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1

站队

谢文东要自己处理掉名单上的这些公司,等于是让自己和昊天金控公然撕破脸,张天翼在暗松口气的同时,神经也随之紧绷起来。

令他松口气的是,谢文东和张君怡并没有勾结到一起,令他神经紧绷的是,昊天金控可是一个庞大的地下财阀体系,手眼通天,连中央都不敢轻易触碰它,何况是自己?

再者说,昊天金控也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它是南方整个地下财阀组织的一部分,得罪了昊天金控,也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地下财阀,后果将不堪设想。

张天翼只是想一想,额头上都泛起一层汗珠子。

谢文东拿起空酒盅,在手中慢慢的把玩,说道:“张省长应该很清楚,G省省长即将退休,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的人可不在少数,而昊天金控支持的省长人选,并不是张省长你,一旦让他人上位,张省长只怕连副省长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张天翼的身子又是一震。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再掖着藏着了。

他直截了当地说道:“昊天金控支持的人上台,我大不了就是被调走,最多是被免职,但一旦和昊天金控撕破脸,只怕,我连命都要保不住了。”

谢文东笑了,说道:“我不会扔掉任何一个肯帮我做事的人。只要张省长肯站在我这一边,我可以保障张省长的周全。”

张天翼眉头紧锁,抖了抖手中的这份名单,问道:“谢先生可知道这些公司的背景?昊天金控的背景?”

“再清楚不过!”

“谢先生想要动地下财阀?”

“这件事做起来,还挺有意思的,不是吗?”谢文东满面轻松,笑吟吟道。

“有意思?”张天翼笑了,苦笑,摇头说道:“我想,谢先生还是不太清楚昊天金控以及地下财阀的背景,他们手眼通天,在……”

“在中央那里也很有门路是吗?”谢文东接话道:“那么,张省长认为,我在中央那里有没有门路呢?”

“这……”谢文东能在黑道中呼风唤雨,只手遮天,他的背景无疑也是错综复杂,深不可测。

“如果不是得到高层的授意,张省长认为我会轻易对根基那么深厚的地下财阀下手吗?”谢文东含笑反问道。

他这话倒不是在糊弄张天翼,事实上,他的确就地下财阀的事和政治部的高层通过话。

他若有所指地说道:“高层,也有高层之间的派系之分,有些人与地下财阀串通一气,从他们身上得了利,而有些人,并未与他们同流合污,换句话说,还有那么一批人,是真心为国做事的,他们视地下财阀为毒瘤。张省长现在得做出个选择,究竟要站在哪一边。”

这回,张天翼的额头已不是蒙起一层虚汗,而是汗珠子已顺着脸颊淌下来。

这时候他方意识到,自己被带入到高层的派系权斗当中。派系之争,向来残酷,尤其是最高层的派系之争,那简直就是血流成河。

站错了队伍,选错了阵营,那可不是会不会被免职的事了,身败名裂,性命难保,那都是一瞬间的事。

看着笑眯眯的谢文东,听着他云淡风轻的语气,张天翼突然有种立即起身逃离这里的冲动。

谢文东淡然说道:“面前的路,我已经帮张省长点明了,当然,张省长也可以选择不走,继续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虽然最后会一事无成,但最起码会身家性命无忧,可如果张省长还有企图心,还想继续往上爬,想爬上省长的宝座,甚至想在最高层谋得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那么,就需要张省长冒险了。

“我一直都觉得,这个世界很公平,风险与收益并存,想要获得最大的收益,你就得甘愿冒出最大的风险。”

张天翼已经挺起的身子,在听完谢文东的这番话后,又慢慢缩了回去。

是啊,他在中央高层那里没有根基,没有靠山,以他这样的背景,能做到副省长就已经是极限了,想要转正,太难太难。

现在,谢文东给了他一个选择站队的机会,这无疑也是个谋求靠山的千载难逢的良机,而这份公司名单,则是他需要递交出去的投名状。

他没有立刻回话,手掌哆嗦着,摸出香烟。

他一连抽了三根烟,头上、脸上的汗珠子渐渐风干,他的神色也渐渐镇定下来,最后把心一横,掐灭手中的半截香烟,意味深长地说道:“谢先生的意思,我都明白了。”

说着话,他把谢文东给他的纸条仔仔细细的叠好,揣入怀中的口袋里,一本正经地说道:“谢先生请放心,对于这些不法的商家,省政府一定不会不闻不问,坐视不理,必须严惩不贷,还望谢先生以后能安心支持G省的建设,为G省的发展,做出贡献。”

谢文东的眼睛眯缝起来,笑得弯弯。

他拿起酒瓶,将面前的酒盅倒满酒,而后,他拿起杯子,笑道:“听张省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张省长的敬酒,我也应该喝。对了,我的习惯是,只和朋友喝酒。”

张天翼仰面而笑,拿起酒杯,说道:“能和谢先生结为朋友,是张某人的幸事。”

“干杯。”

“干杯!”

