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8

反击

“呵呵!”谢文东笑了,说道:“原来做地下财阀还可以这么霸气,看来,我们也该转行,做地下财阀了。”

闻言,任长风和刘波等人都笑了出来。

谢文东站起身形,说道:“别人以为你是块肥肉,你就偏偏要做块石头,当人家流着口水咬上你的时候,硌掉他几颗牙,那不算什么,要硌碎他的脑袋!”

郑天宁闻言,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脑袋都恨不得缩进胸腔里。

“查!动用我们所有能动用的手段,这份名单里的三十个人,都要追查得清清楚楚。”谢文东斩钉截铁地说道:“明天,这三十个人,活我要见人,死我要见尸,一个也不能漏过!”

己方找上郑天宁的事,隐瞒不住,一旦让张君怡所有察觉,挂靠在汇金商务的三十名影卫,都会被她转移走,到时,己方再想追查到他们,便难有机会了。

兵贵神速,这件事,他明天必须得要个结果。

刘波面色凝重地说道:“是!东哥!我即刻去办!”

谢文东看向郑天宁,问道:“你的保镖,都是你的心腹?”

郑天宁下意识地点点头,说道:“当……当然!”

谢文东又问道:“今晚,我们来这里的消息,他们不会泄露给昊天金控?”

“这……”对这一点,郑天宁还真不敢保证。

见他有所迟疑,谢文东斩钉截铁,不容人拒绝地说道:“明天,你留在家里,向公司那边请个假,不要引人怀疑。”

“好、好!”郑天宁不敢有二话,连声答应着。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向后倚靠,眼睛微微眯缝起来。能否除掉昊天金控的爪牙,也就看明天的这一击了。

————我是首次出现的分割线————

翌日,周四。

何贵清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上班族,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他大概有三十左右的年纪,个头不高,却很壮实,短头发,带着眼镜,斯斯文文,混在人群中毫不起眼。

中午,他从公司出来,到外面的饭馆吃饭。

走到熟悉的饭馆门口,刚好有两名流里流气的青年从里面出来,其中一名身材瘦小的青年与他撞了个满怀。

何贵清身子后仰,向后倒退了两步,瘦小青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怒声骂道:“你他妈眼睛瞎了?看不到人啊?”

“算了、算了,理他干什么?我们走吧!”另一名青年拉着同伴,向一旁快步走开。

何贵清垂着头,一副胆小怕事、息事宁人的模样,等两名青年走远,他方摸了摸鼻子,迈步走进饭馆里。

刚踏入饭馆的第一步,他猛然意识到不好,抬手摸向自己的口袋,果然,衣襟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条长长的刀口,放于内兜的钱夹已不翼而飞。

他想都没想,立刻转身走出饭馆,看向那两名已走远的青年,大声喊道:“喂,你俩等一等!”

听闻后面的喊声,两名青年身子同是一震,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回头一瞧,见何贵清正快步向自己这边走过来,两名青年对视一眼,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何贵清就算是个傻子,这时候也能猜到,自己的钱包肯定是被这两人偷走的。

他暗道一声麻烦,健步如飞,直奔两名青年冲过去,同时喊喝道:“站住!你俩站住!”

他追得快,两名青年跑得更快,飞奔到十字路口处,两人立刻拐进小巷子里,继续向前跑出一段路,又拐进巷子旁的一条小胡同里。他二人以为自己的速度够快了,能轻松把何贵清甩掉,结果他俩想错了。

进入小胡同后,四处无人,何贵清奔跑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简直就像是一头正在捕食猎物的猎豹,距离好远,都能听到他飞奔时刮起的劲风声。

两名青年卯足全力,向胡同深处狂奔,可惜他二人非但没能把何贵清甩掉,最后自己反而跑进了一条死路。

两人跑到小胡同的尽头,举目望了望前方高高的墙壁,他俩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回头一瞧,只见何贵清已经站在距离二人不足五米的地方。

他面不红,气不喘,完全像没事人似的,就是身上的西装有些凌乱。

“小子,你他妈真行啊,看不出来,体力还挺好的嘛!”瘦小青年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何贵清。

何贵清面无表情,伸出手来,语气平淡地说道:“把钱包还我,你走你们的,我走我的,以后互不相干!”

瘦小青年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只钱夹,向何贵清那边晃了晃,说道:“小子,想拿回钱包,行啊,不过,你还得先问问老子的刀!”

说话之间,他从裤兜口袋里摸出一只刀把,拇指摁动卡簧,啪的一声,匕首的锋芒从刀把里弹了出来。

另名青年也没客气,同样掏出一把弹簧刀。两名青年手持利刃,向何贵清一步步地反逼了过去。

看着手持凶器,迎向自己走过来的两名青年,何贵清向后倒退了两步,说道:“我只想拿回我的证件,至于钱包里的钱,就当我送给你们的!”

“呵!”瘦小青年嗤笑出声,说道:“你他妈骗鬼呢?要么你马上滚蛋,要么,老子今天就在这里给你放点血!”

