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遇害

G市,洪天集团,总部大楼。

谢文东和喻超、李晓芸开了个碰头会,商议洪天集团的事务。

接手洪天集团以来,喻超和李晓芸都没闲着,一直在忙着熟悉整个集团的各个机构、各项事务。连日来,忙得没日没夜,两人看上去也都消瘦了一圈。

看到他二人这样,谢文东也挺心疼的。等秘书处的秘书端送上来茶水,谢文东向喻超和李晓芸摆摆手,乐呵呵地说道:“罗马城不是一日建起来的,这么大的洪天集团,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接手的,慢慢做,不要急。”

喻超和李晓芸明白谢文东是好意,不想给自己制造太大压力,不过有些事情是不可以慢慢来处理的。喻超正色说道:“东哥,洪天集团旗下有许多的不良资产,这些资产,非但不会给集团带来任何的收益,只会增加负担和不必要的开销。”说着话,他打开公文包,拿出厚厚一打的文件,推到谢文东面前。

只看这份文件的厚度,谢文东就已经开始头疼了。拿起来一看,文件中记录的都是些公司的简介,杂七杂八,天南地北,什么样的都有,林林总总加到一起,得有上百家之多,难怪文件弄了这么厚一打。

李晓芸喝了口茶水,说道:“我和喻先生大致查了查,这些公司,小的只有几人,大的有几十人,并无实际的业务,挂靠在集团旗下,如同吸血鬼一般,完全是在靠集团养着它们。当然,这份文件中的资料还不全,集团旗下,类似于这样的吸血公司应该还有很多,我和喻先生会尽快挖出全部。”

谢文东一边听着李晓芸和喻超的讲解,一边拢目细看。

这份资料里所记录的公司,应该很大一部分都是洪天集团的影子公司,它们对洪天集团的确没什么帮助,但应该是与南洪门社团相挂钩的,甚至有些公司是为了南洪门各地分堂做掩护的。

谢文东大致看了看,将这份文件放到一旁,说道:“好,这件事我知道了,对这些公司,我会让老雷尽快去调查清楚。”

李晓芸皱了皱眉,说道:“东哥,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去做调查了,这些公司完全是集团的不良资产,当及时剔除掉才是。”

喻超眼珠转了转,说道:“调查清楚也好。”喻超接触过洪武集团的业务,在洪武集团旗下,也有一些类似于这种看似无用的吸血公司,这些公司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有其它的目的性。

李晓芸怪异地看了一眼喻超,不明白这还有什么好调查的。这么多的吸血公司挂靠在集团的下面,每天损失的资金都是天文数字。

对于做银行出身,习惯了精打细算,只能去吸别人血,而决不能容忍被人吸血的李晓芸来说,洪天集团旗下的这些公司,如同肿瘤一般的存在。

她正要说话,谢文东含笑说道:“晓芸,你觉得向先生是傻子吗,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为何还能容忍这些公司的存在,为什么?”

李晓芸看着谢文东,眨了眨眼睛,是啊,为什么?

谢文东正要说话,外面传来敲门声。他扬头说道:“进。”

房门打开,任长风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看到喻超和李晓芸也在办公室里,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喻超和李晓芸自然明白有自己在场,人家不方便说事,他二人双双站起身形,说道:“东哥,我们先出去坐会。”

“不必。”谢文东向他二人摆摆手,示意两人继续坐着,他看向任长风,问道:“事情搞定了?”

任长风咧嘴一笑,点头应道:“东哥,都搞定了,揪出来一长串的人,我把他们……”

他话没说完,谢文东打断道:“行了,这样的小事,你自己看着处理就好。”

“是!东哥!”任长风说道:“那……东哥,我就不打扰了。”

“去做事吧。”

任长风躬了躬身形,转头走了出去。

李晓芸回头看了一眼,随口问道:“东哥,什么事情这么神神秘秘的。”听谢文东和任长风的对话,好像在听天书。

谢文东乐了,慢悠悠地说道:“做好自己的事,不过问其它的事,这一点,晓芸可得向阿超好好学一学。”

喻超闻言,肩膀颤动地笑了起来。他只管公司上的业务,至于社团的事,他连问都不问,听都不听,这样做,既对自己好,也对公司好,对社团好,对谁都好。

看他笑得开心又得意,李晓芸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接下来,他们继续讨论洪天集团的事务。没过多久,外面又传来敲门声。

随着谢文东应了一声,一名身材高挑的女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说道:“谢先生,俞警官在楼下,想见谢先生。”

谢文东想都没想,直截了当地说道:“不见。”

