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8

引出

孟溪对此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她沉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说,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她处处都不如你,可现在,你反而处处都不如她了。”

孟溪先是一愣,紧接着连连摇头,说道:“你闭嘴,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更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青年耸肩道:“是吗?不然我又怎么会知道你有位同学叫金蓉呢?或许……”

说话之间,他抬起手来,轻轻揉捏着孟溪光滑的肩头,柔声说道:“或许,在你的潜意识里就是妒忌她的,只不过你自己都没发现罢了,但在酒后,吐出了真言!”

“不可能!我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孟溪挥臂,把青年的手打开,又向后退了两步,后背已经顶到冰冷的墙壁上。

青年不给她逃避的机会,步步紧逼,凑到她的近前,贴近她的脸颊,在她耳边吐着滚烫的热气,说道:“我对你这位同学,很感兴趣,帮我把她约出来,你的这些照片和视频,我可以保证,统统都会删除掉。”

“你……你想要对她做什么?”孟溪紧张地问道。

“如果我真对她做了什么,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愿吗?”

“你放屁!你要是敢伤害蓉蓉,我绝不会放过你……”

“先别那么激动,我说了,我只是想认识她。”青年慢悠悠地说道:“今天下午三点,带她到建设路,那里有一家名叫芬妮雅的服装店,我会在那里等你们。”

“你……”

“带她来了,我会说到做到,这些照片和视频,会就此消失,以后绝不会再出现,否则,它们便会出现在网络中,报纸上,社会新闻里,你想想(青年笑吟吟地轻轻抚摸着孟溪的脸庞),一旦这些照片和视频流传开,你的父母怎么做人,你的同学和朋友们,又会怎么看你?”

孟溪的脸色变得煞白如纸,她用力地抓住青年的胳膊,急声说道:“你不能这么做。”

“对,不能这么做,但是,这要取决于你的表现,带她来,什么都好说,带不来她,就什么都不用谈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想认识她,看看她有没有你描述中的那么漂亮,那么可爱。”

“只是想认识而已?”

青年耸耸肩,反问道:“不然呢?光天化日之下,我还能对她做什么?”

孟溪陷入沉默。同学会之后,她和金蓉也约会过好几次,两人一起去逛逛街,喝喝茶,吃吃饭,不过每次外出,金蓉的身后都跟着好几名魁梧的保镖。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稍微松缓了一下,她冷冷瞪着青年,说道:“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招,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我相信,她见到我之后,会立刻喜欢上我的!”青年自信满满地说道。

孟溪对此嗤之以鼻。

她禁不住拿面前的这名青年和谢文东做比较。青年生了一副被老天厚待的皮囊,一米八挂零的个头,皮肤白皙,身材健壮,小腹的八块腹肌尤其明显,显然平日里有经常健身。

他的相貌也不错,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相貌堂堂,英俊迷人,但孟溪就是觉得他没有谢文东那么吸引人。

如果他二人站在一起的话,人们肯定会先注意到这名青年,但过后时间不长,就会慢慢把他淡忘掉,而谢文东则不然,当时或许没觉得他怎么样,但过后,脑海中总会莫名其妙的浮现出他的那对丹凤眼,那么的深邃,又那么的晶亮,仿佛繁星点点的夜空,让人不知不觉的沉醉在其中。

“她不会喜欢上你的!”孟溪语气笃定地说道。

“哦?我还真没遇到过,有哪个女人能对我的魅力视而不见!”青年厚脸皮地笑言道。

孟溪冷哼了一声,再什么话都没说,用力推开快要压到自己身上的青年,捧着零散的衣服,走进洗手间。

青年没有追进去,坐到椅子上,老神在在地说道:“下午三点,芬妮雅服装店,不见不散!”

当孟溪穿好衣服,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青年还赤身裸体的坐在椅子上,笑吟吟地看着她。

现在孟溪一句话都懒得与他多说,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转身向房间外走去。

她的手握到门把手,正要拧开,青年突然开口道:“别忘了,你我之间的约定!”说话时,他还特意晃了晃手中的手机。

孟溪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打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一失足成千古恨,孟溪现在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她离开酒店后,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的路上,她给金蓉打去电话:“蓉蓉,在做什么?”

“没事,在家闲着呢!”

“下午去逛街怎么样?”

“好啊,去哪见面?”

