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34

和解

谢文东并不是个不懂体贴的人,甚至连张君怡见了,都不得不为之眼红。

出了这样的事,在这种情形之下,他竟然还能表现出一派轻松,风轻云淡的模样,他的表现,无疑是想让彭玲和金蓉在被人挟持之后,连心理阴影都不留下。

张君怡凝视着谢文东,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是!是一场误会!”

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未在多言,拉着彭玲和金蓉向大厅外走出。

张君怡带着赵武跟在后面,也走出大厅。

没等她开口说话,谢文东恍然想起了什么,回头说道:“张小姐,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我了。”

张君怡面色难看地冷哼了一声,向赵武甩下头。后者拍了两下巴掌,一名大汉快步走上前来,把从谢文东身上搜出的武器和杂物统统交还给他。

谢文东不紧不慢的把枪械塞回到枪套里,金刀的皮套也慢条斯理地佩戴在手腕上。把所有的东西都归位后,他笑呵呵地说道:“还少了一部手机。”

张君怡沉声说道:“谢先生的手机已不慎掉进了水里,谢先生想捡回来吗?”

谢文东无所谓地耸耸肩,笑道:“只是一部手机而已,就当我送给张小姐的礼物好了。”说着话,他再次拉起彭玲和金蓉,走到外面的甲板上,直奔停机坪而去。

在停机坪上,还有两架直升飞机。谢文东倒也不客气,带着彭玲和金蓉随意地坐进一架直升飞机里。张君怡直勾勾地看着已然坐进飞机机舱内的谢文东,握了握拳头,心中又是气恼,又拿他无可奈何。

她和赵武走向另一架直升飞机,临上飞机前,她回头大声说道:“谢先生,别忘了我们之前的约定。”说完,也不管谢文东有没有听到自己的话,她弯腰坐进机舱里。

时间不长,两架直升飞机一前一后的相继起飞,离开邮轮。

张君怡疲惫地向后依靠着,这次,本来是她设的逼谢文东就范的局,没想到,到最后反而成了自己被谢文东逼得就范了。

“大意了,我还是太大意了!”张君怡抡拳狠狠砸了下座椅,对赵武说道:“阿武。”

“大小姐。”

“交代下去,把船上的炸弹都拆了吧!”

“是!大小姐!”赵武答应一声,拿出手机,给手下人打去电话。

另一架直升飞机内。

彭玲和金蓉紧张地看着谢文东,忍不住异口同声地问道:“文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谢文东口口声声的说只是一场误会,但这样的说词,别说彭玲不相信,连金蓉都不相信。

谢文东向她二人笑了笑,又握握她俩的手,柔声说道:“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我保证。”

我想知道的是事情的原委!彭玲和金蓉还没来得及发问,谢文东突然提了提衬衫的领口,微微垂下头,轻描淡写地说道:“可以动手了。”

彭玲和金蓉还没反应过来他这个‘可以动手’是什么意思,猛然间,耳轮中就听轰隆一声巨响,一大团的火球在飞机的后方升空。

她二人身子一震,急忙转回头向后观望,即便直升飞机已经飞出好远,可仍能清楚地看到,在远处的海面上,燃起了熊熊大火,那艘他们刚刚离开的邮轮,此时已然化成了一片火海。

谢文东没有回头去看,只是默默地从耳孔里扣出一张圆形的小贴片,并把领口的一颗领扣拔掉,一并装进一只小塑料盒里。

他耳朵里的那只还没有小拇指指甲大的贴片,是耳机,领口的那只扣子,则是话筒,里面装有定位器。

即便张君怡的手下已经很小心了,不仅搜走了他的手机,还把他的手机毁掉,但谢文东在邮轮上所遭遇的一切,追踪而至的血杀和暗组都听得清清楚楚,对他所在的位置,也是了如指掌。

谢文东做事向来周全谨慎,滴水不漏,这次他只身赴险,又怎么可能不做好万全的准备?

邮轮发生大爆炸,另架飞机里的张君怡和赵武自然也看到了。

遥望远处海面上的火焰,张君怡和赵武都是满脸的惊骇和茫然之色,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扭头怒视着赵武,凝声问道:“我不是让你把炸弹都拆下来了吗?”

赵武的脸色此时已难看到了极点,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小姐,我……我刚才已经交代过了……”你也是听到的啊!

“可它现在还是炸了!”

“这……这应该不是我们的人弄炸的,而是……而是……”

“是谢文东?!”

赵武眉头紧锁地垂下头。除了谢文东,还能有谁?

张君怡凝视他好半晌,最后,她仰起头来,忍不住长叹了一声:“一败涂地!”

一艘豪华游轮,昊天金控能损失得起,船上几十口人的性命,昊天金控也不会在乎,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谢文东把船给炸了,这无疑是在向自己、向昊天金控示威。

张君怡在恼怒的同时,也从打骨子里升出丝丝的寒意。

谢文东的人是怎么追踪到的这里,又是怎么接近的邮轮,怎么炸的邮轮,他们对此竟然都一无所知,这太可怕了。

如果自己没有跟着谢文东一同离开,如果自己现在还留在船上,岂不也随着邮轮,葬身在大海当中了?

