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31

请君

黑衣人的这句话,没让谢文东怎么样,却令在场的东心雷、灵敏、萧方三人身子同是一震。

谢文东没有接话,他抽出香烟,啪的一声,点燃。在他点燃香烟的同时,站于两旁的两名大汉走到黑衣人身后,二人猛然各自踹出一脚,正中黑衣人两腿的膝弯处。

后者忍不住惊叫出声,噗通一声跪倒地上。他还想站起身,但双肩被背后的两名大汉死死摁住。他抬头看向谢文东,怒声道:“谢先生你……”

“我不太习惯仰着头和人说话,而这里又没有你能坐的地方,所以,我坐着,你就只能跪着了。”谢文东吐出口烟雾,狭长的丹凤眼也慢慢眯缝起来。

“你……你就不怕她俩会死?”黑衣人故作强硬,怒声质问道。

“我可以确定的是,她俩都不会死,至于你会不会死,可就两说了。”谢文东淡笑着说道。

黑衣人脸色变换不停,许久没说出话来。过了好一会,他收敛起气焰,小心翼翼地说道:“我……我们小姐交代,只要谢先生肯一个人坐上飞机,自然可以见到彭小姐和金小姐,如果……如果谢先生不肯上飞机,那么就……就只能等着给她二人收尸了……”他的话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几乎连他自己都快听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了。

谢文东眨眨眼睛,问道:“张君怡?”

他的发问,像是在多此一举,实则这个问题对谢文东却很重要。

黑衣人点头说道:“是……是的!”

谢文东扬起头来,仰面望天。过了片刻,他挥挥手,见状,两名大汉把黑衣人拉起,不由分说地向外走去。

“谢先生,你可要考虑清楚,她二人的生死,现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在飞机上等我。”

黑衣人先是一怔,而后如释重负的长松口气。只要谢文东肯上飞机,只要他敢来,那么他就是俎上之鱼肉,任凭己方的宰割了。

等黑衣人被带走后,谢文东站起身形,见状,东心雷、灵敏、萧方三人一同上前,拦阻道:“东哥,不可冒险,这太危险了!”

独自一个人跟着对方走,那不等于是去自投罗网吗?别说最后救不出来彭玲和金蓉,连他自己都得搭进去。这种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救人方式,是最愚蠢,也是最不可行的!

谢文东的做法也让萧方大失所望,他以为凭借谢文东的才智,是不可能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

他们三人一脸的急迫,谢文东倒是满脸的轻松,他扫视三人一眼,问道:“如何才能最大限度的打击你的对手?”

三人莫名其妙地摇摇头,也没太听明白谢文东这话的意思。

谢文东说道:“就是让你的对手陷入绝望!可如何才能让一个人陷入绝望?就是让他深刻的体会到,无论他付出多大的努力,无论他花费多大的心思,可最后的结果,他都只是在做无用功。”

东心雷、灵敏、萧方还没有反应过来,谢文东已迈步向外走去。过了片刻,三人回过神来,互相对视一眼,紧接着快步追了出去。

“东哥——”三人追进电梯轿厢内。

谢文东双手随意地插进口袋里,说道:“放心,此行我会平安无事,也会把小玲和蓉蓉平安无事的带回来。”

东心雷和灵敏见惯了谢文东这种自信满满的样子,两人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萧方则是满脸的担忧和不解,他实在猜不出来,谢文东一旦落入昊天金控的手里,他还能有什么反制人家的手段。

登上楼顶的天台,在场的大汉们纷纷躬身施礼,齐声说道:“东哥!”

那名黑衣人现在已经站在直升飞机旁,刚才的惊慌失措业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又是自信满满。

他本以为谢文东是个铁石心肠、冷酷无情的人,不会受彭玲、金蓉安危的威胁,现在来看,他刚才完全是在虚张声势,对这两个女人,他其实还是很在乎的。

东心雷看眼停机坪那边,对谢文东低声说道:“东哥,我刚刚已经知会过老刘和老森,对你进行定位和追踪。”

“嗯。”谢文东淡然应了一声。

黑衣人冲着谢文东这边挥挥手,大声说道:“谢先生,请把!”

谢文东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步伐,闲庭信步般的走到直升飞机的近前。

黑衣人嘴角勾了勾,暗暗冷笑,伸手拉开机舱门,说道:“请!”

没有片刻的迟疑,谢文东如同坐进了自家飞机里似的。黑衣人紧随其后,也跟着坐了进来。随着震耳欲聋的马达声响,直升飞机离开停机坪,直奔东方而去。

目送着直升飞机越行越远,东心雷快速地掏出手机,再次给姜森打去电话。

飞机上。此时,那名黑衣人对谢文东已再无一丝一毫的恐惧,似笑非笑地说道:“谢先生真是好福气啊,找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啊,不对,其中有一位还是谢先生的未婚妻呢!”

