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6

系统

别墅里的八名保镖,一个都未能跑掉,被任长风一行人干脆利落的全部制服。

郑天宁的房间在三楼,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在有八名保镖保护的情况下,家里面还能闯进来外人。

听到外面的动静,郑天宁和周慧珍都被惊醒,后者睡眼朦胧地问道:“天宁,外面怎么了?”

“没事,你睡吧,我出去看看。”郑天宁轻声安抚她两句,然后披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

他打着呵欠,迷迷糊糊地顺着楼梯往下走,同时囫囵不清地问道:“吵什么吵,大半夜的,都瞎折腾什么呢?”

他正往下走着,刚好与正在上楼的任长风碰了个正着。看到任长风那一刻,郑天宁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皱着眉头,下意识地问道:“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

任长风哼笑出声,大步流星地来到郑天宁近前,二话没说,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郑天宁疼得嗷的怪叫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弯曲。任长风揪住他的头发,把他硬拽上三楼。

郑天宁这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一边连连尖叫,一边手脚并用,不断的向任长风身上拍打。

后者面露厌烦之色,身形微侧,顺势侧踢出一脚。郑天宁躬着身子,噔噔噔的向后连退了五、六步,最后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脸色先是憋得涨红,而后泛青,最后变得煞白无血,嘴唇颤巍巍地抖动个不停,许久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恰在这时,卧室的房门再次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位不到三十岁的少妇,样子谈不上有多漂亮,但也不难看,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裙。

她先是看到坐在地上的郑天宁,忍不住惊呼出声,紧接着,她又看到了站在走廊外侧的任长风等人,她的惊呼立刻变成了尖叫,转身跑进卧室里,双手颤抖,忙乱地抓起电话,还想拨打电话号码,不过有人抢先一步,把电话摁死。

“你想打给谁啊?”站在她面前的是名二十多岁,乐呵呵地年轻人。

她惊恐的瞪大眼睛,想都没想,把手中的话筒向青年的脑袋狠狠砸了过去。啪!话筒擦着青年的额角掠过,砸在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

后者非但没有发怒,脸上的笑意反而更浓,他耸耸肩,大步追上正连连后退的周慧珍,毫无预兆,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将其狠狠按在床上。

周慧珍发出几乎于杀猪般的惨叫声,青年拿出一卷胶带,沙沙沙的胡乱缠在周慧珍的头上,把她的眼睛、嘴巴全部封住,只留出鼻孔让她喘气。

而后,他又用胶带牢牢捆绑她的双手和双脚。

这时候,任长风也把郑天宁从走廊里拖了进来。

看到周慧珍被人捆绑住,如同待宰的羔羊,躺在床上,不停的蠕动,郑天宁激烈的挣扎起来,同时嚎叫道:“放开她,你们快放开她,有什么就冲着我来……”

他话没说完,任长风拍了两下巴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真是个护妻心切的好丈夫啊!”说着话,他身手入怀,将一打照片直接摔在郑天宁的脸上,散落了满地。

郑天宁下意识地低头一看,每一张照片里都有他,不过都是他和不同的女人在一起的合照,有的是接吻画面,有的是搂搂抱抱的亲密画面。

看罢,郑天宁脸色大变,下意识地看眼床上的周慧珍,见她的眼睛已经被胶带缠死了,他紧绷的神情才稍微了一些。

他手忙脚乱的把地上的照片抓起,捡了一会,他动作猛然僵住,抬起头来,看向任长风,凝声问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借女人上位的人,任长风见得多了,在家里装出一副道貌岸然,对妻子百倍呵护的好丈夫形象,可到了外面,玩得比谁都疯。

他嗤笑出声,走到一旁,拉了把椅子,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什么话都没说。

他越是不说话,郑天宁的心里就越是没底,他再次看眼床上的周慧珍,吞了口唾沫,故意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想要钱是吗?你们说个数,我都可以给你们。”

没有人接话,任长风默默地坐在椅子上,另外的几名黑衣大汉、青年,安安静静地站在四周。郑天宁环视在场的众人,再次问道:“你们究竟想要什么?倒是说句话啊!”

“我们想要的很简单,汇金商务的全部客户资料。”这话不是任长风说的,随着话音,谢文东从外面走了进来。郑天宁呆呆地看着他,脱口问道:“你是?”

谢文东走到郑天宁面前,蹲下身形,含笑说道:“只要你把汇金商务的客户资料全部给我们,郑先生和郑夫人,都会安然无恙,这些东西,也会就此消失,以后绝不出现。”

说话时,他指了指被郑天宁紧紧抓在手里的那些照片。

郑天宁激灵灵打个冷颤,终于回过味来,他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急声说道:“不行,我不能把公司的客户资料给你们……”

谢文东说道:“若是这样,那恐怕郑先生和郑夫人就都活不过今晚了。”

郑天宁看着谢文东,愣了片刻,他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什么,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说道:“你是……”

他话未说完,谢文东抬起食指,嘘了一声,含笑说道:“小心祸从口出。”

郑天宁吞了口唾沫,强壮镇定,沉声说道:“你们要是杀了我,你也脱不开干系。”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郑先生会死在这里,而郑夫人会失踪,现场有这些东西在……”说着,他再次指了指郑天宁手里的照片,笑问道:“郑先生以为,人们会怎么看待你的被杀?”

