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阴谋

谢文东笑道:“不管谁是内奸,他们的目标,绝不仅仅是杀了李煜他们几人这么简单,目的应该是要把我引到F市。现在我来了,他们的目的业已达成了,接下来,也势必要有所行动了!”

他话锋一转,问道:“老刘已经到F市了吗?”

“波哥还没到,不过暗组有批兄弟已经先到了。”

“盯着陈逸帆,我要知道他这几天的一切动向。”

金眼、木子、水镜互相看了看,心中已然有数,东哥怀疑的人,就是这位F市分堂的堂主。

当天晚上,陈逸帆在洲际酒店包下一间大会场,设宴款待谢文东。

F市分堂不是个小堂口,记录在册的兄弟就有数百号人,即便是最底层的兄弟,手底下都有一批小混混,如果把这些小混混们都算进来,上千人都挡不住。

会场的空间有限,自然不可能每个兄弟都来参加,此次凡是能来参加宴会的人,要么是堂口的干部,要么是在堂口混了十来年的老人。

等谢文东出场时,原本嘈杂的会场瞬时间变得鸦雀无声,在场的众人齐刷刷地站起身形,面向着谢文东,躬身施礼,异口同声道:“东哥!”

南北洪门之争的时候,北洪门势力并没有打到F市这里,F市堂口的人员十分整齐,与谢文东为首的北洪门势力,也谈不上有多么不共戴天的仇恨。

现在南北洪门合并了,洪门由谢文东做主,F市堂口的人员也很少有退出社团的。

谢文东向在场众人一笑,摆了摆手,说道:“诸位兄弟都请坐吧!”

“谢东哥!”人们整齐划一地纷纷坐回到椅子上。

陈逸帆满脸堆笑地来到谢文东近前,手指着会场前排中央的一张圆桌,说道:“东哥,这边请、这边请,位置已经安排好了!”

落座之后,陈逸帆又热情地帮着谢文东倒满酒,而后他高举起自己的酒杯,大声说道:“今日是东哥第一次来我们F市,兄弟们一起敬东哥一杯!”

“敬东哥!”

陈逸帆一呼百应,这个时候,F市堂口的人谁会不争着抢着表现?一旦能让谢文东记住自己,以后飞黄腾达的机会还能少得了吗?

在场的众人再次站起身形,齐齐向谢文东高举起酒杯。

谢文东一笑,拿起面前的杯子,环视会场内的众人,笑问道:“洪门统一以来,诸位兄弟觉得自己的日子是比以前好了,还是比以前差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抢先说道:“东哥,兄弟们当然是比以前好了!”

谢文东问道:“比以前好在了哪里?”

这一下没有人再接话了。其实南北洪门才刚刚统一,就算有变化,也不会出现的这么快。

谢文东含笑说道:“只要兄弟们肯脚踏实地的为社团做事,我可以保证,以后兄弟们的生活会越过越好!这路,只要走对了,以后自然会前程似锦,走错了,便随时可能摔个粉身碎骨。这杯酒,兄弟们不必敬我,可敬我们脚下的路!”

说着话,他举起酒杯,环敬了一圈,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在场的众人眨巴眨巴眼睛,一个个呆呆地看着谢文东,不知该作何反应。

陈逸帆愣了片刻,连忙说道:“来来来,我们敬东哥!敬前程!”

“敬东哥!敬前程!”在场众人回过神来,齐声说道,然后纷纷将杯中酒喝掉。

一杯酒下肚,陈逸帆再次帮谢文东倒满一杯酒,含笑说道:“此次东哥来F市,可是让F市分堂蓬荜生辉,兄弟再敬东哥一杯!”

谢文东的手指轻轻揉搓着面前的酒杯,笑道:“陈堂主……”

“东哥叫我老陈就好。”

“老陈。”

“哎!”陈逸帆急忙躬身。

“你要知道,我这次来F市,不是来参观的,而是来揪出杀人凶手的。”

“是、是、是!属下明白!”

“我还是那句话,你是F市分堂的堂主,发生在你眼皮子底下的事,你就必须得处理好,如果你做不来,就换个人来做,我想,愿意在F市堂口认真做事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是、是、是!”陈逸帆连连点头,额头上业已冒出虚汗。他躬着身子说道:“东哥放心,东哥交代给属下的任务,属下一定尽心尽力完成,三日之内,属下定会给东哥一个满意的交代。”

