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7

挟持

随着青年的不断逼近,文姿握紧彭玲的手,忍不住一步步的后退。

当青年距离她俩已不足五米远的时候,文姿快速地把一串钥匙塞进彭玲手里,随后又狠狠推了她一把,急声道:“开车,快走!”

“我们一起走……”

“我拦住她,你快走!”文姿冲着彭玲厉声喝道。

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文姿,秀美的五官此时都因扭曲而变得狰狞。她不敢再多加停留,转身向停在不远处的mini轿车跑了过去。

听着彭玲渐渐跑远的脚步声,文姿提到嗓子眼的心稍微落了落。

她凝视着一步步走近的青年,双手慢慢下垂,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勾动着。

青年依旧是保持着原速,向文姿走过去,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要再拦着我,我已经说了,我不想杀女人。”

“那我就杀你!”说话之间,文姿猛然一提裤腿,蹲了下去,手掌顺势在脚踝处一抹,原本空空如也的掌心里,突然多出一把掌心雷。

她片刻都未停顿,抬起微型手枪,对准距离她已不足两米远的青年,连开了两枪。

嘭、嘭!

连续两声枪响,在深夜格外的响亮。

可令文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她扣动扳机的瞬间,青年的身子已突然横着蹿了出去,她连开的两枪全部打空。

都没等她看清楚怎么回事呢,离她起码有数米远的青年一瞬间便到了她近前,拳锋正中她的头顶。

本是蹲在地上的文姿,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眼睛圆睁,但却毫无焦距,与此同时,两管鼻血从她的鼻孔内流淌出来。

青年并没有急着去追彭玲,他站在文姿的身旁,一探手,把她的脖子掐住,紧接着手臂向上举起,文姿整个人被他单手提到了半空中。

“我说过了,我不想杀女人,又何必逼我?!”青年歪着头,看着被他高高举起,脸色青紫,双腿在空中连蹬的文姿,幽幽说道。

他目光一转,看向已然坐进车内的彭玲,手指慢慢加力,身在空中的文姿也随之挣扎得更加厉害。

此时,彭玲已经启动了汽车,但却迟迟踩不下油门,最后她狠狠拍下方向盘,推开车门,从里面下来,冲着青年大声喊道:“你放开她,我跟你走!”

青年眼眸一闪,紧扣的五指突然松开,挂在半空中的文姿也随之摔落在地。她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连连咳嗽,脸色涨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一只手抓住她的头发,另只手握起拳头,停在文姿的头顶上方,比量了两下,而后,拳头松开,向彭玲勾了勾手指头。

彭玲紧紧咬着嘴唇,向他缓缓走了过去,当她距离青年还有三四米的时候,他一个登步蹿了过去,人到了彭玲近前,紧接着,手臂勾住彭玲的腰身,健步如飞在街道上狂奔而去。

他前脚刚走,便有数量轿车风驰电掣一般来到酒吧附近,随着一连串吱吱的紧急刹车声,数量轿车齐齐停了下来,二、三十名黑衣人下了车,一个个都是把手插进怀里,目光如电的打量四周。

其中一名大汉快步跑到文姿近前,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急声问道:“怎么回事?”

文姿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抬手指着青年逃走的方向,嘴巴一开一合,使出全身的力气,才吐出一个字:“追……”

那名大汉再无二话,安排两名手下,照顾文姿,带着其他众人,急急回到车内,顺着文姿手指的方向追了出去。

躲在附近一条阴暗小胡同里的青年,他一只手紧紧捂着彭玲的嘴巴,一只手牢牢抱住她的腰身。

他好像没事人似的,任凭彭玲在他的怀中奋力挣扎,好整以暇地看着胡同外面一辆接着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哼笑出声。

看了一会,等汽车全都过去了,他方拖着彭玲向胡同深处走去。

彭玲被人劫持,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消息很快也传到了文东会的高层。三眼听闻消息后,惊出一身的冷汗,立刻下令,调动所有的兄弟,全力追查彭玲的下落。

H市可是文东会的大本营,兄弟遍布个个角落,即便不是文东会的人,只要是在道上混的,哪怕是不入流的地痞、流氓、混混,也都会听从文东会的指挥,充当文东会的眼线。

可以说文东会想要在H市找出一个人来,除非对方能上天入地,否则绝无藏身之处。

三眼以为,以己方在H市的势力,很快便会发现彭玲的踪迹,他已经亲自挑选出精锐的兄弟,准备着手去救人了,可是直到翌日天亮,文东会也未能查到任何的线索。

这次潜入H市,强行劫持走彭玲的人,正是单战。

他没有入地的本事,但他有上天的本事,确切的说,是昊天金控有上天的本事。

单战得手之后,昊天金控是直接出动的直升飞机,把他和彭玲一并接走的。

违反了航空管制,那没什么,昊天金控自然有它自己的解决手段。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用金钱解决不了的,如果真遇到金钱解决不了的事,那就再多花些金钱。

