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20

碰面

女人高傲的仰着头,目光在在张天翼的脸上一扫而过,只应付性地随口招呼道:“张副省长。”

当她的目光落到谢文东的身上时,不由得一怔,愣了片刻,她悠然一笑,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谢先生,真是稀客啊。”

谢文东并不认识这名女子,淡笑未语。张天翼连忙介绍道:“谢先生,这位是我们省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张君怡张副主任!”

原来她就是张君怡!谢文东想过他和张君怡早晚有一天会见面,只是没想到,他二人的首次碰面会是在省政府的办公大楼里。

他嘴角勾了勾,笑呵呵地说道:“原来是张主任,久违了。”

张君怡好奇地问道:“谢先生到省政府有事吗?”

稍顿,她又笑吟吟道:“谢先生现在可是G省的知名商人,如果遇到了困难,尽管提出来,省政府能帮谢先生解决的,一定会尽力帮忙。”

谢文东眯缝起眼睛,双目弯弯地笑了起来,口蜜腹剑,在张君怡这个女人身上倒是体现得淋漓尽致。他说道:“省政府有张主任这样的官员,还真是令人安心啊!”

张君怡咯咯地笑道:“谢先生和我就不用客气了。难得谢先生大驾光临,不如到我的办公室里稍坐如何?”

听闻这话,张天翼脸色顿是一变。他和张君怡可是属于不同派系的,张君怡明里暗里,都是支持副省长夏杪上位的,现在见她和谢文东套近乎,张天翼哪能不紧张?

如果谢文东再被张君怡拉拢过去,他想要转正,就变得越发渺茫了。

关键是一旦让他的死对头夏杪上了台,他恐怕连副省长都做不成了。他清了清喉咙,说道:“谢先生不是还有事吗?就……”

他话还没说完,谢文东对张君怡含笑道:“既然张主任相邀,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谢先生请!”

“张主任请!”

他二人笑呵呵地相互摆下手,完全把张天翼凉到了一旁。

看着谢文东和张君怡并肩离去,有说有笑的背影,张天翼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心里也是狠毒了张君怡,但又拿她无可奈何。

别看张君怡的年纪不大,但她的背影却是深不可测,不说别的,光是昊天金控这一个,就足以让人退避三舍了。

张君怡的办公室和张天翼的办公室在同一层楼,只不过一个在走廊的左侧,一个在走廊的右侧。

进入办公室后,回手关闭了房门,张君怡脸上笑容的温度锐减,她上下重新打量谢文东一番,与死板的照片相比,谢文东本人要更加清秀一些,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学生,相貌虽平凡无奇,但一对狭长的眼睛却亮得惊人,即便是在他笑眯眯的时候,双眼都弯成了两道月牙,也遮挡不住其中闪烁出来的流光溢彩。

她走到饮水机前,冲了一杯茶水,放到谢文东面前,摆手说道:“谢先生请!”

谢文东拿起杯子,低头闻了闻,随即把杯子又放下了。

张君怡扬起眉毛。

谢文东笑呵呵地问道:“张主任不会在茶水里下了毒吧?”

张君怡噗嗤一声乐了出来,说道:“谢先生还真是诚实,只是这种诚实,实在是招人恨啊!”

“即便我不诚实,也同样招人恨,对于这一点,张主任不是最清楚不过了吗。”

“哼!”张君怡冷哼出声,把谢文东面前的茶杯拿起,喝了一口,说道:“我不管你来省政府是出于什么目的,以后,记得离张天翼远一点。”

谢文东向后依靠,敲着二郎腿,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口中。他刚要点火,张君怡冷声说道:“我这里不准人抽烟。”

“嗯。”谢文东应了一声,手里却啪的一声,把打火机打着,将口中的香烟点燃。他慢条斯理地问道:“张主任现在是在命令我吗?”

对于肆无忌惮,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谢文东,她握了握拳头,说道:“这次,张天翼与省长的位置无缘,如果你想做他背后的推手,将会得罪很多人。”

谢文东完全不把她的威胁放在心上,他耸耸肩,说道:“事实上,我已经得罪了很多人。不过,很多被我得罪过的人,都已经让我送上了路,对了,就在昨天,我又送走了三十人,张主任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啪!

张君怡拿在手中的杯子,毫无预兆地掉落到地上,碎了个粉碎。

阴戾之色在她脸上一闪而过,她肩膀颤动,咯咯地笑了起来,走到谢文东的近前,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说道:“只是侥幸吃下一叠开胃的小菜而已,就让谢先生觉得可以在我面前炫耀了吗?”

谢文东眨眨眼睛,说道:“看来,张主任手里的菜还不少!”