“知道了!谢先生。”女秘书躬了躬身,小心翼翼地退出办公室。

她前脚刚出去,谢文东的电话又响了,李晓芸忍不住扶额,喻超也是一脸的无奈。

只是开这么一个碰头会,他俩和谢文东谈话的时间都没有超过十分钟的时候,不是有人来,就是有电话进来。

谢文东掏出手机,看眼来电,是东心雷打来的电话。他看向正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喻超和李晓芸,带着歉意说道:“阿超、晓芸,今天的会就到这儿吧,对于洪天这块的事务,你俩再多费费心,另外,我也会尽快找好合适的人过来接手。”

喻超和李晓芸都有自己的业务要忙,前者是东兴集团的负责人,后者是东亚银行的负责人,他二人不可能长时间的留在洪天集团这里。

但要谢文东一下子就找到一位无论能力、为人都信得过的人来接手洪天集团,那也不太现实。

喻超和李晓芸没有多说什么,双双起身,说道:“东哥,我们先走了。”

“好!”等他二人离开办公室,谢文东才把东心雷打开的电话接通,开口问道:“老雷,什么事?”

离开谢文东的办公室,喻超看看手表,已经到中午了,他笑问道:“李小姐,中午一起去吃顿饭?”

“没空。”李晓芸拒绝得干脆,下巴一扬,蹬着小高跟的皮鞋,哒哒哒地走开了。

喻超也不介意,耸耸肩,啧啧两声,自己下楼去吃饭了。

办公室里。

“东哥,F市出事了。我们派到F市的人,遭到了袭击,全死了。”

听闻这话,谢文东眼中乍现出一道精光,他凝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是在昨晚。”

“现在才发现?”

“是。动手的人是行家,速度快、下手狠,没有动静,五名兄弟,都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一击毙命。另外,”说到这里,东心雷顿住。

“另外什么?”

“李煜是这五名兄弟中的一个。”

东心雷说的李煜,在北洪门不算是高层,但也是中层干部里的佼佼者,无论是打青帮还是打南洪门,李煜都立下过不少的功劳。

可就是这么一位能冲锋陷阵的中层精英,没有死在青帮手里,没有死在南洪门手里,却死于一场暗杀袭击,令人惋惜,更令人痛心。

听电话那头的谢文东陷入沉默,久久没有说话,东心雷清了清喉咙,说道:“因为F市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所以我才把李煜派过去,没想到,人去了还不到三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你现在在哪?”

“东哥,我正在去机场。”

“老雷,你立刻知会F市那边的人,兄弟们的尸体,我们自己来处理,保护好现场,另外,我会亲自到F市走一趟。”谢文东面无表情地说道。

“东哥,这……这边的情况太复杂……”东心雷担心谢文东亲自过来会有危险。

谢文东说道:“正因为太复杂,所以我才要亲自过去一趟。”

南北洪门合并之后,北洪门这边会向南洪门各地的堂口派出人员,派出的人员不是过去直接担任堂主,而是给当地的堂主做副手,其一是尽快了解当地堂口的情况和业务,其二,也是为了日后的全面接管做准备。

东心雷派李煜到F市,他担任的职务正是F市分堂的副堂主,结果刚到F市,第三天就出事了,李煜连同下面的四名兄弟,全部被杀,死在临时租住的别墅当中。

这件事究竟是何人所为,可能性太多了,但最大的嫌疑人,无疑是F市分堂的现任堂主,何瑞清。

其实,整个F省的黑道情况就很复杂,存在许多本地帮派和外来帮派,由于又与台湾比邻,F省的这些帮派又与台湾帮派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也正因为这样,F省的帮派可谓是卧虎藏龙,看似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帮派,很可能背后有台湾的大帮派在支持,甚至就是人家在大陆的分支机构。

这次折损了一名副堂主,而且还是李煜这样的中层干部,谢文东不能不重视,他也必须得亲自去一趟F市,把F省的这团乱麻理清楚了,不然,早晚都是个隐患。

谢文东乘车,刚走出洪天大厦,车队的车头便被一辆黑色的轿车突然变道给挡住了。

随着那辆黑色轿车在道路中央停下,被挡在后面的车队也被迫停了下来。

与谢文东同乘一车的金眼、木子、水镜齐刷刷地抽出手枪,顺着车窗,警惕地望着外面的情况。

谢文东淡然一笑,向他们三人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紧张。

这里可是洪天集团总部的所在之地,到处都是己方的兄弟,谁若是敢在这里对他动手,除非对方的脑子进水了。

果不其然,挡住谢文东车队的人,不是什么杀手,而是来见谢文东,却根本见不到他人的那位缉毒大队副队长,俞明。

俞明刚刚从黑色轿车里走出来,便被从车队头车下来的四名黑衣大汉死死摁在地上。

他既不挣扎,也不反抗,双手高高抬起,大声说道:“我没有恶意,我就是想见谢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