想到这里,张君怡的脸色煞白如纸,额头浮现出一层冷汗。

现在她突然想起谢文东在船上反问自己的话,‘张小姐不走吗?’现在想来,他是不希望自己被炸死的,他想让自己活着,只有活着的人,才能深刻的感受到谢文东带来的那种如虫蚀骨的恐惧感。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来,看向另一架直升飞机,想看清楚谢文东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不过,两架直升飞机距离较远,她只能看到远处空中的一团黑影,不过在这团黑影当中,她似乎看到了有两点亮光在闪烁,在向她释放出狡黠、凶残又恶毒的光芒,那是谢文东的眼睛。

张君怡身子一震,急忙收回目光,下意识地垂下眼帘。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怕过谁,但是这一次,她是真的生出了彻骨的恐惧感。

两架直升飞机,降落在G市沿海的一座码头。在空地的左右,早已挺着两大排的汽车。

等到飞机落定,从两只车队里,各冲出来一大群人,左侧的这边,都是洪门的人,右侧的那边,则是昊天金控的人。

谢文东率先下了飞机,而后转身,把彭玲和金蓉一一搀扶下来。

东心雷等人迅速围拢上前,急声说道:“东哥!”

谢文东满面轻松地向众人含笑点了点头,而后又向水镜和灵敏示意了一下,让她俩把彭玲和金蓉先带到车上。

目送着她们坐进己方的车队当中,谢文东方转回头,此时,张君怡业已走下飞机,站于他的背后。

即便她现在很不愿意面对谢文东,或者说是不敢面对谢文东,但她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过来,因为她的父母还在谢文东的手里。

“谢先生,你的人我已经安然无恙地送还了,现在,谢先生总该可以让你的手下放人了吧?”张君怡强装镇定,也强迫自己毫不闪躲地对上谢文东的目光。

谢文东暗道一声不错,地下财阀培养出来的孩子,也的确是有过人之处的。若换成旁人,此时恐怕早已吓得腿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而张君怡这个女人还能神态自若,气定神闲,很不简单。

其实,张君怡心里已经恐惧到了什么程度,也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

只不过深入骨髓的骄傲与自尊,让她不会把恐惧表现出来,也不允许她向任何人低头罢了。

谢文东与她对视片刻,把手伸向东心雷,说道:“老雷,手机。”

东心雷把手机掏出,毕恭毕敬地递给谢文东。后者接过电话,打出一串电话号码,对方接通后,他只简单说了一个字:“撤。”

而后,他把手机挂断,还给了东心雷。

见他打完了电话,张君怡忙从赵武那里拿来手机,给阿德莱德的别墅打去电话。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接电话的正是她的父亲,张靖旬。

在电话里,张靖旬还惊魂未定,声音颤抖得厉害。

“君怡,你……你到底招惹的是群什么人啊……”

听到父亲的声音,张君怡已基本确认,谢文东没有骗自己,他的人的确是撤走了。

她深吸口气,说道:“爸,放心吧,现在没事了,我会尽快派人接你和妈回国的。”

张君怡转身,低声好言安抚了几句,把手机交给赵武,然后她看向谢文东,本还想说几句狠话,但嗓子眼里就如同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谢文东看着她那副又不甘又无奈的样子,笑吟吟地说道:“这晚,可是让张小姐破费了。”

张君怡不由得皱起眉头。

谢文东笑道:“在海上放了好大一个烟花。当然,只是一个烟花而已,这对于张小姐来说,只小意思,昊天金控也能烧得起。”

张君怡身子一震,看向谢文东的目光,恨不得在他身上戳出俩窟窿。此时,她一刻也不想再多留,感觉在谢文东面前再多待一秒钟,自己都是在自取其辱,她点点头,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没笑硬挤笑地说道:“谢先生,我们,后会有期!”

“好啊,后会有期,不见不散。”谢文东含笑说道。

张君怡未再多留,转身向己方的车队走过去。

这次与谢文东的正面交锋,张君怡的确是一败涂地。

前期所做的所有准备,所布的所有局,到头来都成了无用功,一丝一毫的便宜没有占到不说,还白白搭上一艘豪华邮轮,以及数十名手下的性命。

今晚,她唯一能值得庆幸的是,并没有把影卫带到邮轮上,否则的话,昊天金控的损失就不是一艘游轮,几十条人命那么简单了。

但对于谢文东而言,这次的坏事反而变成了一桩好事,那就是大大消除了彭玲和金蓉之间的隔膜。

关键时刻,彭玲能肯挺身而出,甘愿用自己替换金蓉,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让金蓉所受到的感动也是难以言表。

其实,彭玲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完全是出自于一名警察的本能。

金蓉是个很简单的姑娘,别人对她好,她也会对别人好。

即便现在已经获救,处境已经绝对安全,但金蓉对彭玲仍表现得很依赖,坐在车内,她的两只小手还紧紧抓着彭玲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