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2

警告

这天傍晚,张君怡下班,乘坐轿车回家。

G市,作为G省的首府,又列入全国一线城市当中,也是著名的‘堵城’之一,尤其是在早晚高峰期,车流多的重要路段,更是堵得一塌糊涂。

平时,张君怡的车都会避开拥堵的路段,绕道回家,今日也不例外。

不过,今日的绕道并没有像往常那么顺利,平日里并不拥堵的路段,今日也变得更外的拥堵。

感觉汽车走走停停,周围的鸣笛声不断,坐在车内办公的张君怡抬起头来,向车外望了望,问道:“怎么回事?”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一名青年回头说道:“主任,前面好像出了事故,我出去看看。”

这名青年是昊天金控的影卫之一,他的掩护身份是张君怡的助理,正经八百的省政府公务员。

得到张君怡的首肯后,他推开车门,下了车,快步向前走去。

在前方的十字路口,有两辆汽车发生了碰撞,本来事故并不严重,也没有人员的伤亡,但两辆汽车的车主都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主,指着对方的鼻子,相互叫骂。

两人骂得脸红脖子粗,很快,文争就演变成了武斗。

附近的交警赶了过来,把他二人强行拉开了,但这两位,都是不依不饶,各自拿出电话找人。

没过多久,一名车主找过来十多名手持棍棒的彪形大汉,其中的几名拦住了交警,另外的几人,直奔另一名车主而去。

那位倒也干脆,见对方人多势众,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数名大汉提着棍棒,在后面穷追不舍。

但没过多久,那几名大汉又跑了回来,原来另名车主找来的人也到了,而他找来的,得有二十多名大汉,有的人提着铁条、钢管,还有些人是拿着长长的片刀。

看这架势,连交警都不敢上前了,一边后退,一边用对讲机呼叫增援。

最先找来帮手的车主,以及他找来的那十多名帮手,不敢与之交战,撒腿狂奔。张君怡的青年助理看到的刚好是这一幕。

见前面的两帮人都奔自己这边跑过来,他转身快步回到车内,对张君怡说道:“主任,是两伙人因为车祸在闹事。”

张君怡的目光落在手中的文件上,心不在焉地问道:“有警察来处理吗?”

“有的,我看到交警已经来了!”

“嗯。”张君怡点点头,未在多问。

这时候,一前一后的两拨人已经跑到张君怡所在的轿车附近。刚好后面的那拨大汉也追上了前面的这拨大汉,双方于大街上的车流当中,便展开的真刀真枪的火拼。

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青年眉头紧锁,紧盯着外面的打斗。

有一名青年被两人的夹击,被逼的连连后退,后背重重地撞在轿车的车身上,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车内的张君怡皱了皱眉头,抬头向外面不满地看了一眼。

车外,两名大汉双双举起手中的钢管,对准青年的头顶,恶狠狠地砸了下去。

青年吓得急忙向旁闪躲,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两根钢管没有砸中青年的脑袋,倒是结结实实地砸在车窗上,把车窗打了个粉碎。

副驾驶座位上的青年叫了一声:“主任小心——”说话的同时,他急忙向后探出身形,一只手臂把张君怡死死护住,另只手从肋下快速地抽出一把手枪。

张君怡脸色难看,先是甩了甩头上的碎玻璃渣,而后把青年护住自己的胳膊狠狠推开,她向外面瞪了一眼,又看向青年手里的手枪,沉声说道:“把枪收起来,想自找麻烦吗?”

青年也意识到这只是一场意外,对方并不是冲着自己的主子来的,自己的反应太过激了。他急忙答应一声,把手枪别回到肋下,用衣襟盖住。

可是他刚把手枪收起,突然之间,一只玻璃瓶顺着破碎的车窗飞了进来,刚好掉在张君怡身旁的桌位上。

这只玻璃瓶,里面装着大半下透明的液体,瓶口处,塞着布条,而布条正烧着火焰,冒着浓烟。

不好!是燃烧弹!青年看罢,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尖声说道:“快下车!主任快下车!”

说话的同时,他已然把身旁的车门推开。张君怡和开车的司机稍楞片刻,也双双反应了过来,他二人第一时间推开车门,几乎是从车内翻滚出去的。

车外乱得一塌糊涂,两拨大汉还在相互乱斗,根本看不清楚究竟是谁把燃烧瓶扔进车内的。

他们三人从车内出来,过了都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猛然间,就听车内传来嘭的一声闷响,里面的燃烧瓶爆炸开来,顿时间,车内燃起了熊熊大火,黑滚滚的浓烟,从车内汩汩冒了出来。

张君怡呆坐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不断有火蛇冒出的轿车,久久回不过来神。

如果她再晚出来一会,那么现在,她恐怕已葬身在火海当中了。自打她记事以来,这次可算是她距离死神最近的一次。

后面的两辆轿车车门齐开,从里面风风火火地飞奔出来数名黑衣大汉,他们健步如飞的冲到张君怡近前,边把她拉起,边急声问道:“大小姐,你没事吧?”

