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7

内幕

郑天宁的反应,刘波和任长风都看得清清楚楚,二人对视一眼,心中了然,汇金商务公司的交易系统,绝不简单,里面肯定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刘波想提醒手下兄弟仔细查核的时候,操作电脑的青年突然开口说道:“有问题。”

刘波闻言,立刻凑上前来,问道:“什么问题?”

青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我把又问题的名单导出来,放在表格里,能看得更加明显。”

他把数十名客户,两年来的全部交易记录都导入EXCEL表格里,然后站起身形,把椅子让出来,说道:“刘哥,你看。”

刘波本想坐到椅子上,见谢文东走了过来,他没敢坐,双手支着桌案,仔细看着表格里的名单和交易记录。

从头到尾的看过一遍,刘波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不解地问道:“哪里有问题?”

不等暗组的青年回话,谢文东把表格挪开,看着交易系统,然后把表格和交易系统又做了一番对比,他点点头,说道:“的确有问题!”

刘波感觉自己就像个傻子似的,东哥过来只看了两眼,就确定有问题,而自己一直都在旁瞅着,也没看出问题所在。

谢文东手指着电脑屏幕,说道:“这位兄弟导出的这些客户,他们每个月都有收益。”

这就是问题所在?刘波的脑袋都快贴到电脑屏幕上了,他皱着眉头说道:“东哥,别的客户每个月也都有收益啊!”

“但是没有他们稳定。”谢文东转头看眼操作交易系统的那名青年,示意他来讲解。

那名青年立刻接话道:“虽说汇金商务的所有客户每月都有分红收益,但都不是固定的,客户这个月可能收到几万的分红,而下个月,可能只收到几千甚至几百的分红,可是我导出的这三十个人,他们不一样,每月的分红都是固定在两万左右,不管别人的分红如何浮动,而他们的分红,却始终保持不变,另外,每到年底的时候,他们都会入账五十万。这,不像是投资收益,更像是……”

“工资!和年终奖?!”刘波恍然大悟地接话道。

谢文东点了点头,他看向站于一旁,脸色变换不定的郑天宁,说道:“郑先生,汇金商务存在的这三十名特殊客户,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郑天宁汗如雨下,他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汇金商务是你的公司,给客户的分红,也是从你的口袋里往外掏钱,你现在告诉我,你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对这些异常的情况,从来都不清楚?也不闻不问?”谢文东眯缝起眼睛,乐呵呵地问道。

他脸上在笑,眼中却射出骇人的精光,在他的注视下,郑天宁感觉像是有把锋利的刀子插在自己的脸上。

他身子一震,噗通一声跪倒地上,结结巴巴地说道:“谢先生,这事与我无关啊,是……是张君怡交代我这么做的!”

听他提到了张君怡,谢文东、任长风、刘波的心头同是一动。看来,昊天金控的影卫终于是查出眉目了。

刘波走到郑天宁近前,抓住他的衣领子,把他从地上硬拽起来,说道:“这三十个客户,都是张君怡给你的?”

“是……是的……”郑天宁低垂下头,不敢看在场的众人,颤声说道:“是……是张君怡交代我,把……把这三十人,挂在汇金商务,每个月给他们固定的分红,这……这笔钱也不是由我们汇金商务出,是,是她从别的公司转过来……”

刘波打断他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道:“你知道这三十人的身份吗?”

“不……不不不知道……”

刘波猛然一拍桌案,厉声道:“你现在还想隐瞒?”

郑天宁哆嗦一下,改口道:“是……是影卫……”

刘波眼眸闪烁,下意识地看向谢文东。

当初,谢文东说先从郑天宁身上着手调查的时候,刘波还很不能理解,毕竟郑天宁连半个张家人都算不上,他也不处于昊天金控的权力核心当中,从他身上又能调查出什么?

没想到,现在就偏偏从他身上查出了昊天金控的影卫。

刘波深吸口气,问道:“你确定这三十人都是昊天金控的影卫?”

“不、不、不——”郑天宁吓得连连摆手,说道:“我……我不能确定,这……这只是我胡乱猜测的……”

“即便是胡乱猜测,也得有依据,告诉我,你推断他们是影卫,依据又是什么?”

郑天宁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地看眼谢文东,见后者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他吓得一哆嗦,忙又垂下头,支支吾吾地说道:“谢先生,我……我跟影卫真的没关系,我……我……”

谢文东弹了弹手指头,慢条斯理地说道:“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我可以保你平安无事,如果你想蒙混过关,你应该知道,你是逃不掉的,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我的兄弟都会把你揪出来。”

郑天宁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连吞了两口唾沫,说道:“张君寒能成为昊天金控的掌门人,张君怡可是出了大力气,之后,张君寒接管了昊天金控,而张君怡接管的影卫。这三十人,又是张君怡出面,把他们挂在我们公司旗下的……”

“单凭这一点,你就认为他们是影卫?”