“呵呵!”张君怡但笑不语。

“我这个人,胃口一向很大,张主任手里还有多少盘菜,尽管都端出来,我照单全收就是。”

“就怕谢先生没有这么大的胃口,会被活活撑死!”张君怡转头,与谢文东四目相对,她手掌向前一探,把谢文东手指间夹着的半截香烟捏了过来,风轻云淡地吸了一口,吐出口烟雾,一字一顿地说道:“百年世家的底蕴,又岂是区区暴发户能比?这一次,是我疏忽大意,让你侥幸占了点便宜,但是下一次,谢先生恐怕就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哦?我拭目以待。”被张君怡抢去半截香烟,谢文东也不在意,笑眯眯地站起身,说道:“张主任,时间不早,我们改天再见。”

张君怡安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地说道:“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谢文东站定,并没有回头。

“你,回到你的北方去,一年之内,不要回来,我们以后或许还有机会可以成为朋友,这,已经是我能给予你的,最大的仁慈。”张君怡动作优雅地弹了弹烟灰,以居高临下的施舍语气说道。

如果可以不用谈,张君怡一定不会在这里说这些废话,但谢文东要远比她想象中难对付得多,把谢文东逼退回北方,在她看来,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无论是派出影卫,暗杀谢文东,还是现在的退而求其次,让谢文东离开南方,张君怡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昊天金控。

昊天金控是五大财阀中实力最弱小的,与外国财阀的历次合作当中,昊天金控所能分得的利益也是最少的。

如果这次能杀掉谢文东,或者逼走谢文东,消除这个隐性威胁的存在,无疑会让昊天金控的威望提升一大截,同时也会赢得国外财阀极大的好感,这对昊天金控实力的提升,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然,昊天金控的实力若得到大幅提升,她的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对她自身,也是有巨大的好处。

在她看来,她这次能放过谢文东,已经是她做出的最大让步,但听进谢文东的耳朵里,却让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转回头,看向冷眼瞧着自己的张君怡,说道:“昊天金控,在旁人看来,或许是头藏于地下的庞然大物,但在我眼中,你们就只是只虫子。收起你的骄傲,你以及你背后的昊天金控,真没有什么可了不起的。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来自于祖宗的荫庇,而我所拥有的一切,是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来的。所谓的百年世家,简直就是个笑话!”

“谢、文、东!”坐于沙发上的张君怡拍案而起,冷声说道:“你要为你今日说出的话付出代价!”

“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好了,我也想顺便看看,这百年世家,究竟有多深厚的底蕴!这潭水,又究竟能有多深!”说完话,谢文东不再停留,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到了门外,他乐呵呵地转回头,说道:“张主任,再见!”

张君怡想都没想,抓起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直接砸了过去。她快,谢文东也不慢,他立刻关闭了房门,随之门板上传来咣当一声的巨响。

“谢文东,我绝不会放过你!”

即便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谢文东还是能清晰听到门内传来的尖锐叫声。

“骄傲的女人。”谢文东摇摇头,转身离去。

和张君怡针锋相对,她还能一直都保持着女王的形象和气场,而一旦贬低到了她的家族头上,如同踩了她的尾巴似的,什么形象、气场,统统都破功了。

张君怡给谢文东的印象,正如他所说,一个骄傲又自以为是的女人。

等着别人来打,那向来不是谢文东的风格,现在他已开始琢磨,要如何送给张君怡一份‘回礼’。

出了办公大楼,等在外面的五行兄弟立刻迎上前来,齐声说道:“东哥!”

谢文东走到轿车前,回头向张君怡的办公室望了一眼。

此时张君怡也正站在办公室的窗口,低头俯视着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碰撞,差点撞出一团的火星子。

谢文东嘴角勾了勾,转身坐进车内,五行兄弟紧跟着上车,一行数量汽车,齐齐驶离省政府大院。

————我是你再烦我我也会顽强出现的分割线————

中午,鸿运酒楼。

谢文东之所以把吃饭的地点定在这里,因为鸿运酒楼是洪天集团旗下的产业,他和张天翼在这里会谈,既安全,也不用担心会谈的内容会泄露出去。

鸿运酒楼的三楼,包厢内。

包厢的空间很大,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圆形木桌,只是坐在桌旁的,只有谢文东和张天翼两个人,五行兄弟散坐在包厢的四周,喝着茶水,吃着开胃的点心。

张天翼端起酒盅,笑道:“说好了这顿饭是由我做东的,最后却让谢先生破费了,我敬谢先生一杯。”

谢文东没有拿起杯子,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纸条,推到张天翼的近前,说道:“最近G市很不太平,让我们这些商人,也很难安心做生意,我找人调查了一下,发现有这么一批公司和企业在兴风作浪。”说着话,他手指敲了敲推到张天翼面前的那张纸条,说道:“名单都在这里。”

张天翼闻言,急忙放下酒盅,把谢文东推过来的纸条拿起,展开一瞧,排在第一位的就是英顿商贸公司,排在后面的,还有七八家公司,但大多都是金融类的公司。

这份名单,表面上看没什么问题,但让了解内情的人来看,里面的弯弯绕可大了去了。

对这几家公司,张天翼并不都了如指掌,但其中有两家公司,张天翼是很清楚的,一家叫炎凡投资,一家叫峰华投资,这两家投资公司的背后,都有同一个主子,那就是昊天金控。

把名单从头到尾地看过一遍,张天翼不由得脸色一变,问道:“谢先生,这是……”

谢文东说道:“商场里面,龙蛇混杂,难免会有些害群之马,而这些公司,就是害群之马中的典范,如果张省长能及时处理这些公司,我想,以后我可以很安心的在G省经商,如果处理不掉这些害群之马,那么,我对G省也不会抱有太大的信心,更不可能在这里做出太大的投资,我的意思,张省长已经清楚了吧!”

张天翼倒吸了口气,脸色变换不定,许久都是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