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刺篇》15

上门

郑天宁岁数不大,才三十出头,年纪轻轻,已经是一家大型投资公司的老板,可谓是年轻有为。

他模样也生得俊朗,一米八五的高个,面白如玉,鼻直口方,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他住在城北的高档别墅区,整座小区,面积很大,但里面的别墅只有二十栋,只住了二十户人家。

小区建造的如同公园一般,青山碧水,景色怡人,除此之外,内部还设有游泳池、温泉、高尔夫球场、私人会所等等,甚至连射击的靶场都有。

如此高档的豪华住宅区,里面的别墅可用寸土寸金来形容,即便是一栋不起眼的小别墅,都价值几千万,而郑天宁所住的别墅,则属于数一数二的大别墅。

刚结婚的时候,郑天宁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虽说家庭条件还算富足,但也不足以让他买下如此昂贵的别墅。

这栋别墅,是他老婆周慧珍的嫁妆,汇金商务公司,也是在他和周慧珍结婚之后才成立起来的,能做到今日这样的成绩,也全是靠着周慧珍的娘家人帮忙。

这天晚上,深夜。

别墅附近的树林中,十数名黑衣人悄然无息的站在其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接近凌晨一点的时候,一条黑影闪入树林里,快步来到众人近前,低声说道:“风哥,别墅的院子里有两名保镖,估计楼里还有保镖。摄像头的盲点有两处,一处在后身,一处在左侧。”

为首的黑衣人点点头,挥手说道:“行动。记住,只许用刀,不许动枪。”

“明白。”众人齐齐应了一声,而后一同向外走去。

他们接近的是别墅后身的院墙,通过摄像头的盲点,众人相继翻入院墙内。

绕过别墅的楼体,向前院观望,能看到在前院的大门口,有两名身穿西装的大汉在来回走动。

为首的黑衣人眯缝着眼睛,观望片刻,侧头说道:“把他们引过来。”

一名黑衣人点头应了一声,他捏着嗓子,发出类似于婴儿的哭叫声,只不过他发出的声音要更加的尖锐,也更加的急促。

在别墅院门口晃悠的两名保镖都听到了声音,对这个叫声,他俩也不太陌生,那是野猫发情时的叫声。

别墅区很大,跑进来的野猫数量不少,以前,也经常有野猫蹿进别墅内,两名保镖对此也是屡见不鲜。

其中一人向同伴甩甩头,说道:“又有野猫跑进来了,你过去,把野猫都赶走。”

另一名保镖耸耸肩,没有二话,提着手电,向别墅的后身走了过去。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别墅后身的野猫是不叫了,但过去驱赶野猫的同伴也没再回来。

守在门口的那名保镖皱着眉头,又等了五六分钟,见同伴还是没有回来,他终于按捺不住,边向别墅后身走去,边嘟嘟囔囔地嘀咕道:“赶只野猫要赶这么久,究竟在搞什么鬼?不会又跑去偷懒了吧!”

他走到别墅的后身,这里黑咕隆咚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保镖打开手电,向前一照,只见十余条黑影正直挺挺的站在他的正前方,一动不动,一声不吭,仿佛十多条游荡在黑夜中的厉鬼。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像是要炸开,保镖嘴巴张开好大,不由自主地倒退两步,险些坐到地上,他妈呀一声,转身要跑,一条黑影好似一阵风似的刮到他的近前,下面一脚,狠狠扫在他的脚踝上。

保镖身形失控,向前飞扑出去多远,摔落在地,又翻出两米才算停下来,不等他近前,冷冰冰的刀刃已压在他的脖颈处。

刀,是唐刀,持刀的人,正是任长风。

保镖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用刀逼住自己的任长风,现在他终于可以确定,对方是人,不是鬼。

“你……你们是什么人?想……想要干什么?”

“起来。”任长风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起来!”

啪啪!任长风手腕微抖,用唐刀的刀面拍了拍保镖的脸颊。后者吓得脸色泛白,不敢再多问,颤巍巍地从地上站起。

“你,带我们进去。”

“这……这……”保镖当然明白对方要自己带他们去哪,他脸色煞白,连连摆手,急声说道:“我不能……”

“那你是想死了?”任长风把唐刀下移,横在保镖的脖颈处,冰冷又锋利的刀锋,让保镖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泛起一层。

“我再说一次,带我们进去,你可以活,否则,我就割断你的脖子,切下你的脑袋。”

他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但保镖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绝不是在吓唬自己,而是真的能说到做到。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保镖的脸色变换不定,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垂下头,点头应道:“好……好,我……我带你们进去……”

郑天宁的身份已今非昔比,他是昊天金控掌门人的表妹夫,他的汇金商务公司,也是昊天金控旗下的一条很重要的资金链,哪怕公司什么业务都没有,什么业务都不做,所掌握的资金都堪称是天文数字。

现在,他身边保镖的数量也不少,留在院子里的保镖有两人,而在别墅楼内的保镖还有六人。六人中,有两人在中控室值班,有两人在房间里休息,还有两人坐在客厅里玩牌。

正当客厅里的两名保镖百无聊赖,玩着扑克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两名保镖放下手中的扑克牌,相互看了一眼,而后双双站起身形,走到玄关。

玄关这里有监控屏幕,可以看到门外的情景。只见屏幕中,一名穿着西装的大汉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房门。矮个的保镖狐疑道:“是老陶!他进来做什么?”

