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熟人

“我再说一次,我是警察!”俞明冲着压住他的四名大汉怒声吼叫道。

一名大汉拍了拍俞明的口袋,从他兜里掏出一张警官张,打开,对照着俞明看了看,确认他是警察没错,这名大汉向三名同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把俞明放开。

随着三名大汉放开手,俞明立刻从地上爬起,目光扫过这几名大汉,看向车队,说道:“我要见谢先生!”

拿着警官证的大汉哼笑出声,说道:“你以为东哥是你相见就能见到的吗?”

说着话,他向身旁的两名同伴甩了甩头。那两名大汉会意,点头答应一声,回到车上,先是开车向后退了退,然后绕过俞明的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随着头车开始行进,后面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的继续前行。

俞明看着大大小小的车子一辆辆的在自己面前行驶过去,他急得满脑门的汗珠子,当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行驶过来时,他眼尖的看到车子里坐着的正是谢文东。

他卯足全力向前冲去,不过站于他前方的两名大汉伸出手臂,把他死死挡住。

俞明挣脱不开,冲着行驶到面前的奥迪轿车大声喊道:“谢先生,我是俞明,我们见过面!”

奥迪轿车缓缓停了下来,车窗落下,谢文东转头看着被两名大汉死死拉住的俞明,问道:“俞警官找我有事?”

俞明吞了口唾沫,说道:“有三名警员失踪……”

他话没说完,谢文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语气淡漠地说道:“人口失踪,俞警官应该去找警察,而不是该来找我,俞警官是来找我寻开心的?”

“谢先生……”

他话音未落,汽车的车窗已缓缓升起,车子重新启动,继续向前行驶。

俞明哪肯让谢文东这么离开,三名潜入洪门内部的化妆侦查员全部失踪,这对于警队来说属于重大事故,他必须得弄个清楚明白,那三名失踪的警员究竟是生还是死。

“谢先生,事情涉及到三名警员的生死,不是小事,谢先生?谢先生?”俞明拼命的想拦阻汽车的行进,可惜,他连面前这两名大汉的拦挡都冲不过去。

透过车窗,他只能看到谢文东睨了他一眼,就这轻描淡写的一眼,却让他突然有种掉入冰窟的错觉,他的喊声戛然而止,从脚底板升起的寒气直冲发梢。

车内。水镜小声问道:“东哥,要不要解决掉这个麻烦。”

谢文东看了水镜一眼,笑问道:“他,也能算是麻烦?”

“……”水镜不再说话。

F市。

医大附属第一医院。

地下停尸间。

谢文东看到了李煜等五名弟兄的尸体。陪同谢文东一起的,除了随他一同来F市的众人外,还有F市堂口的堂主,陈逸帆。

陈逸帆四十出头,其貌不扬,有些秃顶,个子不高,微微发福,他算是南洪门里的老人了,平日里为人比较圆滑,待人处事都很周到,在南洪门里算是口碑很不错的一个人。

谢文东一一查看了李煜五人的尸体,五人有的身中一枪,有的身中多枪,但不管是身中一枪的还是身中多枪的,都是枪枪命中要害。

金眼看罢一圈,走到谢文东近前,说道:“东哥,很显然,杀手不是一个人,而且个个枪法精准,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谢文东目光深邃地说道:“恐怕不仅仅是枪法精准、经验丰富的老手。”说着话,他突然转头看向陈逸帆,问道:“陈堂主,你说是吧?”

“啊?”陈逸帆没想到谢文东会突然问到自己的头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手足无措地支吾道:“呃……这个……属下,属下也不清楚。”

“别墅里应该有录像吧?”

“东哥,别墅里的录像都被破坏了,硬盘也不见了。”

“哦。”谢文东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问道:“有线索吗?”

“这……属下暂时还未发现任何的线索。”

谢文东扬起眉毛,意味深长地说道:“陈堂主,我没有听错吧?F市可是你的地头,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有?”