“你在家等我,我去找你。”

“好。”金蓉的朋友不多,孟溪可算是与她关系最亲近的朋友了,听孟溪找她,她没有多想,立刻便答应了。

接近下午一点的时候,孟溪来到金蓉的住处。金蓉所住的别墅,她以前有来过一次,那次她简直都快要被惊呆了。

别墅的院子,如同高尔夫球场一般大小,从院门到别墅的大楼,如果用走的,起码得走上十多分钟。

楼内,更是装饰得金碧辉煌,好像梦幻般的城堡,又似美轮美奂的宫殿。

孟溪有问过金蓉,这座别墅是她家的吗?金蓉的回答是,谢文东送她的。

可孟溪问到谢文东具体的工作时,金蓉又回答不上来了。别墅虽然远离市中心,但毕竟还是位于G市的市内,这么大的别墅,孟溪都不敢想象得花多少钱。

第二次来这里,孟溪依旧被这座巨大无比的别墅震惊到,心中也不得不感叹金蓉的好命,人与人真的是不一样的。

金蓉早早的就已整装待发,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勾勒出她娇美的身材,即不过分艳丽,也不会显得她太清纯稚嫩,给人的感觉恰到好处。

她今天选的座驾是一辆宾利轿车。宾利的车子外形大多都很厚重,女人喜欢这种车的不多,而身材娇小、甜美可爱的金蓉,却偏偏对宾利这个牌子的汽车情有独钟。

开车的司机是一名穿着西装、身材魁梧的大汉,金蓉和孟溪坐在后面。

金蓉问道:“小溪,这几天你在忙什么,都没来找我?”

孟溪伸了个懒腰,说道:“我正在找工作,面试了几家公司,结果都不太理想。”

金蓉诧异地问道:“你不是说不喜欢被束缚吗?”在她印象当中,孟溪如同一个浪子,她最大的理想就是走遍世界各地。

孟溪苦笑着摇摇头,说道:“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人总不能一直活在理想里,总是要面对现实的。”

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她不能总是向父母伸手要钱,总是不管不顾的任性而为。

对于她的话,金蓉似懂非懂,不过她明白一点,孟溪现在不想再满世界的乱跑了,而是想找份工作定下来。她说道:“我可以让文东帮忙。”

孟溪笑道:“你连他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他可以帮得上我呢?”

金蓉正色说道:“我打听了一下,文东最近收购了一家公司,他现在就在忙这家公司的事。”

“什么公司?叫什么名字?”孟溪好奇地问道。

“好像是叫洪天集团。”

孟溪闻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在G市,哪还有人没听说过洪天集团的?作为G市土生土长的大企业,洪天集团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涉足的领域各方各面,分公司和子公司开得到处都是。

“洪天集团?”她不确定地问道。

“是啊!”

“不会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洪天集团吧?”孟溪咋舌道。

金蓉怪异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哪里知道你想的是哪个洪天集团?”稍顿,她又好奇地问道:“G市有好几家洪天集团吗?”

孟溪不自然地清了清喉咙,摇头说道:“只有一家。”只是这太令人难以相信了,谢文东竟然能收购了洪天集团?他得有多雄厚的财力?

再者说,洪天集团易主这么大的事,报纸、网络、电视上竟然都没有任何的报道,这也太反常了。

她像看怪物似的看着金蓉,久久无语。

金蓉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问道:“小溪,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没……没什么。”

其实孟溪看得不是她,而是想透过她,看清楚谢文东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怎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偌大的洪天集团给收购了。

孟溪并不怀疑金蓉说的这些是假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金蓉为什么能住在那么巨大又豪华的别墅里,出入时,身边又为何会跟着那么多的保镖。

“我们去哪里逛街?”

“去越秀区吧!”

没等金蓉接话,开车的大汉头也不回地说道:“那边太乱了。”

孟溪眼眸闪了闪,说道:“以我现在的消费水平,也只能在越秀买点便宜货了。”

金蓉拉住她的手,笑道:“不要这么说,你喜欢什么,我买来送给你!”

孟溪皱了皱眉头,正色说道:“蓉蓉,你是知道我的,我从来不拿别人的东西,有钱就买,没钱,我也不会多看、多想。”

金蓉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伤到孟溪的自尊,她如同做错事的小孩子,边摇着孟溪的胳膊,边说道:“好了好了,我们就去越秀逛逛。”

开车的大汉还想说话,回头看了一眼金蓉,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二人先去了服装批发市场。

金蓉和孟溪走在前面,两名彪形大汉不远不近的跟在后面。金蓉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看着琳琅满目的商铺,以及各种各样的服饰,倒也觉得挺新鲜的。

她和孟溪逛得尽兴,但后面的两名彪形大汉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目光如电,不时的扫向左右。

对于金蓉而言,她并没有觉得批发市场里的衣服有特别便宜,确切的说,她根本就没有金钱的概念。

她买衣服,并不需要去商场选购,商家会主动上门,把影册摆在她的面前,她只需拿笔在上面画勾就好。

都用不上一个小时,商家就会把她选定的衣服送到,试过之后,喜欢的留下,不喜欢的让商家直接带走,由始至终,她都接触不到钱。

金蓉明明已经长大成人,但性情还和以前一样的天真无邪,干净清澈,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她小的时候,金鹏把她当成公主来养,都不用她张嘴去要,就会给予她最好的一切,等她长大了之后,谢文东接了金鹏的班,依旧是把她当成公主来养。

孟溪的认知其实倒也没错,人与人真的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天生下来就处在温饱线上挣扎,而有些人,则是含着金勺出生的,金蓉无疑就属于后者。

两人在批发城里逛了一大圈,东西都没少买。出了批发城,孟溪看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她提议道:“蓉蓉,我们去建设路那边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