这些黑衣大汉,都是负责保护张君怡的保镖。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连他们这些训练有素的保镖,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张君怡总算是惊醒过来,看了看身边的众人,心有余悸地摇摇头,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说道:“我……我没事!”

青年助理扫视四周,问众黑衣大汉道:“你们看到是谁扔的燃烧瓶?对方往哪边跑了?”

众黑衣大汉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其中一人小心翼翼地说道:“高助理,刚才的情况太混乱,我们……我们也都没看清楚是谁扔的燃烧瓶!”

青年助理脸色阴沉,怒骂一声:“真是一顿饭桶!”他护着张君怡,说道:“主任,你先上车!”

“嗯。”张君怡颤声应了一下,在数名黑衣大汉的簇拥下,坐进后面的一辆轿车内。

见到有辆轿车突然起了火,事情似乎闹大了,两拨正在火拼的大汉作鸟兽散,只眨眼工夫,便跑了个一干二净,现场只剩下张君怡的那辆正在熊熊燃烧的座驾。

进到车里,青年助理眉头紧锁地说道:“主任,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张君怡现在已然恢复镇定,她目光深邃地说道:“不用去调查了,敢做这件事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青年助理眼眸一闪,低声说道:“谢文东?”

张君怡冷哼出声,幽幽说道:“这就是谢文东对我的报复!”

青年助理沉声说道:“主任,这件事,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

“当然!”张君怡眼中闪现出骇人的精光,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回到家中,张君怡立刻给张君寒打去电话。

“张君寒……”

她刚起了个话头,电话那边的张君寒打了个冷颤,急忙把她的话打断,说道:“别这么叫我,还是叫我堂哥吧!”

每次张君怡这么一本正经叫他全名的时候,准没好事,事实证明,他的预感很准。

“张君寒,我现在要你动用公司所有能动用的力量,让谢文东去死,让他立刻就给我去死!”张君怡如同疯了似的尖声叫道。

对于养尊处优、视人命如草芥,自信可以把所有人、所有事都玩弄于股掌之中,操控在自己手里的张君怡而言,现在她的生命竟然受到了威胁,这简直已经刺激到了她内心最深处的那根神经。

听闻话筒里传来的尖锐吼叫声,张君寒下意识地把手机拿远一点,他无奈地扶了扶额头,意味深长地说道:“张君怡,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和谢文东的争斗先到此为止,现在要以大局为重!”

“我这么做,又是为了谁?如果你有能力,可以让公司压过六合、大唐它们,还需要我一个女人去拼命,去抛头露脸吗?你现在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你知不知道,就在刚刚,谢文东的人把燃烧瓶扔进我的车里,我差一点就被他给活活烧死了!”

张君寒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这世上,敢这么和他说话的人,恐怕也只有他这个妹妹了。

等了许久,也没听到回音,张君怡高八调的话音再次从话筒内传出:“你哑巴了,倒是说句话啊!”

张君寒有气无力地说道:“谢文东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他的人,扔的就不是燃烧瓶,而是手雷了!”

张君怡遇袭的事,他已经听说了,以他来看,这只是谢文东给张君怡的一次警告,并没有想真要她的命。

“近期,尤金会来国内,这段时间,我不希望再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张君寒深吸口气,沉声说道:“君怡,你也该有所收敛了!在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我们有好几家公司被查封,这已经让所有人都对我们产生了不满,如果你再给我添乱,再惹出麻烦,把这次的生意搅黄了,公司的损失会有多大,你应该很清楚!

“先适可而止吧,对付谢文东,并不急于这一时,以后的机会会有很多!”

“正因为这次的合作要开始了,我才急于把事情搞定……”

“好了,不要再多说了,这次你听我的,先到此为止。就这样吧!”说完话,不等张君怡再多言,张君寒已先把电话挂断。

在他看来,自己的这个堂妹还是太年轻了,太意气用事,不懂轻重缓急。

能顺利除掉谢文东,固然是好,但一次、两次都不成功,就应该果断收手,先把精力放在要紧的正事上。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忙音,张君怡挥手把话筒甩出去好远。

她紧咬着牙关,眼中射出暴戾的利光。

张君寒心里是怎么想的,她不管,但这次的事,她绝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今日她所受到的耻辱和威胁,一定要加倍偿还回去!谁也别想阻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