“如此甚好。”谢文东柔声说道,而后他拿起酒杯,向前一递,碰了下陈逸帆手中的杯子,将酒水倒入口中。

此时陈逸帆的身子都是僵硬的,机械性地将杯中酒喝掉,然后魂不守舍地坐回到椅子上。

谢文东没有再看他,他已经把这根弦逼得足够紧了,再逼下去,便有可能断掉,那就得不偿失了。

很快,堂口里的干部们相继起身,纷纷来到谢文东这桌,竞相敬酒。

谢文东倒也是来者不拒,有人来敬,他就与之碰杯喝酒,时间不长,谢文东已是十多杯酒下肚。

之后再有人来敬酒,谢文东便不喝了,被他身边的五行兄弟挡了下来。

这一顿饭,恐怕除了陈逸帆有点心不在焉外,其余的人都很尽兴。

以前人们没见过谢文东,对他的印象都是道听途说来的,现在见到他本人,人们对他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谢文东身上有东北人的豪爽,也有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和气度,有待人的平和,更有洞察人心的锐利。

等饭局到了尾声,谢文东显然已不胜酒力,起身时,身形都是摇摇晃晃的。

陈逸帆心中一动,高举着酒杯,用发硬的舌头大声嚷嚷道:“兄弟们,我们最后再敬东哥一杯!”

眼瞅着饭局结束了,人们当然不想错过这个最后表现的机会,一个个踉跄着起身,高举着酒杯,大声吼道:“敬东哥!”

很多人都已经醉得站都站不稳,举着酒杯的手一个劲的摇晃,杯中酒是留一半,洒一半。

谢文东瞥了陈逸帆一眼,淡然一笑,拿起杯子,说道:“干!”说话之间,咕咚一声,他又把一杯酒饮尽。

“干!”

堂口众人扯脖子大喊着,纷纷将最后一杯酒喝掉。

饭局结束,谢文东回楼上的房间休息,分堂的众人也都纷纷离去。

陈逸帆先是把谢文东送回到房间,见他回到房间里,直接躺在里屋卧室的床上,他也不好久留,向五行兄弟告辞。

离开酒店,陈逸帆坐上自己的汽车,而后他急匆匆地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

“老陈,饭局结束了?”话筒里传来似笑非笑地问话声。

“光哥,刚才在饭局上,谢文东又是话里话外的警告我,要我尽快查出杀手。”

陈逸帆一边说着话,一边擦着额头的虚汗。“他就给我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内还找不到人,F市堂口的堂主,恐怕就要换人来做了。”

“呵呵!”话筒里传出笑声,“老陈,你急什么?沉住气,事情会解决的。”稍顿,电话那边的人问道:“谢文东住在洲际酒店?”

“是的,光哥。”

“他带了多少人?”

“人……人是不多,就十几个二十个吧!不过堂口这边出的人不少,得有数十人。”

谢文东到了F市,他的人身安全,自然是由F市分堂这边负责。这次谢文东下榻洲际酒店,F市分堂派出数十名精锐人员,给予保护。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而后对方慢悠悠地说道:“今晚,你们不是喝了很多酒吗?谢文东的人没醉,但你的人,应该都醉倒了!”

陈逸帆吞了口唾沫,心思转了转,倒吸口凉气,惊骇道:“光哥的意思是,今晚,今晚便……便要动手?”

“既然机会都来了,不抓住,岂不可惜?”

陈逸帆额头的虚汗更多,他用袖口抹了抹,颤声说道:“谢文东若是死在F市,我……我也就完蛋了……”

“老陈,我给过你的承诺,一直都有效!等事成之后,无论你来台湾,还是去到别的什么地方,我都会安排的妥妥帖帖,让你和你的家人,一辈子吃喝不愁。”稍顿,“我的话,你怀疑?”

“不不不,谁不知道光哥的海风堂在四海……”

“现在南洪门已经没了,是北洪门在做主,你以为你这个堂主还能做多久?北洪门的人,真的能容忍你们这些南洪门的干部存在吗?倘若什么都不做,那就是在等死,以后什么都得不到!”

“我……我明白!”

“好了!等事成之后,我的人自然会安排你来台湾,之后你要去哪,都由你自己做主。等会,我会让我的兄弟给你电话,你安排他们混入洲际酒店,之后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的人,自然会处理。”

“是!光哥!”陈逸帆支支吾吾地说道:“光哥,那我……我的家人……”

“放心,他们现在在这里,好吃好住,过得舒服着呢,你现在要和他们视频吗?”

“不,不用了。我等光哥的电话。”

“嗯,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陈逸帆忍不住长长吁了口气。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后衣襟的衣服都已被冷汗浸透。他对开车的手下说道:“把空调关了!”

开车的青年脸色煞白,急忙关掉空调。

而后,他结结巴巴地问道:“帆哥,我……我们真的要?”

“放心吧!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等我走的那天,一定带上你!”陈逸帆疲惫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