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交心

萧方劝说道:“台湾的局势比较复杂,我觉得,谢先生现在还是不宜去台湾。”

青帮倒了之后,台湾的黑道一下子变得群龙无首,度过一段短暂时间的平静后,接下来形成了群雄并起的局面,各大帮派之间明争暗斗,都想争做龙头老大。

而台湾黑道与其它地区的黑道相比,还有更为复杂的一点,就是台湾黑帮通常都和政治挂钩,和政府之间存在着直接的利害关系。

在台湾,一个政治人物,无论是想竞选区长,还是竞选市长、立法委员,乃至竞选是总统,都得先打点好黑道这方面的关系,或许说要先得到黑道大社团的支持。

所以说台湾的黑道社团,涉及到的不仅仅是黑道中的利益,另外还涉及到政治上的利益,这么大的利益,自然是引得无数的人为之铤而走险,拼得头破血流。

目前,台湾黑道上各大社团的之间的斗争,已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台湾地区新一任的‘总统’也要开始竞选了,这对于台湾各黑帮社团而言,也是到了最关键争夺利益的时期。

眼下,在台湾势力比较雄厚的社团有四海帮、天合会,以及五湖帮。在这三大帮派当中,四海帮的实力最强,天合会的实力次之,五湖帮的实力最弱。

但这也只是相对于表面而言。

因为五湖帮早已与洪门合并,属洪门的分支帮派,五湖帮的表面实力,并非它的真正实力,这也是四海帮把五湖帮视为自己最主要竞争对手的原因。

在台湾目前这么复杂的情况下,萧方不认为谢文东现在去台湾是个好主意。

他意味深长地说道:“谢先生应该知道,四海帮已经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除之而后快,谢先生现在去台湾,岂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谢文东含笑说道:“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的,就得直接去面对。打它的分支,永远也打不痛它,只有去打它的根,去拔掉它的根基,才能将其彻底铲除。”

这个道理,萧方也明白。他沉吟片刻,说道:“谢先生此行,多加小心吧!”

谢文东笑了,说道:“我走之后,社团这边,还需你多费心照看。”

萧方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想,以东先生的能力,可以把社团经营得很好。”

“一个好汉三个帮。老雷的能力再强,也有顾及不到的地方,何况,南北才刚刚合并,南面这里,难免会有这些、那些的突发状况,老雷未必会应付得来,即便应付得来,也未必会做得面面俱到,让所有人都满意,这边的事情,还需你多多帮衬着他。”谢文东语气平缓地说道。

萧方眨眨眼睛,问道:“听起来,谢先生是打算要重用我了?”

在他心目当中,谢文东之所以会用自己,主要是看在向大哥的面子上。另外,有自己这个南洪门的元老在,谢文东对南洪门这边的兄弟也更容易拿捏。

谢文东笑问道:“你觉得自己值不值得被重用呢?”

萧方默然,他现在还摸不太清楚谢文东的心思。

谢文东这个人,狡诈到了极点,城府又深不可测,让他去猜谢文东的心思,他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过了好一会,萧方欠身说道:“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是建议谢先生不要去台湾,风险太大。”

“风险向来都与收益并存,敢于冒多大的风险,成功之后,就会收获多大的利益。”

谢文东站起身,走到窗户前,说道:“台湾那边的问题不能搞定,我们这边,就会永无宁日。”

说到这里,他突然扭转回头,狭长的丹凤眼闪烁着精亮的光彩,一眨不眨地看着萧方,笑眯眯地说道:“敌人都打到了家门口,自己却要躲着、藏着、避着,不敢去面对,萧兄,这可不是你以前的风格,或者说,你现在虽然身在社团,可心,根本就不在这里,所以你才可以事不关己的高高挂起。”

萧方的身子一震,呆呆地看着谢文东,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感觉谢文东的目光仿佛刀子似的,能穿过自己的身体,能看到自己的内心深处。

他下意识地说道:“我当然没有……”

“有,或者没有,小方自己心里清楚就好。”说着,他正过头去,望着窗外,说道:“我既然用你,就有把你当做兄弟。我以兄弟之情待你,就需要你以兄弟之义报我。”

倘若做不到……

哒、哒、哒。谢文东白皙又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窗台。

萧方想反驳谢文东的话,可突然之间,他像被人点了穴道似的,一个反驳的字也说不出口。

如果谢文东没有点破的话,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现在他虽然身在洪门,但心的确不在这里。

以前他在南洪门,跟随着向问天,是真的有把社团当成自己的家。

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向问天吩咐他去做什么,他自己就已经先把事情做好了。

而现在,他根本没有把谢文东主导下的洪门当成家,谢文东吩咐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而且事情也能做的很好,但却一直没有自己主动去做过任何事。

说起来,他现在的状态就是在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

想清楚这一点,萧方的额头不自觉地冒出了一层虚汗,他吞了口唾沫,抬头看着谢文东的背影,说道:“谢先生……”

“想清楚了?”谢文东转回身形,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不知道。”看着谢文东亮晶晶的丹凤眼,萧方突然有些不太敢面对,低垂下头。

“并不用急,想想清楚也好。”

谢文东走回到沙发前,重新落座,笑道:“说起来,这段时间你也没得清闲,一直在忙这儿忙那儿的,要不要给你放个长假,出去散散心?”

萧方一怔,问道:“谢先生不是要去台湾吗?”

“台湾,我可以等几天再去。你的状态,看起来倒是不能再等了。”谢文东意味深长地说道。

萧方苦笑,沉吟了片刻,站起身形,向谢文东躬身施了一礼,说道:“等谢先生从台湾回来,再放我的长假吧!”

谢文东眨眨眼睛,乐呵呵地问道:“暂时想通了?”

“嗯。”

“也好!吃过饭没?”

“没呢!”

“那我们就一起吃点。”

“谢谢……谢先生!”

让萧方一下子改口叫谢文东东哥,他实在叫不出来。不过通过这次的交谈,他自己也惊出一身的冷汗,对谢文东这个人,也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以前,萧方对谢文东的认识,都是认识他最阴暗的那一面,考虑的是,作为你死我活的冤家对头,要怎么提防着他。

可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一样了,他和谢文东不再是敌人,而是主属,是同一社团里的兄弟。

有些观念,在骨子里就已经根深蒂固了,并不会因为外在环境的改变而一下子扭转过来。这次私下里的长谈,倒是让萧方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事。

——————我是切割线——————

台湾。桃园机场。

谢文东来得很突然,提前没有和五湖帮这边打过招呼,即便是身在五湖帮的三眼、高强、李爽等人都不知情。

等到谢文东到了机场之后,才给三眼打去了电话。

“张哥猜猜我现在在哪?”

此时三眼正在五湖帮的总部,忙得焦头烂额。这段时间,四海帮对五湖帮各地堂口的打压力度更大,而且明面上的打压也就罢了,暗地里,拼了命的挖墙脚。

五湖帮已经有好几个分堂堂主被挖到四海帮那边,各地堂口的局势都不容乐观。

接到谢文东的电话,三眼心不在焉地说道:“东哥总不会在台湾吧?”

“猜对了。”

“哦!”三眼先是应了一声,紧接着,他瞪大眼睛,发出‘啊?’的一声,他难以置信地问道:“东哥现在在哪?”

“桃园机场。”

“东哥不是在逗我吧?”

“听起来想吗?”谢文东呵呵地笑问道。

“……”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而后,便听到三眼高八度的喊声:“强子、老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