只会认为是情杀,是周慧珍杀了他!郑天宁脸色顿变,尖声叫道:“你……你们不能这么做!”

“不想我们这么做,就把客户资料给我!”

郑天宁的脸颊,已经白得毫无血色,他结结巴巴地说道:“客户资料都是保密的,给……给了你们客户资料,我……我的公司也就完了。”

“公司完了,至少人还在,如果连人都没了,公司做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谢文东看了看手表,说道:“我的时间有限,郑先生只有半分钟的考虑时间,半分钟之后,是生是死,告诉我你的答案。”说完,不等郑天宁回话,谢文东站起身形,走出卧室。

“等……等一下,我……我真的不能啊……”

没有人理他,回应他的是任长风等人冷冰冰的目光。

谢文东出来后,刘波和两名带着眼镜的青年迎上前来,他低声问道:“东哥,郑天宁会交出客户资料吗?”

“他一定会交的,因为他怕死。”谢文东笃定地说道。

刘波点点头,会心一笑。

半分钟的时间,一晃即逝,坐在椅子上的任长风看眼手表,不紧不慢地站起身形,走到郑天宁近前,用手中的唐刀拍了拍他肩膀,问道:“郑先生可考虑清楚了?”

此时的郑天宁,汗如雨下,结巴道:“我……我真的不能啊……”

“看来,郑先生已经有了选择。”任长风从口袋中掏出手帕,擦了擦唐刀雪亮的刀身,而后深吸口气,双手持刀,对准郑天宁的脖颈,将唐刀高高举起,作势要劈砍下去。

“别……别杀我……等……等等一下……”唐刀的锋芒在空中散发出刺眼的寒光,那一瞬间,郑天宁浑身的血液都像被冻结住,三魂七魄都飞到体外。

他双手抱着脑袋,整个人缩成一团,哭喊着哀求道。

“是你一心想求死,我现在只是在成全你。”任长风冷声说道。

“我……我……我把公司的客户资料给你们就是。”

任长风保持着举刀的姿势,凝视他好一会,他才慢慢把唐刀放下,侧头说道:“小九。”

燕九答应一声,从床上蹦下来,快步走出卧室,看到外面的谢文东,他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东哥,郑天宁肯交代了。”

“嗯,带他到书房。”谢文东刚要转身离开,恍然又想起什么,目光落在燕九身上,打量他一番,笑问道:“你叫燕仇,绰号小九?”

“是的,东哥!”燕九难得的收起嬉皮笑脸的神态,一本正经地向谢文东躬身施礼。

“望月阁出来的?”

“是的,东哥。”

谢文东了然地点点头,笑道:“身手不错。”说完,抬步走向书房。

目送着谢文东的身影在走廊里消失,燕九方长吁口气,振作精神,回到卧室。

时间不长,任长风等人把郑天宁带进了书房。

看到谢文东,郑天宁连忙说道:“我……我可以把公司的客户资料都给谢先生,但……但谢先生也要负责保护我的安全,这件事情绝不能泄露出去……”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扬起眉毛,问道:“你在和我谈条件?”

“不……不……我……我我……”郑天宁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谢文东说道:“我这个人做事很公平,你帮了我,我自然就会帮你。”

郑天宁闻言,暗暗松口气,连连点头,应道:“我……我明白了……”

谢文东不再多言,向书房中的电脑努努嘴。

郑天宁会意,快步走到办公桌后,把电脑开机。

汇金商务公司有自己的交易系统,在它的交易系统里,所有与之往来的客户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汇金商务公司,其实就是一家投资公司,客户把钱放在他们公司里,他们再拿着客户的钱去做投资,赚到了收益,再以分红的形式,发给客户。

郑天宁输入账号、密码,登入公司的交易系统,刚进入系统页面,刘波便把他从椅子上拽开,示意身边的一名青年过去查看。

青年坐在椅子上,对交易系统进行操作。通过交易系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汇金商务公司的经营状况。

该公司大大小小的客户,有多达数千人,大的客户投资几千万、几百万的,小的客户有投资几十万到几万不等的。

就是这么一家毫不起眼,连昊天金控的子公司都算不上的汇金商务公司,手里所掌握的资金,便多达十多个亿。

另外,汇金商务的业绩非常不错,投资的项目基本都能赚到大笔的收益,每个月给客户的分红也算稳定,只是分红的金额有时候多一些,有时候少一些,但还从来没有过哪个月是不发分红的。

通过交易系统,看不出来汇金商务有什么问题,至少在交易系统当中,汇金商务和昊天金控是没什么往来的,两者之间也不存在资金流通。

只不过郑天宁的表现太反常了,一开始,他是宁死不肯给出公司的客户资料,直至任长风要对他动刀子了,他才不得不妥协。

而现在,看到谢文东的人在操作公司的交易系统,他又满头满脸都是冷汗,站在一旁,身子哆嗦个不停,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脸颊不断向下滴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