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6

抢人

青年助理有些担忧地说道:“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此人的脑子似乎有些不太灵光。”

张君怡笑了,说道:“人倒是不傻不笨,就是与世隔绝的日子过得太久了,适应一段时间就好。”

“但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他去适应。”

“嗯。”张君怡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沉吟片刻,扬手说道:“别安排他一个人去做事,多派些人手,照顾着他点。我相信,多磨练几次,这把利剑,可无坚不摧!”

“我明白了。”

张君怡站起身形,说道:“走。”

“主任要去哪?”

“回趟老宅。”

张君怡和父母并没有住在一起,他父母所住的别墅,一直都被她称之为老宅。

她深吸口气,目光深邃地说道:“以前,是我太低估了谢文东的实力,而这一次,我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再被他钻了空子。”

稍顿,她问道:“我记得我们在阿德莱德还有几处房产吧?”

“是的,主任。”

“正好,这段时间,就让我爸妈去那边好好度个假。”张君怡深吸口气,迈步向外走去。

青年助理紧随其后,喃喃说道:“我觉得还是去欧洲度假更好一些,名胜更多……”

————我只是一条分割线————

H市,周末。

彭玲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她现在住的别墅,是谢文东送她的,说是他俩的新家,可惜,谢文东住在这个新家里的天数,屈指可数,尤其是最近,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回来了。

她从房间里出来,刚走到一楼的客厅,正在练瑜伽的文姿立刻站了起来,问道:“玲小姐,你要去哪?”

彭玲待在家里并不算孤单,至少还有文姿在一直陪着她。

她说道:“我想出去逛逛。对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叫我玲小姐,听起来太别扭。”

文姿点头应了一声,说道:“玲小姐等我换身衣服,我陪你一起去!”

彭玲无奈地叹口气,文姿哪里都好,就是固执的令人无语。她摆手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出去走走就行。”

“没关系的,正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文姿的动作飞快,健步如飞的跑回自己的房间。

没用上五分钟,文姿穿着一身套装从屋里快步走了出来,对彭玲一笑,说道:“玲小姐,我们走吧!”

长时间的相处,让彭玲和文姿之间早已变得熟的不能再熟。

边往外走,彭玲问道:“你担心我一个人出去会有危险?”

青帮垮了,南洪门也没了,看起来黑道上的纷争似乎已经结束,但谢文东却滞留在南方,迟迟没有回来,这只有一种可能,就算没有新的敌人出现,至少也是有新的麻烦了,文姿不得不小心一些。

她笑了笑,亲密地挽着彭玲的胳膊,说道:“就算真遇到了危险,当然也有我们的彭大警官挺身而出,哪里还需要用到我啊?”

彭玲无奈地摇摇头,任凭文姿搂着,说道:“顾左右而言它的本事有进步。”

文姿干笑了两声,率先坐进MINI车内。彭玲则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

她启动汽车,问道:“彭大警官想去哪散心?”

见彭玲托着下巴琢磨着,好半晌没有回话,文姿笑道:“要我说,实在不知去哪的话,就去商场购物,这是最好的选择。”

彭玲噗嗤一声笑了,说道:“就听你的。”

“出发!”文姿甩手,帅气地打了个响指,开动汽车,出了别墅。

路上,彭玲问道:“小文,你知道文东现在在忙什么吗?”

文姿正色说道:“东哥接手洪天集团,要忙的事情可多了。玲小姐或许还知道洪天集团究竟有多大,光是旗下的子公司,就有数十家,分公司和挂在公司名下的产业,更是多到数不胜数,如果要把每一处产业都巡视一遍的话,没个三五年都巡视不完呢。”

就在文姿滔滔不绝的时候,彭玲突然打断道:“你说,文东以后会和金蓉结婚吗?”

文姿愣了一下,张开的嘴巴慢慢闭上,这个问题,可算是让她最难回答的问题了。隔了一会,她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觉得,在东哥的心里,还是最喜欢玲小姐的。”

“喜欢又有什么用,真心相爱的人,到最后也未必会在一起。”彭玲扭头看向车窗外,眼中闪过一抹哀色。

文姿暗叹口气,她很想开导彭玲,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让她的心情好过一点。她说得再多,哪怕是千言万语,也顶不过谢文东说的一句话。

两人在商场里逛了一下午,衣服、鞋子、包都买了不少,其中一大半都是文姿的。彭玲的生活很简单,不喜欢太奢华的东西,那也与她的工作不相符。

傍晚的时候,两人在餐厅里吃的饭,出餐厅时,已是晚间八点多。

彭玲提议,再去酒吧里坐坐,文姿本想拒绝,但这一整天彭玲都是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她把拒绝的话又咽了回去,随即笑呵呵地点头应了一声。

两人去的酒吧是文东会旗下的场子,在这里喝酒,文姿还是比较放心的。

彭玲和文姿都很漂亮,两人在酒吧里刚坐下,便有人过来搭讪。文姿很认真地担负起护花使者的责任,来一个,她挡一个,来两个,她挡一双。

有文姿在,彭玲倒是也省心了,放心大胆地喝着酒。

一个人若存心想把自己灌醉,很容易,彭玲连喝了几杯酒后,面颊已是红扑扑的,头脑也有些发晕,平日里挂在脸上的冰冷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迷人的媚笑。