陈逸帆吞了口唾沫,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小心翼翼地说道:“东哥,属下……属下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杀手不是本地人,绝对是外来的,不然的话,属下不会听不到一点风声……”

他话没说完,谢文东打断道:“我不管杀手是从哪来的,三日之内,我要知道他们是谁,他们藏在何处。三天后,如果陈堂主给不了我确切的消息,”

他拍了拍陈逸帆的肩膀,慢悠悠地说道:“那我就不得不怀疑,陈堂主是否还能继续胜任F市分堂堂主的职务了。”

说完话,谢文东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迈步走出停尸间。

陈逸帆额头渗出的冷汗更多,等众人都离开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低垂着头,步履匆匆地走了出去。

到了医院外,谢文东对开车的木子道:“去别墅。”

木子摁下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说道:“去别墅。”

车队离开医院,直奔李煜等人下榻的别墅而去。

这座别墅是南洪门的资产,当初是以安全屋为目的购买的。别墅的周围没有太高的建筑,别墅本身也十分坚固,且安装了大量的摄像头和红外线报警装置。

外面的人想躲避开这么多的摄像头和红外线报警装置,悄悄潜入到别墅的内部,难度极大,只能说是高手中的高手。

谢文东坐车,在别墅的外面转了两圈,然后才让木子把车子停在别墅的门口,他下车走进别墅内部。

别墅里还都保持着原样,甚至在地上还能看到干涸的血迹。

别墅的大厅显然是主战场,墙壁、各处家具乃至地面,都能看到弹洞,就连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淡淡的硝烟味。

陈逸帆快步走到谢文东的身边,手指着沙发附近的血迹,介绍道:“东哥,李兄弟就是死在这里的,另外的四名兄弟,分别死在这、这、这,还有这。”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指着地上,最后,他摇头叹息一声,面露悲色地说道:“双方经过激烈的交火,不过按照现场分析,杀手的数量很多,枪法也超群,李兄弟五人寡不敌众,最后都……”

说到最后,他低垂下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观察谢文东的反应。

谢文东站在大厅的中央,缓缓转身,看了一圈,然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径直地走出别墅。

到了外面,他问道:“陈堂主?”

“属下在。”陈逸帆急忙跟上前来,躬身说道。

“晚上我住在哪里?可有安排?”

陈逸帆正要说话,水镜接话道:“东哥,晚上我们住在洲际酒店,已经订好房间了。”

谢文东哦了一声。

陈逸帆眼珠转了转,接话道:“洲际酒店很不错,环境好,住着也舒适,晚上属下在洲际酒店设宴,请东哥务必要来参加,堂口里的兄弟们也都对东哥仰慕已经,这次能见到东哥,兄弟们肯定会兴奋得好几天都睡不着觉呢!”

谢文东嘴角扬起,说道:“不要光兴奋睡不着觉,更要去做事。陈堂主,我在F市只待三天,三天之内,我必须要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是我接手南洪门以来,对你下的第一个命令,我希望,这不会成为我对你下的最后一个命令。”

陈逸帆身子一震,头垂得更低,连声应道:“是、是、是,东哥,属下一定在三天内给东哥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文东对他一笑,扬头说道:“走吧!”

坐进车子里,谢文东向后倚靠,闭目养神。过了有十几分钟,他开口问道:“你们都怎么看?”

金眼、木子、水镜互相看看,前者说道:“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就是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木子和水镜也有同样的感觉,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二人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谢文东依旧闭着眼睛,幽幽说道:“是熟人干的,起码是有熟人参与其中。”

听闻这话,金眼、木子、水镜同是一惊,诧异地看着谢文东。

“通过现场的情况,可以判断当时的交战很激烈,在如此激烈交火的情况下,双方都互开了数十枪,可李煜他们却个个是要害中弹,身上再无其它的枪伤和蹭伤,这不正常。”

听谢文东这么一说,金眼、木子、水镜茅塞顿开,一下子反应过来到底哪里不对劲了。

水镜凝声说道:“李煜他们被杀时,应该是完全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现场留下的那些交火的痕迹,也都是之后人为做出来的,为的就是混淆视听,让我们误以为杀手是陌生人,是强行闯入别墅里行凶的。”

谢文东说道:“李煜也是社团中的老人了,打过青帮,打过南洪门,大战小战经历过无数次,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兄弟。与人枪战时,该如何自保,他很清楚,对方在不伤他的情况下,想直接命中他的要害,很难。”

金眼、木子、水晶下意识地握紧拳头,眼中闪现出骇人的精光,异口同声地问道:“东哥,这个熟人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