“给他开门吧!”另名高个子的保镖打着呵欠,扬头说道。

矮个保镖连犹豫都未犹豫,开了门锁,拉开房门,对站在外面的老陶说道:“老陶,你不在外面值班,进来做什么?小马呢?”

站于门外的保镖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向旁挪动脚步,矮个保镖满脸的茫然,不知道他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

可是随着老陶移动到门侧,矮个保镖才猛然注意到,原来在老陶的背后还蹲着一个人,一名手持长刀的黑衣人。

在矮个保镖的目瞪口呆中,那个人慢慢站起身形,与此同时,一把狭长的唐刀也随之顶在矮个保镖的喉咙上。

一瞬间,矮个保镖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似的,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从房门的两侧各蹿进来两名黑衣人。里面的高个保镖脱口叫道:“你们……”

话才刚出口,一条黑影已然冲到他近前,双拳齐出,势如雷霆,正中他的胸口。

高个保镖闷哼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飞出去,狠狠撞到墙壁上,反弹落地,人还没有爬起,先是噗的一声,喷出口血水。

黑衣人扭了扭脖子,颈骨发出嘎嘎的脆响,他走上前去,抓起高个保镖的头发,挥手就是两记重拳。

他第一拳下去,高个保镖口鼻窜血,第二拳打下去,高个保镖的身子都飞扑了出去,黑衣人的手里多出一大把的断发。

看到对方倒在地上不动了,黑衣人箭步向大厅的里面蹿去,到了沙发近前,他纵身越起,脚尖一点沙发的靠背,人又随之向上蹿起好高。他双手抓住二楼的栏杆,腰眼用力上挺,顺势上到二楼。

在他上来的同时,他对面的一扇房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名穿着白色衬衫的保镖。

对方的脸上还带着茫然,一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模样,黑衣人顺势一记侧踢踹出,正中对方的小腹。那名保镖连声都没未来得及吭一下,人已然倒飞回屋内。

黑衣人提起腿,摆出金鸡独立的姿态,不慌不忙的弹了弹裤腿,嘴角勾起,迈步走进屋内。

这间屋子,正是中控室,里面摆放着电视墙,十多个屏幕,显示的是十多个角度的监控画面。

只不过,以任长风为首的这十几名黑衣人是怎么进来的,别墅四周的十多个监控摄像头,一点也没拍到。

在监控室里,还有另一名保镖,先是同伴倒飞进来,撞到监控设备上,反弹落地后一动不动,紧接着,外面又走进来一名黑衣人。

他张大嘴巴,刚要叫喊,黑衣人回手把房门关严,笑呵呵地说道:“我叫燕九,大家都叫我小九,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说话的同时,他脸上是乐呵呵的,手却把衣扣缓缓解开,并从肋下慢慢抽出一把狭长的唐刀。

外面的动静,也惊醒了正在房内熟睡的两名保镖,两名保镖刚从房间里跑出来,迎面便碰上了四名黑衣人。

两名保安先是一愣,紧接着,二话不说,调头就往回跑,可惜两人刚把房门关上,还没来得及上锁呢,就听嘭的一声巨响,房门被人从外面硬生生地踹开。

一名仿佛半截铁塔似的的巨汉,低着头,从外面走了进来。两名保镖反应也快,顾不上去拿武器了,一人一拳,向那名巨汉全力打了过去。

嘭嘭!巨汉完全是不躲不闪,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

可是挨了两记重拳之后,他高大魁梧的身形连丝毫的晃动都没用,完全是不疼不痒,反观那两名出拳的保镖,感觉自己的拳头不像是打在一个人身上,更像是打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上。

两人忍不住边抖手,边连连后退,巨汉面无表情地甩开两条大长腿,三步并成两步,来到二人近前,如蒲扇般的巨掌伸出,一边一个,死死掐住他二人的脖子。

接着,他如同拎小鸡似的把两名保镖一并提到空中,分向左右看了看,而后左右双臂向回猛然一合拢,耳轮中就听嘭的一声,两名保镖狠狠撞在一起,头侧同时流出血来,两眼泛白,双双晕死过去。