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请走

第九章 请走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方传出冰冷的话音:“行动为什么会失败?”

“谢文东早有准备,我们是中了埋伏,光哥!”其实叫老蔡的黑衣人也不知道己方是不是真的中了埋伏。

他们有十多个人,而对方只有一个人;他们全副武装,身上长枪、短枪一应俱全,还有夜视镜、防弹衣等准备。

而对方根本没有枪,就是靠着一大堆的冷兵器,但却把他们杀了个落花流水。

这样的事,这样的人,他们以前都从来没遇到过。

“老蔡,你的意思是说,是陈逸帆出卖了我们?”

“这……属下也不敢肯定,不过,今晚行动的消息肯定是泄露了,而泄露消息的人,绝对不是我们这边的兄弟!”

因为他们都死了!泄露消息的人,不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既然泄露消息的不是己方这边的人,那么就一定是陈逸帆,或者是陈逸帆身边的人。

“好了,我知道了。你和小李现在在哪?”

“正在去机场的路上。”

“嗯,你们立刻搭乘最近的航班回来。”

稍顿,光哥突然又觉得不妥,话锋一转,说道:“不行,谢文东已经有了防备,你们到了机场,反而是自投罗网,去南粤码头,我会安排人,在那里接你们上船。”

“是!光哥!”老蔡挂了电话,对小李说道:“光哥让我们去南澳码头。”

“明白!”小李答应一声,将油门快踩到底了,将车子开得飞快。

另一边,陈逸帆正坐在家里等消息。

他还不清楚今晚的行动到底有没有成功,现在他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出事,一旦行动失败,谢文东不会放过他,杨守光也同样不会放过他。

而且他的家人还在杨守光的手里呢!

他正坐立难安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陈逸帆身子一震,一把将手机拿了起来,看着手机上的来电,陈逸帆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他才把手机接通。

“光哥!”

“嗯!今晚行动的结果,想必陈堂主已经知道了吧?”

“光……光哥,我……我还不知道!”

“哦?呵呵!”电话那边的人笑了,说道:“不知道吗,我还以为陈堂主早就知道了呢!”

“光、光哥?”

“行动失败了,谢文东早有准备,我派去的兄弟,就活下来两个人。他们可都是我堂口的精锐!”

听完这话,陈逸帆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嗡了一声,他原本站于床前的身子,前后摇晃了几下,接着,一屁股坐到床沿上,目光呆滞,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完了!这下全完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他结结巴巴地颤声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失败呢?我们明明已做好了充满的准备,做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

“是啊,我也正想问陈堂主,我们这次的行动,明明是万无一失,可为何会失败呢?陈堂主可有高见?”电话那边的人阴阳怪气地笑问道,阴笑。

陈逸帆激灵灵打个冷颤,急声说道:“光哥,绝对不是我向谢文东通风报信……”

“我又没说你,陈堂主,你慌什么?”

“光哥,你得救我,你不能扔下我不管,谢文东他……他不会放过我的……”

“我已经在南澳码头安排了船,我的兄弟正在赶过去,陈堂主,如果你的速度够快,或许也能赶得上。”

“啊?南……南澳码头,我……我知道了,光哥,我现在就过去!”说完话,陈逸帆提起自己的外套,快步向外走去。

他出了自己的房间,下到一楼的大厅里。

平日里,一直跟随陈逸帆左右的年轻司机,正坐在沙发上,见到陈逸帆下了楼,他立刻站起身形,说道:“帆哥!”

“走吧,我们去南澳码头!”

“去……去南澳码头?”

陈逸帆苦笑,笑得比哭还难看,有气无力地说道:“杨守光那边的行动失败了,如果不出意外,谢文东的人很快就到了!”

青年司机闻言,不由得倒吸口凉气,急声说道:“帆哥,我这就是提车!”

“嗯!”

陈逸帆走出房门,在房门口,还站着数名西装革履的保镖,众人一同躬身施礼,说道:“帆哥!”

“都上车,我们去南澳码头!”

