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内鬼

G市,北郊,水库附近的一座废弃工厂内。

厂房的里端,聚集着一群人,为首的一位,是名中等身材、带着眼镜、看起来挺斯文的中年人。别看他的模样平凡无奇,不过他的身份可不简单。

此人名叫周帆,是现任洪门G市堂口的堂主。

向问天退隐之后,南洪门的核心人员归隐的归隐,出走的出走,已经没剩下几个了,也正因为这样,以前在南洪门默默无闻,只做些外联工作的周帆,才被临时提拔上来,成了G市堂口的堂主。

此时他坐在椅子上,在他的对面,也坐着一个人,不同的是,那个人是被牢牢捆绑在椅子上。

周帆看着对面青年,幽幽说道:“冯源,你跟我的时间不短了吧?”

“帆哥,我跟你三年了。”

“三年了,我竟然都不知道你他妈是警方的卧底!”周帆说着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名叫冯源的青年也笑了,他好奇地问道:“帆哥是怎么查到我的?”

“电话监听。”

“监听?”

周帆说道:“前段时间,我不是给你们群发过信息吗?只要点开那条信息,电话就会被监听。”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心头同是一震,他们和冯源一样,都有收到那条周帆群发的信息,而且也都点开看了,难道自己的电话也被监听了?

冯源愣了片刻,露出恍然之色,说道:“木马病毒。原来帆哥也玩起了高科技!”

周帆嗤笑出声,回手点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不是我本事,是北面的兄弟提供的技术!”

冯源点点头,他跟了周帆三年多,周帆的半斤八两他能不了解吗?像通过发送信息植入木马病毒这样的手段,以周帆的头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

他深吸口气,开门见山地问道:“帆哥打算怎么处置我?”

周帆吸了吸鼻子,耸肩说道:“冯源,这次你的事情闹得太大,都闹到了谢先生那里,我保不了你,我估计也没人能保得了你!”

冯源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他重新抬起头,对上周帆的目光,一字一顿、意味深长地说道:“帆哥,我可是跟了你三年!”

周帆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哼笑出声,说道:“现在你知道怕了,要和我谈感情了?晚了!你他妈早干什么去了?也就趁着现在我能捞点好处,你他妈的还把事情给我捅出去了,我好处没捞到,还惹来一身骚,还得给你擦屁股,收拾这烂摊子,你他妈的……”周帆越说越气,站起身形,对着冯源屁股下的椅子狠狠踹了一脚。

“人家说跟了你三年,你还能听出来是在和你讲感情、讲交情,你也真是蠢的可以!”厂房的外面突然传来说话声。

周帆以及在场的众人身子同是一震,紧接着,人们齐刷刷地从后腰拔出手枪,枪口一致对准厂房的大门。

“谁?是谁在说话?”

随着脚步声,从外面走进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位三十左右岁的青年,五官深刻,脸上棱角分明,相貌英俊,透出一股英朗阳刚之气,他的手中,还提着一把狭长笔直的唐刀。

看清楚这人的模样,周帆立刻把手中枪放下,别回到后腰,同时向两旁的手下人连连挥手,急声说道:“收起枪!把枪都收起来!”

说话间,他满脸堆笑,一溜小跑地来到俊朗青年近前,点头哈腰地说道:“原来是风哥!不知是风哥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他话没说完,俊朗青年抬起手来,轻轻拍打着周帆的脸颊,柔声说道:“周帆,人家说跟了你三年,不是在和你讲感情,而是在警告你,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你都犯过哪些罪行,警方都掌握得一清二楚,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好不了。”

周帆闻言,眼珠子顿时瞪得好大,呆呆地看着俊朗青年,好半晌没回过神来。

这位俊朗青年,正是任长风。他一边向厂房里端走去,一边看向被捆绑在椅子上的冯源,笑问道:“我说得没错吧?”

冯源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他跟在周帆身边这么久了,很了解周帆的为人,也相信自己能拿捏得住周帆。

但在任长风面前,他没有这个底气。首先他根本就不了解任长风这个人,其次,任长风身为谢文东身边的核心干部之一,向来以心狠手辣闻名。

任长风一直走到冯源的近前,站定,低头看着他。两人对视了片刻,任长风问道:“我们以前见过吗?”

