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合并

向问天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南北洪门重新合而唯一,这在国内乃至周围国家的黑道中,可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事件。

接下来,谢文东开始了他繁忙的工作。

这段时间,他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南洪门社团的事务,洪天集团的事务等等。

南洪门不是小帮小派,内部的成员众多,统计起来就已经够费劲的了,要如何全盘接受这些帮众,并让这些帮众能心悦诚服的俯首称臣,这需要谢文东的智慧。

另外,南洪门的内部还有派系之分,相互之间勾心斗角,明争暗斗,要如何从中协调,将个个派系凝聚到一起,这也需要谢文东的智慧。

而且在南洪门之下,还有众多的附属帮派,南北洪门合并之后,要如何处理这些附属帮派,是留还是弃,哪些该留,哪些该弃,需要谢文东做出准确的判断。

甚至连南洪门的底层小弟下面,都有很多不记名的小混混,这些人要如何处理,看似简单,但由于基数太过庞大,一个处理不当,都可能引发出大暴乱,这更需要谢文东的智慧。

谢文东是人,不是神,就算他再聪明,再能干,也不可能把这么多方方面面的问题都顾及到,并处理妥当。

连日来,以G市为中心的原南洪门势力范围内,几乎天天都爆发黑道帮派之间的争斗。

很多人都想趁着南北洪门刚刚统一,局势还很混乱的机会,大大捞上一笔。

一旦等到南北洪门完全合并,局势彻底稳定下来,他们再想浑水摸鱼,只怕也没那个机会了。

这些天,G市乃至G省的各家媒体,都在大力报道黑帮械斗的事件,而且矛头直指洪天集团。

G市,洪天集团总部。

顶楼,总裁办公室。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翻看着今天的报纸。

他一份份翻阅各家媒体的报纸,时间不长,厚厚一沓的报纸全部翻看了一遍。他心烦意乱地将报纸向旁一丢,身子向后倚靠,指弯轻轻抵着额头。

随着敲门声,水镜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散放在办公桌上的报纸,她小心翼翼地收拢到一起,然后说道:“东哥,有几名警察来了集团,要见东哥。”

“警察?”谢文东扬了扬眉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在北方,警察见了自己都会绕道走,到了G市这,警察是三天两头的来光顾,即便到亲戚家串门子都没这么频繁。

他笑问道:“水镜,这回又是哪个部门的警察?”

“说是缉毒大队。”水镜小声问道:“东哥要不要见?”

“见!当然要见!”今天不见,他们明天还会来,明天不见,后天也会来。

向问天在的时候,南洪门把警方那边打点的上下通畅,现在他刚刚接手南洪门,对G市这边的警方,他还没倒出时间去处理。

水镜躬了下身形,退出办公室。

时间不长,一名两杠两星的二级警监被水镜领了进来。

这名二级警监三十多岁的年纪,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短头发,大眼睛,皮肤黝黑,看起来很干练。

他进来之后,打量了一圈办公室,然后迈步直接向谢文东走了过去。水镜突然一伸手,把他挡住。

青年警官愣了愣,乐呵呵地看向办公桌后面的谢文东,说道:“谢先生!”

谢文东向水镜挥了下手。水镜收回手臂,退站到一旁。

青年警官走到办公桌前,站定,主动伸出手来,说道:“我叫俞明,是G市缉毒大队的副队长!”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动也没动,微微侧着身子,看着面前的这位缉毒大队的副队长,慢悠悠地问道:“俞队长找我有事?”

看谢文东根本没有和自己握手的意思,俞明略显尴尬地收回手,眼中也闪过一抹不悦的厉色。

他拉了一把椅子,在谢文东的对面坐了下来,笑问道:“这里是洪天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吧?”

谢文东垂下眼帘,连声都没吱。他不想回答废话。

俞明倒是也能自说自话。他继续道:“既然谢先生坐在这里,那么,谢先生现在就是洪天集团的总裁,可以对洪天集团的一切事务负责。”

谢文东终于动了,只不过是调整下坐姿。

俞明收敛笑容,正色说道:“昨天晚上,我们突击检查了旧码头的如意港口,查获上百公斤的海洛因。这些毒品,是从一家名为‘永兴’的贸易公司货品中查出的,经过昨晚的突审,该公司的负责人已经交代,他们公司隶属于洪天集团,对于这件事,谢先生如何解释?”