谢文东并不理会身边的黑衣人,眯缝着眼睛,看向飞机窗外。

通过飞机飞行的轨迹,他判断对方是行向大海的。他暗暗点头,难怪己方在H市和G市翻了个底朝天,都找不到小玲和蓉蓉的踪迹,原来她俩都被张君怡藏到了海上。

要说张君怡这个女人,头脑还真不简单,算计周全,做事缜密,滴水不漏,关键是,她还是昊天金控的当家人之一,背后有偌大的昊天金控做靠山,的确称得上是个难缠的对手。

谢文东对黑衣人的不理和漠视,让他心里即愤怒又得意。愤怒的是,都到了这个时候,谢文东还故作沉稳高傲,盛气凌人,得意的是,现在的谢文东只是一块任人宰割的肉而已。

黑衣人继续说道:“谢先生的胆量,令人佩服,但人活在世上,光有胆量是不够的,关键是还得够聪明,谢先生与我们昊天金控过不去,就显得太不明智了,走到今日这个局面,也全是谢先生的咎由自取。”

谢文东依旧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落在窗外。

黑衣人目光阴冷地瞪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如果谢先生够聪明,双方摒弃前嫌也不是不可能,但谢先生若还是执迷不悟,恐怕……”

他话还没说完,谢文东突然身手入怀,当他的手从怀中掏出来的时候,掌中多出一把明晃晃的亮银色手枪。

黑衣人不由得一怔,他还没反应过来,谢文东抬起手中枪,对准黑衣人的脑袋,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嘭!

随着一声枪响,黑衣人那边的窗户上立刻多出一颗弹洞,弹洞的四周,全是红通通的血水。

这突如其来的一枪,也让飞机驾驶员身子一哆嗦,飞机都随之下坠,他急忙把飞机控制住,扭转回头,看着双目圆睁,脑袋上多出两个血窟窿的尸体,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向谢文东,结结巴巴道:“你……你……”

“太啰嗦。”谢文东慢条斯理地收起手枪,揣回到腋下的枪套中,说道:“他死于话多,你呢?”

飞机驾驶员如同见了鬼似的,急忙正过头去,想驾驶飞机原路返回。谢文东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慢悠悠地说道:“现在带我回去,不用我杀你,你也会死得很惨。”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飞机驾驶员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是啊,谢文东已经上了飞机,他若是再把飞机开回G市,大小姐哪能放过自己?他一句话都未敢多说,驾驶着飞机,继续去往海上的那艘邮轮。

直升飞机顺利抵达邮轮,落在停机坪上后,驾驶员第一时间摘掉头盔耳麦,如同被鬼追似的,跳下飞机,狂奔了出去。

看着驾驶员逃荒而逃的背影,谢文东很想找镜子照一照,自己现在的模样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吓人。

他耸耸肩,推开舱门,从飞机内跳下来。几乎在他出来的同时,一大群的黑衣大汉包围过来,人们的手里皆拿着枪械,把谢文东团团围在当中。

有一名黑衣大汉小心翼翼地走到谢文东近前,下意识地看眼机舱内的尸体,他脸色阴沉地向谢文东伸手说道:“谢先生,请交出你的武器。”

谢文东没有迟疑,把衣扣解开,从腋下的枪套里拔出手枪。在他拔出枪的瞬间,周围的大汉们不约而同地变成了双手握枪,手指紧紧勾在扳机上,如临大敌。

他淡然一笑,把手中枪递给了面前的黑衣大汉。后者接过来,稍稍松口气,扬头说道:“这,应该不是全部吧!”

谢文东眨眨眼睛,蹲下身形,从脚踝处又抽出来一把掌心雷,也递给了黑衣大汉。后者清了清喉咙,加重语气道:“谢先生!”

“你们对我的调查还挺仔细的嘛!”谢文东一边笑着,一边拉了拉衣袖,把碗口处的刀套解了下来。

等他一连交出了三把武器,那名黑衣大汉才退开,示意同伴进行搜身。有两名大汉走上前来,一前一后,在谢文东的身上进行仔细搜查,确认他再无武器,两人这才双双退开。

直到这个时候,停机坪附近的船舱舱门打开,张君怡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今晚,她没有穿着平日里常穿的职业套装,而是换成一件大红色的晚礼服,将她娇美的身材勾勒得一览无遗,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裙摆的分岔,从腿侧一直延续到大腿根,走路时,裙摆飘飘,露出修长又雪白的玉腿。她的脸上也没有再戴那副又大又古板的黑框眼镜,鬓发高挽,上了些许的淡妆,美轮美奂,浑身上下似乎都透着一层光圈。

这样的张君怡,别说谢文东没见过,就是昊天金控的人,也很少见到。

随着她出现,在场的众人纷纷把头扭了过去,一会目光低垂,一会又小心翼翼的挑起眼帘,皆是一副想看有不敢看的模样。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张主任如此盛装出席,实在是令人意外。”

张君怡款款走到谢文东近前,含笑说道:“私下里,我想谢先生也应该改变下称呼了。”

“张小姐。”

“嗯,总算是顺耳了一些。”张君怡问道:“谢先生吃过晚餐了吗?”

“张小姐认为我是吃过了还是没吃过呢?”

“我想,谢先生应该是没吃过。”

“那就没吃过吧!”

张君怡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和聪明人说话,真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船内已经准备了晚宴,想来,应该不会让谢先生失望。”

谢文东耸耸肩,说道:“张小姐要请我吃饭,只一句话即可,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让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