冯源说道:“并没有。”

“可你知道我的谁。”

“但凡是在道上混过的,不知道任先生的人恐怕也不多。”

“嗯,即便是内鬼,这个高帽也戴得让人舒服。”任长风笑了笑,提起腿来,踩住冯源屁股下的椅子,说道:“我想,警方不会只派出你这么一个卧底吧?先说说你有几个同伴,他们都是谁。”

冯源低下头,一声没吭。

任长风说道:“说吧!你起码得交代出一两个,不然,我回去也无法交差。”

冯源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任长风扬起眉毛。

冯源正色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卧底的身份都是严格保密的……”

任长风转回身,看向周帆,说道:“他是你的人,可他什么都不肯说,周帆,你说现在怎么办?”

周帆以前在南洪门的工作是搞外联,善于交际,为人圆滑,而且和警方那边也有不少的往来。冯源是警方的卧底,他并不愿意碰这件事,做的好了,得罪警方,做的不好,又得罪谢文东,反正不管做的好坏,都要得罪一方,这与他圆滑的为人、处世之道不相符。

但现在的情况复杂了,任长风已亲自接手这件事,而要命的是,冯源跟了自己三年,的的确确掌握着很多自己的罪证。

听闻任长风的发问,周帆琢磨了片刻,大步流星地走到冯源近前,先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上,接着,抡起拳头,劈头盖脸的一顿打。

任长风向旁退出几步,从口袋中摸出香烟,叼起,点燃,悠悠吐出口烟雾,而后他拉了拉领口,又向四周望望,嘟囔道:“什么鬼地方?没有空调吗?”

周帆的一名手下连忙赔笑道:“风哥,这里废弃已经有段时间里,空调早就被拆走了。”

任长风翻了翻白眼,听身后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他回头一瞧,只见周帆还在用拳头死命的殴打冯源。他摇了摇头,向自己带来的手下人挥了下手。

其中一名面无表情的汉子向任长风鞠躬行礼,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被打的冯源,口鼻窜血,一脸的血污,打人的周帆也是累得气喘吁吁,拳头上全是血迹。

他趁着用纸巾擦拳头的空档,低声问道:“冯源,你把我的事情都上报了?”

冯源裂开嘴,原本白色的牙齿都已变成了血红色,他笑问道:“帆哥怕了吗?”

“操他妈的!”周帆气急败坏地扔掉纸巾,提起拳套还要继续打,一旁的任长风弹飞手中的半截香烟,说道:“好了,周帆,你的手段就只有这些吗?”

周帆老脸一红,说道:“风哥,这个死卧底骨头太硬。”

这时候,刚才离开的那名大汉提着一只帆布包,从外面走了回来。

任长风说道:“行了,你在旁歇歇吧!”说着话,他看向那名汉子,扬头说道:“老陆,他就交给你了。”

那名始终面无表情、死气沉沉的汉子向任长风点下头,走到冯源近前,将手中的帆布包放下,打开拉链,从里面掏出来好多杂七杂八的东西,像砂纸、胶水、炮仗,甚至还有方便面、矿泉水。

见状,周帆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任长风的手下人到底要干什么,带着这些吃的喝的,他们是当来旅游度假的吗?北面人的行事作用也太古怪了吧!

任长风走了过去,蹲在地上,先是拿起砂纸和胶水,乐呵呵地说道:“这叫‘一见如故’。把胶水涂在砂纸上,往身上一粘,等个两三分钟,往下一撕就是一层皮。”

听着他轻描淡写的讲解,冯源脸色顿变,周帆等人的心里也是一阵阵的发毛。任长风又拿起炮仗,笑道:“这个有意思,叫‘三炮进城’,把一个炮仗插进你的肚脐眼,点燃,嘭的炸开,你的肚脐眼会变大一圈,然后再插第二个炮仗,总之,三个炮仗炸完,保证让你的肚皮开个大窟窿,而且还保证让你不死。”

周帆等人激灵灵打个冷颤,看着地上的那些杂物,眼神也变得不对劲了。冯源的额头则是渗出冷汗,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任长风,拳头握得紧紧的。

“还是不肯说?”任长风笑问道。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冯源从牙缝中挤出一句。

任长风点点头,说道:“老陆,先让他试试‘二龙出水’。从一到十,让他挨个试,看看你能挺到第几关。”

说着话,他拍了拍冯源的肩膀,笑道:“到目前为止,有人最多在老陆的手里挺过了三关,希望你能打破这个记录,好好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