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私通

萧方接到金眼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金眼把F市这边的情况大致向萧方讲了一遍,最后告诉他,东哥决定把陈逸帆交给他处置。

和金眼通完电话后,萧方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谢文东不愿意亲自处置陈逸帆,所以这个恶人,就让给他萧方来做了。

表现上看,谢文东很大度,南洪门出身的人犯了错,交由南洪门出身的自己来处置,好像是故意给了陈逸帆一条生路,可实际上,自己又怎么可能不处死陈逸帆?

背叛社团,谋害老大,这么严重的罪行都不处死的话,以后社团还有何威信可言,岂不要乱了套?

无论于公于私,自己都没得选择,只能杀掉陈逸帆。可如此一来,南洪门出身的兄弟要怨恨,也怨恨不到他谢文东的头上,只会怨恨到自己的头上。

所以说,谢文东这个人,都算计到了骨头渣子里,一脑子的弯弯绕,一肚子的花花肠子。

可明知道自己被谢文东算计了,萧方也没办法,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萧方去了机场,准备搭乘最近一班的飞机去往F市。

在贵宾休息室里,一名中年人看到萧方,眼睛顿是一亮,乐呵呵地走上前来,满脸堆笑地说道:“呦,这不是方哥吗?!”

萧方挑起眼帘,看向中年人,面生得很,他似笑非笑地问道:“这位先生,我们认识?”

“方哥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是我的名片。”说着话,中年人把一张名片递交到萧方的手中。

萧方低头看了一眼,名片上的头衔是振海集团董事,名字叫李润生。

看到振海集团的名头,他眯了眯眼睛,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振海集团应该是四海帮旗下的产业之一。

他淡然一笑,不动声色地把名片放到一旁,说道:“原来是李先生。”

李润生向萧方身后的几名西装大汉看了看,笑问道:“方哥,方不方便借一步说话?”

萧方明白对方的意思,向几名手下人挥了下手。

几名大汉向萧方躬身施礼,然后转身走到一旁。不过他们都没有走远,目光也时不时地向萧方和李润生这边瞟过来。

“李先生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萧方淡然问道。

“方哥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了。”

“知道。”

“方哥没有声张,没有让你的兄弟来抓我,说明方哥愿意和我谈一谈。”

“嗯。”

李润生脸上的笑意更浓,沉默片刻,他收敛收容,忧心忡忡地说道:“南洪门是向先生和方哥等兄弟打下的基业,可洪门合并之后,方哥已成为南洪门高层里,仅存的硕果。据我所知,谢文东对南洪门这边的兄弟,颇为忌惮,一律不予重用,现在尚且如此,以后,只怕更无出头之日。将来恐怕连南面的分堂主,都要换成北面的人来做了,可怜向先生和方哥当年拼死拼活打下的基业,全成了旁人的囊中之物,是给他谢文东做了嫁衣啊!”

萧方眼眸闪过一抹寒光。沉默片刻,他转头看向李润生,问道:“李先生到底想说什么?”

“合作,共享!”

“什么意思?”

“你我双方合作,合力搬到谢文东,以后洪门就是方哥的,方哥吃肉,让我们跟着喝点汤就好。”

李润生胖乎乎的,弯弯眉,小眼睛,生着一副笑面,笑起来给让的感觉很喜感,当然,他的长相和口才,也很适合做说客。

萧方仰面而笑,说道:“如此大事,四海,就派李先生来和我谈?你们可是在戏耍我?”

李润生面色一正,急忙摆手说道:“方哥别误会,如果方哥真对这件事感兴趣,社团里,当然会有分量比我重得多的人,来亲自和方哥谈。”

萧方看了看手表,说道:“那就等他来了之后再说。”说着话,他站起身形,表情淡漠地说道:“李先生,我该走了。希望下一次来见我的人,不会让我失望。”

“是、是、是!方哥放心,我一定转达方哥的意思!”萧方带着几名手下人走进登机通道,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李润生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萧方这个人,深不可测,完全看不出来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交谈了这么久,他甚至都判断不出来萧方对于双方合作之事,是接受还是不接受,是真心还是假意。

李润生掏出手机,拨打电话。等电话接通,他说道:“光哥,我见到萧方了,也将合作的事和他说了,可是萧方态度不明。”

“呵呵,你不是还活着嘛!”

“啊?”

“你还能活着,就已经说明了萧方的态度。”

李润生吞了口唾沫,垂首说道:“我明白了。萧方提出,下次和他见面的人,是更有分量的人。”

“也许,我该找个机会和他见一面,或者……”说到这里,电话已经挂断。

F市。

到了F市后,萧方乘车,直接去了谢文东下榻的酒店,在套房中,他见到谢文东。

“谢先生!”萧方向谢文东躬身施了一礼。

“小方,你来了。”谢文东向萧方笑了笑,摆摆手,示意他坐。

萧方倒也没客气,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谢文东身子向后倚靠,双腿交叠,问道:“陈逸帆的事,小方已经知道了吧。”

“金眼已经向我说的很清楚了。”

“小方打算如何处置陈逸帆?”

萧方差点笑出来,说道:“谢先生不是已经知道我的决定了吗?”又何必明知故问。

谢文东笑了,说道:“看来,小方是在生我的气。”

萧方敲着大腿,过了一会,说道:“并不重要。”目前,他在洪门的身份就是谢文东手中的一根棍子,用于敲打南洪门出身兄弟的棍子。

棍子本身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重要吗?

谢文东看了一眼萧方,说道:“近期,我打算去趟台湾。”

“咳!咳!”萧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他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谢文东,怀疑他脑子是不是锈到了。台湾是四海帮的大本营,现在四海帮对谢文东已经不是暗杀,而是要明杀了,这个时候,他还要去台湾?作死去?

见萧方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当别人打你一拳,不用躲,也不用防,一拳打回去,看谁的拳头更硬!”

谢文东掏出香烟,点燃,缓缓吐出一口烟雾,说道:“台湾是四海帮的天下,在台湾和四海帮对着干,是要吃很多的亏,有很大的劣势,不过,逆流而上,不是更有意思吗?逆势而成,不是更有成就感吗?”

疯狂!狂妄!向大哥在的时候,绝不会这么做!

萧方看着神采飞扬的谢文东,心里也不得不承认,跟着谢文东这样的人做事,的确很容易让人热血沸腾,让人不自觉地想卯足了劲,跟上他一起往前冲。

他说道:“还对付四海帮,谢先生也不必非去台湾不可。四海帮的人曾找过我,希望和我暗中合作,扳倒谢先生,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可以利用,将计就计,把四海帮的大鱼钓出来。”

四海帮的人找上萧方,希望萧方能想陈逸帆一样,被他们所用,可是他们太低估萧方了。

南北洪门之间,他和谢文东之间,是存在很多的问题和矛盾,但问题再多,矛盾再深,可洪门终究是合并了,现在一笔写不出两个洪门。

四海帮是什么?外人!

让萧方去勾结外人,在社团里窝里斗,搞个自相残杀,他萧方干不出这样事,他高傲的性格也不会允许他做出这种卑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