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3

减员

早上,洪天集团大厦。

办公室内,谢文东和东心雷、任长风在吃早餐。

早餐很简单,就是豆浆和油条,没有小菜。

一旁开着视讯,视讯的另一头是三眼,同样在吃着简单的早饭。

谢文东喝了口豆浆,说道:“今天,有两件事。”

听闻他的话音,三眼和东心雷立刻把手中的油条放下,两人通过视讯对视了一眼,皆是正襟危坐,三眼还顺手把西装的扣子解开,将领带松了松。

正低头吃饭的任长风看眼东心雷,再瞧瞧三眼,摇摇头,继续吃他的饭。

谢文东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说道:“第一件事,减员。”

视讯这头的东心雷和视讯那一头的三眼,再次隔空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微垂下头。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基本是永恒不变的道理。

以前有南洪门和青帮这两大对手在,无论是文东会还是北洪门,都招收了大批的兄弟,帮众的数量可用数以万计来形容。

而现在,已没有南北洪门之分,更无南北洪门之斗,青帮也随着韩非远到逃国外,己方人力过剩这个问题便随之凸显出来。

私下里,三眼和东心雷也讨论过很多次,己方将进行大规模的裁员,这几乎已成为必然,只是他俩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过了片刻,东心雷清了清喉咙,率先打破沉默,说道:“东哥,当初兄弟们为了社团,出生入死,风里来雨里去的,都不容易,现在用不上他们了,就要把他们都裁掉,这……”

他话没说完,谢文东面色一正,反问道:“我有说要把他们都裁撤掉吗?”

他看了看东心雷和三眼,一字一顿地说道:“即入社团,便为兄弟,这话是我以前说过,现在,以及以后,都将有效。”

“那……那东哥说减员的意思是……”

“社团里,人手过盛是事实,公司里,人手不足也是事实。”谢文东说道:“我盘算了一下,社团里的兄弟,起码得抽调出六成,转到公司旗下。”

六成,这么多!三眼和东心雷心头一震,暗暗咧嘴。

谢文东说道:“兄弟们打打杀杀惯了,现在让他们坐在办公室里办公,恐怕既不适应,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所以,减员的名单需要尽快拟定下来,然后送他们去进修。”

“进修?去哪里进修?”三眼一脸茫然地问道。

“当然是进大学。”谢文东理所应当的说道。

三眼挠挠头,低声嘀咕道:“东哥,这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吧,兄弟们哪能考得进大学啊?”如果有那本事,早就去上学了,谁还出来混啊!

谢文东说道:“考不进大学,那就不考,去读成人、去读夜校、去读自考,什么时候进修完了,就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进修期间,所有的学费、生活费,可皆由社团来出,进公司后,兄弟们在社团的薪水不变,另外,再一律增加三成。”

从社团转到公司,能增加三成的薪水,这可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从中也能看得出来,东哥非但没有抛弃这些兄弟,反而还对其照顾有加,可谓是下了血本。

三眼和东心雷听后,眼睛同是一亮。三眼琢磨了一会,又问道:“东哥,如果有的兄弟毕不了业怎么办?”

吃饭中的任长风忍不住抬头看了眼视讯中的三眼,心中嘀咕,你该不会是在说你自己吧?

谢文东想都没想,斩钉截铁地说道:“一年毕不了业,社团就养他一年,十年毕不了业,社团就养他十年,如果有哪个兄弟的脸皮够厚,就是不想学,就是不想毕业,那我就养他一辈子!”

三眼缩了缩脖子,听得出来,东哥这次是下定了决心!

他颇有顾虑的地说道:“社团的地盘这么大,要照顾的场子这么多,一下子砍掉六成的人手,以后人力只怕会严重不足,想来,也会有很多的帮派趁机冒头。”

谢文东笑了,耸肩说道:“社团毕竟是社团,不是政党,是见不得光的,我们没有实力做到一家独大,就算有那个实力,也不能那么做,正所谓枪打出头鸟,这个头,不出也罢。其它的社团想起来,就让他们起来嘛,但有一点要记住,我们不仅要能压得住他们,更要能控制得住他们,他们能爬起多高,能处在什么样的地位,得受我们的控制。”

他的做法,是让社团往深了扎根,黑道上的事务不是放手不管了,而是由幕前转移到幕后。

三眼和东心雷点点头,异口同声道:“东哥,我明白了。”

稍顿,东心雷说道:“东哥,关于社团减员这件事,我是这么想的,可以先让兄弟们凭自愿报名,毕竟从社团转到公司,薪水能增加三成,这不是个小数目,我想,愿意转到公司的兄弟也应该不在少数。”

无论是文东会还是洪门,只要是正式加入社团的兄弟,薪水都不低,在此基础上再增加三成,那的确不是个小数目。放到社会里来说,那也算是中高薪阶层了。

谢文东想了想,点头应道:“可以。”

“如果自愿报名的兄弟不够六成呢?”三眼问道。

“那就由上至下的强行转型。”