他说的这件事,谢文东还真知道。

永兴贸易公司,其实是永兴帮的幌子公司,而这个永兴帮,以前正是依附于南洪门的,和南洪门之间,确实有很密切的往来。

更确切的说,永兴帮就是南洪门进出货的渠道之一。这里所说的进出货,不单单是指毒品,还包括军火、违禁药品、走私货物等等。

谢文东看着一脸正色的俞明,缓缓开口问道:“有证据吗?”

“什么?”他突然开口说话,让俞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永兴贸易公司的人,说他们公司隶属于洪天集团的旗下,它就真隶属洪天集团旗下了吗?如果他们说永兴贸易公司归阎王管,你俞队长是不是也要下到阴曹地府,去询问阎王爷?”

“谢先生,你……”

“有证据,可以抓我,可以告我,没证据,就从这里滚出去。”谢文东目光一转,看向站于一旁的水镜,说道:“送客。”

水镜身形一晃,走到俞明近前,摆手说道:“俞队长,请吧!”

“谢先生,上百公斤的高纯度海洛因,可不是件小事,现在永兴贸易公司的人已经交代了,此事和洪天集团脱不开干系。”俞明怒视着好像没事人似的谢文东,愤愤不平地说道。

谢文东指弯抵着额头,笑眯眯地问道:“看来俞队长没听清楚我刚才的话,需要我找人帮你洗洗耳朵?”

俞明脸色一变,后面的话,也随之戛然而止。他与谢文东对视片刻,点了点头,脸上又浮现出笑意,说道:“不好意思,谢先生,打扰了。不过,我相信,我们会掌握到更多的证据!”

他话音刚落,就听咔的一声,办公室的房门已被打开,水镜正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

俞明没有再停留,大步走出办公室。等他离开,谢文东轻轻敲着额头,过了一会,他摁下办公桌上的座机,说道:“让老雷和长风过来见我。”

也就过了五六分钟,外面传来敲门声。

“进。”

房门打开,东心雷和任长风从外面双双走了进来。

两人到了办公桌前,躬身说道:“东哥。”

谢文东看了他二人一眼,挥手说道:“坐吧。”

等他二人落座,谢文东问道:“老雷、长风,今天的报纸,你俩都看过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东心雷清了清喉咙,小声说道:“东哥,看过了。”

“嗯。”谢文东点点头,话锋一转,又道:“刚刚,G市缉毒大队的人还来找过我,说永兴公司是洪天集团的下属公司。”

任长风沉声说道:“东哥,永兴公司的事,一定是有内鬼在捣鬼,不然的话,警察不可能突然跑到旧码头去查货。”

东心雷在旁连连点头,表示任长风说得没错,公司内部肯定是有内鬼,在给警方通风报信。

谢文东看着他二人,笑了,说道:“原来你俩也知道公司内部有内鬼!向媒体通风报信的,向警方通风报信的,向其它帮派通风报信的,各种各样通风报信的人,在公司里都汇聚全了吧?这是在干嘛?玩过家家呢?”

东心雷暗暗咧嘴,感觉脑门一阵阵的发热,任长风亦是低垂着头,大气都不敢喘。最

后,还是东心雷支支吾吾地说道:“东哥,我们刚刚接手南洪门,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至于混进来的内鬼,我……我一时间还没分出身去仔细调查。”

“事有轻重缓急!内鬼之事,事关重大,需即刻去处理。我不想让公司的名字天天出现在报纸上,我也不想天天都见到上门调查的警察。”

“明白了,东哥,三日之内,我一定把永兴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任长风腾的一下站起身形,向谢文东深施一礼,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东心雷挠了挠头发,也站了起身,说道:“东哥,我会尽快整顿内部人员!”

“去做事吧!”

“是!”东心雷答应一声,也向外走去。当他和任长风准备出门的时候,谢文东又突然叫住他二人。东心雷和任长风回头,不解地看着他。

谢文东柔声说道:“老雷、长风,G市不比北方,行事需谨慎,做事要小心。”

东心雷和任长风齐齐点下头,说道:“明白,东哥!”

目送他二人出了办公室,谢文东收回目光,看着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他忍不住啧了一声。

洪武集团的事务,他都很少亲自去处理,现在刚接手洪天集团,大大小小的事务,如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也的确够让谢文东头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