——如果这世上还存在什么东西是连上帝都无法拒绝的,那么,它一定就是金钱。

——当金钱累积到一定数量时,它便可以践踏世间的一切法律。

这便是昊天金控的座右铭,同样的,它也是地下财阀的座右铭和信条。

也正是因为地下财阀从骨子里对金钱充满了崇拜,他们才会想贪食蛇一样,对金钱永远没有满足的那一天,永远都在竭尽所能的积累财富,而当有人会威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将其铲除。

很霸道,但这正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挟持彭玲,这仅仅是张君怡展开全面反击的第一步。她的下一个目标,便是金蓉。

在张君怡看来,谢文东投入感情最多的女人是彭玲,而对他事业帮助最大的女人,则是金蓉。

金蓉和彭玲,于公于私,都是对谢文东最重要的女人。

————看书无极限我是分割线————

G市,花园酒店。

早上,孟溪从睡梦中猛然惊醒过来。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自己正躺在宽大又柔软的床上。

“你醒了!”身旁突然传来话音。

孟溪吓了一跳,急忙扭头看去,只见一名赤身裸体的青年正坐在床上,乐呵呵地看着她。

她下意识地问道:“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呦,才过了一宿你就不认识我了?昨天晚上,你明明很热情的嘛!”说话之间,青年伸出手来,在孟溪的胸前拧了一下。

孟溪条件反射般推开青年,从床上翻滚了下去。

她坐在地上,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赤身裸体的,她急忙把床上的被单扯下来,胡乱地缠在自己身上。

青年在床上翻了个身,凑到她这边来,嬉皮笑脸地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身上的哪一处我没看过?再者说,你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嘛!”

孟溪惊讶地看着青年,昨天晚上的回忆慢慢在脑中浮现出来。

昨晚,她在夜店里喝酒,这名青年主动过来搭讪,她当时也没有拒绝,和他一起喝了不少,再后来,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只隐约记得,她被他送到了酒店,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她就都记不清楚了。

孟溪走南闯北,算是见过世面的女人,而且她也的确不是初经人事,以前交过好几任男朋友。

她很快从震惊中冷静下来,把身上的被单紧了紧,站了起来,说道:“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我就当被狗咬了一口,以前你我互不相干,谁也不认识谁。”

说着话,她捡起散落在地的衣服,向洗手间走去。

青年含笑坐在床上,拿出手机,边划动着,边乐呵呵地说道:“你这话说的,未免也太伤人了,把我当成了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何况,昨晚你明明很热情,也很尽兴的嘛!”

“你给我闭嘴!”孟溪扭回头,恶狠狠地看着他。

青年并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耸耸肩,说道:“难道,你不想看看你昨晚的表现吗?”

孟溪闻言,心头一震,目光下意识地落到青年的手机上。她大步走到床前,把青年的手机一把夺了过来。她定睛一看,手机里显示的正是照片,而且全是她的裸照。

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胡乱地划动着,有些裸照是全身的,摆出各种各样的姿态,有些裸照是局部的特写,完全是不堪入目。

看罢,孟溪脸色煞白,手忙脚乱的删除手机里的照片。

青年倒也不急,任凭她删除。他呵呵笑道:“照片删了,还有视频呢。”

“你……”孟溪的照片还没有删完,忙又进入视频界面,果然,里面有好几段她和青年翻云覆雨的视频。她手指哆嗦着,又忙着删掉视频。

坐在床上的青年好整以暇地说道:“没用的,你把我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都删掉也没用的,难道你不知道还有个叫网盘的东西吗?不管是照片还是视频,都已经传送到网盘里了。”

孟溪身子颤抖了一下,她抬起头来,怒视着青年,问道:“你到底想怎样?想要钱吗?说吧,想要多少?”

青年向她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要钱,我是真心喜欢你……”

他话没说完,孟溪厉声打断道:“我不想听这些废话,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青年眨眨眼睛,说道:“昨晚,我们聊了很多,你还记得吗?”

孟溪不耐烦地说道:“不记得。你到底……”

青年继续说道:“你说到了你的同学。”孟溪后面的话顿住,冷眼看着他。

他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说,你的同学有很多都已事业有成,很多在学校明明不如你的同学,可现在过得却比你好,甚至好过千百倍。”

说话之间,他从床上下来。

看着青年一丝不挂的身子,孟溪脸色一红,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青年笑呵呵地反问一句。他话锋一转,说道:“昨晚,你还特意提到,你有位同学叫金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