几名大汉同是一怔,不过见陈逸帆气色不佳,也没敢开口多问,几名保镖分坐两辆汽车,与陈逸帆坐的轿车,一并开出别墅。

他们的车子刚出别墅的大门,猛然间,就听吱嘎、吱嘎数声尖锐的声响,一下子有六台车子飞速行驶过来,停在他们的四周,不仅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也同样堵死了他们的退路。

走在最前面的那辆车子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名保镖,看着挡在他们前方的车子,大声喝道:“你们是干什么的?知道拦得是谁的车吗?”

前方轿车的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名青年,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多岁,相貌清秀,体型修长。他乐呵呵地走上前来,慢条斯理地问道:“请问,帆哥在吗?”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然后上下打量着青年,觉得眼生得很,语气不善地问道:“你谁啊?”

“我找帆哥!”

“我问你的名字呢!”一名保镖走到青年的近前,抬着手指头,指着青年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既然知道是帆哥的车子,还他妈的敢在这挡路,我看你是……”

他话音未落,青年猛的一抬手,将保镖的手指头抓住,紧接着随意的向前一掰,就听咔嚓一声脆响,保镖的手指头被他硬生生的折断。

那名保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指甲都贴到手背上的手指头,他猛的发出啊的一声惨叫。另一名站于车门后的保镖大惊失色,抬手摸向后腰,准备拔枪。

那名青年抢先一个垫步,瞬间到了车门近前,顺势一脚侧踢了出去,正中车门上。

耳轮中就听嘭的一声闷响,轿车的车门连同站于车门后的那名保镖,一并向后弹飞出去。

坐在车内的另一名保镖慌慌张张地掏出手枪,枪口刚指向青年,后者信手一抓,也没看出来他的动作有多快,但保镖的手中枪却不可思议地落在他的手里。

还没等保镖回过神来,他抓着保镖的衣领子,将其从车内硬扯了出去,与此同时,他一枪把砸了下去,正中保镖的头顶。

保镖两眼向上一翻,声都没吭一下,当场晕死过去。

这时候,中间那辆轿车的车门业已打开,陈逸帆从车内走出来,先是看了看自己手下的三名保镖,再瞧瞧那名清秀青年,颤声问道:“你……你是谁?”

青年的目光落在陈逸帆的脸上,看了他片刻,嘴角扬起,说道:“帆哥是吧?我叫褚博,东哥请帆哥去酒店一趟。”

旁人或许不知道褚博是何许人也,但身为分堂堂主的陈逸帆又哪能不知道褚博?

龙虎队!血杀!谢文东手下的龙虎队找到自己头上了?!可龙虎队是什么时候来的F市啊?自己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听闻褚博的名字,陈逸帆两腿一软,差点跪坐到地上。

“东……东哥他……”

褚博走到陈逸帆近前,慢悠悠地说道:“今晚,有几个不长眼的,跑到酒店里找麻烦,出了这样的事,帆哥身为F市分堂的堂主,总得去向东哥解释一下吧?!”

说着话,他又扫视了一眼三辆轿车,乐呵呵地说道:“看起来,帆哥这是准备去酒店啊,那么,我们一起去?”

“我……我这个……”

“难道,帆哥不是去酒店?那这么晚了,帆哥想去哪啊?”

陈逸帆吞了口唾沫,干笑着说道:“博哥,是……是南滨大道那边出了点状况,我正准备去处理一下!”

“南滨大道那边的天塌了吗?”

“啊?”

“既然天没塌,还有什么事情能大过东哥的事?”褚博乐呵呵地问道:“帆哥不会想告诉我,南滨大道那边的事,比东哥的事还要大,还要重要吧?”

“怎……怎么会呢,当然……当然是东哥的事最重要……”

“嗯!”褚博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帆哥,我们现在就走吧!对了,刚才和帆哥的手下兄弟玩了两招,出手有点重,帆哥不会怪我吧?”

“不……不会……”

“帆哥不愧是洪门前辈,果然有前辈风范,请!”说着话,褚博走到自己的轿车近前,拉开车门,站到一旁,含笑向陈逸帆摆了摆手。

PS:国庆节假期最后一天,迟来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