她倒是放开了,可文姿却如坐针毡,见四周不时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向自己身边扫过来,她担心彭玲若再喝下去,不知得引来多少的狂蜂浪蝶。

当彭玲拿起杯子,准备继续豪饮的时候,她抢先一步,把她手中的杯子抢走,说道:“玲小姐,你不能再喝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她话音未落,一名青年向她二人径直地走了过来,路过她俩的时候,青年片刻未停留,只不过顺手把彭玲的手腕扣住,什么话都没说,拉起她就往外走。

突如其来的力道,让彭玲差点扑倒在地上,她身形不稳地踉跄了一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后,她出于本能的反应,另只手反扣住那名青年的手腕,用力向外一掰,使出个擒拿手。

想不到她竟然还会些身手,那名青年有些意外,他嘴角勾了勾,手臂茫然一震,把彭玲的手掌轻而易举的震开,扣着她的手腕不松,继续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文姿终于反应过来,拍案而起,冲着附近的服务生大声叫道:“拦住他!”

两名不远处的服务生快步走了过来,挡在青年的前方,冷声说道:“兄弟,放开她,她不是你能碰的!”

青年笑了,反问道:“如果我今天就……就是要带她走呢?”

两名服务生眼睛一眯,不约而同地说道:“那你是找死!”

说话之间,一名身材高壮的服务生来到青年近前,二话不说,一拳向他的面门直击过去。青年不躲不闪,迎着服务生的拳头,也直击出一拳。

嘭!咔!

他二人的拳头撞在一起,青年没怎么样,反观那名服务生,五根手指都被撞变了形,看上去,起码得有三四根手指被折断。他一边嘶喊嚎叫着,一边踉踉跄跄的连连后退。

另名服务生见状,二话不说,操起旁边桌子上的一只空酒瓶,对准青年的脑袋,全力砸了下去。他明明出手在前,青年出手在后,但青年的拳头却先一步打在他的胸口上。

啪!

这名服务生闷哼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落地后,再看他,胸口处有块明显的向下凹陷。

青年一出手,连伤两人,这下酒吧里可乱了,在场的客人们纷纷惊叫着,争先恐后的向外跑。

青年倒是也想趁机拉着彭玲,一并跑出去,但猛然间,背后恶风不善,他想都没想,回身就是一脚,横抡出去。

咔嚓!

文姿抡过来的椅子,被青年踹了个粉碎,她忍不住向后倒退了两步,感觉自己的两只手就如同过了电似的。她手中的椅子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两根椅子腿。

“你是什么人?”她目光如电,紧紧盯着青年,冷声问道。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眼前这名青年带给她的压迫感,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文姿明白,自己这次是遇到了强敌。

青年看了看文姿,嘴角上扬,说道:“我不想杀女人,识趣的,就让开。”

虽然对方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压迫感,但文姿并没有退缩。她凝声说道:“你放开她,我自然会让开!”

“如果我不呢?”

“那你就别想走了!”这话不是文姿说的,酒吧的里面走出来十多名青年。

为首的一人,穿着马甲,里面赤膊,露出粗壮的手臂,还有胸前大片的纹身。他从后腰抽出开山刀,边向青年走过去,边看向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那名服务生。

看清楚了服务生胸前的凹陷后,他目光顿是一冷,脸色阴沉地转目看向青年,说道:“现在,就算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不等青年开口说话,他一挥手中刀,喝道:“给我剁了他!大卸八块!”

他一声令下,在场的十数名青年一同拔出片刀,把青年周围的桌椅推到一旁,然后人们高举着片刀,向他一同围攻过去。

见四周的众人来势汹汹,刀光剑影,青年终于把彭玲的手腕松开,他身形一晃,突然蹿到两名青年的近前,双拳挤出,别分打在两名青年的胸口。

他的动作太快,以至于那两名青年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人已经向后倒飞出去,落地后,哇哇的各喷出一口老血,躺在地上,身子直抽搐。

青年没有再多看他二人,身形跃起,分向三个分向,快如闪电般的连续点出三脚。

嘭、嘭、嘭!

他的每一脚都没有踢空,随着三脚过后,又有三名大汉倒飞出去,爬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青年出招的速度和力道,都强猛得令人咋舌。文姿拉起还有些晃神的彭玲,急声说道:“我们快走!”

也不等彭玲做出反应,文姿拽着她的胳膊,飞快地向酒吧外面跑去。

她二人刚刚跑出酒吧,突然间,就听哗啦一声巨响,酒吧的窗户破碎,从里面飞出来的一个人,混在玻璃碎片当中,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飞出来的这位,正是为首的那名青年头目。此时,他满头满脸都是血,脸颊上,还插着好几块破碎的玻璃渣。

显然,他是脑袋撞碎了窗户飞出来的。此时,彭玲业已酒醒大半,看清楚那名青年的惨状,她脸色不由得大变。

她二人还没做出反应,从酒吧的窗内,箭步蹿出一人,正是刚才要抢走彭玲的那名青年。

躺在地上的头目看到他,嘶吼一声,颤巍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抡起开山刀,踉踉跄跄地向他扑了过去。

他刚到青年的近前,后者一脚蹬了出去,正中他的面门。

咔嚓!站于附近的彭玲和文姿都清楚的听到头目颈骨折断的脆响声。

青年面无表情地迈过头目的尸体,直奔彭玲和文姿走过去,同时抬手指了下彭玲,说道:“我今天只要带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