她的身份连贵宾级的会员卡都很难拿得到。

谢文东淡然一笑,说道:“够用了,我这次去VIVI,也只是随便看看。”

吴亚洁有些拘谨地哦了一声,然后又向谢文东躬身施了一礼。

对于谢文东这个人,她当然是早有耳闻,那可是自己老大的老大。

在她印象里,身为洪门老大的谢文东,即便不是肥头大耳,一把年纪,也应该是魁梧雄壮,凶神恶煞。

可见到谢文东的本人后,感觉和自己想象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样。

很年轻,模样也很清秀,好像刚刚毕业的新鲜人,如果是在大街上遇到,她估计自己都不会多看他第二眼。

但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谢文东的与众不同。他的丹凤眼又细又长,而且异常的明亮,看人时,其中闪烁出来的光彩仿佛能洞察人心似的。

另外,别看他的身材清清瘦瘦,但却给人一股极强的压迫感。经常参加应酬、见多识广的吴亚洁明白,只有久居上位的人,才会有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场。

三眼抽出一根烟,点燃,问道:“东哥只带亚洁去VIVI?”

谢文东笑道:“如果让张哥陪我去的话,估计我们连VIVI的大门都走不进去!”

三眼、李爽、高强在五湖帮的身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早就上了四海帮的黑名单,他们去VIVI,人家都得以为他们是来砸场子的。

李爽说道:“让五行陪东哥一起去吧!”

谢文东摆摆手,说道:“没有必要,我这次也只是去看看而已。”

平日里,他一向低调,很少露面,四海帮的人未必会认出他,但不代表四海帮的人认不住五行兄弟,毕竟他们五人太有特点了,把他们带在身边,反而容易暴露。

————我是前裂线————

当晚,谢文东和吴亚洁开车去往VIVI。五行兄弟分乘两辆汽车,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一路无话,行车一个多小时,抵达VIVI。

VIVI的地脚的确很一般,地处偏僻,看起来,像是由一座废弃的工厂改造而成。

外面的墙体本来已经很陈旧了,不过上面涂鸦了很多另类的图案,使之看起来具备了怀旧与现代相融合的新朝感。

夜店附近的停车场,停了许多的车子,其中不乏名贵的豪车。

吴亚洁泊好车,与谢文东双双下了车,然后她走到谢文东身边,问道:“东哥,我们现在进去吗?”

谢文东依旧穿着藏蓝色的立领中山装,只不过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两颗,露出里面白色的衬衫,少了几分一本正经,多了几分活泼和随性。

吴亚洁则是穿着一身银色的连衣裙,上面很短,露出圆滑的香肩,下面也很短,露出白皙修长的双腿。

谢文东含笑说了一声好,然后和吴亚洁一并向VIVI的正门走去。

刚走到正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的一阵阵音乐声。

门口这里,排了好长的队伍,有男有女,男多女少。他们没有会员卡,要进入VIVI,只能买票进入。

和世界上大多地区的夜店一样,购票进入也是男女不平等的,男人要一千新台币,女人只要五百。

当然,这个价格也根据夜店里的情况而浮动,如果店里的女人太少,再来的女人甚至可以免票光顾。

吴亚洁有贵宾卡,向门口的保安出示贵宾卡后,保安便客气的直接放行了。

进入夜店,耳朵里立刻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所塞满。

VIVI的内部空间很大,正中央有舞台,四周是舞场,最里端是DJ台,旁边的一侧,是一长排的吧台。

谢文东和吴亚洁进来时,舞台上正有一群穿着火辣的女郎在热舞,台下的男男女女们,一边舞动身子,一边大声尖叫,整个舞场的气氛,那叫一个沸腾。

他二人走来到吧台前,找到两个相邻的空座坐了下来。

谢文东目光转动,扫视四周,别人来了这么大的夜店,可能看的是整体的环境,各种各样的设备,而谢文东看的是这里有多少看场子的人。

除了一些明面上的保安之外,很多看场子的人都是穿着便装,混在顾客当中,看上去和普通顾客没什么差别,但这些人的真实身份,瞒不过谢文东的眼睛。

他只大致扫视了一圈,便把VIVI在四海帮的分量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正如肖雅所说,这些的确应该是四海帮在台湾最重要的一个场子。

其中的保安人员,大概有二十人左右,便装的社团人员,起码有三、四十号人,这还仅仅是露面的,估计没露面的人员数量会更多。

四海帮说是没有在台北市内设立堂口,可按照VIVI这里的人员数量来看,和堂口也差不了多少了。

吴亚洁向谢文东那边靠了靠,在他耳边大声问道:“东……谢先生喝点什么?”

“苏打水。”

吴亚洁向服务生要了两杯苏打水,谢文东随手接过一杯,边喝着,目光边向吧台尽头那边的墙角扫去。

那里有两名染着黄发的青年,都是二十左右岁的年纪,时不时有人走过去,将叠起的钞票塞入他们手中,紧接着,又从他们手里接过一只塑料袋,然后揣入口袋中,若无其事的快步走开。

这里的‘生意’倒是不错!谢文东也就看了两、三分钟,期间便有七、八拨人先后过来,向那两名黄毛青年手中塞钱,然后又从他俩手里拿走一只只的小包装袋。

由于距离较远,光线又暗,谢文东看不太清楚包装袋的样子。他转头看向吴亚洁,问道:“身上带钱了吗?”

吴亚洁愣了一下,连忙打开手包,从里面抽出几张两千元面值的新台币,递给谢文东。后者接过来,在吴亚洁的耳边说道:“稍等我一下。”

谢文东突然靠得这么近,让吴亚洁的脸色不由自主地一红,面露呆滞之色的点点头。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谢文东已经双手插在口袋里,向吧台的角落那边走了过去。

来到两个小黄毛近前,谢文东和其它人一样,将一张卷成一团的两千元新台币塞入一名小黄毛的手中。

那个小黄毛轻车熟路,低头看了眼钞票的面值,然后将钱揣入口袋里,顺手掏出两只塑料袋,塞入谢文东的手中。

后者接过来后,也没有立刻去查看,直接揣入口袋中,转身回到吴亚洁那边,对她说道:“我们上楼去坐坐。”

吴亚洁应了一声,带着谢文东向楼梯那边走去。楼梯口处,站着两名保安,查验过吴亚洁出示的贵宾卡后,立刻放行。

两人顺着楼梯,上到二楼。

到了二楼,这里没有硕大的舞台和舞场,没有人头攒动,只有一条条宽敞的走廊,偶尔有客人和服务生走过,与人满为患的一楼相比,二楼显得冷清许多。

“吴小姐,几天没见,又变漂亮了!”随着话音,一名二十多岁,打扮妖娆的青年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

这名青年,的确只能用妖娆来形容。画着黑眼线,贴着假睫毛,涂着粉嘟嘟的唇彩,浓妆艳抹。

身穿紧身的红色小西装,下面蓝色吊腿的紧身西裤,下面骚包的粉色皮鞋。

他快步迎过来,让谢文东都突然有种错觉,以为飘过来一朵七彩祥云。

看到他,吴亚洁嫣然一笑,说道:“余经理!”

妖娆青年白了吴亚洁一眼,故作生气地说道:“和吴小姐说过多少次了,叫我小晴就好。”

说着话,他又转头看向谢文东,刚开始只是随意地打量他两眼,不过很快,他的目光便被谢文东的眼睛所吸引。

愣了一下,妖娆青年清了清喉咙,含笑问道:“这位先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