谢文东和张天翼撞下酒杯,随即两人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上面的高层,的确是有派系之分,也的确存在政治权谋的斗争,只不过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那种白热化地步。

而谢文东与地下财阀展开的争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极大刺激了高层派系之间的关系,成了之间矛盾全面激化的催化剂。

张天翼是个做事效率很高的人,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他能做到第一副省长的位置,也全凭他自己的真才实学。

谢文东给了他一份公司名单,没出五天的光景,这份名单上的所有公司,统统都被查封,公司运作的资金也统统被冻结。

这些公司,无一例外,都是由昊天金控控股的公司,说白了,他们就是昊天金控的羽翼。

像这样的公司,昊天金控的旗下有很多,被查封了几家,对于昊天金控来说,不伤筋、不动骨,整体的实力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只不过这关乎到面子问题,被人如此的打脸,昊天金控又哪里忍得了?

昊天金控的影响力,很快便发挥出了作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矛头直指张天翼,暗指他滥用职权,查封合法的公司和企业。就连省长和省委书记,也相继找张天翼谈话。

对于媒体的报道,张天翼很快做了回击,通过谢文东提供给他的证据,他一口咬定,被查封的几家公司都有洗钱的嫌疑,因为涉嫌的金额巨大,此事必须得调查清楚。

至于省长和省委书记的询问,张天翼则是用拖字诀,省长年事已高,即将退休,对于政务上的事情,他也不会咬住不放,而省委书记,他是管人的,政务上的事,他也无法插手太多。

总之,张天翼就是一个字,拖。他早已打定了主意,能拖一天是一天,能拖多久是多久,最好是大事拖小,小事拖了。

本来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但很快,另一件大事的报道,把此事的风头给全面压了下去。

那就是张天翼公布了即将在G市填海造田的计划,要把G市经济开发区的规模扩大一倍。

而且这个计划并不是说说而已,张天翼还亲口证实,他已于民间筹得上百亿的资金。

填海造田的计划已全面启动,只要立项通过,便可以全面实施。对于填海造田这件事,G市的民众都是普遍支持的,认为张天翼是为G市做了一件实实在在有利于城市发展的大好事。

张天翼的口碑呈直线上升,所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民众们普遍认为,他查封的那几家公司是的确存在问题的,一个肯为民做实事的省长,又怎么可能会去冤枉好人呢?

舆论的斩向,让张天翼连日来所受到的压力顿减,最近的这段时间,他简直都成了G省的风云人物,他的名字,几乎天天都在报纸、新闻上报道,无论是声望还是口碑,都提升了一大截,这让张天翼暗暗庆幸,自己选择站队的决定是很正确的。

接下来的事,也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填海造田的项目,不是一个小工程,光是一期工程的投入便超过两百亿的资金,后续投入的资金数额更大,但立项的申请上交到中央后,才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顺利批准了下来。

全国有那么多的沿海城市,想要填海造田的城市多了去了,可偏偏G市的填海造田项目顺利通过,这件事,让张天翼深刻体会到在上面有靠山的好处。

他从侧面也打听了一些,对于G市填海造田的项目,高层的意见并不是完全统一,有几位部长和常委,对于此事都是强烈反对的,商务部部长就是其中之一,最后还是由总理力排众议,拍板定下了此事。

通过他打听到的这些消息,张天翼已基本可以确认,谢文东背后的靠山究竟是何许人也了,或者说,他选择站队的这一边,究竟是哪个派系了。

最近一段时间,张君怡的心情不佳。

造成她心情不佳的原因,主要就在谢文东身上。

确切的说,张君怡以及昊天金控,乃至整个地下财阀,都低估了谢文东的力量。

谢文东的反击,让张君怡一下子折损了三十名影卫,虽然昊天金控的影卫远远不止这三十人,但这么巨大的损失,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再者,以前从来不被她放在眼里的张天翼,最近因为搭上谢文东,反而成了一个大麻烦。

他先是一下子查封了九家与昊天金控有直接关联的影子公司,肆无忌惮的太岁头上动土,而且由张天翼主导的填海造田计划在中央那边还顺利通过了,声望和口碑都直线提升,一下子成为G省省长最有利的竞争者,这让张君怡不得不感到头疼。

她有想过除掉张天翼这个绊脚石,但张天翼比她想象中要干净得多,基本找不到他见不得光的把柄和罪证。另外,谢文东在张天翼的身边也安插了不少的精锐人员,想直接杀了他,更是难有下手的机会。

向来都是主动欺负别人的昊天金控,现在竟然被人家欺负到了头上,而且还拿对方无可奈何,这让张君怡的心情又怎能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