“当……当然不止这些。”郑天宁正色道:“张君寒已经控制了昊天金控,他……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想控制影卫呢?一旦让张君寒掌握到影卫的名单,以张君寒掌门人的身份,把影卫的控制权夺过来,并不难,所以,张君怡那么聪明,又怎么可能会不防着这一手呢,她一定不会把影卫挂靠在昊天金控和昊天金控旗下的公司身上,她只会把影卫挂靠在昊天金控以外的公司身上,而这个公司,还必须得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又能让她信得过。”

所以,和张家沾亲带故,又是靠着张家才起来的汇金商务,就自然而然地成为张君怡眼中最理想的挂靠公司。

影卫,因为来无影、去无踪,无行无迹,故称之为影卫。

如果让张君怡每个月固定给他们转账,那太容易被人查出来了,影卫也算不上什么秘密组织了。

把他们挂靠在投资公司身上,让他们每月、每年的收益,都以投资分红的方式发到他们手里,如此一来,便很难再被人查出端倪。

谢文东之所以把目标锁定在郑天宁身上,主要是有两点。第一点,郑天宁刚才已经说了。谢文东虽然不清楚张君寒和张君怡这两兄妹的确切关系,但通过他的头脑和经验,也能猜出个大概,他二人的联手,那十有八九是政治权谋的临时合作,实际的关系,应该都是互相提防,相互忌惮的,在这种情况下,张君怡不可能把影卫留在昊天金控。

第二点,影卫是以英顿公司作为临时据点的,而英顿公司又是汇金商务旗下的公司,要说影卫和汇金商务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就太匪夷所思了。

事实证明,谢文东的两点推测都对了,张君怡的确没敢把影卫挂靠在昊天金控,而是将其不显山不露水的挂在了汇金商务身上。

“英顿贸易公司是影卫的据点,你应该清楚吧?”谢文东问道。

郑天宁连忙摆手,说道:“谢……谢先生,这事我真不知道。”

谢文东加重语气道:“英顿贸易公司可是由你的汇金商务控股的!”

郑天宁苦笑道:“英顿贸易公司也是张君怡硬塞给我的,至于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公司,以及日常的管理经营,我是即没有查过手,也丝毫不清楚。”

“你倒是推得一干二净。”

“天地良心,谢先生,我刚才说的句句属实,如果有半句虚假,就……就让我天打雷劈……”

谢文东挥下手,说道:“这么说来,英顿公司的厂房里暗藏军火,以及影卫以英顿公司为据点,图谋暗算我,这些事,你都不清楚?”

郑天宁呆愣片刻,紧接着身子一震,双腿又站立不住了,噗通一声,再次跪倒地上,鼻涕眼泪一并流淌出来,说道:“谢先生说的这些,我……我是真的都不知道啊……”

谢文东说道:“我想知道,昊天金控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我与昊天金控之间,又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这是谢文东目前最想不明白的地方。他并不怕和地下财阀斗,但最起码,他要知道问题的根源出在哪,不然斗到最后,就算他赢了,也是一脑子的茫然,那就太可笑了。

“我……”

“郑先生不会告诉我,连这你也不知道吧。”谢文东的手指轻轻敲着桌案,慢条斯理地说道:“如果你什么都不知道,我留下你,又有什么用呢?”

郑天宁的冷汗再次流出来,他咧着嘴,眼珠转动个不停,沉思了好半晌,他缓声说道:“据……据我所知,六合控股、兴华金融、大唐风投、鼎易投资、昊天金控,近期可能……可能要和国外的财阀做笔大交易。”

六合、兴华、大唐、鼎易、昊天,这正是五大地下财阀。谢文东微微蹙了蹙眉,问道:“什么大交易?”

“我猜测,很有可能是做空股市。”

“外资进入国内,都是有控管的!”

“所以,国外的财阀要和国内的财阀合作,国外财阀把资金先转移到国内财阀手里,然后再通过国内的财阀来做空股市,赚的利润。”

说到这里,郑天宁看眼谢文东,又低声说道:“以前,他们也都是这么干的。”

只要掌握的资金足够巨大、充足,注入股市后,会导致大盘直升,大盘的不断走高,又会导致全民炒股的热潮,到时民间的资金大量涌入,大盘还将会支持走高,等要接近顶点时,财阀选择撤资,赚得盆满钵满的走人了,而真正倒霉的是留在股市里、被套牢的小股民们。

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不会无缘无故的消失,金钱也是这样。股民们手里蒸发掉的钱,其实都流进了做空股市的大财阀手里。

刘波皱着眉头问道:“五大财阀和国外财阀勾结,这事并不难查,难道中央就不管吗?”

郑天宁忍不住笑了,被刘波的天真逗笑的,反问道:“你见过有强盗哭着喊着查自己、抓自己的吗?五大财阀,哪一个在中央没有耳目,不管是上面的高层,还是下面的地下财阀,谁都没比谁干净多少,谁又能查得了谁,谁又能抓得了谁?”

谢文东不想听这些废话,他问道:“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郑天宁收起笑意,小心翼翼地说道:“好像是国外的财阀有专门提到谢先生,让……让五大财阀的掌门人都留意着点谢先生。”

“没了?”

“没了。”

“就因为这个?”

“足够了。”

谢文东眯缝起眼睛。

郑天宁低声说道:“五大财阀想要一个人消失,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只要认为对方是威胁,哪怕是有可能成为威胁,这……这就足以让他们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