说话之间,他已经走到何贵清的近前,手里的弹簧刀在他面前比划个不停。

“我只要拿回我的证件……”

何贵清的话还没说完,瘦小青年已一刀向何贵清的脸颊刺了过去。

匕首来得太突然,连给人做出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若是换成旁人,恐怕得被这一刀直接刺在脸颊上,但何贵清却动作迅速的向旁侧头,闪过匕首的锋芒,不等瘦小青年收刀,他出手如电,一手扣住对方持刀的手腕,另只手臂搂住对方的脖子,下面的腿斜跨横出,向旁侧摔的同时,反关节的拧起瘦小青年的胳膊。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完全像是在军队中受过长年训练的军人。

瘦小青年蹲跪到地上,一只胳膊向后上方拧起,疼得吱哇乱叫,匕首也随之落到地上。

另一名青年悄然无息的摸到何贵清的身侧,一刀狠刺他的软肋。他出刀快,可何贵清的脚更快,他转身的侧踢,率先踹中那名青年的小腹。

后者感觉自己不像是被人踢中一脚,更像是被一头奔跑中的犀牛撞到。

他闷哼一声,身子倒飞出去,撞到墙壁上,反弹落地。何贵清看都没看他一眼,松开瘦小青年的胳膊,又是一脚,把他踹出去好远。

他走到落在地上的钱包近前,将其捡起,打开,仔细清点,确认里面的证件有无丢失。

两名被打得七荤八素的青年,手扶着墙壁,颤巍巍地站起,身子紧贴着墙根,从何贵清的身旁一点点的蹭了过去。

见他光在数钱包里的东西,并没有追上来的意思,两名青年方长松口气,胆子又壮了不少。

瘦小青年边往胡同外面走,边回手指着何贵清,狠声说道:“操你妈的,小子,你给老子等着,今天这事,咱们完不了!”

听闻这话,正在清点证件的何贵清动作一僵,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凶光。

他不紧不慢地把手中的钱夹合拢,揣入口袋。而后,又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块手帕,抖开,盖在弹簧刀的刀把上,而后,将弹簧刀拿起。

他一边向两名青年走过去,一边目光如电地向四周扫视,确认附近有没有人以及摄像头。

见他拿着匕首过来,两名青年意识到不好,但此时再想跑,已然来不及了。

何贵清仿佛一股旋风似的,追至两名青年的近前,匕首向瘦小青年的脖颈狠狠抹了过去。

与他的出刀相比,刚才瘦小青年的出刀简直就像是儿戏。何贵清的出刀,又快、又狠、又准,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只能看到一道寒光在空中乍现。

当啷!

就在匕首的锋芒马上要抹到瘦小青年的脖颈上时,斜刺里又闪过来一道寒光,不偏不倚,正击在弹簧刀上。

何贵清手腕一震,挥出去的刀偏移了方向,在瘦小青年的脸颊上划过。

瘦小青年痛叫一声,捂着脸颊,连连后退,鲜血顺着手指的缝隙,汩汩流淌出来。

何贵清并没有看他,他的目光落在地上,只见他的脚下,已然多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刚才打偏他匕首的那道寒光,正是这把菜刀。

“何先生,小朋友不懂事,何必下这么重的死手?”随着话音,从小胡同一侧的屋顶上突然蹦下来一人。

他叫那两名青年小朋友,可他自己的年龄也没比他俩大多少,他只有二十六、七岁的模样,相貌平平,皮肤略黑,看上去并不起眼,但却是乐呵呵的,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两名青年看到他后,二话不说,拔腿就跑,只眨眼的工夫,人已双双跑出胡同。

何贵清没有追,不是他不想追,而是站于他面前的这名青年,带给他一股强大的压迫感,让他无法再去追旁人。

他凌厉的目光落在青年身上,与此同时,他慢慢把包住匕首刀把的手绢撤掉,然后五指牢牢握紧刀把,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是谁?”

青年笑呵呵地说道:“我叫燕九,大家都叫我小九,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我不认识你,今天的事,就当从未发生过,我们各走各的路!”

“哎?”燕九摆摆手,说道:“看得出来,你是习武之人,而我也是习武之人,正所谓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大家今天难得碰上了,不如就切磋一下吧!”

何贵清凝视燕九片刻,眼帘低垂,看着手中的匕首,幽幽说道:“功夫,不是用来表演,也不是用来切磋的,而是用来杀人的。”

燕九眼睛一亮,笑道:“看来我今天算是遇到了知音,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与我切磋,是会死人的!”

“哦?哈哈!”燕九仰面大笑,他边挽着袖口,边露出一副遇到知音的模样,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早就觉得,这世上,玩什么都不刺激,只有玩命最刺激,要不,咱俩今天就玩命?”

何贵清突然笑了,笑他自己,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傻子。和个疯子一本正经的说话,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他对燕九的回答很简单,登步上前,一刀刺出,直取燕九的喉咙。他快,燕九的身法却更快。他身子向下一低,仿佛陀螺似的,从何贵清的腋下一闪而过。

何贵清想都没想,顺势一脚,向后倒踢出去。

嘭!

燕九双脚贴着地面,向后倒滑出一米多远。

他把挡在自己胸前的菜刀放下,看了看刀身上残留的鞋印,笑道:“呵,脚力不错,不过,我这把刀倒也挺结实的!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厨子!选别的刀我不在行,选菜刀,我可以是一等一的好手。”

“废话太多!”何贵清断喝一声,再次扑向燕九,匕首向他的胸口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