“如果有的兄弟心里不愿意,若是非逼着他转型,他就要退出社团呢?”三眼又问道。

他问的这个是很实际的问题,有些兄弟加入社团,真的不是为了钱,就是因为喜欢,给他再多的钱,他也不愿意走。

谢文东抬起手指,敲了敲额头,说道:“如果有立场这么坚定的兄弟,还是需要把他留在社团里,不过,这也需要你们去做思想工作。”

稍顿,谢文东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现在做的,不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卸磨杀驴,而是在防患于未燃。

“社团里上上下下,有多少的兄弟,你二人心里都很清楚,这么多的人,遍布全国各地,这么大的组织,严谨、系统又有纪律性,上面的人又怎会不忌惮?如果我们自己不裁员,恐怕用不了多久,上面的刀也会砍在我们的身上,逼着我们强行割肉,若是走到了这一步,我们自身的损失就太大了。

“自行减员,既是做给上面看的,也是我们保存实力的一种手段。裁掉的兄弟们,并没有散,而是转移到了公司,当社团有需要的时候,还可以第一时间把这些兄弟们统统都召集回来,社团的实力非但不会受减员的影响,反而还会在暗中茁壮成长,变得更加强大。”

谢文东的核心思想是,飞鸟尽了,良弓可以藏,但绝不能弃。

说白了,他是把社团看成了军队。军队的规模太大,难免遭人忌惮,让人觉得受到了威胁,裁军只是个表象,而被裁掉的人,其实都转变成了预备役。

这就像中国当年裁军一样,原本几百万的军队,被裁成现在的两百多万,看起来军队数量是大大减少了,但中国却又弄出来一百多万的武警。

武警的名字虽然叫武装警察,可实际上又受中央军委的领导,受正规化的军事化训练,遵守军队的条令条例,真到了战争需要的时候,这一百多万的武装警察,其实可以直接转变成军队,顶到前线去。

谢文东现在做的,和中国当年的做法,其实采用的都是同一个策略。

看起来像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刀,又是放血又是割肉,实际上,只是拖了一件衣服,暂时放进了衣柜里而已,在需要用到它的时候,随时可以把这件衣服从衣柜里拿出来,继续穿在身上,披挂上阵。

三眼和东心雷也都不是死板脑筋的人,两人一点就透,双双点头应道:“东哥,我们明白该怎么做了。”

“不管是留在社团里,还是转到公司,多读点书,总是没有坏处的。”谢文东意味深长地说道。

“是,东哥说得对。”三眼和东心雷都还在琢磨减员这件事,两人对谢文东的话也只是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谢文东撇了撇嘴角,加重语气道:“我重点说的就是你俩。”

三眼和东心雷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连咳了几声,两人对视一眼,都是满脸的尴尬。

吃饭中的任长风,表面上不动声色,慢条斯理地嚼着油条,但放于桌下的手却慢慢掏出手机,给下面的兄弟们群发一条短信:以后,都给我认真读书!别整天摆出一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样子。

“好了,我们现在说第二件事,毒品生意,我们现在得考虑,要有计划的进行缩减……”

视讯会议还在继续,任长风传出的信息,第一时间传到了隔壁。

办公室的隔壁,有两个办公区,右边的办公区是秘书区,左边的办公区是保镖区。

秘书区里,谢文东的直属秘书,就多达五人,三男两女,助理更是有十好几个。

保镖区里,除了五行兄弟外,还有十几个长年跟在谢文东身边的贴身兄弟。

不过五行兄弟大多时候都不在这里,偌大的办公区,便是他们这十几人的天下了。

众人在办公区里正个忙个的,有的在玩扑克,有的在玩电脑游戏,还有的人在健身锻炼。

突然,人们的手机一同发出嘀嘀的声响,人们拿出手机低头一瞧,皆看到了任长风发来的那条信息。

人们看罢,面面相觑,皆是满脸的莫名其妙,不明白风哥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的风。

其中一名大眼睛的青年笑嘻嘻地说道:“好端端的,风哥怎么自我检讨起来了。”

其他众人闻言,皆忍不住笑出声来。另一名青年乐道:“风哥的耳朵可尖着呢,在背后这么说风哥,小心让风哥听到,活剥你的皮!”

任长风高冷,生性如此,但在私下里,和兄弟们也打打闹闹惯了,彼此的关系都很亲近。

大眼睛青年从记事本上撕下一页,团了团,挥手向另名青年扔了过去。后者早有防备,手掌向外一挥,纸团斜着弹开,打在不远处的一名大汉身上。

那名大汉反应也快,在纸团快要落地的时候,他猛然用脚尖一挑,纸团又再次飞了出去。

这颗纸团,在办公区内飞来飞去,但就是不落地,众人也玩得不亦乐乎。

当纸团飞向燕九的时候,他用头把纸团顶向一名光头大汉那边。

旁人都在玩,只有他捧着一本书看得认真,纸团打在他的身上,他也毫无反应,啪的一声,纸团滚落掉地。

见状,众人皆大失所望,齐齐发出嘘声,又个忙个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