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算计

第十一章 算计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视频画面。

拍摄的地点,是位于海边码头,一艘停靠在码头旁的渔船,已被众多的黑衣人控制住,很快,有几名渔民打扮的汉子被黑衣人押下了渔船。

另外,码头的地面上还趴着两位,这两人,陈逸帆都见过,那正是杨守光的手下人。

看到这段视频,陈逸帆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彻底蔫了。

谢文东缓声说道:“洪门已经合并,本不应再分南北,可是,我现在还做不到一视同仁,对南洪门这边的兄弟,我大多会照顾一二,就怕下面的兄弟说我处事不公,寒了南洪门弟兄的心,也愧对向大哥对我托付。”

听闻这话,陈逸帆心头发酸,鼻涕眼泪一并流淌下来。他慢慢从地上爬起,跪在谢文东面前,抱着脑袋,痛哭失声。

谢文东继续说道:“我能照顾南洪门的兄弟,可是兄弟你,为何不能照顾我吗?”

陈逸帆低垂着头,眼珠子滴滴答答地落在地毯上,颤声说道:“东哥,我错了!我做错了!”

“每个人都会犯错,只是有些错误可以被原谅,有些不可以。不管是不是可以被原谅的错误,既然知道错了,就该弥补。说吧,到底是谁。”

“是……是……”陈逸帆擦了擦脸上的水珠,也不知道那是汗水还是泪水。他最终把心一横,说道:“是四海帮的海风堂!”

“台湾的四海帮?”

“是!”

谢文东敲了敲额头,看向任长风,问道:“长风,我们有接触过四海帮吗?”

任长风也是一脸的茫然,模棱两可地说道:“可能,有过接触吧!”

台湾是个小地方,但四海帮可不是个小帮派。

四海帮的帮众,起码得有数万人,甚至超过十万都有可能,光是它的直系堂口,就有八十多个,散布在台湾、香港、内地,乃至世界各处。

海风堂,也只不过是四海帮八十多个直系堂口中的一个而已。

因为四海帮的势力太大,分布得太广,和洪门都有得一拼,所以某些堂口之间是不是有过碰撞、摩擦,任长风一时间还真不太好判断。

陈逸帆小心翼翼地看眼谢文东,然后忙又垂下眼帘,小声说道:“东哥支持五湖帮,而五湖帮在台湾,发展迅猛,大有取代四海帮的势头,所以,四海帮早已将东哥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这次刺杀东哥的人,就是出自于四海帮的海风堂,他们都是凉山部队的退役特种兵。”

谢文东的确是支持五湖帮,三眼、李爽、高强等人,都已被谢文东派到台湾,其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在台湾扶植五湖帮。

以前,四海帮和五湖帮,都是被青帮压着的。

现在青帮垮了,台湾的各大黑帮都在争夺龙头老大的位置,自身实力雄厚的四海帮,和业已得到谢文东大力支持的五湖帮,自然而然地形成水火不容之势。

不过四海帮在台湾把五湖帮打得再狠,也没多大用处,属于治标不治本,哪怕是把五湖帮灭了,只要谢文东还在,五湖帮也能死灰复燃,东山再起。

这次四海帮把矛头对准谢文东,可不是闲的没事干,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考量,最终高层的建议得到统一,就是先把五湖帮背后这座最大的靠山扳倒。

可惜,谋划了这么久,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谢文东那么精明,很快便分析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了然于胸地点了点头。

陈逸帆断断续续地继续说道:“东哥,并非兄弟……并非属下存心要联合外人谋害东哥,而是……而是四海帮的那群混蛋,绑架了我的家人,我是为了家人的安全,被逼无奈才……才对不起东哥的……”

谢文东看着陈逸帆,过了许久,问道:“海风堂的堂主是谁?”

“他……他叫杨守光。”

“现在哪里?”

“这……属下……属下不知道。”陈逸帆缓缓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杨守光可能在台湾,也可能不在。

海风堂是四海帮的直系大堂口,杨守光在四海帮,属于核心的高层人员,能掌握他具体去向的人,并不多,至少不是陈逸帆能了解的。

“你们平时怎么联系?”

“电话。”

谢文东看眼任长风。后者拉开陈逸帆的衣服,从他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又摸了摸他的裤兜口袋,确认没有其它的电话了,这才把搜出的手机交给谢文东。

后者向金眼扬了扬头,说道:“交给老刘,让老刘去查一下。”

金眼应了一声,接过手机,揣入口袋里。

陈逸帆怯生生地看眼谢文东,见他的丹凤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他哆嗦了一下,忙又垂下头。

他心里明白,接下来,该轮到自己了。

他跪在地上,提心吊胆的等着,等着谢文东做出决定。

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背叛社团,联合外人,谋害老大,只这一条,他有十个脑袋都保不住。

不过他多多少少还存在着一分期盼,一分侥幸。

以陈逸帆的罪过,谢文东以家法处死他,一点问题都没有,只不过现在是敏感时期。

南北洪门刚刚合并不久,他就处死了F市分堂的堂主,这件事传开,很可能会引起南洪门各堂口的恐慌,让本就没有稳定的局势,变得更加混乱,也会给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

凝视陈逸帆好一会,谢文东缓缓开口说道:“把陈逸帆交给萧方处置吧!”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同是一怔。陈逸帆眼中顿时闪现出求生的欲望。

萧方可是南洪门这边的元老,虽说已经归顺了谢文东,但毕竟都是南洪门的老兄弟,对自己,多多少少会讲些情分的。

陈逸帆所想,也正是任长风等人担心的问题。

任长风走到谢文东近前,小声说道:“东哥,让萧方来处置陈逸帆,不太妥吧?”

谢文东笑问道:“为何不妥?”

“萧方和南洪门的人……”可是一个鼻孔出气的,让萧方处置陈逸帆,不等于摆明了放陈逸帆一条出路吗?

勾结外贼,谋害老大,如果这都可以不用死的话,以后岂不人人都可以这么干了?社团以后还能有安稳的日子吗?

谢文东向任长风一笑,站起身形,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说道:“长风,你别小看了萧方,他可是聪明绝顶的人!”

说完话,他伸了伸筋骨,说道:“趁现在天还没亮,我再去眯一觉。”

任长风愣了一下,忙又问道:“东哥,在码头抓到的那些人?”

“你看着处理就好!”任长风做事,谢文东还是很放心的,这样的小事,他也会处理的很好,该审的审,该杀的杀,不会留下麻烦,也不会漏掉线索。

谢文东回房间休息了,任长风没有再多说什么,走到陈逸帆近前,抓着他的后衣领子,把他从地上提起来,说道:“走吧!你是生还是死,就看萧方的了。”

任长风把陈逸帆带走了,剩下的袁天仲和褚博,也双双走出房间。

到了外面,袁天仲扭了扭脖子,颈骨发出嘎嘎的脆响声。

他状似随意地说道:“什么四海帮、海风堂,什么凉山特种部队,如果不是东哥想要活口,他一个都跑不了!”

褚博莫名其妙地看眼袁天仲,心里嘀咕,这和我说这些干啥?

袁天仲见褚博眨着眼睛,一脸呆萌地看着自己,他乐呵呵地点下头,拍拍褚博的肩膀,说道:“年轻人,好好努力,以后,或许有一天你能追上我现在的水平。”

说完话,他打着呵欠,慢悠悠地回了房间,留下脑袋里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的褚博。

PS:更新迟了,抱歉,以后尽量早更新提前发~ 后面可能会出一个褚博篇,变成杀手之王的特别篇~后面还会有一波坏蛋的衍生周边送给大家做活动礼物,不对外售卖,珍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